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3

_分节阅读_33

    烁的亮点,而他自己现在的坐标位置也体现在

    高精尖的仪器表盘上。两枚亮点,正在迅速接近、靠拢

    军用直升机呼啸的声音盖过其他所有,整个直升机舱颠簸的有些厉害,丹尼看表,

    神色有了一丝焦急,终于在这时,驾驶座上操纵飞机的手下回过头来,在直升机的轰隆

    声中喊:“老板!锁定目标方位了,就在那石屋!”

    反击

    这是一架一吨重的直升机,机身蓝与白相间隔,美国制零件,机体前方装备机枪炮塔,机侧短翼小型火箭发射器,高速共轴螺旋桨,推动机与发动机一体化,时速甚至超过美国军队现役“黑鹰”,是丹尼众多收藏品中最得意也是最昂贵的一件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富庶,与众多富翁相同,他爱搜集美人,珠宝,醇酒、名车、豪宅,但他更爱精美的手枪,杀伤性武器,以及那些肯为他卖命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收藏她们、他们或它们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很巧,这架直升机正是他准备送给这位金三角毒业帝王的新婚贺礼,暂时停放在缅越接壤处、他的私人机场内。

    他带着这么贵重的贺礼前来拜贺,之后便能把那个女人带回去。这个出手阔绰的墨西哥人想着,自己这么做,无非是“以货易货”四个字,他早已做惯了这些勾当,虽然也曾碰过壁,但从未失败过。

    他不会去思考那个女人愿意与否。

    可惜他如意算盘打得不好。他在缅甸逗留半日,正准备出发前往,天空突然下起雨来,片刻后雷雨大作,雨势疯狂地席卷,停机坪被洪水覆盖了一般,丹尼那时人已经到了机场,天气原因无法起飞,只能驱车回到国际酒店。

    摩登的落地窗连接到外面的景色,丹尼斜倚着窗台吸烟,看什么景色?到处都是雨水,偶尔闪电划过天际。  他吸完一支烟,烟蒂摁在窗玻璃上的时候,他接到这位朋友的电话。

    穆对他说:“欢迎光临,我的朋友。”声音里参杂雨水的声音,听来并不真切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男人的来电,丹尼颇感意外,自己此次行程极其隐蔽,他是怎么知道?

    “您可真是神通广大!”丹尼说笑,却没有笑意,在电话这一头,脸绷得紧。

    他这样偷偷摸摸地到了他的地盘,被逮个正着——想来有些可笑。丹尼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原谅我无法亲自招待。过得还愉快么?”

    即使相互合作多年,也瓜分了不少利益,可丹尼始终捉摸不透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丹尼有些聊赖,拄着头。

    提供最上乘的服务的酒店,配方神秘的有助于安眠的精油,柔软的靠枕,落地窗采用双层玻璃构架,中间真空,外面电闪雷鸣,房间里却寂静非常,没有一点声音,丹尼坐在这五星级的套房里,皱了皱眉头,继续说:“只除了这里的天气,太糟糕)

    寒暄两句,穆没有继续说下去,片刻后继续,直奔主题:“想向你借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夜色浓,丹尼觉得自己的视界湿漉一片,不动声色地静默了良久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军用直升机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有自己的军队、武装,富可敌国,为何要这样兜着弯子要他的帮忙?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又正酝酿着什么?

    他深藏不露地太可怕,丹尼却找不到理由拒绝,毕竟彼此是一向合作愉快的伙伴关系。

    因而,丹尼的诸多疑问哽咽在喉,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昨晚那么大的雨说停就停,这个白天阳光明媚,洗刷的一层不染的云朵飘在当空。如绝情的恋人,一夜之间就翻了脸。

    直升机飞过灌溉用的水壑,丘陵上的茶园,红顶的教堂,村落与密林,最终抵达这里。

    丹尼重新架好望远镜,透过直升机窗望去。飞机悬停在蒙拉本营东南方,东南一隅两层的石屋建在略高的地势上,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属下让了坐,丹尼取而代之跨进机长位,机舱里除了他,只有三名属下,武器配备的好,但人数少。那个男人昨晚在电话说:只需要制造一点点混乱,其余的事,我自己负责。

