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

_分节阅读_19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太灼烈的目光会令他失去兴趣。重新上前揽住她。这个女人仿佛瞬间被抽走了生命力,可他觉得抱着个死去了心的人,也比这心在别人那里的女人强。

    也终于不用再待在这个方才经历过杀戮,至今还留着血腥气息的客厅。

    打横抱起她,楼上的卧室才是享乐的最好地点。

    她不躲不避,任他处置。他抱着这个娃娃上楼。

    !

    丹尼极喜欢她这身衣服,棉质T恤多方便撕裂,或是,探入。

    他扭着她的衣角,一点一点往上提,另一手已迫不及待地钻进她的衣服下摆。曼妙的胴体展现在他眼前,白皙的肌肤,黑暗中反折象牙白的光。她终于学会穿胸衣,样式和颜色他不中意,不过不要紧,本就是要扯掉的障碍。她被他翻过去,他的手放弃对她上身的肆虐,剥下她的裤子。女人的下身露了出来,他的手继续,顺着腹部,向上,从她的侧身挤入她与床铺之中,托起她。

    她的背脊被迫弓起,被他弯下身压住背脊,不得不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本就是方才胡乱地穿好的,这回,轻易便将他自己上身衣物除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褪下衣物,缓缓露出背上的纹身。神秘的希伯来文字,刻在左肩胛处,仿佛异族的图腾,透着青紫的邪恶。

    肩胛骨突出,就像正要发起进攻的豹,肩,腰,臀,腿,拉成流线型的线条。

    他低头,隔着已经被她隐忍的汗水沾湿的衣服,顺着纤细的脊椎一路吻下,牙齿咬开胸罩按扣,揪住已滑出袖子的肩带,扯开。

    她终于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却是反抗。她双手按在自己胸前,护住,胸衣本是若有似无地挂在身上,她却捧住了她自己,不松手。

    没关系。手挤进去,探进罩杯中揉捏。

    她发育的很好,胸部罩在掌中,是蛮胀的灼热感。

    揉搓着,控制不住力道。

    她依旧被迫跪着,腰被他压着,臀翘高,他的胸膛微微离开她背脊,空出缝隙,手掠过她的背部,沉进股沟中。

    他熟悉女人的身体,知道该如何疼爱。手指滑着褶皱与肌理而入,不够,进而整个手掌挤进她双腿间,要她的腿打开,手指探入的时候,她全身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年轻的身体,他的技巧高杆,时间足够,他少有的耐心,她终于润泽。

    小小一枚脸孔,肩膀从被扯开的领口处露出,下身只靠衣服下摆险险遮住,修长的腿夹紧,深怕他再度进犯。

    明明是跪着,被弯折成供人亵玩的姿势,却还有硬挺的背脊。他看着这样一个女人的背影,忍不住,按住她的肩膀,要她回过身来。亲吻她的唇,勾含着她软软的舌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想疼爱她,想她也得到满足。可她总是那样一副不甘愿的样子,他甚至已经开始恐惧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尽量不碰她。可是,忍耐,痛苦。

    抓着她的膝盖,分开弧度,他埋在这个女人腿间,吸吮她深处泌出的汁液。舌尖挤进紧守的蜜处,软嫩的缝隙,她是绿色血液的植物,纠缠的时候,味道美好。

    吮吸的声音大得惊人,她听见自己体内的潮汐翻涌的声音,羞愤地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咬着牙齿,声音从齿缝间溢出。仰着脖颈,被他捧着下身,占着最软嫩的私密处,呼吸不得不缓慢下去。她的手探下去要抓住他的头发,却被他制住了腕子。他把她的手扣着她自己的大腿,要她抱着自己,羞耻地敞开。

    甚至曲起的膝盖已经碰到了□,仍不够。下压,继续,乳防被挤压着变型。

    “再张开一点,对……”

    她却不听话,要把自己缩成一团,他的舌头像毒蛇吐的信子,一点点深入,要在那紧致的甬道内穿梭。

    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她脚尖都绷直了,踢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有点疼,一点而已。忍着。他侧过身,把她死死钉在自己怀里,挂高她一条腿,压着她另一条腿,自己结识的身体挤进去。

