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

_分节阅读_20

    >  呵,竟然就是方才那个有着妖精手指的女郎。

    她不理会他,耳朵贴在门上,倾听外面的动静。不知是什么人,从迈阿密一路跟到拉斯维加斯!

    确定安全转身要走,她要走,被她完全视若无物的伊藤上前揪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喂!你!……”

    来不及说完,这个女人力气竟然如此之大,一甩手再擒肘一撞,他连连退后,直到抵在了盥洗台才停下,胸腔一阵震颤。

    他一声低呼,吃痛地揉着自己肋骨,她刚才一肘正撞在那里。她听见,回头,竟然“咯咯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会说话,似在诉说:没用的家伙!

    这回才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的脸孔,他因为她的笑声滞住,但她依旧轻易辨出,这就是赢走她许多筹码的小子。

    那样挑衅地扬着眉看着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转转眼珠,想了想,“喂!”

    纯正美式口音。伊藤抬眸看她,她脸上没有表情,眼中却带着笑,眼角轻微上扬,“今晚,帮我赢钱。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继续揉着痛处,不理会。

    耳畔,她的声音略微上扬,“喂!”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伊藤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同伴在耳边小声催促,“下定离手了啊。”

    伊藤收回手。

    同伴正聚精会神盯着轮盘,等结果,伊藤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动作快,同伴要阻拦,他已经溜出人群。

    “喂!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酒店。”他伸长胳膊挥挥手,不回头。

    你好

    伊藤回到房间,开始收拾行李,后天开学典礼,紧接着是新学期舞会。美丽的女同学在等着他,严苛的教授亦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他该收心。而不是沉溺在昨晚的记忆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可是这颗该死的被欲望撩拨了的心,却依旧强劲跳动,为了那个消失的女人,搅乱他的睡眠。

    伊藤睁开眼,侧头看看窗外霓虹闪耀,又从口袋摸出项链。

    他看着被扯断的痕迹,太阳穴疼痛悸动,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又开始占领脑子。

    要么不该答应帮她赢钱,不该向她索要幸运之吻,不该在赌桌上和她一道酣畅淋漓地欢笑。

    要么不该在赢钱后得意忘形,脱口而出问她是否去过中东。

    前者令他忘不了她,后者令她机警地逃离他。

    他想要挽留她,可哪是她的对手,她轻易挣脱他,而他,只来得及扯下她的项链。

    如今睹物思人,伊藤扪心自问:“后悔么?”

    “后悔么?”

    喘息已经恢复正常,丹尼听见自己这么问。

    雏却依旧弓着背脊对他,沉默。

    他瞥一眼她,“嚯”地起身,将剩余的衣物迅速剥下,裸着身体进浴室。

    雏听见布料落在地毯上,隐秘柔软的声响,听见浴室门滚轮的声响,听见水声。

    眼泪收不住,枕头湿了大片。她拳头抵在嘴上,即使哭泣,也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再哭不出来的时候,她拢了拢衣领,起身,亦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她推开浴室门。

    水声潺潺,雾气氤氲,丹尼听见动静,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花洒下,男人赤 裸的背影,僵在那儿,因为有水雾的保护,其他人不会看出他紧张。

    可是,推门声过后,身后便仿佛陷入静止。

    最终,他妥协,回头。

    浴室里雾气缭绕,灯光投进,只觉得昏暗。她伫立在门边。

    花洒倾泻热水,模糊视线,丹尼抹去水迹,看着她的脸,依旧觉得朦胧。

    看着全身只有一件T恤的女人,他内心渐渐升出气愤。

    咬着牙齿。_

    要么进来,要么离开——绝不该这样,呆在他看得见的地方,却不动。

    雏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她赤着脚走进去,水溅到她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只有水声,连绵不尽地响,盖过他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丹尼低头,仔仔细细注视她,细细的看着她,却因为倾泻而下的热水,无法睁大眼睛,将她的表情看清楚。

    她的手,轻触,缓缓抚至他的小腹。她的手贴在那儿,感受他腹肌的起伏。

    欲望一触即发,他连心脏,都纠结。

    她的手继续下移,掌心包裹他的器官。他的欲望,在这个女人的手中,跳动,鲜活。

    丹尼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身体一阵翻转,背脊重重跌靠在墙上,手向后,肘撑在冰凉的墙上,心犹自狂乱。

    抚摸,磨擦,揉捏。她看见他的喉结猛烈的翻动,沉重的呼吸一声一声击在她耳膜上,贴近他,继续。

    他急速沉溺在她温柔的抚摸之中,恨不得一把将她揉入身体,直至骨血,但终于,却只是手握成拳,无法舒展。

    丹尼要抚摸她,被她按住手腕,她不需要他的触碰。这个时候,她是主导,他连挣脱都没有,靠回墙上,闭着眼,唇齿咬紧。

    高 潮,射出,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她的掌心粘腻不堪,但很快被水冲去。

    他依旧闭着眼,声音却不见慌乱,温暖的水流,冷的嗓音:“或许,你该去参加你首领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爱情的心,还未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护照还我!”西黛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人,伸手讨要。

    不过是阿爸手下的一个仆人而已,竟胆敢限制她的自由?可笑!

