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

_分节阅读_29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人拨亮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如豆的灯光下,雏看清了这个人,还有她自己身旁拎着空水桶的人。

    沙玛不在。

    她试着动了动,手脚都还能动,没有受伤,只是都有铁链锁着。她一动,铁链便匡匡作响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似乎连这样微弱的光线都无法适应,眯着眼,锁着眉头,看她。

    他破例开了灯,只为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以一种怪异的模式对峙着。看着彼此,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个男人突然笑了出来,那样低沉的,藏在喉咙里的笑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身旁还站着一个人,笔挺的站直着,脸上却是卑躬屈膝的样子。一个是主子,一个是仆人。

    雏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氏铭蒙拉。老蒙拉的次子,蒙拉将军极力想要除去的弟弟,那个单纯又阴险的黛西小姐的叔叔——

    雏觉得她自己的生活,被蒙拉的这一家人搅了个天翻地覆。.

    他拿她的弟弟作为筹码要她他现在捉她过来,又想做什么?氏铭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。"

    这样一双聪明的眼睛的主人,却这样子愚蠢地落入了他的陷阱。

    他笑中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低低的笑声过后,“你叫,雏?”他这么问的时候,从藤椅上站了起来,有点吃力,旁边的仆人要过来扶,他摆手阻止,自己向雏走过去

    雏看着这个男人靠近自己,他站定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好看的男人,只是阴翳了些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眼睛里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现在站的位置,已经进入了雏可以自由活动的范围。

    雏想了想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一跃而起,朝着这个男人扑过去。

    他那样瘦弱又病态,禁不起一点风吹草动的样子,她告诉自己得抓住这最后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看已经要将他的命掌握在手里了,谁知她的手就要扣住他的颈动脉的那一刹那,他偏头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雏没有击中他,反而是这个男人,他脸上笑容中不变,不知从哪里抽出了匕首,手上的速度快到令人看不清动作。

    下个半秒,雏的肩胛处,皮开肉绽的疼痛自那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匕首,昏迷时被缴了械,而现在,正直直刺在她自己的肩胛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那样子羸弱的外表,却不知在哪里藏了这般野蛮的力气,刀尖迫进皮肤,贯穿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锋利的刃从刀口泌出来,黑色的衣服看不出血的颜色,她嘴唇惨白。

    浑身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他却毫发未伤。

    笑容却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她聪明,可是她这样妄图伤害他——这哪是聪明?简直愚蠢至极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如此的笨拙和蛮横,光靠一张脸,和虽然不怕死、现在却也已经奄奄一息的心,如何让穆那样的男人青睐?

    甚至于,沉迷?

    虽然也多亏了她这样的愚钝,他才能揪出潜伏在身边多年的叛徒,可他再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取的名字?”

    雏连呼吸都得压抑着,胸腔每起伏一下,就有更多的温汩从伤口涌出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回话,这样不乖,被旁边人拉着头发被迫抬起头来,一阵牵扯,蓦地呕出了血来。

    他又靠近一步,她的血滴在他的鞋上面,热热的晕开。

    “你的首领给你取的?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不肯说,却还依旧那样执拗地盯着他,不肯服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倔强的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能活着出去,记住,杀人之前,千万别有一点迟疑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柔,循循善诱,那样耐心,就像在教导一个年幼却已经是屡教不化的学生。

    她不能呼吸不能动,脚踩在地上,身体却悬在半空中,折在那里动弹不得,靠着禁锢住自己手腕的铁环维持着平衡。

    疼的麻木了,脑子却还很清醒。

    没人揪着她的头发逼他抬头,她垂着脑袋,血直接滴在地上,她听见他对旁边人说,“把他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都是他的人,雏间或张口呼吸一次,血液流速缓慢下来,氏铭不说话,周围便再没有了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而现在落在地上嘀嗒作响的,不再是水,是她的血。

    “嘀嗒……嘀嗒……嘀嗒……”

    雏仿佛听到自己生命的时钟在悄然流逝。

    可她不闭眼,看着自己的血在自己脚边汇聚成溪流。

    不多时,沙玛再一次出现在雏的面前。这个因背叛了自己的姐姐而落魄懊恼的男孩看到她这个样子,瞬时呆住,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空气中流转着沙玛比困兽还要沉重百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沙玛看看这个如同钉在了十字架上,痛苦地受刑的女人,他转头就要冲向氏铭,带着漫天怒意与悔恨,然而甚至还没有靠近,就已经被架开。

    沙玛被锁着肩膀,踢蹬着挣扎着,却挣脱不了,在雏奄奄的气息中歇斯底里地吼叫,“你答应过的!答应过的!!!”

