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6

_分节阅读_46

    死了的男人,那个坠落天桥、连尸体都不复存在的男人——那个男人为她而死了……

    首领上了第一辆车,雏坐进后面那辆,旁边挨着沙玛。沙玛递纸巾给她:“擦一下。”

    雏摸摸眼角,很干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再过两个小时我启程去墨西哥,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雏闻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洛泽塔斯的谈判很成功,丹尼佣兵的一半归我们收编。”

    雏没有说话,腹诽:秃鹰!

    一直都是沙玛在说,雏噤声看窗外,看淅沥雨丝,还有领头车辆尾端的亮灯。

    沙玛也不是孩子了,几年间的历练让懵懂无知的少年蜕皮拆骨,他的成长,比多年前的她要迅速。重塑后的沙玛,成熟的、冷血的……仆人。

    “沙玛……”她突然出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彼此在这一年间几乎没有过交谈,他有些意外,也不太确定,侧了脸来看她,“嗯?”

    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思来想去,说:“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沙玛却已不自禁微笑起来,重重点一下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才像一个不满20岁的少年。雏戚戚然想。

    雏没有跟随首领与沙玛一道回他们的下榻处,她回到自己的寓所。

    一身狼狈,浑身湿漉漉。她脱去衣物,赤.身进浴室。

    镶嵌在墙面的防雾镜子里,有个美丽的年轻女人。可惜,白皙细腻的肌肤上,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。最深的一处在肋骨下,拜氏铭所赐。

    可最疼的伤,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最疼的伤,在右手臂外侧。一年前跳车时留下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印记,提醒她,不得遗忘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平静地做着一些事。喝水,失眠,然后突然手臂开始疼痛。真的很疼,疼的我每每弯下腰,无法喘息……

    56章 为我 ...

    浴缸蓄满水,浴盐沉入缸底。雏踏进去,坐下,躺倒,慢慢没入水中,水面淹过头顶。如果能就此溺毙——雏恍惚地想。

    水面上,她的长发如海草般蔓延缠绕,静静地漂浮。1秒……10秒……1分钟……水面再无一丝波纹……豁然间门扉巨响,门板撞击瓷砖墙面,冲进一人,眼疾手快,疾步而来,长臂有力,伸进水中,环住她腋下,捞起她。

    氧气瞬间回归,雏被拉拽出水面,扶着浴缸,剧烈喘气。

    穆坐在浴缸边沿,衣服半湿,神色冷峻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他没有说,只道:“花了那么大心力救回你的命,不是要让你这么糟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好,”穆仔细瞧她,她眼神没有闪烁,他相信这是实话,“那你就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雏眼睛通红,血丝满布的眼球,没有神,絮絮叨叨,“我总做梦,梦见他。他也不说话,就那样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那种情境,异常真实,就在卧室的床边,她像是被药物控制,无法清醒,却也并没有昏厥,只是迷迷糊糊。昏沉中,他会出现。她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,甚至他的触摸,他粗糙的手指掠过她的肌肤,温度很真实。但是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也不能说话。一觉醒来,不见他人影,不是梦魇是什么?……即使,看似如此真实……

    穆抱起她,穿过浴室,走出已损坏的门,将她放置在床上,她裸呈,身上除了薄薄一层皮肤,再无其他。他目不斜视,取毛巾,手指穿过她发丝,一缕一缕,柔韧地躺在他掌中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,黑,柔,亮,最上等丝绸也不过如此。他替她擦拭头发,水滴淙淙,落进他手心。没有比她头发更重要的事,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。”她很突然抓住他手腕。“特别是晚上,这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一个人独自面对夜晚。

    雏直盯首领的脸,没有看见他是如何轻易脱出她紧握的手心的,但是看到他起身走了。也看到,他没出几步,脚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又折回来,一步步走向她。

    晚上他留在这里,睡在这里,各自在床头一侧,梦魇在今晚没有再光顾她,雏却一样睡不着,她侧睡,弯着背脊缩成一团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回头看一看。

    她回头了,也看了。看见首领睡眠中的沉静的脸。她手脚并用爬到床那一边,像只猫,紧挨她。她想要温暖,可首领体温有些凉。

    雏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穆睫毛一颤,睁开眼睛,看看天花板,看看她。雏的视线接触到他的眼睛。雏在想,他刚才有没有睡着?

    穆也在看她的眼睛,眼仁清亮的女人,目光中带着股魅惑。他感觉到,于是坐起来,背对她。夜风这时吹开窗帘,窗户没关,外面静的只有雨滴声。屋里静的只有呼吸声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,雏很熟悉,说是刻骨铭心也不为过。她正要伸手触碰,穆站起来,走向窗口。他关好窗,几点雨星飘进来,正落在他脸上。潮湿季候,容易令人心生烦躁。隐约的烦闷堵在心口。

    穆不适应这里的一切,因为他不属于这里,但这并不妨碍他征服这里。

    眉心皱一皱,背上一紧。

    穆眉心定格在紧蹙的那一瞬间,他的背上贴过来一阵暖流。

    雏自后拥抱这个男人

    周末情妇未删节版 凯琍无弹窗

    。他的身体为什么是冷的呢?她就是不明白。她更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失望呢?

