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8

_分节阅读_38

    紧缠着他的指头。她的胆怯令那里一阵无休止的紧缩,丹尼身体上所有神经末梢都开始疼痛,叫嚣着要疏放欲望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销魂噬骨,食髓知味,继续进犯,即便她抗拒。 雏觉得自己在被展开,他看着她的眼睛,碧绿色,带着与生俱来的邪气。 “再叫一遍。” 她咬着牙摇头。这次怎么也不肯听他的。

    丹尼微笑,她的倔强是最好的催·情药,他恨不能就这样死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炼狱。

    她不就范,他手上动作更快,轻拢慢捻,恶意地游走,在她的耳后,乳·尖,肚脐,腿心,在她连自己都不知的敏感点。 雏喉咙里压抑着呻吟,她知道自己怎么做,他才会放过自己,“丹尼……”

    他终于肯停下,她那里早已汁液泛滥,“大声一点。” “丹尼。”

    他低笑,不动声色的扯出手指,液体翻搅的声音回荡耳畔,这里亮堂,纤毫毕现,他没有错过她哪怕一丝表情。他看见她绯红的脸。

    沉身,进入她。

    46 沉沦

    “宝贝,要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沉身,进入她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撞击令雏神情一滞,不可思议的扩张迅速从她被他占据的那一点延展,要她窒息。

    他却极享受她的绞紧,低低地哼,深入的同时舔着她的耳垂,手伸到她的下方,拨弄她的私密处。她的头发,在这许多月,已经长到过耳,此时汗湿的发尾黏在脸上,黑色如墨的发,衬着脸是象牙白的光。他拨开她额头的发,要看她的眼睛。 她的眼仁儿能看着哪里?

    只能是他。  她受不了他的目光,心中混沌一片,分辨不清,只觉得光线刺眼。她想要蜷缩起来,拳头抵着她自己的唇,咬着指甲,却不敢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一动,他就要惩罚她,要撕裂她。

    校场内,加湿器持续工作,发出细微的声音,渐渐地,被彼此交合处飘散出淫-靡的声响盖过。' [

    她的身体,纤细的腰肢拧着,紧咬着的瑰丽的唇,耀眼刺目,他居高临下,俯视。她修长的双腿张着,夹着他的腰。柔滑的身体痛苦而妖娆,在他身下扭曲。

    他伸手揉捏她的胸,指腹辗转着他挺立的乳-首,滑腻饱满润着他的掌心,他五指收紧,再收紧,在她痛呼出声的时候俯□亲吻她。 雏呼吸不畅,胸前剧烈起伏,敏感的乳-尖蹭着他结实紧绷的胸膛,折磨的她无法自控地抓伤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他向下抚摸,经过她平坦的小腹,卷曲的毛发,沉入花心,帮助他的器官感受这个女人销魂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的惊呼到了嘴边却成为高热的吟哦:“你……停下……”  他仔细看她,轻笑,情-欲中翻天覆地的,像是漩涡,卷进她,他问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迷蒙起眼。是啊,为什么?

    他们水乳 交融,那么……美好……

    丹尼的动作有些过头了,她就开始打颤,抓着不让他再动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痉挛:“我的青草,告诉我,舒服吗?” 她只是咬碎了牙齿。

    他却将手指伸进她嘴里,要她含着,逗弄她的舌尖。 他在她身上,抽出来一些,将她抱起,雏那里还含着他的器官,她坐起来,他吻她的鼻尖,那里有一颗汗珠,他细细品尝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侧,引导她上下套-弄,雏有一种肌肤相亲的错觉,坐在他怀里,他越来越快,她只得手向后,撑着他的膝头,自己掌握节奏。 丹尼抬起她的脸,吻她的嘴,手不停,在她身上游移,胸,腰,小腹,大腿,私-处,她被迫加大起伏的幅度,上抬的时候,内里用劲含着他火热滚烫的器官。起来,再重重的坐下去。他将她抱起来一些,要她低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吻我。” 他很清晰的说。"   她湿漉漉的眼瞅他,无法判断,如他所言地低下了头,可刚碰到他嘴唇,就是一阵天旋地转,她一下子被按倒在地,跪在那儿,臀翘高,四肢都还没拧过来,他已死死压在她背后,简单磨蹭片刻,再次推进他自己。 这个姿势插得深,深入时雏几乎能听到撕裂的声音,刚开始她很疼,他抵在她颈窝里抽着气,揉着她僵硬的背,指腹顺着她的脊椎动,抚摸,绕到前方,揉着她颤动的乳。

