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2

_分节阅读_32

    ……这些都是穆曾经用来对付蒙拉家的手段,今日他学了去,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可惜学的不地道。`

    穆朝他只靠近了一步,保镖便已经作势要冲过来,被氏铭摆手阻止。

    穆不禁低笑:“这么戒备着,我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氏铭讪讪,陪着笑:“你,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他将密码箱打开,色泽诱人,却比蛊更毒的针剂呈现在穆的面前。穆低眸看,眼帘微微垂下,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只是肩背略显僵硬。

    氏铭无声走向牢笼,看着不知何时已瑟缩进角落的女人,目光有一时间的板滞,片刻后他移开目光,盯着某处,墙面上斑驳地退了一半的漆。

    他开口提醒身后的穆:“你该记得,这销魂的毒药,是你从俄罗斯人那里买来的配方。真是昂贵,黑市里贩卖,一毫升要数百美金。”

    如今,把它用在他的女人身上,他的心会不会疼?

    身后没有动静,氏铭不由扫兴,回头看他:“怎么不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的女人受罪,你不忍心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应该试试这东西。我特地为你多备了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氏铭走回去,指间抚过密码箱内丝滑的丝绒,两指捻出一支针剂,递到穆面前:“你该进去陪陪她,否则,她大概会咬断自己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穆看了眼针管里幽幽的、紫色的液体,紧绷着唇角接过,挽起袖子,露出精瘦的手臂,在氏铭的目光中,细细长长的针剂很快注射进自己的静脉。

    氏铭似乎心情愉悦,拍拍老友的肩:“祝你们玩的愉快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吩咐,随从已经拉开了牢门,穆迈步进去。

    光线好,他走到雏身前,自上而下的凝视她,只看得到乌黑发顶。雏缩的很小一团,露着抱住膝盖的手臂,一截小腿以及脚背。

    他看见伤痕。更多的地方,被他的影子给盖住。

    他的阴影把她拢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穆觉得有些热,她这时候抬起头来看他,嘴唇颤抖,欲望被压抑在眼睛里,看了他一会儿,她又低下了头。这回头埋的很低,穆看见女人的后脖颈,被烫伤一样的红色。

    穆听见她跟她自己说:“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得清醒,面前这个人,并不真实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又一场迷惑人的幻觉。她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片刻后空气中飘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从她身上散发。太不寻常,穆将她从墙角拉起来,她“嗯”了一声,像是咬着牙在痛呼。

    她被迫站了起来,然后他看见女人衣襟上大片鲜红的颜色,股股的红色蔓延到了衣角,再顺着大腿滑落。因为她刚才缩着蹲在那里,他看不见,现在看清了,她的手竟在抠着她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用痛苦来换得清醒,这个女人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。

    穆要撩开她的衣角,看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不能想象,那片红色的中心,到底是怎么样的触目惊心?

    没有料到她突然死命地挣扎起来,推柜着他,她想要重新躲回到那个角落去,用牙齿,用指甲,咬他,踢他,抓他,她往后退,后背结实地撞在石墙上,忽的就从嘴里涌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她从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目光终于提醒穆,面前这个女人已经不认得他。穆小心翼翼按住她一双肩膀,温柔,却让她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穆含胸躬身,再靠近一步,和雏只留一线距离,额头抵着额头,鼻尖贴着鼻尖,声音呵在她的嘴唇上,他说:“你看清楚,是我。是我。”

    瞳孔和瞳孔挨的这么近,雏根本看不清他,却记得他的声音,他说完后退开一步,给她空间,让她好好地仔细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雏不动,身体不动,看着他的眼睛也不动,“呜”地一声,细碎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道门之隔,氏铭好整以暇等着看戏,十分钟过去,氏铭微眯起眼,眉心蹙起。这个男人有着恐怖的自制力,这个时间,药效早开始发作,他却能忍着,这样一个半裸的女人摆在面前,不去享用。

