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

_分节阅读_23

    温柔神色。

    角落处的雏,看到这一幕时,生生愣住。她呆滞的这一秒,千赖一直直视前方的目光,悄然地转向了雏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眼中流转的,可不是伤心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千赖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雏并未看见。

    那边厢,首领与拉蒙将军继续低声交谈着,不知首领说了什么,拉蒙突然惊异地扬眉,不置信敛起了眉心。

    短暂的讶异之后,拉蒙豪迈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雏只觉得,他这般的笑容,在自己心上划了一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蒙拉将军离开了穆,转身走到了台前。蒙拉小姐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周围都渐渐安静了下来,拉蒙带着喜悦的声音:“各位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雏就在此时,突然转身,快速朝外头走去,身后,拉蒙的声音,继续着,“……趁着今天,朋友们都在,我在这里,宣布一个好消息,鄙

    女……”

    雏慌忙间死死捂住耳朵,步伐越来越快,越来越迅即,最后,她跑着出了大门。可是,她跑的还不够快,她还是听见了身后,渐渐响起的震颤心尖的掌声。

    雏躲起来,很隐蔽的地方,依旧捂着耳朵不放,总觉得方才的掌声,还一直在自己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直到一双脚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眼睛一下子就湿了,充满希冀地缓缓抬起头来,看到的却是千赖,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她躲得很隐蔽,他怎么找到她的?——雏已经没有功夫去管这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因为一时心伤,失去了判断力,看着这个追出来的少年,流露出本真情绪。

    千赖原本孩子气的脸上,有雏读不懂的语言,他问她,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她想不出更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千赖古怪地瞅瞅她,“拉蒙将军说应首领的邀请,会携女儿入金三角的本营逗留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本营是什么地方?那个小姐一入本营,就等同于已经宣布了婚讯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哭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本来没有哭的,可她眨了眨眼,泪珠就落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千赖用手替她擦眼泪,一边说,“他是主人,我们是仆人。”

    雏霍地抬眸,不可思议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懂?他竟然懂?!

    雏越发无措,可就在这时,她突然回忆起,千赖曾教她如何将铅笔,插进人的后脑,最脆弱的地方,那里,隐秘的、唯一一处的柔软,被

    刺穿,紧接着,毙命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被他窥伺到,是否,也意味着她会毙命?

    雏看着他,他却只是替她拭泪,很认真,似乎没有比她的泪水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的指腹,也是凉的。

    和首领一样。

    雏暗暗心惊,嘴上却倔强,“等我找到了沙玛,就回美洲去,我会开心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千赖收回手,看着指尖的那一颗晶莹,眼瞳颤了一下,不过,很快恢复,“沙玛?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雏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。她的手机了震起来。

    看看千赖,她走开几步,接电话,“您好。”声音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远在越南的蒙拉家的二少爷,几乎是与在场的客人们,同步知晓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这么快就失败。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我就这样失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这样认为,大可以直接处死沙玛,而不是打这一通电话来质询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笑声,“你果然聪明。”冷言冷语夸赞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正式宣布婚讯,我就还有机会。请给我两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今晚,拉蒙将军要在自己的宅邸大飨宾朋。

    首领烦的宅邸,却依旧平静,如斯。穆并没有明确是否会出席拉蒙的家宴。

    太早挑明关系,对他并不利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连日的大雨过后,天空澄净如洗,再镀上一层日头的余晖,明丽却柔和的光芒。已经是夏末季节了,这里,却丝毫不见寒冷。

    热天气好。

    罂粟收成也好。

    多少人会为此开心,又有多少人要为此担心?

    想想便觉得有趣。山体坍塌导致水泵损坏,自来水供应不及,仆人在中庭备好了泉水与木桶,供首领冲浴。

    穆的宅邸,中庭宽敞,种植南方移植而来的昂贵的树木,风轻轻吹拂而过的时候,有沙沙声

    穆褪下衣衫的时候,听见后方的声音,他的动作不为人察觉的顿一顿,然后继续。有条不紊地宽衣,将衣物搁在石凳上,身上剩下一条黑

    色长裤。

    2 他舀起水,冲凉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身上湿透了,他依旧背着身,“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雏看着男人的背脊,水珠顺着他的发梢、肩膀,在皮肤上滑落,水流那么亲密地与他接触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的斥责她选择忽略,她上前来,在他面前蹲下身,拿起水瓢,舀水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水顺着他的肩头倒下。

    他紧密的皮肤肌理,如冰凉的大理石,激荡出的水花打湿雏自己的衣服。胸前却盘踞着一条触目的伤痕,霸占着男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另一只手,顺着那道伤痕,一点一点抚摸。

    穆身体僵硬,巡视着她的脸,阴冷骇人的目光,扫一眼她湿透的上身。

    眼睛微微眯起,倏地就捉住她的手,夺过水瓢,狠狠甩向一旁,磕在石凳上,“咔

    妖怪管理员txt下载

    嚓”一声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再低头看她,却不料她突然踮起脚尖,刹那间吻住他。

    下巴撞在下巴上,穆听见自己心里“轰”地一声,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开。

    再低头看她的脸。女人的唇,是菲薄的红。

    她被迫仰着脸,头皮疼痛,却清晰地说,“你要去和拉蒙的小姐结婚,我不难过。

    我只需要一时的你。

    其他的,我不要。

    一辈子还这么长,我,会活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穆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他终于在她眼中,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。