    氏铭在这个孩子赤红的双眼的注目下微微一笑。像极了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,妖娆的笑。"

    他看一眼雏,缓慢的的扭过身去,摸出他赖以生存的瓶子,颤抖着手扭开瓶盖,凑近去在瓶口嗅一嗅。

    短暂的满足。

    他将白色粉末倒在自己的手背上,布成细腻的一条,迫不及待地低头,鼻尖凑过去,猛地一吸。

    粉末通过鼻腔进入体内,问候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销魂滋味。

    他瘫坐回轮椅上,

    老师太诱爱小说5200

    背靠向后,阖上眼帘。

    周围一切的声音都离他远去了。苟延残喘或歇斯底里都被屏蔽在外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,抬起手指一指雏,“留最后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仆人推着他的轮椅出去。

    开门声,关门声。

    有人在靠近她。

    此时她的脑中一片混沌,意识早就败给了疼痛。

    那人抽出匕首,雏的胸口便是猛地一阵剧烈的起伏,那柄匕首原本在骨肉中安静地呆着,此刻一拔出,她恍如连根都被拔掉的植物,鲜血汩汩外涌。

    从来不肯痛呼的紧咬着的唇齿终于按捺不住,尖锐地哀鸣出喉咙。

    那把流着她鲜血的匕首被握在了另一个人手中。

    她看见数条人影晃动,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听见沙玛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沙玛还在,他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她浑浑噩噩的想,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,额头上有汗,有水,她透过发丝看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身高体壮的士兵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手脚被解开了。没有了羁绊,她瘫软在地上。但是没有力气挪动半步。

    她坠落在了地上,又被粗鲁地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沙玛的声音更响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你们!!!”

    “别碰她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!放开!!!”

    雏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被扯开,身体更凉了,干涸的血液将布料黏在身上,那薄薄的衣服成了她肌肤的一部分,她如同被人剥掉了皮肤,甚至还要更疼。

    喉咙里却干哑地再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不确定有多少双手在她的身上。拉扯着她,抚摸着她。

    觉得肮脏,然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有人压在了她的身上,很沉很重,密实地覆着她,她的伤口被坚硬的肩膀撞着,撕裂了,森白的骨头像是也要被空气腐蚀了,他们依旧不放过,拉开了她的手和她的腿。

    她挣扎起来,最后一点力气都耗尽了,却只是被狠狠地刮了几个巴掌。

    嘴角全是血。

    理性也控制不了的痛楚一点一点从她的下 体蔓延到四肢。

    男人炽热如凶器的器官推进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象一柄利剑,贯穿她生命的核心。

    紧实的肌理被强撑开来供他们驰骋。

    沙玛的咒骂,求饶,哭泣。

    她这边,一点声音都没有

    她无声地反抗,可是力气那么小,他们不放在眼里,她的双腿被人架高了,她提膝撞到了柔软的似乎是对方腹部的地方。

    被她撞的痛呼的人离开了

    却又换了一个人压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人带着她的匕首而来。

    那柄匕首再一次刺进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一刀,刺在右肋下,那柔软的肌理,肋骨与肋骨的缝隙中。

    雏她屈服在那柄匕首之下,就这样被钉在地上,再也没有办法动弹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地的殷红之中持续地侵犯她。

    "救……"

    她被堵住了嘴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有湿滑的液体从眼角流出来。

    谁来,救我。

    对峙

    穆从梦魇中惊醒。

    猛地睁开眼睛。_

    裸着的肩胛贴着竹面细致的席子,微凉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雷雨瞬间大作,深沉的夜,轰隆一声,闷雷炸响,一道亮极的闪电划过天际,扯裂黑色的夜空,也照亮屋子里这个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英俊的,平静的,已经从黑色梦境中回过神来的脸。

    两天前大雨才光顾过整个东南亚地区,席卷而过的时候,带走人命与昂贵的公共设施,留下山洪、滑坡与崩塌。

    此时,这个夜晚,它卷土重来,在这个男人身边,在这个屋子外头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穆额上还有汗,从冷的白的皮肤中泌出,悬在密实的睫毛上,迟迟无法滑落,眼中少有的现出一片氤氲。

    梦中,有一个他所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悲戚的,绝望的。

    在他耳膜的极深处,回响,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可惜他极力回想,却已遗忘了那搅乱了他睡眠的梦中,到底有什么人,又正上演着什么样的戏。

    敲门的声音在雷雨的霹雳中隐秘地响。

    穆坐起来,整理情绪与衣衫,眼中很快恢复一片清明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负责整个宅邸安全的千赖以及一名保镖一同进屋。

    千赖手里握着电话,走过来送到穆手边。他接过来,眼神瞟一下千赖。

    '  千赖用口型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穆顿了顿,了然的点头,把电话放到耳边。捏着电话机身的手指用劲,再用劲,指节僵硬的白。

    对方仿佛预见到了他已在听,幽幽开口:“久违了,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猜到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她,现在,在我手里——”——轰隆!!!

    这个瞬间,又一道闪电劈裂天地而来。

    整间屋子霎那间骤亮。"

    在这一秒的光亮之中,千赖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面容。依旧是喜怒不形于色,那么波澜不惊,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周身散发着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在闪电过后,重归黑暗的一刹那,千赖隐秘地锁起了眉头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这个一脸平静的男人,微微垂下眼睛,那一滴润着睫毛的汗珠倏地落下。再睁开眼睛时,眸子里已消弭了一切。

    冷静,自制,不受影响,不被牵动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缓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