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7

_分节阅读_37

    盒子夺回去,宝贝地按上盒盖子,收好。

    丹尼隐约记起来,对这草药古怪的味道有印象。"

    是在另一个男人那儿。丹尼记起他的话:“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,但是很有效。”  丹尼忽然低声笑起来:这个男人,还真是无处不在!

    的确是无处不在——

    丹尼回到住所,收到这个男人送来的“礼物”:一只西伯利亚犬,一只狸猫。

    回到滨海的住所,丹尼不见踪影,雏受到更严密的监控。他再回来时,为她带回一只狸猫,他要她把狸猫养起来。

    雏拿动物没辙,天天带着它出入武器房,它很乖,跟着雏,爱吃6分熟的兔肉,爱追逐它自己的尾巴。有时枪声震着耳朵,它呜呜地叫唤。

    雏与丹尼练习搏击,它在一旁观战,她赢了它就在校场边打滚。

    丹尼被它咬过一次,可又动不得它,只得忌惮它。

    雏重新整理伊藤良一的资料,这笔生意本来3个月前就该解决,拖了这么久,雏得为她自己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任再顶尖的黑客,侵入国防组织防火墙,难逃被追踪器搜索的命运,雏得连脱逃的路线都设定完备。 为求任务圆满,在伊藤良一侵入军方系统的同时,她还要一场混乱,搅乱军方大楼的防卫系统最好。 伊藤良一的背景她已调查清楚,生父母不详,自小被白人教会收养,并一早已脱离这个教会家庭。背景单纯些好,省去她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丹尼的人任她差遣,办事效率快过雏的身体复原的速度。丹尼默许这一切,他要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。

    夜间,雏只开一盏台灯,资料铺展了一整桌,她忙着整理。  狸猫先生窝成一团呆在桌面一角,雏小心翼翼捏着它后颈的毛皮将它拎起,抽出被压在下头的纸。小动物睡得熟,却还用爪子抓她,她抽手不及就被划了一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雏知道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丹尼靠在门边,身形高大,影子落在地上,伸展到桌上,他轻浮地打个招呼:“嗨,夜猫子。”

    雏推开凳子站起来,往通向卧房的侧门离去,想到狸猫先生还在桌上,怕丹尼对它不利,她折回去把狸猫先生抱起来。 这时候丹尼已经走进来,按住她的手,他将她拢在阴影之下,要吻她。雏只觉得一阵酒气扑鼻,躲不过,他只是啄一下她的唇,像是要确认她的气味一般离开,看她一眼,然后继续。他的舌尖碰触她的牙齿,他捏起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抬起来正对自己的眼睛:“乖,张嘴。”她只是咬牙咬的更紧。 丹尼没有强迫,吻了她的鼻尖之后离开她,低眉的时候看见睡得很香的狸猫先生。

    r  它怎么能睡的那么好?丹尼眼睛微眯起,立刻就把她的宝贝小动物扫到了地上。 雏担忧地看摔得闷响的狸猫先生,瞪一眼这个出手野蛮的男人。丹尼在旁,只挑一挑眉梢:“地毯足够厚实,它不会疼。”

    说话同时,丹尼手臂一掠,就把她藏在睡袍衣兜里的药瓶搜了出来。 他把药瓶放到她的面前:“你不是要尽快恢复身体?安眠药只会拖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需要吃一片,足够一晚上睡得好。” 她夺回药瓶,转身的时候被他拉住,甩都甩不开,他说:“跟我去校场打一轮,你会睡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雏觉得他的提议不错,反正他的手她也挣不开,就由得他拉自己出门。可是狸猫先生还睡在那里,雏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一眼,丹尼瞥见,回身把狸猫先生也拎过来,丢进雏怀里。

    见她眉梢微扬,像是极开心,丹尼忍不住想:她小时候是不是也曾有过她所钟爱的芭比。每一个女孩都该有的。 可是丹尼想,她应该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听见她对它着说,“你疼不疼?”他心里笑:它怎么听得懂?可是嘴角笑容却柔和。

    校场亮灯,雏换下睡袍,丹尼只脱了外套就上场。

    丹尼膝盖上的伤还未完全好,雏多攻他的膝盖,打过多次,她知道他惯用左手,臂力惊人,雏避重就轻,专攻他右侧。 酒劲上头,丹尼有了些醉意,没有平时灵活,雏又一次踢中他膝盖时,他闷哼一声,突然发了狠,手臂抻过去,抱牢她的腰肢,曲肘一撞,反手攻击。丹尼趁她来不及使出后招,猛地摔她出去。

    雏的擒拿手抓空,掌心在榻榻米上一番,稳稳跪住,很快重新站起来。 两人之间一米距离,他似笑非笑:“有进步。”也不知是不是真心夸赞。雏没工夫理会他的讽言,她是急功近利的孩子,丹尼不再让着她,全力应对。

    雏脸上挨了一拳,却击中了丹尼的小腿胫骨,丹尼忍着小腿的疼,啧啧叹道:“脸肿了,不漂亮了。” 他这样逗弄她,她只是气,逼着自己静下心,不去理会他。对手是他,她不集中全力的话一定是输的。反而是他分了心,眼看她的手刀已经要劈上丹尼后颈,这时候,校场外围,一声动物的低叫传来。

    丹尼隐秘一笑,左手反向架住她的手腕,一翻一推,天翻地覆后,她被他压在了身下。 丹尼压在她的身后,那样重,又可以用力,雏动弹不得,呼吸都困难。"

    他酒气氤氲的脸凑到她耳后,呼吸喷薄,他笑的越发邪恶:“还记不记得,我夺走你贞操的那一晚,就是用的这一招?”

