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7

_分节阅读_27

    亮的光线犹如无情的囚牢,将这个女人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光明与黑暗,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闻讯出动的守卫快,她更快。

    看清楚了光线的来向,她转眼间已回到阴暗中去,踏过那“一线之隔”时,远处瞭望灯台上扫射而来的子弹,飞过她的身旁,擦身而过间,“噗”地没入身后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她带的枪射程均不过60米,不能反击,只能躲。

    蒙拉家的二少爷历来深居简出,外界传闻,多年前,因其守卫的疏忽,这位金贵的主子受过一次重伤,伤患遗留至今,因而他对住所的可

    控性要求极高。

    如古时权贵,虽割据一方,却要囚在自己建造的牢中。

    然而,这精心围建的高强电网,于这个超级大国国安局都进出自如的女人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她躲过瞭望台上扫射的机枪,和胡乱扫描着的巡逻光,扫射的声音。在巡逻光无法触及的角落站定,卸了暂时无用的装备,手脚并用,眨

    眼间便攀爬上瞭望台。

    她不想牵连无辜人命,无声无息来到那士兵身后,纤细却有力的手臂探向前。

    手中的巾帕湿透,全是乙醚。

    乙醚捂口。

    身强力壮烦的男人开始挣扎,雏捂着他的口,肌腱用力,猛地将他撂倒,巾帕始终不松开。

    确定他已昏迷过去,雏蹲下身,在瞭望台四周的木质片栏的掩护下,剥下那人的衣物换上。将士兵的手脚缠上,嘴堵上,之后,雏站起身

    来,展开事先花高价买进的路线图,就着这一览入目的高度,用望远镜探勘四周。

    蒙拉本营共有五处关押犯人的地方,她默默记下方向,计算路程,也便于决定什么时候打电话叫人开吉普车来接应。

    她的望远镜扫过那鳞次栉比的矮房,没有做停留,之后便跳到了别处。

    而那矮房中,某个光线昏暗的房间,有人叩门。

    屋内的男子松齿拿开烟嘴,微微扬了扬声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进屋,已尽量快速关门,却还有一丝亮光自门缝溢进来,男子不适地闭了闭眼,脸上牵强的平静表情令来人转眼就慌张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男子并未叱责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仆人恭敬地匍在地上,声音颤,“她……她,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历来阴翳古怪的主子,罕有地并未发脾气,他才敢继续说下去,“但是她一定会去关押人质的地方,沿路搜查过去,一定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伸出一指,悠悠放在唇边,仆人戛然噤声。

    “不,让她去。”精彩的在后头。

    男子说完,艰难起身,将水烟的透明罩子折开一口,摸出随身携带的小瓶,旋开盖子,白色的粉末倒进去。

    粉末迅速溶进芳香清爽的水雾中,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那是最顶级的止痛药。

    他又开始剧烈地咳嗽。猛地吸一口,胸腔舒畅开来。闭上眼,躺回去。脸上短暂现出满足。

    仆人看着,好言规劝,“贾米拉医生说不允许您这样……”男子闭着眼,挥手打断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雏循着路线而去。路上与焦急地四处寻人的士兵擦身而过,因着场面混乱,她以为能混过去,却不料已经跑过了她身旁的人,忽的停下了,狐疑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她没有再动,那人一呼喝,所有士兵都停下。他手上有高光电筒,正照射在雏后背上,地面上,投下她拉长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个人,身材未免过于娇小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挥了挥手,士兵便分成两队,一队继续前行搜捕入侵者,剩下的呆在雏的身后。

    二十人有余。

    雏对自己说,不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背脊僵硬地停在原地,手却摸到背包的侧口袋里。

    那人折回来,缓慢地靠近她。

    立直缝着的侧袋内,炸弹按照火力码列,她摸出最下方、火力最强的一那枚,握在掌中,拇指套着栓环,掌心抵住炸弹。那人一手在离她半步处停下,自后方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雏拉住他的胳膊一翻,瞬间这个人被自己反折的胳膊箍住了脖子。雏单手抓住他腕子,更用劲往后拉,他更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眼见他另一只手要抄过来袭击她。

    眼见那些士兵已经拔出枪来要对上她。

    雏扣在炸弹栓环中的拇指上调,猛地拨开了安全阀,直直朝他们投去。

    原本执炸弹的手空出来,拉住他原本自由活动的那只手,令一只手移到她自己的嘴边,牙齿咬开手表的机关,扯出钢丝。

    钢丝环住那人的脖子与双手——

    一切,不过几秒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炸弹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!!!”

    熟悉的猩红的火光,卷成血色的高热的光与浪,将人命席卷而去。火药碰撞地连空气都叫嚣而起,被钢丝捆绑着的这人成了雏的盾牌,肉身挡住邪恶地飞弹而来的火力。

    烈焰腾空燃烧,一旁椰树燃着,刺啦作响中,未被夺去性命的伤员迅速推开盖在身上的尸体,从地上爬起,目露凶光,要朝着她这个凶手二来,愤怒地要结果掉她的命。

    藏在矮椰枝叶中的监视器,将画面传回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男主看着一片火光中这个女人被照得通透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,剧烈跳动起来。自以为已死去的心,回光返照一般,脉搏随着心跳鼓胀,疼痛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寻常的咳嗽,他并不在意,这次,却有血被咳出。