    他还说:我只想救一个人的命,再要一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丹尼觉得这个男人少见的说了这么多话,又刻意把一些讯息透露给他,事有蹊跷,可是他口口声声说的需要营救的那个人,丹尼猜得到是谁

    是要救那个女人啊,他能拒绝么?不能。

    甚至不容许自己有半点耽搁。

    丹尼挂了电话直接冲出门,车子在雨中疾驰,回到了机场,冒着坠机的危险强行驾驶飞机。

    一点点混乱——丹尼心中拿捏尺度,同一时间戴上耳麦,扣上高度对焦的护目镜。

    丹尼挂机改用手动,三杆控制油门阀的操作杆并列向后推,再将控制方向的操作杆推向一个角度,拨亮了仪表盘上提示武器发射的红色按钮。

    倏地,直升机前端偏离了方向,朝那石屋驶去。

    氏铭扫一眼角落那个女人,她要做缩头乌龟?

    而他呢——

    氏铭的目光转向缓慢走进保镖的包围圈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在他的脸上找寻,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的。这些高手,他不当回事。不屑于给表情。

    好!很好!

    氏铭嘴角弯着,几乎谦和地笑,对穆说:“多年不见,我很想知道你的身手是不是和以前一样的好

    穆动一动手腕与指关节,没有说话,氏铭退到一旁,在随从的搀扶下等待又一场好戏上演,那个女人竟然闭着眼睛不肯看,真是不懂欣赏。

    保镖已经准备多时,训练有素地与穆缠斗。

    氏铭不得不承认穆的身手很好。这个男人衣服上的血全是那个女人沾染过来的,他自己没有一点伤,药物与情-欲的影响被强者的心脏摒除在外。

    穆没用多长时间就撂倒了两个保镖,没有挨到半拳,面色平静,不见喘。氏铭好整以暇,一边吸着氧气,一边看着。这个男人像一头困兽,困在他的牢笼里

    美人缠最新章节

    ,提供给他血腥的刺激的表演。

    古罗马贵族的斗兽场,哪里有这里精彩?

    他有源源不断的保镖拖垮他的体力,时间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氏铭悠然地等待,穆赤手空拳,对手亦如此。氏铭没有允许属下用枪,因为觉得那样会扫了自己的好兴致。  子弹穿过眉心,搅碎脑浆,破出颅腔,打进石壁中,印下一枚红痕,落下一串灰尘——这一系列动作会在穆终于被某一名保镖击溃之后发生。

    他会亲自举着枪来到穆面前,抵住他的眉心,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氏铭轻笑,呼出的气氧气罩上散下薄雾。他没有一刻不在想着要怎么扼杀这个男人的生命。他觉得自己要先踩碎他的尊严,这远比直接杀掉他来的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氏铭拨着自己的手指,很满意地看到穆开始微微见喘。他觉得开心,眉梢都扬了起来,他再看看角落那里。

    捂着耳朵的女人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想她一定是听见了。那种血肉碰撞还有骨骼折断的声音、就从离她不远的石壁上传来。只有体格健壮的身体急速撞上石壁,才会有这么惊天动地的动静。

    但是她一定会这样说服自己,那不会是首领,因为离她更远处,仍旧有人在搏斗,可惜她听不清搏斗的声音,不知此刻自己的首领是否占尽上风。她会想要放下手,不再捂着耳朵,可是同时,她必定告诫自己: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氏铭将这个女人的心境看了个通透,他的视线被细细的隐秘的颤抖的女人吸引了去,他这样专注的木光似乎慢慢有了形态,甚至有了生命,硬生生将正专心致志对付保镖的穆勾引过来。

    穆分心瞥了眼被紧迫盯视的女人,只是流光一转而已,氏铭却已经看见。

    拳头霍霍声中,氏铭恶意拖得缓慢的声音清透出:“我怎么忘了,这里还有个女人需要好好招呼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有些分神的穆腹部遭受一记重击。他虽没来得及躲开,身体因疼痛瞬间吃紧,但他依旧准确架住对方接踵而来的第二记拳击。