    世人称之为,绝望。

    没有了水瓢,雏双掌并拢,掬起一捧水,淋在他的额头上,像是要洗刷他的眼睛。他的目光是黑色的,玄墨无底的,洗不干净的。

    水流在他尖锐的下颚上汇聚,迟迟不肯低落,雏凑上去,舌尖卷着那滴水珠,吃进嘴里。他看着她的嘴唇,不再压抑自己,贴上去,吮一下,紧接着舌尖便探进,搅弄,吞着她的唇,含着她的舌。

    雏只觉得口腔中揉着腻着的都是他,终于分开的时候,津液牵扯出的银丝拖拉在彼此舌尖,

    他贴过去,欲再吻,雏却没有了一点力气,软软靠着他,侧脸贴靠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,隔着皮肤,血肉,骨骼,在她的耳膜上,强而有力地跳动。

    他缓慢褪下她身上衣物,布料滑落,她的肌肤带着湿意,胸前的鼓胀落入他的掌握,捏着揉着,俯下身去,含住蓓蕾舔舐,她的乳 首因她

    的情动而挺立了起来,依旧不满足,舌尖抵着,咬在牙关中撕摩,直到那里泛起瑰丽的玫红色泽,才肯放过。

    他勾着她的手,将它们缠上自己颈后,箍住她的腰,狠狠向前,手引导着自己,滑入她温软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她的脚尖只能勉强的够着地,浑身恨不得缩小,再缩小,可是身体内部却无端地酸胀着。他俯身亲吻她的额头,眼睛,鼻尖,下巴含在唇

    瓣中,一点一点地啃,刺麻的要她浑身都缠颤抖起来。甬道缠紧了,他收不住地哼了一声,托住她的臀,停了一下,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,要她的双腿环着他的腰身,她来到他的身上,那里骤然紧缩,她能感觉他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捧紧了她,下 体连着,他的欲望,被吞咽进去,没有缝隙。

    她紧紧咬着唇,深刻感觉到他在自己体内的撞击。淫 糜濡湿的声音淹没在树叶的摆动声中,她渐渐,无法自控,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最原始的律 动中,他不停逼迫着她,要触碰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进屋,将她放置在床上,紧密地抽 送,她痉 挛起来,眼光迷失时,他却停下了。

    任由她停在离高 潮最近的顶端。

    她说,只要一时的他……“还要么?”

    他狠心地碾磨着她的敏感,缓缓地退出。她感受到他一点一点撤出自己的体内,意识早已涣散,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,只哀求他别离开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听见自己牙齿颤抖碰撞,尖锐地哀叫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蓦地冲进来,瞬间撞进她最深处。

    他依旧站在床边,只有一处是连着的,其他部分,毫不触碰。

    她酥 软地在他身下,咬着她自己的手指,看着他,“穆……”

    继续用力顶入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移动身子,要坐起来,要拥抱他,却失去力气,缠绵辗转,悱恻。

    只能低下头,看着交合处,泥泞的入口,他坚 挺的器官。伸手,她抚摸他的小腹,手掌下的他,肌肉起伏,流着汗,热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却在这时突然压下来,自己的腿弯被架开,双腿分开到极致,搁在他的肩膀上,剧烈地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翻天覆地的情 欲之中,他听着她口中的呜咽,像是在呻 吟,又像是在呓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呃……嗯……”哀哀的吟哦。

    股间的撞击又沉又重,眼中的火不够,连呼吸都要被燃着。

    桎梏

    他的身体越压越低,她承着他的体重,软嫩的胸部被他坚实的胸膛挤着,呼吸渐渐困难,腿儿折得更低,只能大口大口喘着气,双目无法聚焦,一阵一阵的空白占据眼前,在他的身下曲起手脚,蜷成一团,只有那一点涨着,全身的感官都只集中在那一点的蛮胀上。

    他听着她气若游丝地承受着自己的撞击。

    再深入。

    她终于颤着声痛哭起来,手胡乱地抓着颈上的项链,腿从他肩上慢慢滑落,却被他准确拎住了脚踝,膝弯横在胳膊上。

    雏的胸前红成一片,沁出的汗,泪,很快被凉的薄的唇吮去。

    凉薄的唇,继续在她身上肆虐,咬着她的嘴唇,肩头,乳首,极致的软嫩上,渐渐地,现出青紫的吮痕。他仍不放过,白嫩的乳 房,这个

    男人张口吞咽,直到那里布满了他的汗水、津液,才肯松开唇齿。

    雏吊在他手臂上的腿,随着他沉重有力的律动而晃荡着,撕磨着。

    那里越来越酥麻,她的眼皮也越来越重,困难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。

    他在她眼前,在她体内,从没如此近过。

    她一伸手就抚摸得到他的脸,可是她却连抬臂的力气都失去,只能凑过唇去,一点一点嘬着他的肩膀,胸膛。

    在他的桎梏中,瘫软,迷失,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一瞬间,穆跃入她的最底层,尖锐的快慰,降临地销 魂蚀骨,她呜咽着,浑身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他却在这时,残酷地撤出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冷眼看着她颤抖,看着这个女人如何独自渡过没有他的高 潮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因欲望而潮湿,看不清他的面孔,只记得他这样一双眼睛,大张的腿,在他的目光下,羞耻,却来不及并拢,“穆……不……不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