    她令男人销魂的入口已恢复闭合。紧守着坚贞,他重新开始寻找。

    雏皱着眉,清晰无比地感受到他膨胀的器官缓缓滑入她的臀后,最敏感的地带被他一点一点攻占。他的手臂从她腋下绕过,她的下巴落入他的掌控,扭过她的脸,吻住已经开始思念的唇。

    雏投降般闭上了眼,被捏的无法咬合的唇齿,纳进他压过来的唇舌,他强势的舌翻搅她的口腔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的迎合,唯一的妥协。

    雏一遍一遍提醒自己,他是她唯一的男人,她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可是,总有一个声音,一遍一遍,在脑中回响,盖过了其余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他要结婚了,他要结婚了……

    忽然之间,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眼中落下的液体,正滴在他蹂躏她胸口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此时,他硬实的头部已经无限接近她最淫 靡的软嫩处。

    只要将自己往前一送,便可彻底占有她。

    可是,他停下了。

    一个翻身,便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的另一头。床的尺寸足够大,他不会再碰触到她一分一毫。他喘着粗气,枕着自己的双臂,看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还侧着身子卧在床上,脊背弯在那里,背对他,腿紧紧的夹着,头耷拉下,像只虾米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缓缓地在黑色空间内回响:“你有的是自动送关上门的女人,为什么,就偏要是我?”

    她是疑惑的。

    而他呢?

    同样疑惑。

    “哦,这我也不清楚。它——”他指着自己的心口,“——可没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轮盘

    大把代 币在管理老虎 机的窗口换成美金。塞进皮夹里,满满的。

    我與女友的經驗笔趣阁

    周围一群看客啧啧称奇,伊藤却立起领子要走。这个沙漠中心地带的夜晚,是冷的,这个中央空调强劲的赌场,更冷。

    身后那个保安几乎要目送他离开了,朋友却来电,“你在哪儿啊?我已经换好筹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他打断,颇为不以为意,角子 机才赢了五倍而已,“我今天运气背。”

    那头不依,兼顾着循循善诱,“放心,你都摸了疯狂女孩的臀了,会好运的。快点,我在14号等你。”

    伊藤犹豫,手摸进口袋,摸到那带着他体温的项链。为了一个陌生女人这样浑浑噩噩,实在不附和他的个性。

    自嘲地笑一下,边快步往回走边答,“好。”

    14号桌专为俄罗斯轮 盘而开,伊藤到的时候,同伴一下子就把他扯上桌,落座。

    伊藤环顾一下桌上其他赌客。

    他身旁坐着个黑人男子,叼着雪茄,吞云吐雾,另一边是位女士,艳色口红,涂着紫罗兰色蔻丹的手指,把玩着筹 码 币,见伊藤落座,微微瞥一眼他,因着这帅气的面孔,愣了一下,偏头看其他地方。荷官是个白人,油头,蝴蝶结,面色清冷,职业性微笑。

    同伴将筹 码推到伊藤面前,拍拍他的肩,“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荷官微笑地提醒诸位:“买定离手。”

    伊藤肩膀颤一下,不自禁,再看看四周,觉得熟悉:没错,昨晚的场景,和此刻是如此相似。只不过——他望一眼隔壁的黑人——只不过,今晚,那个女人不会出现在这儿。

    俄罗斯 轮 盘不容伊藤迟疑走神,很快开始转动。时间,也仿佛随着黑红绿三色格一起,回转,扭曲,速度越来越快,回到——

    一天之前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时间的转动过后,轮 盘上的白球险险停在了红格,25点。

    同伴激动地喘不过起来,抓着伊藤的肩膀低声惊呼,“哇哦!”

