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4

_分节阅读_44

    丹尼对此不置可否,也不松开她的手腕,骤然使劲一扯,另一手配合得当,同时圈住她纤细腰肢。

    他坐着,她跪着,他双臂有力的剪住她的身体。他的头贴在她胸口,肌肤和心跳都在耳朵旁贴着。她的心脏很顽强,持续有力悸动。

    丹尼拥抱她,很紧很紧,嘴角勾起,说话如叹气,“感谢上帝!”

    伊藤眉头锁紧,偏头看窗外,对着透明的玻璃,嘲弄一笑。

    异教徒也感谢上帝?

    上帝会不会庇佑他?

    窗外天空,暮色如水,子夜已过,黑暗犹在。

    雏的衣襟染上他的血,大片的红,雏被箍紧至呼吸困难,丹尼恋恋不舍,松开她,仰起头,方便她处理伤口。他背上也有炸伤,不太严重,也不好处理,丹尼选择忽略。

    丹尼一手还固在雏腰侧,但笑容已敛去,“这些人想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冷硬的目光,碧色中掺血。他并没有顾及伊藤良一也在场,声音也淡,像是没当回事,可眼神阴狠。

    道格拉斯开始思忖他的话。

    丹尼继续淡淡叙述:“这绝对不是教父会用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两路势力要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查一下,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道格拉斯转头取下舱内小型挂式机,拨号码,简单吩咐几句就挂了。

    挂上没多久,电话铃响,道格拉斯接听,立刻脸色一变。挂了听筒:“老板,FBI封了我们的机场。”

    该死的美国佬!“走陆路。”丹尼当机立断,“教他们备车,等在最近的停机坪。”顿一顿,补充,“你暂时别回墨西哥,留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……?”一直被忽略的伊藤终于被提起,丹尼不耐的瞥一眼这年轻人,点头。

    道格拉斯暗舒一口气,按照丹尼的指示吩咐那头。

    在直升机上俯瞰旧金山景色本是令人及其享受的乐事,但明显在座各位都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有人追杀,他们逃命。

    FBI,教父,还有谁?隐藏在背后,想要他的命?

    丹尼拧眉思考,头有些疼。

    飞行时长6分钟,伊藤全程唯一所做之事就是看表。飞行中途,天空开始下雨。

    终于抵达CBD区,下望,高级写字楼占据整个视界。各式各样的观景灯、闪烁的霓虹、巨幅广告的板灯箱,车道上蜿蜒交错的车灯,交织成一副绮丽夜景。

    青黑色苍穹中,细密的雨丝只隐约可见,打在机窗上,留下道道雨痕。

    下飞机,乘升降梯下楼。车子等到停车场。上车。道格拉斯上另一辆车,两辆车南辕北辙而去。

    没行驶几分钟,天空中闪现出两架直升机,飞很高,距离远,也并不是明显在尾随他们的车。丹尼却打开天窗来,一直看。

    蓦地,丹尼哑然失笑:“你猜,是FBI,还是教父?或者……是某位神秘人?”

    雏默默不语。伊藤一旁轻笑,“这只能说明你的名很值钱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辆车子迅速自后方驶来,从后照镜里看,两辆车越来越靠近。

    司机提醒:“老板!”

    都是内行人,防弹玻璃的质地一眼就辨得出来。

    雏透过后照镜后望,不觉捏紧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伊藤咬着唇提了枪,对准了驾驶座靠椅。

    丹尼抚着疼痛的额,满心满脸懒散模样。

    片刻后丹尼才回过头去看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邪肆一笑:“好!很好!都来看看我丹尼?贝尔特兰?瓦莱活不活的过今晚!”

    54章 蛰伏

    “好!很好!都来看看我丹尼?贝尔特兰?瓦莱活不活的过今晚!”语毕,丹尼神色一凌,扣一扣驾驶座,“甩掉后面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车子猛地一震,零秒加速,疯狂地在雨夜中疾驰起来。

    车厢内万籁俱寂,彼此的呼吸与车引擎的低吼是唯一的生源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紧追不舍,没有其他动作,天空中的直升机也是如此,追着丹尼的车过了闹市区,螺旋桨盘旋的声音一直未褪去。

    丹尼的车下了交流道,道路渐渐空旷起来,车子却在这时猛的刹车,司机错愕的叫:“老板!”

