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

_分节阅读_25

    男孩子下巴点一点雏的刀。

    雏犹豫了一下,他可真会挑。这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可最后还是把刀给了他。

    他接过,数了自己的钱币跑去买椰子,学着雏的样子用刚到手的刀劈开椰壳,走回来,坐到雏的身旁喝椰汁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,孤零零,看在刀的份上,他可以陪陪她。

    雏偏头看一看他,再望一望对面的宾馆。宾馆的那个前台,雏和他合作过多次,他为什么要给她错误的地图?

    来不及细究,男孩子问她,“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“晚上。等天一黑,你来这里找我。”

    男孩子点头,就着吸管大嘬一口,抱着椰壳摇一摇。

    喝完了。

    这时,伙伴们也已经在叫他,他放下空的椰壳,转头就要跑开,被雏揪住胳膊拎回来。

    雏听那些小孩子叫他阿舟,便也这样叫他,“阿舟,这件事,别告诉任何人。阿爸阿妈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嘻嘻呵呵,毫无阴霾的表情:“放心,我没有阿爸,没有阿妈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挣脱了雏的手,很快回到伙伴中间,炫耀自己刚得手的玩具。

    这刀这么锋利,真是好东西:削树枝做弹弓;欺负他的人,他可以欺负回去。

    那群孩子闹嚷的声音,雏在远处都听得到。和他们这么大的时候,她的刀,已经是杀人武器。

    她却羡慕他们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父母,即使要蒙受欺凌,也可以这样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阿舟在那里抡着刀,有模有样,同伴羡慕非常,而刀面反着光,折进雏的眼睛,她身子一震,从回忆中醒过神来,环顾了四周,没再看见

    那可疑的人,她便起身回宾馆,到了房间里,白菊也是完好无损,她暂时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外头时光甚好,雏却在拉着百叶帘,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摆弄她的炸药。

    开电视,音量调大来。

    掩盖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床旁边立着的衣柜,雏开柜门,蹲下身将衣柜底层的木板打开,抽屉的隔板间里头,藏着各式各样的工具。

    弹药匣,装硝酸甘油的瓶子,还有她路上购得的树脂,不同剂量的炸药,搭好不同的引线。

    还有枪,加上她自己带来的,共5把,300发子弹,另配3副满匣的子弹匣,消音管——

    应该足够。

    拉蒙如今势不如人,手下也不过些二流货色,称一声“高手”,便已算是抬举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好,她刚把电视关了,这时候,听见手机在震动。

    从茶几上拿手机过来。

    手机的震动此时已停了。

    未接来电许多通,她看了号码,还没反应,又有一通电话进来,手机再一次震起来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齿接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没料到她这么爽快接听,一时没说话。

    雏并不怀疑他怎么能够弄到这个号码,但是听着对方的静制,她并不适应,先开口:“有事?”

    丹尼不置可否,自问自的:“怎么一声不吭就离开?”

    她在这头无声地笑,有些无奈,“我以为他们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我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3天后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会回来?”

    他不信,声音满满嘲讽。

    “这一行,也有职业道德。不会给你留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他安静了很久,狐疑地问,“你似乎心情不错?”

    他敏锐地嗅出了什么,她不确定,只能暂时选择禁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的首领不再攥着你弟弟的性命,他还能用什么胁迫你回到……我的身边?”

    雏深呼吸,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你的首领要结婚了,你怕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的青草,在我面前,你没有秘密。”丹尼的声音,远隔重洋,低沉得意地笑:

    你如何瞒得过我?

    可惜笑声后紧跟着的沉默,却难免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男人,用一通电话,便再度将她逼仄地毫无退路,“随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雏挂断,手机揣进裤袋里,快步奔进浴室,拧开淋浴器,水流滞了滞,紧接着霍然挥洒而下,雏和衣站在水柱下,刹那间凉透至脚底。"

    雏哆嗦一下。

    面前有立镜,她一身狼狈地出现在自己面前。她拉开自己的领子,几枚吻痕,再往下拉,半边胸口,暗红的痕迹鼓胀着,青紫的齿印子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她抬臂碰一下,疼得很。

    手机在她裤袋里,湿了些,竟还能用。

    同样的号码。

    依旧是丹尼的来电。

    他这样不依不饶,究竟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雏不明白,她说过会回去。

    不会食言

    这一回,男人没了好脾气,气势汹汹,却依旧顾着她,压抑着怒意,只是声音极低,听起来寒冷,“我说过的,最不能忍受你这样!我没

    说完,你别挂断。”e

    他的声音,和着水声,纠结在她耳畔。

    雏想象得到,他此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这个男人再温和一些,眼睛再温润一些……是否,她会甘心一些?