    他并不擦去,任由血顺着唇角,滑落下巴,滴在自己掌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脆弱的惨白的却又鲜血淋漓的脸,在监视器屏幕漫天的火光的掩映下,狰狞而恐怖。

    火光蔓延,顺着椰树的枝干燃烧而上,终于,树木倒塌,

    娶我妈妈吧sodu

    轰然作响。摄像头磕在地上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监视器的画面,经过剧烈的晃动与扭曲之后,变为点点雪花。

    男子摸过遥控器,按关机键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屏幕拉黑。

    监视器关闭。

    近年来他的体质越来越弱,连稍多的辐射都接受不了,也并不能用手机。矮几上有对讲仪,他勉强撑着自己坐起,伸手够过,听筒按在耳畔,压抑着呼吸止住了间或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“按照原定计划,抓住之后,送到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雏循着到了四个关押犯人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沙玛,自己却已伤了手臂,不过不要紧,她也不是很疼。

    严重的伤在右眼,结果掉一个男人时被他的手肘撞在了眼睛上,此时还刺疼得她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一路奔着一路揉眼睛,眼角泌出血迹,不那么疼了,却是奇痒无比。

    想到了首领的助愈合的药膏,她暗暗咬合了齿颚:救出沙玛她就可以回去了。有了妻子,他还会悉心照料她的伤么?还会轻抚过她的伤口要她忍着么?

    会的。

    到第五个地点时,她终于,见到沙玛。

    守卫分内外层,外部的多一些,7个人。她趁着夜色混进去,十分容易。

    连大白天的她都能混进由那么多高手守着的首领的院子,这次自然也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只要不惊动他们,她胜算大。

    里层的守卫不多,左右只有两个,正矗立在铁门前。

    雏狐疑着暂时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按道理,过程并不该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可她顾不得其他,藏匿在阴暗仄角,手表里的海洛因针此刻派上用场,她瞄准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隐秘的针划破空气,直入那人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来不及吭一声便倒下了,另一人还在状况外,箭步上前扶起自己一死去的同伴,喂……他还未来得及开口,突然觉察到身后绞起的风——

    回头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雏豹子一样对着这个男人只来得及回半个头的身子扑过去。手正好碰着了腾空时曲起的腿,她顺势从裤脚处拔出匕首。

    刀尖在他颈动脉轻轻一划。这一刀划入的并不深,不至于要他的命。她牵着他的手按在他自己溢血的颈动脉上,“别叫。否则,死得快。

    雏从这个奄奄一息的人的腰间摸出钥匙,起身去开那牢门。

    长年阳光无法直射的牢房,沉重的门一开启,便有湿气极重的空气迎面而来。这里阴冷潮湿,雏折回到外头拿自己的背包,再回来。

    踏进去一步,脚步渐渐加快,准备往更深处而去。可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门关上。

    7雏不得不停下脚步,愕然睁圆的眼,微微无法置信地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无情

    十字形转角,缓缓走出几人。脚步声整齐划一,在这空旷无声的寂静岭听来异常明晰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这个被困的女人身旁四侧,齐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雏也正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她面前三人,身后两人,两边身侧各一。'

    她在明,他们在暗,身型隐藏在背光处,她看到的只是几双眼睛。如原始丛林的狼,直盯着入了瓮的猎物,瞳孔泛着幽暗的光。

    雏余光瞥了瞥身后那两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此已经恭候多时,只等她自己入这个网。

    这些人这样子的优哉游哉地隐藏在黑暗中观察她,雏连神经末梢都拉起了警戒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并不想要她的命,但是却在这里安插7个高手,如此大费周章地要活捉她一个女人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此刻情况危急,不给她时间多想。

    7个人,光她身上这把枪万万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雏想了想,手在自己腰间一掠,一瞬间拔了枪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举动,他们只是冷眼瞧着,没有阻止她,更没有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心思缜密的人,明白她单单一把枪不可能同时结果7个人。这个年轻女人这样子引诱他们上前的手法,太幼稚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仿佛被识破了伎俩,状若懊恼地咬住了牙齿。他们洞察了她的想法,就算她有枪,又有什么用?他们一定这样想。可——她拔枪的动作,只为分散他们的注意力,她的包里有爆破范围略小的雷,那才是救命的武器。

    她的手趁着空挡迅速向后探向自己的武器包。她全神贯注于此,并没有发觉,同一时间,她身前那人诡异一笑,突然朝着她面前扔出一样东西

    沉重的物品被掷在地上,发出一阵闷声。

    空气中扬起灰尘。

    雏定住动作,低头看。

    那正是她自己的武器包。

    与她身上背着的,同款同形——她的包被人调换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的事?她竟毫无察觉!

    他们看着这个女人不可思议地低下头仔细看那武器包,一瞬不瞬盯着,始终说服不了自己的眼睛一般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,令她无知无觉、一步步落入这精心铸造的陷阱?

    从她踏进蒙拉本营的第一步开始,这个局就已悄然开始?天罗地网已经降临在她身上?

    雏不允许自己多想。

    握着枪的手越来越紧,她脑中掠过无数种脱逃的方法……不行!理智告诉她反抗只能是徒劳。见这个女人乖乖束手就擒,一人上前,要缴她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时候,雏动了。

    举枪,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瞬间了结掉他的命。

    另一人见同伴惨死,眼睛红透,终于还是着了这个女人的道,按捺不住要冲上前来,一旁稍微年长一些的那人立即朝他呼喝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