    他说:“宝贝,松一点……你也想要的,是不是?让我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乖,别缩着,我不好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无法反应,目光懵懂,他的声音是糖衣的毒药,她听着,顿时无力,酥软地撑在地上,支起自己。腰被他提着,顶入或撤出,都不由自主。 她感受得到他的视线,他一定望着她,如同望着猎物,美味可口,清新缱绻,他仔细地品尝她。唇印着她肩胛上的肌肤,处处吮吻。 雏仿佛看见他的碧色眼珠中渗出的猩红。

    她一晃,手臂一折,上身就瘫软在地,他的双手印着她的臀瓣,提着她,她的下·体便高高翘着,由得他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他狠狠插进。 他的心跳,粗喘,在她柔软脆生的耳膜上敲击。她原本呜呜地声音哽着喉咙,此刻却没了一点动静,只是僵硬。   丹尼忽然间恐惧。 看不到她的脸,他竟觉得冷。

    他将她翻至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要她掌握着他的坚硬,缓慢地坐下去。

    她紧致的不成样子,他的闯入被阻隔,她像是痛苦,看她自己的身体,还有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慢点……”

    雏想要往上缩,却听见他闷哼一声,突然攫住她的腰身往下按。

    她一瞬间坐到最深处。将他全数含进去,紧紧夹着。他支起身子,一边嗅着她的鼻息,带着酒气地吻她,唇舌纠缠,一边开始由慢到快的律动。

    “舒服么?”

    雏回答不了,她疼,疼死了,可她一发出小声的呻吟,他眼睛越发猩红,接着便是更用力抓着她耸-动,越来越快,一下比一下深,她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快-感席卷,丹尼仰着脸,抱着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她学得快,慢慢掌控节奏,紧缠着他。他强忍着喷薄而出的欲望,语气平

    娶我妈妈吧笔趣阁

    静地鼓励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就这样……” 他轻抚她的脸颊。 这么亲密。

    她,只属于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隽永似水,沉静,她眼前雾气一片,恍惚失神间,她仿佛回到了……

    那个书香沁心的房间。 “想不想要留下来?” 那个缠绵悱恻的午后。 “雏……雏……” 那个生不如此的雨夜。 “你死了……我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个混乱的、被毒品啃噬的午间。 “我们一起,活着出去,你,我,一起。”

    那个空旷死寂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的雏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我的雏,离开这里……丹尼贴着她身体曲线的起伏坐起,吮她的耳朵,在她绯色颈间呼气,坚硬如石的器官死死抵着。

    雏觉得自己在发软,无意识地收缩,他猛烈的进攻和着拍打声,她却置若罔闻,她的身体,被一波又一波的快-感吞没,无招架之力,她的灵魂,却不在这里…… 丹尼的目光冷下去,不再怜惜,狠狠的,像要把她揉碎,侵占,如他一贯所作的那样。