    地狱

    雏要翻过身来,被丹尼按住后肩胛。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当时也说过同样的话。”丹尼在她身后嬉笑,却是冰冷的一张脸,扳过她的脸,啄一下她猩红的眼。还有他觊觎已久的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不肯就范,咬着牙齿,他却开怀地笑,眉梢飞扬,“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

    一伙风流多情的玩伴帖吧

    ……”无能为力,拒绝迎合,想要反抗却不能。

    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副样子。

    很诱人,挑战他自制的底线。

    梦中醒来的狸猫先生看见这一幕,尖细的声音嘶喊着,它冲过来保护它的主人,丹尼忙着对付身下这个女人,一时不察,被狸猫先生尖锐的牙齿咬住小臂,丹尼一挥手腕,它便被甩到校场一角。

    他看自己的手。两个血窟窿。 这畜生!它身体撞上墙壁,跌到地上,黄褐色的身体缩成一团,摔疼了,可还是要冲过来。丹尼觉得它这样有趣,暂时放过雏,走到角落,狸猫先生浑身毛发竖起,露着尖锐的齿。 他是它的敌人。

    丹尼脚尖踢它,它终究怕他,缩成一团迎敌,他揪起它露在外头的尾巴,拽到武器间门边,它只是“呜呜”叫,不敢再咬他。;

    这是动物的本能,伤过一次,它会记得疼,不敢再犯。只是不知人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本能。伤过一次,会记得要远离。5 至少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没有这种本能。 丹尼开了门,把它甩进去,“砰”的关上。

    雏已看准了时机,快速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刚与狸猫先生对峙完,没来得及反应,雏快一步,给了他一记。很准,直击颈部动脉窦。

    她力气拿捏的好,相信他会立即昏厥。

    丹尼后背中招,身体软下去,雏放倒他,将他挪到一旁,越过他,把关在门后的狸猫先生抱出来。

    武器间里弥漫硝烟味道,雏蹲身在缩成一团的狸猫先生面前,它嗅得出她的气味,脑袋抬起,雏望着它的眼,觉得它是想哭了。

    她抱起它,护在怀里,“狸猫先生,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它呜呜地叫,往她臂弯里钻。

    雏往校场大门走去,手一碰到门把,头发就被人被从后面抓住,她隐隐觉得不可思议,可她想,她知道自己身后的是谁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按住她的肩膀一转,把她的身体翻过来面对自己:“轻敌的下场,我教过你不止一回。”

    雏看看自己怀里的温热动物,再抬头看他:“你别伤害它。”

    幼稚!

    丹尼无奈,只觉得彼此之间隔着这只畜生,他不喜欢,他替她开了门,将狸猫先生成功地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把她压在门板上,气息滚热:“医生的报告出来了,你身体机能已经恢复。”他啄吻她的嘴,味道美好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'丹尼耸肩,指尖挑开她的衣领,雏混乱的看着他,听见他说:“你是不是该跟我做个告别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无奈却放肆地盯着她惨白的脸,抚摸她的下巴以及颈项: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丹尼抱起她一阵翻转,他自己靠着门,抱着雏,将她抱高,她脚尖都离开地面,“来,张嘴。”他说。然后仰起脸,吻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雏双腿夹在他精壮的腰间,缓缓地,启开双唇。这个男人会浓烈的法式长吻,他知道该如何疼她。

    雏心一窒,又要合上牙关,他便不再在她口腔中缱绻,只舔舐她的嘴唇,直到她哼一声,双臂软下去,环住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揉捏她的乳-房,臀,问她:“要不要喝点酒?” 她神色凄迷,点头。  “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烈的。”

    他放开她,校场外围有一副酒架,红酒,还剩半瓶,他取过来,她已经拢好了衣服,抱着膝盖坐在搏击场中央。

    丹尼挨着她坐。她看他带来的酒,微微不满:“我要烈的。” 他自行喝一口,噙着酒,缠绵地吻她,渡进她口中:“我会让你醉的。”吮她的舌,她不再抗拒,予取予求。 雏静静躺下,对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他却暂时离开,“啪”的一声,周围顿时大亮。 丹尼将所有的高感光灯全数打开。光亮的中心,是这个女人的胴体。不着一物,如初生婴儿。 他有一双指节分明的、修长有力的双手,他的双手,从她的小腿缓慢抚摸而上,手指灵活,扣住雏的膝盖。分开弧度。指尖钻了进去,那里温热,但是干涸。

    他揉一下她隐秘的核心,她哼一声,双腿要夹紧,被他按住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这样对你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睁开眼睛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睁开……听话。” 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好了?看清楚我是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不要继续?” 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雏觉得难受,张着嘴呼吸,如同离开水的鱼,濒死。

    丹尼的声音充满蛊惑,要拉她进地狱。

    他的指端深入她的甬道,那里细密的褶皱阻止他的入侵,他这么耐心,拇指捻弄她敏感的点,却又突然灵活地戳刺进去,指尖瞬时触及她深处的肌理。

    雏像是被触及了内脏,连呼吸都维持不下去。想要缩成一团,就如同那只狸猫先生那样,自我保护远离他。

    可,他哪肯?他说,声音低沉,柔和,但不容拒绝:“听话,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丹……唔……” 他忽然又添进一根手指。雏唤着他的名字,声音却在那一刻戛然而止,他看着她失焦的眼,两指一起律动,由缓至急,越来越快,一阵润泽的温汩从这个女人的子·宫深处涌出。 她在收缩,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