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

_分节阅读_22

    行退开。让出道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她面前,“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审度地瞅着她。

    雏的声音梗在喉咙,眼眶都被逼红了,最后,却只是猛地低下头,摇摇脑袋。

    她要说什么?

    不要结婚?怎么可能?她离开这些日子,头发明显长了些,低着头,发丝垂下,遮住了眼。现在四处都不安全,她这时候回来,无疑是添乱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只能把她带在身边,最起码,安全些。

    他抬手,几乎要拨开她的头发了,手却在中途变了方向,拍拍她的肩,音色笃定:“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雏咬着牙,肩膀上的重量告诉她,他是真的已经不把她当孩子了。

    不再亲密。

    换做从前,他会拍拍她的头,说,乖。

    雏点点头,转身就退开。

    他从未觉得她这样让人不放心过,偏头看了看千赖,千赖会意,凑过耳朵。

    “跟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

    雏穿过人群,到了偏僻处,此地没有人,不够热闹,她靠在墙上,闭着眼,沉沉呼吸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投在了自己身上。她垂着眸,并未抬眼,转身就越过拐角,朝着更里处的走廊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有脚步声,不远不近地跟着自己。雏转过又一个拐角,停住,等待片刻,直到那脚步声也来到了拐角。

    雏走出阴影。

    西黛愣住。她,正停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跟着我?”

    闻言,西黛咬咬牙,忽然,毫无征兆地出手。

    雏条件反射偏头,轻易便躲过她的拳头。9

    她这样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,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?雏没有动,疑惑的看着她,不明白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雏的躲闪,并没有令她停止,眼看她要揪住自己衣领,雏身体纹丝不动,只伸手攥住她的手腕,“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雏话音刚落,两道黑影便倏地从拐角蹿出。

    雏的耳边,刮起风声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反应,被冲撞上来的两股力道架开了这个女人身边。转瞬间雏被两人分别压着肩膀趴在了地上,侧脸擦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雏听见头顶上方有人说话:“小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西黛没有回答,笑着揉一揉手腕。真是个不懂规矩的奴才,她碰了她,哪怕只是碰着了她的手腕,照样要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语气坚定,没有恐惧。

    西黛不喜欢她的语气,上前一步,鞋尖一下一下点着她的额头,“别忘了,你只是个仆人。”

    雏猛地挣开被抓住扣在一起的手腕,试着摆脱这两个保镖的钳制,与此同时,拼尽全力翻身,终于掀开加在肩膀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这两个保镖,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个娇贵的女人,错愕的表情迅速爬上脸孔,雏却在此时犹豫了。

    心生一计。

    她只这半秒的迟滞,便顺理成章露出了破绽,雏腰部遭到一记重击,下一秒钟头发被揪住,额头重重的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雏生生受下这一击。闷声不吭。

    西黛退开两步,离这个危险的女人远些,示意保镖:“帮我教教她,教导她懂一点规矩。”

    保镖听命,粗壮的手立即环架上雏的脖颈,要把这女人拖进更隐蔽处。

    雏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小姐,无声地嗤笑,笑容隐藏在阴暗里,令他人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可是,正在这时,清冷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,缓缓,在黑暗的后方响起:“拉蒙小姐,我的人,应该还轮不到其他人帮我教训。”

    冷血

    闻言,西黛霍地回头,只见从黑暗中慢慢透析出一个高峻挺拔的剪影。

    “西黛小姐,请您放开她。”另一个人的声音,从暗处,那道剪影的后方,清晰传来。

    西黛慌张无措,却强压着恐慌,拧眉细看,终于看清,悄无声息间降临的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雏亦看着那里。首领,以及千赖。

    见这两个保镖依旧不为所动,千赖重复:“西黛小姐,请您的属下,放开她。”

    西黛面上一僵,挥手示意保镖退开,不再受到牵制的雏快步离开这三人,到千赖身旁站定。西黛尴尬地咧了咧嘴,“对不起。我只是…… |”在这样一个男人的面前,在他这样的目光下,西黛无法继续。

    穆面无表情:“你父亲正在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西黛明白,他这是给自己台阶下,抱歉地颔颔首之后,迅速跑开。

    穆听着女孩子清脆的脚步声越行越远,他看一眼千赖,偏了偏头,千赖会意,无声地退后,转身,亦往回走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,只剩他和雏,他转身,眼睛在暗中竟还能泛着幽深的光泽,这样一双眼睛看着自己,雏缓缓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保镖太厉害。”雏盯着自己的鞋尖说话。

    穆无声地笑,她的谎话太过拙劣,他不拆穿,声音轻松:“受伤了?”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方才你想说什么,现在说吧。”

    雏不禁咽了口口水,“您,要,与拉蒙家联姻?”在安静的此处,她的声音,有回声。

    穆敛去眉梢眼角的一切神情,悠悠然伸指,点一点女人柔软的左胸口:“这里,疼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她咬着牙齿,蹦出一字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雏的手垂在裤缝边,因他的赞许,手倏地握成拳头,指节用力到泛白。

    “首领,会为了我,放弃这场联姻么?”