    她在越发剧烈的震颤中惊醒,丹尼在她身后,她看不到他,他亦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看不到她的泪。,  只有一滴,滴落进校场的细藤地板里。  这个她从来流汗、不流泪的地方。 雏被突然的攻击沉下了身体,泪痕来不及干涸,丹尼不让她乱动,捏着她下颌,扳过她的脸,深吻。另一只手从容不迫的、有节奏的抚摸,她的胸,臀,甚至股沟,她躲不开他的手,只能伏在他的肩上,小声地哼。可她的目光,不在这里。 不在他身上。他再不收力道,每一次都撞击至底,他的手顺着他的欲望,妄图挤入她体内,一点一点的探进,他越来越往里,她动不了,不能叫,他抽离,把她的臀往后托,又一次攻入。跃入她的最底层,搅弄。 雏小腹挺起,妄图躲避他的进攻。可就在这时,他突然脱离她的体内,雏蓦然脱离,摔倒在地,身上热褪去,速度惊人的快,她已经觉得冷。

    她自己爬起来,再回头,丹尼已经穿回了衣裤。

    他坐的离她远,静静喝着酒。姿势慵懒,眼神却茫然,隐隐无措。

    像失了方向,无助,迷惘。

    雏想到道格拉斯对她说过的话:“他在你眼中,是什么样的?是不是像个婴儿?野蛮,不知所谓。可是,婴儿还可以哭,但有的人,心里流泪,流血,你看不看得见?” 她觉得自己看见了。

    这么安静,她甚至听见门外,狸猫先生低靡的声响,像是在哭,又像在低吼。面前这个男人,拥有壁垒分明的身体,霸道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他如同婴儿。可他,不会哭。也不会和狸猫先生一样,缩成一团,保护它自己。 雏忽然间惶恐,慌张无序,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,自己已经站到丹尼身前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,握着酒杯的手,僵直。

    雏不知该说什么,她几乎要伸手触摸,却只是悬停在半空。许久,她收回手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,她要走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转身的一瞬她的手腕一紧。

    听见他说:“别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47休想

    “别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再多言,长久静默。

    雏一直保持一个姿势,低眸看他。他亦然,不过没有抬头,甚至视线都没有移动分毫,只是看着正前方,看着虚空。只是,手,攥得紧。

    雏恍惚间惊醒:他在干什么?她,又在干什么?

    说好要走,她的自由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没错,自由,甚至首领也从未给过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欠他太多,想要偿还。可是爱情……不行,不行。她唯一能坚守,只剩这个。

    雏要挣脱,丹尼眼神一黯,如鹰,死死盯着她的动作,亲眼目睹,他的手指如何被一点一点掰开,她如何一点一点脱出他的掌控。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原本攥紧的手心颓唐松开,他没再坚持。另一手握着的酒杯却突然间,在掌心碎裂。

    清脆的破碎声在寂静的空间回响,一波一波震荡入心。雏心尖颤,她选择忽略。

    疼痛入掌,入心,丹尼松开满是碎片与血迹的手,缓慢站起。从必须仰视她,变为平视,最终,俯视。

    他看她的眼睛,说:“很好!”

    她方才觉得他几乎要哭泣,可现在,他冷冷的笑。笑容很好,外力不侵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表情中看到另一个人,那个人……雏闭一闭眼,再睁开,依旧是那句话:“我得走,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等天亮后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她懂的,不要出现在他面前,否则,他会要她死。雏于是点头,转身走。他看着,手心在滴血。被她那一滴泪润泽过的地方晕上大片属于他的红。

    雏却在这时候停下来,她得说些什么,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,丹尼看见她驻足,听见她说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样直接走了该多好?好过她留下这两个字,但终究要离开。

    雏想:这样,就算有个正式告别了。她阿爸,阿妈,首领,沙玛,还有身边所有人走的时候,她都没有跟他们说上一句话。现在她自己要走了,总归是说了再见。

    雏开门,望见守在门外的狸猫先生。一双猫眼儿瞅着她,谁知她身后,丹尼紧接着追出来。他立在那里,自后拥抱她,蓦然低头,咬住她的脖颈。狠狠地,用劲。牙齿咬合,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脖颈最柔软,他的牙齿咬撕裂她的颈动脉。

    他疼,他没有经验,慌乱,所以他要她疼,真实的痛。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,他做得到,做得到……可是怎么办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