    她怎么能够对他失望?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是他先回过身来的?还是她先吻上去的?

    雏闭上双眼,她以双臂做囚牢,密匝地困住他。这是一个疯狂的吻。她重重舔过他的舌尖,吸他的唾液,膝盖磨蹭他。

    她继续着自己的吻,用最不含蓄最不矜持的方法。他的嘴唇,他的脖颈,他的乳.首,他终于拎起她。唇瓣滑过她的,擦枪走火,“轰”一声引燃。

    欲望同夜色一样罪恶地泛滥。

    她将主动权交还给他。她自己,蒙昧炽热的眼放空,不知看向哪里。

    他抱起她,放在窗台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坚固强势,梏在雏纤细腰肢上。可他迟迟不动。雏在静止中几欲尖叫,她的手臂开始疼,灼热一般的疼——

    雏捉住他,跳下窗台,吻他,推挤着回到床边,身体一仰,柔软的床垫接住她和他的体重。

    她跪坐在他小腹上,将他的双手拉到自己身上,按住他的肩,吮他的嘴。很急切。她是灵活的猫儿,她的舌探进他口腔中汲取。

    敞开的衣服,露出精壮胸膛,和盘踞胸前的狰狞疤痕。雏伏在他身体上,她发现自己的力气并不比男人小。

    她主导情.欲。

    他平静地看着她忙。她没有避忌地看向他的眼睛,陡然愣怔,可是下一秒,她的唇带着不甘,落下来,再度攫住他。

    不甘什么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血管里,血液疼痛地流动,汇聚在小腹,隐约发胀。穆呼吸渐深,她的头埋在他胸前,灵活的舌,居心叵测的呼吸声,她散开的睡裙,铺在他皮肤上的她的黑发,她柔软的核心磨过他的坚硬……

    穆手臂一撑,忽然一个翻身将她压下。

    路灯的光从窗外透进,穆不吻她,不抱她,甚至不触碰,只是凝视。他看她,从额头到眉心,到鼻尖,到嘴唇,再到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捂着自己的右臂,气喘吁吁,仰起脖子,勾着完美诱惑的曲线,要贴近他。

    被他按回去。

    他了解她,她现在的表情在说:我疼。

    她疼?哪里疼?

    为谁而疼?

    穆悬空盯着她看,很久,穆身体一侧,躺到离她最远的床沿。

    从来波澜不惊的脸上有愠怒,但是直面天花板,没有人只道他此时的表情。连他自己,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现在心里想的不是我。你在疼痛,不是为我。你在害怕,却也不是为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猫眼的光。

    她的整个大脑像是被掏空。

    57章

    穆在她的公寓落户,如相恋多年的情人,同居,感情平淡,一张床上不莋爱,但是亲密。

    他的体温偏低,不适合拥抱的体质。雏已没有当初那么在意。

    雏在这一个月里学会一个新词:第三者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个词的时候,发呆,发笑,觉得凄凉又骄傲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一起吃早餐,吃吐司,还有美式垃圾食品。

    她创造新吃法,吐司夹着肉,淋辣酱,果酱弃之一旁,不屑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穆接完从墨西哥打来的电话,回来,看到她在厨房忙碌。她没有回头,拾掇料理台,高声问:“是本营的联络员打给您的?”

    他不置可否,落座,很安静。“乒乒乓乓”,餐盘碰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声音一扬:“本营的人都好?千赖可好?您的妻子,孩子,都好?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雏端着现做好的面条过来,整整一碗,准备分而食之,这里是自由国度,不分主仆。她有点不守规矩,不过他挺喜欢。

    他是惜字如金的男人,可是今天心情愉悦,看着她吸咗面条,低声问,“好天气,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旧金山的雨季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雏想一想,一个月的期限也结束了,“是要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急。”他看她谨慎怯懦的模样,恍如隔世,眼睛轻微一闭,再睁开,他依旧是温润如玉的男子,虽然冷,但是美好,“我的意思是,想去哪里观光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未说完,便见这个女人眼瞳一亮,穆知她是真的开心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美洲大陆,值得游览的地方有多少?他们有多长时间呆在一起,像此时这么,平等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随时。”

    “要带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和我,还有,数不完的,美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背行囊,戴帽子,架一副遮去大半张脸的墨镜,脚上蹬一双轻便的山地鞋。

    第一站去哪里?他征求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雏面前一张展开的地图,她随手一点:巴西。

    几日后,他们便身处热带雨林的风光当中。两个人租一条船,在藤蔓与雨林生物的锐鸣中穿过。

    伊瓜苏大瀑布下。雏是攀爬高手,无用绳索,徒手攀岩,逆着瀑布流向到达瀑布顶端。

    不要命的女人在光晕下对着下面的男人,手舞足蹈的喊,声音被激流的声音淹没。

    穆在崖底下,抬头看,她在对他说话,用尽生命的力气在吼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被瀑布飘溅的水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