    她问这句话时,抬着头仰视他,眼中有流转的光。周围真的是太静了,她听得见自己的心跳,强而有力、紧张万分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穆听着她隐约的心跳声,她的侧脸被

    拣宝笔趣阁

    沙砾磨破皮,一点点伤痕,配着一点点可怜的眸光,穆滞了滞呼吸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您教我的,疼到麻木,就不疼了,这里——”她指着自己的胸口,指尖点在他的手指曾停留的那一点,“——它想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穆暗黑的眸子盯着她。这个女人,过于美丽,却愚蠢了些,他蓦地抓住她的手,要她的掌心贴在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`  手中感触到的体温令她不禁缩了缩肩膀,然而,她并没有动,手顺从地贴在他胸口上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这样的反应,不卑不亢,并不是他要的,稍微扯出一抹微笑:“我对自己说过,不会碰你。而我,从不违背自己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雏一直都知道,他是不一样的,他那样冷酷,怎么会经受不住她的诱惑?正如那个小姐所说,她只是个仆人,仗着首领模棱两可的宠爱,

    不懂规矩了些。

    “您喜欢那个女孩?”

    + 她眼中流露出不甘。穆放开她的手,移到她的下巴处,抬起她的脸。他知道这个女人想要什么,可是,他并不喜欢受制于人,即使是她,也不行。她已经是他的软肋了,不能再让她成为他的死穴。

    雏的脸被迫欺近他,他慢条斯理地低下头,吻一吻她。这个女人有着会令男人丢魂的嘴唇,可是,却只能被更强势的他的唇含住,吸着吮

    着。唇舌交缠,濡湿的声音,很响,这里,真的是过于安静了些。

    接吻么?不,她只是被迫地贡献出自己的唇舌,齿龈口腔,任由他翻搅而已,意识到这一点,雏睁开眼睛,正对上的,是首领一双洞察人-

    心的眼睛,整个过程,他都睁着眼,看着她,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,都无法逃过。

    她也睁开了眼,温情的游戏结束了,穆放开她,她的唇泛着水光,很诱人,他已采撷过,便也不再多做留恋。

    “喜欢?不,我的世界,没有这个词。”

    雏无力地靠在墙上,她怀疑,他的血,都是冷的。

    穆隔着一步的距离,看着她。他以为她终于长大了,成熟了,却不知,原来这个年轻女人的心中,还会有这么幼稚的概念。

    这并不可取。

    摒除这一切,她才有可能,变得同他一样,冷血与否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必须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呆太久。”

    穆转身,说到,之后,便离开。

    这里,只剩她一个人了。雏摊开掌心,看得到指甲嵌进掌心的皮肤里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迅速振作起来,快步追上去:“首领!”

    穆停住,却没有回头,背脊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需要离开一天,希望您批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坚硬的语气,才是他需要的,此刻,他得到了,却无法开怀,以着更加冷硬的语气,说话,“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雏咬着牙齿。

    她得不到他,没有怨言,可是,沙玛,她一定要救回来,她和沙玛一起死,也好过她一个人独活。

    这样,阿妈应该不会怪她。

    首领回到客人当中,雏回到自己的角落,那道紧随着自己的视线,此刻已经消失了,那个小姐,她本就不放在心上,首领,并不在乎这个

    小姐,他要的,只是蒙拉家的辅助。她能毁了那个小姐,却,无法与蒙拉家族对抗。

    雏很明白形势。

    而那个小姐,还要与她争风吃醋的话,那才是最蠢钝的。首领绝对不会喜欢愚蠢的女人。

    千赖退据在雏身旁,下巴点一点她脸上的伤: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姐,可真是野蛮。”

    雏笑一下,没有接话,反而问,“你是第一次陪首领出国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,不说话。他们两人说话时,都并未看着彼此,两道目光统统投向人群中最显眼的、他们的首领。

    两个高手,即使在闲聊,同样能够时刻保卫自己首领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在缅甸逗留一晚,有什么好去处?我们一道?”

    雏想了想,“你去吧,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首领并不允许你回本营,你也知道,因为你弟弟的事,很多人想要严惩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并不会离开缅甸。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要去首领房里。

    如果,她会因为救玛莎而死,那么,这一晚,她想要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。

    底线

    雏的欲言又止,引发千赖的好奇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笑着摇摇头,不肯再多说,目光一直跟随着人群中央,极其耀眼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见首领与蒙拉将军交耳说话,千赖似无聊赖地问:“你猜,他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雏定住了目光,千赖这样问,实在不合规矩。她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蒙拉家的人派人来暗杀首领,首领却还能与他这般相处愉快,你说,多有趣!”千赖扬着笑脸,眸光却冷静,话中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蒙拉家派来的杀手,千赖虽未明说,但简单一句话,便把雏也牵扯了进来。雏警觉起来,咬着牙齿,不肯多言,只余光瞥一瞥千赖。

    千赖比她还要年幼,她自知不应该把他这样一个孩子的心思想的多么复杂。

    千赖屏息凝神,等到的,却是她的一句:“不知道,也不想乱猜。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,忽略她语气中的不悦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有种蛊惑人心的魔力,他曾经还为了她的一份礼物而脸红,可是,在他还没读懂自己的想法时,他的想法,就已经在看见她被首领压在身下的那一幕后,幻灭。

    蒙拉小姐这时也加入其中,穆虽未和她说话,但是眉目间,可见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