    起码,会有一点点,像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可惜往往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这个生长在墨西哥的动乱之中的男人,骨子里天生的气焰是这样的。雏始终无法忍受,更不能说服自己妥协。

    她静静听着,不给任何回应,一直看着镜中自己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麻辣保镖帖吧

    水流冲刷过眼,朦胧中她的眼睛一时失焦,似乎有一双眼睛,正温柔地看着她,她的手不自觉移到镜面上,无意识地写着字,再反应过来是因为电话那头一声低哮,“你私人的问题,好好解决,别坏了我这边的事。”

    雏回神看自己写的字。

    穆。

    一个字,每一笔,她都刻在心上。可惜,很快,这一笔一划就会被另一层水雾晕去,直至,再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丹尼——”

    她突然这么叫他,他惊愕住。

    在她说完之后,时间就仿佛静止了,听筒两头,他们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    丹尼有些愕然地开口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雏仔细听着,却不料,忽的,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仿佛是手机电池爆炸的声音,雏无法确定,只觉得瞬间尖声刺耳,“嗡”的一声,自耳朵传入,直刺心脏一般。

    条件反射地,雏的手一抖,手机蹦跶到地上,瓷砖地滑,她慌张起来,再无法顾及其他,手掠过镜子,无意间手臂擦过,镜面上的字,立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雏无措地捡起手机,水“啪啦啪啦”落下,她蹲着身,周围便汇聚起一滩水。

    她双手颤抖着握住:“喂!喂!”

    方才电话里那一声,她太熟悉。那是死亡的前奏。短促到会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她挂断,再拨回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一枪不中。

    下一瞬,第二记冷枪,继续。

    依旧对着丹尼而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子弹划破空气,搅得时间都要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丹尼眼疾手快,屈身扣在地上,肩背压低,撑着地面一翻,身体腾开的下一秒,子弹擦着他的头顶而过,打入路旁停靠的汽车上,车头灯“噗”地爆裂。火花瞬间迸溅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汽车警报器的叫嚣,路边行人惊恐的尖叫,凌乱地逃命的脚步声——

    而几米开外的店内,他的保镖们终于被惊动,训练有素地拔枪,一涌而出。

    朝着街边,丹尼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之前还腻歪在他怀中的美艳女星,此时,吓得只敢躲在橱窗内,眼瞳颤颤地注视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倒是那份楚楚可怜,依旧。

    丹尼迅速滚至汽车身后,撑着轮胎支起身体,手探到腰后,在车身的掩护下拔枪。

    双手握着枪柄,举到脸侧,指端虚扣扳机,单膝跪在地上,眼神翕动,随时准备反击。丹尼感觉到血液开始疼痛起来,紧张,兴奋,因着自身体内与生俱来的嗜血基因。

    几米开外的马路上,手机早就连残片都不剩,被刚才那一枪击地粉碎,路人慌忙的脚步,更是踩着那星星点点的碎片而过。

    电池爆炸时,正炸在丹尼的手心上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手心,顺着手腕流下,整只小臂都是濡湿的红色。

    不难判断,那两枚子弹方向一致,丹尼迅速判断出狙击手的方向。

    左手边,60°方向,顶层天台。

    丹尼猛地探出车后,手臂拉直,肌肉绷紧,全身力量俱平衡在双臂之间。

    朝着左侧60°方向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解决一个。

    不够。

    四处,800米内,还有至少3名狙击手。

    保镖很快上前护在丹尼周围,自己的车子也已停在了不远处,丹尼被簇拥着朝为自己开启的车门而去,而这时,当又一记冷枪朝着他而来

    的时候,这个男人,嘴角竟扯出一抹自嘲的笑。

    实在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可他真的忍不住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那个女人气的自己甩下所有保镖,到街头来跟她大呼小叫,至少,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。

    手还疼着,整个掌心都几乎要被穿透了。握着枪,皮开肉绽的血肉几乎要嵌进枪身中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可笑,是什么?

    等到几分钟后,警车警鸣声降临现场,美国的警察控制了局面,现场却只剩一片狼藉物品以及无辜受害的路人尸体。

    制造了混乱的罪魁祸首,已经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丹尼与保镖驱车离开。他坐在后座上,熟悉包扎的属下正为他处理手部伤口。

    有手机碎片嵌进皮肤,虽然微小,但要取出,丹尼已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那个在天台上的狙击手,中了丹尼一枪,还有气,没死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乘专用电梯上到房间。

    丹尼亲自审问这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老板是谁?”

    这人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丹尼朝一旁的属下示意一眼,他便被揪住了头发,被迫着仰起了脸来。

    丹尼慢条斯理地从沙发上起身,走近他,用枪托一下一下点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还算硬气,不吭一声。枪伤处滴落的血,污染了华贵的地毯。

    丹尼欣赏这样的人,却并不代表他会绕过他。

    眼光逡巡在他脸上,丹尼伤痕的嘴角扬起,正要动手,从外头进来的人凑过来阻止他,“老板,电话。”

    丹尼未动,来人补充,“是Daisy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丹尼愣了愣,随后吩咐:“教训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属下点点头,他便接过手机,朝着门口走去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雏焦急万分的声音,毫无掩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原来也会为他这样紧张兮兮。

    丹尼笑起来,加快步子走向出口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骨头碎裂的脆响,血肉撕裂的声音……丹尼走出去,反手带上门,阻隔了门内残忍的行刑般的虐音,微微柔和的嗓音,带着戏: 谑,“怎么?你关心我?”

    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