    丹尼闻言抬眸,朝挡风玻璃外望去。路障!

    原来如此!是要把他逼到死角?!很好。丹尼低喝:“继续开!”

    司机惊讶的回视他,见老板一副不容回绝的样子,只得重新踩油门,丝毫不减速的超路障开去。

    丹尼微微躬身,掀开座椅,拖出武器箱。雏在一旁看着,很快反应过来,随即就跟着丹尼一道蹲下身去拣武器。

    伊藤原本也冷眼旁观,却在看清他从箱内拿出了什么后,脸色一怔,继而身影一晃,伊藤已经扑向丹尼,要去抢夺他手中的手雷。

    丹尼一时不察,险些被扑倒,反应过来后立即反被动为主动,丹尼手肘拽住伊藤脖子,牢牢把他架住,熟练地将伊藤困在他的铁臂与座椅靠背中间。

    丹尼另一手降下车窗,眼看就要拉下手雷栓阀,并把手雷投出去——

    伊藤的枪快丹尼一步,眨眼间抵上丹尼头顶。

    丹尼的小臂已全部伸出窗外,此刻不得不停下所有动作,碧色的眼睛盯着伊藤,凶狠的目光一瞬不瞬,却不能轻举妄动。雏的枪自然而然地对准突然倒戈的伊藤。

    此刻的车厢内是一个古怪的圈,丹尼与伊藤同在别人的枪口下,命悬一线。伊藤怒吼:“那些都是人命!”

    丹尼不言不语却也不肯就范。

    司机慢慢滑下刹车杆,车速渐缓,恭候已久的警察同时间要上前来。

    栽在这么人手里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丹尼左手悄然拉栓,心中默数:1?——2——3

    伊藤只觉握枪那只手虎口位置猛的一阵麻痹,整只手顿时失去力气,丹尼下一秒松开捏住他虎口的拇指,同一时间,手雷成功掷出去。

    丹

    娶我妈妈吧吧

    尼手臂积蓄的巨大力量令手雷成功越过数十米,落点正是藏匿在路障后、为首的那辆警车顶盖。

    警察的恐慌丹尼无从欣赏,车里头还有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要等他来裁决。

    伊藤手上的劲儿还没缓过来,就忽然衣领一紧,措手不及的他被直接掀开并扔到后车座,伊藤挣扎着要坐起,雏已经屈膝扣上伊藤胸口,将他稳稳钉在车座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窗外火光炸燃,爆炸声震天,警车被窜起的火力掀翻,爆炸威力10秒后才逐渐弥散,火焰在车体残骸上依旧猛烈地烧。

    这10秒内,丹尼跨入驾驶座,亲自掌握方向盘,猛地倒车,仪表盘指针几乎破表,丹尼的车尾与一直尾随着的警车相撞,撞击声正与车前方的爆炸声浑融为一体,剧烈的震响险些穿透耳膜,丹尼刹住车,紧接着又补撞一回。

    再坚硬的钢铁也禁不住丹尼野蛮的冲击,警车的车前盖被撞得扭曲变形,汽车灼热的发动机组暴露在绵绵细雨中,雏配合的探手出车窗,对着发动机补上一枪。

    子弹,摩擦,明火,汽油——警车遭遇几小时前意大利黑手党徒的车的同一命运——爆炸,冲天,扭曲,解体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整10秒。雏关上车窗,将热浪隔绝在外,“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丹尼敛眸看看前方火势,猛地把油门踩到底,继而一笑,“青草,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前后都是爆炸后遗留的残像,丹尼驾驶的车子急速制动后迅猛发动——

    车子在半空中、夜色下滑过一条弧线,越过烈焰,越过残骸,越过焦黑的具具尸首,越过幸存探员的一个又一个黑洞洞的枪口——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一声,轮胎着地,车身落地后猛烈晃动,丹尼驾驶车子,在湿滑的地面上划出一声锐响,随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所有危机与枪火都被抛诸身后。