    氏铭取下氧气罩,低头咳一声,偏头对站在轮椅右后侧的随从说:“昨晚怎么招呼的,照做一遍便是。你知道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氏铭说完不多时,“斗兽场”内已是天翻地覆,穆失了一招,节节败退,落了下风,气息紊乱起来,身上、脸上都出现伤痕,忽然之间被撂倒}

    输赢变换的太快,氏铭甚至疑惑的敛起了眉峰。这个男人怎么能如此轻易就被击垮?这甚至比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豁出性命还要令氏铭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是,他来不及多想,这个男人被他的保镖扣住双肩,押解着倒在了地上。从来连卑躬屈膝都不肯的穆,此时跪在了氏铭面前,这一点令氏铭无法细想。

    氏铭慢腾腾站起来,朝着这个跪在那里眼神却依旧冷冽的男人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他身前了,穆仰头看他,此刻的氏铭是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    随员尾随氏铭,毕恭毕敬地将枪送到氏铭向后摊开的手掌心中。氏铭的枪口如愿以偿抵在了穆的眉心那点上。  突然之间周围安静如死,被遗忘的角落,女人猛地止住颤抖,浑身僵住。这样的寂静意味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清楚,清楚的。

    女人抑制不住,脆弱不堪,“呜”地哭出了声。她自己手上攥着多少条人命她从不怜悯哀悼或忏悔,可这个男人不同,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和信赖,他是她的天。连天都要塌了……

    雏再也没有力气,一点一点松开了捂住耳朵的双手。

    穆没有回头,以雏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:“不要听,也不要看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哭。”穆说的时候淡淡地勾起个笑容。

    氏铭握枪的手有些不稳,改而双手握住枪托,那枪口点一点穆,再隔空点一点那个竟然这么听话,一下子就不哭了的女人:“下地狱去,你们再做对苦命鸳鸯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就在氏铭正准备将枪口移回来重新对上这个男人时,突然,外面传来一声——“轰隆!”

    低空飞行,在中庭投下弹药的直升机,外形与平日里例行巡视用的属于这个国家的直升机一致,螺旋桨卷着风声靠近这里的时候,没有人多留意,可是现在它正在对中庭以及守卫在石屋周边的保镖和仆人扫射。

    一枚轻型火箭弹投放下天井,立时轰隆声震得地基都一阵巨颤,弹片四散,弹药爆破,火焰“噌”地窜起,扑面烧向地面上的一切草木以及生命。

    第二枚火箭弹,精确地制导装置直接将它引进那石阶的侧壁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痛呼声叫嚣声四处响起,半壁石壁轰然倒塌,沉重的响声与炸飞的石片,整个地面陷入半寸如土。

    牢笼内,穆掀开分别压住自己两边肩头的手,坚强有力的手臂,在氏铭扣下扳机、子弹从枪膛里射出的下一瞬间倏然伸向氏铭,穆拽掉他的枪,同一时间,另一只手狠狠扼住氏铭脆弱的脖颈,掐着他脖子的指节用力到近乎要破入不堪一击的气管。

    被那股不可思议的力量推撞在地的保镖已经在最快时间内起身,拔枪对准穆。

    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,穆拎起氏铭病弱的身体挡在自己身前,而氏铭的枪此刻也正握在穆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原本在后方不远处的那些为数惊人的保镖,全部死于石壁的坍塌之下。

    一整面石墙瞬间瓦解的一干二净,整个空间没了它的阻挡,太阳光直射进来,穆德身后骤然大亮。

    穆拿着枪,站在明与暗的接线处,枪口抵在氏铭的太阳穴上,他慢条斯理地对面前两个保镖说:“不想你们老板死,放下枪。”

    离开

    “不想你们老板死,放下枪。”

    说话同时,穆手上力道愈发收紧,氏铭几近窒息,可他依旧嗤笑,目光温冷地看一眼他自己的保镖,再看看被忽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