    而只是检查她的伤口,并扯碎衣料缠缚、止血。

    她难受,在穆的手指下轻颤,他感觉得到,亦看见她平坦的、正缓慢起伏着的小腹。

    穆没有抬头,探手摸一摸她腿间,那里湿润,粘稠的液体沾在大腿根部,湿了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穆轻轻拢住她,尽量不触及她的伤口,低头吻向她微张的唇,唇瓣点在唇瓣上,雏没有动,因为她看见他的眼中,有清明的警示。

    他对她说,一字一句说的很轻,很仔细:“待会儿记得,闭上眼睛,不要看。捂住耳朵,不要听。”

    他等她小幅度地点头了,才继续说道:“我们一起。你,我,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爱恨

    雏睁着眼仔细看他,怕错过男人眼中的柔光,穆回视她,他看得见她瞳孔里的自己这个男人一副沉稳的表象,连他自己看了都有一时的恍惚。

    他定一定神,忽略心脏的搏动,声音很稳,依旧在说:“现在,等待。你静下心来什么也别去想。”

    他要她等待什么,她不清楚,可她相信他,他是她的信仰,这一刻更不容半点怀疑

    穆知道她听明白了,浑身紧绷的肌肉有了一丝纾缓,他嚯地松开她,身体一侧便坐靠在墙根处。雏就在他身旁,很安稳。

    他一边袖口已扯下,用于包扎雏的伤口,此刻男人袒露着胳膊,手臂青筋浮起,血管似乎承受不住一直在高升的血压,毛孔中释放出血腥味。

    雏顺势靠向男人肩头,很乖顺,太阳穴贴着他的皮肤,眼睛闭着,带着浓厚的鼻音说:“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亲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没有拒绝,侧过脸,以吻封缄,面色很淡,几乎没有表情。唇瓣相触香软的舌头立即窜进穆的口腔,异常急

    鲜满宫堂by绿野千鹤吧

    切。

    她压抑不住,控制不了,只一触碰,便想要更多。男人的唇,舌,甚至齿龈,都一

    如她曾品尝过的记忆里一样,而在药物的作用之下,甚至更诱人。

    他缓慢回应她,有些漫不经心,克制着自己要将这温香软玉揉进骨血的冲动,有些被动,吮她的舌尖,谦和地吻她。

    然而穆的目光,却投向外头的氏铭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清冷对视。女人双手都已勾住穆德脖颈,仰着脸,唇齿间的摩动,发出细微的啃食的声响。

    氏铭的脸,渐渐有了几分扭曲。

    穆压抑着,除了唇,并不触碰他其他部位,可是看着愠怒的病态男子,他恍然间顿悟,自己这番理智与本能的抗争,这样折磨压抑自己,才是真正称了氏铭的意。

    心下了然,穆悠哉收回目光,将女人拦腰揽过,放在自己膝上,扶她坐起。托着她的后脑,同时压下颈子,片刻后就已在唇舌缱绻间找回主动权。  勾着她的舌至自己口腔,啧啧吸吮。另一只手,也探进女人衣摆,沿着妖娆腰线,避开她的伤口,指尖向上游移。

    身体有了反应,灼热的器官贴着女人的臀,雏感觉得到,贴着他,柔软的臀心隔着布料的摩擦,蹭着他的欲望。  穆艰难分开彼此的唇,吻她的下巴,气息游离于女人的耳后,然后停在柔腻的脖子上。手也移至她的颈后,托扶着她,方便他反复的吮踱。

    雏闭着眼,错过了男人睁着的、欲孽深重,却不失冷静的眸子。

    穆的食指与中指正按在女人的颈动脉上,测脉搏。150上下  他的唇继续下移,雏仰头闷声吟哦,突然胸口一阵刺痛,她“啊”的一声,几乎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穆牙关再收紧,隔着血红衣料,咬住女人的挺立的乳首。再用劲咬合,她一颤,一僵,再不能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胸前抬起头来看她,她脸色诡异潮红,绽成一朵娇艳的花。张着口,却不能呼吸

    穆汗水涔涔,松开牙齿,依旧将她禁锢在双臂中,但是没再动作,侧脸安静的贴住,

    她胸前,兀自呼吸,平复自己混乱的心跳。  原本享受着这两个人的自我折磨的氏铭,此刻面如土色,却跟自己叫着劲一般,不肯眨眼、错过任何一幕。  随从将制氧机推到老板身旁,提醒说:“贾米拉医生反复说过了,您必须每15分钟吸氧一次。”