    FBI办公室接到电话,“丹尼?贝尔特兰?瓦莱逃脱,我方死伤惨重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接到消息后也没有多说,听完汇报后就挂机,气愤压抑在心,面无表情偏头,看一眼抱着双臂、脸色凝重的道格拉斯。

    道格拉斯刚才在一旁听的清清楚楚,而他面前这一张追踪图上,那枚红点依旧在迅速地移动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已经查到有两方黑道势力在追杀丹尼?贝尔特兰?瓦莱,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让他们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见道格拉斯没有回应,他继续:“您在各个重要关卡出口设路障,看似是要捉拿他,可是现在手头的证据还不足以控告他,就算勉强定罪,量刑也轻,您要我们捉住他,把他暂时收押,等于用我们警方的势力保护他免受另两方狙杀。您这么做,上头……”

    道格拉斯眉梢不悦的一扬,截下他的话:“就是因为证据不足才要保住他的命。一个丹尼等于无数条线索,隐藏无数势力。丹尼死了,我们去哪儿找线索?”

    这位是总部派来的人,办公室负责人也不敢忤逆,不得不乖乖噤声,只是心中腹诽:我们计划这么缜密,不出纰漏,可伊藤良一那边呢?

    伊藤良一并不隶属于FBI,也非CIA探员,这样一个自由人,又与丹尼?贝尔特兰?瓦莱有血海深仇,他……会不会乖乖听话?

    虽然甩掉了之前那帮警察,但市区内各个重要路口都被官方封锁。无奈之下,丹尼取道离开城区,直接开往金门湾,经由金门大桥前往Marin县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桥上车辆稀少,远远的灯景迷人,此时已是凌晨,万籁俱寂,隐藏在黑暗中的,蛰伏着似要在黑暗隐去前的最后一刻吞噬掉什么。

    绵绵细雨有如针织的网,却网不住这个男人,和他驾驶的车。

    “这座桥也算旧金山一景,你之前总是不愿出门,等会记得要好好观赏。”

    车里面其他人都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雏只想苦笑。他说这话太不合时宜,临危不乱么?

    伊藤胸口上还横陈着这个女人的膝盖,呼吸都困难,想笑也笑不出。

    副驾驶位的司机愕然瞪大着眼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黎明前的最后一点温度屯聚在半空中,形成漫天的雾气。如果回头,能够隐隐约约的回望如同海市蜃楼的旧金山市。

    可是,都已经走到这一步,没有人会回头。

    金门大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车子迅速滑下一段陡坡,丹尼估摸着大概在行驶两分钟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一辆一直蛰伏在暗处等候的车子,突然斜刺里冲出来,拦腰撞向他们。

    没有人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数,车子被撞击的横着划出数米,轮胎摩擦的锐响划破天际。

    盘山公路下是万丈悬崖,撞过来的车子还在加足马力,不把他们撞下山崖便不甘心。

    丹尼的车半部损毁,车身几乎翻倒,两个后轮在空中急速地滚动,最终,车的三分之一留在地上,另三分之二,危险地悬挂在崖面末端。

    雏身体因惯性脱离车座,她整个背脊撞向对面车窗,然后重重摔下,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副驾驶位那边的车窗碎裂,座上的司机身体滑出车窗,丹尼还没来得及伸手拉一把,车厢剧烈晃荡——那辆车还在试图把他们往悬崖下推挤!

    司机刚要抓住丹尼的指尖,为时已晚——他径直坠下悬崖。

    夜空下哀叫的声音越拉越远,越沉越低,渐渐的拉成一道极细极韧的钢丝,勒紧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行凶的车窗户开着,丹尼这边的车窗也尽数碎裂,两边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,丹尼隐隐约约听到对方那辆车里,有人在说:“等等!她在里面!”

    “老板要她活着!”

    这句话,成功阻止了那辆车继续对他们进行的攻击。

    丹尼的胸腔被安全带勒得生疼,他解开安全带,摸了自己的武器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伊藤额头碰出了血,刚抬手擦抹去滚滚温汩,自己这边的车门就被人蛮力撬开。雏与伊藤倒在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