    争吵之时,套房门开了,西黛听见,转头看。

    是阿爸。

    她立即嘟起嘴,正要向阿爸奔过去时才看清,阿爸身后,还跟着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生面孔。

    娶我妈妈吧sodu

    这个男人,和阿爸一道,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仆人拿着她夹着机票的护照,恭敬地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西黛挑眉看着面前这个男人。他清瘦,个子高,需要仰视。笑容很好,无害。

    如果在诺丁汉大道上见到这样质素的男人,她会多看两眼,可这时,她只想快些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曼谷,她再呆不下去。

    阿爸星目微合,谨慎,“西黛,叫首领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谦虚,“不用,叫穆就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西黛讶异地张张嘴,却没说话。大名鼎鼎的毒业皇帝,谁人不知?

    原来竟是这样年轻优雅的模样。

    聪明如她,自然嗅得出阿爸与这个男人间微妙的敌对,她也记得,曾经绑架自己的罪魁祸首,亦是他。

    但她依旧扬起明媚的笑,孩子般清嫩爽朗,伸出手,无所顾忌般,“你好!”

    赞赏从眼中转瞬即逝,穆递出手握住她的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伊藤闻言,倏地定住。他一手攀在门沿,另一手按在灯擎上,还保持着刚开门进入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的单身公寓,怎么会出现一位,“不速之客”?

    危险

    伊藤内心挣扎许久,终于将惊愕与隐秘的恐惧压下,“啪”地按下灯擎。玄关的壁灯亮起,黑暗被赶跑,光线却依旧幽暗。

    伊藤无须太长时间适应光线。他转身,循着声音方向看去。窒着呼吸。

    玄关处的鞋柜上,装饰用的物什旁,正坐着一人,冷眼看着他一系列动作。

    这人简单的T恤,运动短裤,干净的运动鞋,戴着帽子,帽檐压低,和这栋公寓楼里的学生们惯常打扮无异。混进来,也方便。

    这人的眼,隐藏在帽檐下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他缓缓掏出手机,手擦着裤缝背到身后。心脏几乎跳出胸腔,他连呼吸声都得努力克制。

    手指缓缓移到按键上,拨号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这人摘下了帽子。伊藤顺利看清此人长相,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。偏头,又细细打量了一会儿,忽的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渐渐收起警戒,嘴角上扬,再上扬,“是你?”雏等待他良久。

    她从鞋柜上跳下,慢腾腾走到伊藤面前,一直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他身着舞会礼服,黑色修身款,舞会的欢乐气氛还未从他脸上褪去。缎面宽腰带,钻石领带饰品,暗暗反着光,却不及他的眼睛清亮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,此刻,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。

    雏欣赏这样的临危不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男人身上浓麝混杂的女式香水味,却令她厌恶,只想掩鼻。

    伊藤犹豫片刻,理智渐渐缩至头脑一角,他上前,走近她。

    短短几步路距离,他只觉得煎熬。

    鬼知道他着了什么魔。

    迫使他停下脚步的,是她突然从腰间抽出的枪。

    伊藤顿住,讶异的目光在枪口和她的脸孔之间逡巡,片刻。

    最后他的视线在她的眼睛上定格。

    之前的几次相会,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会说话,而此刻,伊藤无法从她眼中读出任何讯息。

    他的注视下,她动了,一步步向他走来,步调缓慢,带着某种刻意,落地的声音,每一下,都仿佛踩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后退,只半步,便停住,之后,再不移动分毫。他并不抗拒这个女人的靠近,即使,她浑身上下,透出一股肃杀的氛围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只剩半臂的宽度,她将枪口抵在他的侧腰上。很顺利,他没有一点想要反抗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背在身后的手同时被她捉住。

    转瞬间,藏在掌中的手机被她夺走。他要拿回自己的手机,可一动,她便用枪口在他腰上用力一抵。

    示意他乖乖呆着。

    她看看手机屏幕上已经拨出的号码,9——1——“你打算报警?”

    是疑惑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和她也算有过一面之缘,她不至于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她抬着眸子,拧着眉心,不解中,竟还带着委屈一般。他看着,一时间失神,他明明记得方才,她还是那样,眼含杀戮。

    令人捉摸不透的女子。

    伊藤无奈地耸耸肩,“你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雏按掉电话,手机收进自己口袋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这般对峙,她微微不满的样子,他觉得熟悉:不正是他把她的钱统统赢过来的时候,她的模样?

    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当时他们之间,隔着筹码,现在,他们之间的,是枪。

    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她不言不语,当然,也并未把枪收回,他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,两人姿势暧昧,类似拥抱,她却并未发觉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是为了——”他放缓呼吸,嗅着她身上的味道,“——叙旧?”

    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可笑。话音落,他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男人是如此特别,竟然不害怕?雏嘴唇绷紧来,疑惑着。

    不禁仔细看他。

    她从他略显闲适的表情中判断不出什么。她弄不明白他的想法,未知意味着恐惧。

    她没有收回枪,依旧抵着他,示意进客厅。

    伊藤被她挟持着坐到沙发上,转眼间,手中被塞进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就明白过来,“怎么?需要我做你们的工具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表情严肃,他投降,“好,当我没问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吝啬语言,他领教了。

    客厅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,继续唱着独角戏,“如果我不答应,会怎样?”<b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