    荷官用透明长尺将伊藤赢得的筹 码推至他面前,伊藤若有似无地扯扯嘴角,尴尬地回头提醒同伴,“我的肩膀都被你抓麻了。松松手。”

    同伴咬着齿含糊不清地叹,“哦,上帝……这可是我收到的新学期最好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伊藤不以为意,撇撇嘴。他能赢,全靠自己谨记:在赌 局上永远别想违背概率学。概率1/8,陪率1赔5,概率合,便出手。

    数学才是上帝。

    伊藤摩拳擦掌,静待下一轮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黑人摁熄雪茄,狠狠瞪他一眼,抱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筹 码愤然离席。伊藤微微笑,走了更好,他实在受不了雪茄的刺鼻味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另一名赌客取代了那个黑人,成为他暂时的邻居。

    同伴又开始大惊小怪,再度捏着他的肩不放。伊藤回头正要低斥,却见同伴视线紧迫盯着某处,他顺着同伴目光看过去,看向自己刚落座的女人

    愣住。

    那女人却丝毫不被打扰,只拿侧脸对他,他尴尬地抓抓头发,回过神来。再看那女人带来的筹 码。这回,连伊藤也暗暗惊呼了。她的筹 码,是他的六倍不止。

    美貌,年轻,倨傲,多金——哦,上帝!

    伊藤看着她将码好的一叠筹 码放上赔 率乘3的后区。纤细白皙,仅目测便觉得是柔若无骨的双手,妖精的指端一般,令伊藤再度走神。

    来不及再多贪恋,轮 盘又一次开始转动。

    , 伊藤觉得这尤物有些眼熟,却不能多想,逼着自己抽回神智,脑中开始快速计算点数。

    女人的美貌,实在值得惊呼,而更值得惊呼的,却是这个女人输 钱的速度。三轮下注过后,她手上半数筹 码都被他赢走。

    女人拧起眉,狠狠瞪一眼赢走自己金钱的年轻男人。伊藤则放肆地挑眉,斜睨她,含着得意。原以为是尤 物,原来竟是只以撩拨便露爪子的猫儿。

    她沉住气,继续玩,可正要再度下注,却无意瞥了瞥伊藤身后。也不知她看到了什么,眨眼功夫便躲躲闪闪地离了席。

    伊藤看着那抹迅速远去的窈窕,再看看她落在桌上的筹 码,“喂!”下意识要起身追过去。可惜这女人消失的太快,身着黑色洋装的身影迅速淹没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,在哪儿见过,他脑子空白处一闪……同伴却把抓着大把筹 码的他拎回桌上。

    “美人要紧,钱更要紧,快快,再赌一把!”

    伊藤无奈,沉心敛气,又在赌 桌上挨了一轮,这才把赢得的筹 码全塞进同伴手里。

    依旧要走。

    同伴以为他被美色所惑,耸肩,惋惜,“那女郎可能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厕所!”

    洗手间清净许多,走廊上有略暗的光,伊藤与一个神色紧张,四处探看的男人擦身而过,看情形,这人似乎在找什么,伊藤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从洗手间出来,刚打开门,忽的一个人影挤进来,冲撞进他怀里,力道过大,他心口一震,电光火石间,他连来人长相都没看清楚,便被掐住腰身,一翻转,他变成正面对上墙壁,他这时才来得及低头,看被自己的身体护在墙根的人。

    : q V  呆了一下,他只瞥见了发顶,便被一股力量缠住了脖子,他被人攥住领口,拉下,脸不得不贴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没有距离。

    鼻尖对着鼻尖,瞬间,青草气息盈满鼻端。

    隐藏在脑中某处的空白记忆,刹那间,被迅速填满。中东经历的那场爆炸案,血腥,恐惧,11条人命——

    与青草干净的气息,混合。

    并不令人作呕。反而,迷恋。

    伊藤低着头,来不及反应。这时,左手边的门被打开,伊藤曾在走廊上遇见的人要进来,正看见纠缠在一起的这对男女。

    凝视片刻,静静退出,默默关上门。

    极细微的关门声传进耳朵,她猛地推开他。

    他犹自沉浸在震惊中的眸子,死死盯着这张显露出真面目的脸。

    倔强的眉眼,警惕的绷紧的唇。

    突然间失笑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