    氧气罩递到氏铭面前,他僵硬地抬手接过,然而只是握在手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感受得到她腿间的濡湿泛滥,穆只犹豫了一下便探手进那里,强悍的手腕占据核心在泥泞不堪的褶皱与肌理中寻找到蜜处的阴-核,指腹细细地碾。

    她痉挛起来,要捧起他的脸亲吻,被他一手反剪住双腕,她伤重至此,再乱动,等这情-欲的药效过后,疼痛会把这个女人该往死里折磨。

    体内深处更多液体被带出,湿滑地从他指缝间流下。亲呷的气味飘散,带着点涩。

    穆扶起她的臀,手指破入她的身体,被她的紧致困住,用了力,终于成功,碾摩而入,触及女人的花心。

    他依旧抚慰着她的红肿,一丝丝的属于她的血,顺着他的手指泌出,她几小时前才从残酷的压迫与蹂躏中存活下来,那里残破不堪,穆小心翼翼抚慰她。

    待她适应,咬着牙轻哼,他的手指开始抽撤。辗转,搅动,加着速。

    她的甬道紧紧吸附住异物,依靠着它,被药物麻痹的神经唯独感受不到疼痛,却又敏感至极,急流从下-体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他突然间又添进一根手指,瞬间捣弄进她的深处,按在最敏感滑腻的一点上。女人的身体瞬间抵达高-潮

    她坐在他的手指上尖叫,战栗。甬道突然间紧缩,绞住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停在她的内部不能移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才是全然的瘫软。雏软软地撑着,那里还吞着他有力的手指,低下头,她柔软的伏在男人的肩上。她的背影正对牢门,浑身的袒露以及高-潮的美景都只留给面前这个男人。  嚯地,氏铭劈手一甩,将氧气罩甩在随从脸上。

    再一侧身,抬脚踹向氧气机。 金属擦撞石壁发出锐利料峭的尖音,氧气机倾倒在地,气体在透明的瓶子里滚出一串气泡。  氏铭要掌掴这打搅了他兴致的奴才,怒目而视,手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,只能拽过随从的领子:“滚!”

    穆听着外面惊天动地的响声,唇贴在她的胸口。心跳趋于和缓,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分开彼此高热的身子,看看她的脸,用胳膊替她擦拭汗水。她吮他的手指,将沾在他手指上的她自己的汗水以及体-液吃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”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氏铭为他们的表演鼓掌。

    牢门再度开启,他终于肯靠近。当然,他不可能一个人进来,面对这个强大又道貌岸然的男人,他必须谨慎,身后照例得跟着数名保镖,守护他这半条命。

    氏铭停在了穆的面前。

    穆的视线越过女人的肩头,瞥一眼在氏铭身后的保镖,目测他们与氏铭之间的距离

    1米——不,还不够。

    穆依旧将雏的头按在自己肩窝中,氏铭看着面前这亲密相拥的二人,嗤笑:“你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穆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这位女士似乎也乐在其中。”氏铭边说着边朝后挥手,示意保镖上前。

    穆看清了氏铭眼中闪过的肃杀,保镖正越过氏铭,向穆走来。

    穆轻声在雏耳边说了一句之后,将雏横抱而起,动作轻柔,将她抱回到墙角。借着他起身迎向那几名保镖。

    雏看一眼首领的背影。那个背影,散发着王者之气,没有一星半点的恐惧。雏猛地闭上眼,窝进墙根,双手死死捂住自己耳朵,低着头。

    首领方才在她耳边低喃,正是在重复他之前对她说过的话:“闭上眼睛,不要看。捂住耳朵,不要听。”  带着刑具而来的保镖,她的首领,病入膏肓的险恶男子在微笑——雏知道这些意味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能听,不能睁眼。她再也不会任性的违背首领的命令

    丹尼自震颤不已的窗户外收回目光,收好望远镜,低眉瞥了眼定位仪。

    他看着卫星定位仪上的那一枚持续闪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