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8

_分节阅读_48

    潮汹涌中,杀手的枪口已经要抵上穆的身体——

    雏视力那样好,依旧没能在人群中找到他,远处的高楼顶层这时开始燃放烟火,热闹非凡的场面,烟花爆破的声音充塞耳膜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样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中,雏身后的巷子里,有人在殴斗。

    挥拳嚯嚯的声音,以及一声又一声痛苦地闷哼。暗无天日的巷子深处,几个壮汉围殴一人,雏从不多管闲事,更何况她此刻还焦急着找人,只当一切充耳未闻。

    几个壮汉不一会儿揍得尽了兴,掳走了那倒霉人的皮夹,一身戾气地从巷口走出来。

    正走过雏身边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将皮夹中的钱尽数抽出,皮夹被扔到一旁,正滚到雏的脚下。

    雏并未在意,余光瞥了眼那皮夹。正要转移视线,刹那间却是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她不可思议地盯着皮夹中那张身份证件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好半天才晃过神来,她恍然摇摇头,低眉想了想,却耐不住心中翻涌,慢慢捡起那皮夹,转身走进巷子里。

    那个满身血污的男人缩在墙根处,痛苦地低喘,没有发现有人在靠近。雏站定在他面前,许久不能成言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发现这个靠近的女人,但却只是瞧了瞧女人华贵的鞋尖,便侧身,捡起旁边一包白粉,扶着墙壁站起来。

    雏看到了那包白粉,她知道那是什么,而这个人的侧脸,她也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他已经趔趄着快要走出巷口了,雏在身后猛地叫住他:“伊藤良一!”6

    雏见他背脊明显一顿。她心中忐忑,正要上前去,他却突然快跑起来,转眼间消失在拐角。

    雏追过去时已经不见了他人影。

    这个突然闯进她的世界、又突然消失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见了她要逃?还有首领,他也和她走散了。如何是好?雏刚才看见那几个壮汉进了家酒吧,只能试着循这一条线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拨首领的电话,依旧没有人接听,她留了口信,进了酒吧。

    雏只身进入,在地下酒吧找到那几人。

    她向他们询问伊藤良一的下落,几个男人不回答,只邪肆地笑,上下打量这个尤物,目光掺杂。

    雏不愿与这些人多费口舌,直接摸出枪来拍在吧台上。

    她的手强势地扣在枪身上:“知道下落的话,告诉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他赊了我们一大笔账买白粉。”

    雏万万无法把毒品与那样一个纯良的学生联系在一起,可之前她也亲眼所见他怀揣一包白粉。

    雏把身上携带的现金全部翻出,倒在这些人面前。他们恶质地相识一笑,收好钱,派一人带她去。

    这人领着雏在暗巷中走了很久,来到一家有些简陋的二层酒吧,一楼有人小赌,乌烟瘴气,二楼分为小型隔间,住人。

    房门没锁,雏一进去就看见一人窝在床尾,左臂曲起,右手中一支针管,针头正压在肘心。那样的姿势——雏当然知道他正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雏快步冲过去,劈手夺过针管。

    伊藤良一抬起头来,来人的面目都不看,一心只要夺回针管。她却看到了他的脸,他疲惫凹陷的双眼,以及,浑浊的视线……

    面前这个人,难道就是曾经那样意气风发、年轻俊秀、不可一世的男人?他空洞无一物的目光刺痛雏,她拍他的脸,要他清醒,“伊藤良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,毛巾捂住雏的口鼻,阻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刹那间,乙醚的味道充斥而来。雏只觉浑身吃力,霎时视线有些震荡,最后一丝清醒被剥夺前的一瞬,雏看见带她来的那个人将瘫软的她搀起,一脸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雏醒过来的时候,周围昏暗一片。再好的视力此时也无用武之地,她浑身不存一丝力气,但是手脚都没有被缚住,身上衣物完好。

    那些恶棍把她绑到了什么地方?

    有脚步声传来,很轻,像是踩在柔软地毯上。雏苦于浑身没有力气,身边也没有武器,但她手脚自由,那些人都当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?雏会要他们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雏伺机而动,但这个时候,脚步声停了。

    那一个人影就停在她旁边,轮廓隐藏在黑暗中,晦暗不明,但是雏已看清,“首领?……”

    他闻言而动,跨上她的腰身。雏这时看清他手臂上缠着的绷带。

    这是总统套房内柔软宽大的床,垂挂的床幔华贵奢靡,承受住二人体重。她昏迷这段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没人知道,他也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穆轻柔的指腹抚摸她的脸颊,像是要确定,怀疑什么?又想要确定些什么?

    他的脸严肃,目光森森,动作却和缓,拂过她的眼睛,鼻,唇,手绕到她背后,托起她,雏的胸因这一动作而挺起,他的手停在她胸口,掌心摩挲。

    穆亲吻她的眼睛,然后转移到她的唇,继而整个身体贴合在雏身体上,没有一丝缝隙。雏的手按在他的腕上,抬起脸,不确定地看他。

    他沉下眼,避开她的目光,闭目,尽情掠夺她口中植物的芬芳气息。

    谁的眼前,一片晦涩的白?

    他解开她的衣物,制住雏的手,教会她解开他的衣物,教会她抚摸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雏的手在这个男人身上游走,学习。他的脸,他的下颌轮廓,他的咽喉,胸膛,起伏的肌肉,有力的双臂,还有他温冷的皮肤。她伏在他的腹下,吮.吸他的身体,要他为她陷入狂热。

    穆的手,提起她,顺着她的脊椎滑落,熟练地托在她臀下,要她的身体于自己更加紧密贴合。

    雏呻吟一声,双手紧紧扣着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浓烈情.欲气味自交颈的吻

    凤得天下 女强txt下载

    中飘散,一切都毫无头绪,可又让她无法抗拒,只能尽己所能地包容。

    穆把她弯折成妖娆的姿态,自后深入,逼她张开腿,颤抖的说不出话。他的手滑入她双腿间,婉转地挑逗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缱绻贴着她润滑肌肤,蛮横地控制住她。

    雏下意识的想躲开那强势的冲撞,可往前缩的臀被他用力向下顶住。她全身一酸,他已寻找到紧闭入口,强势的破入。

    她却软下来,无力支撑,被他牵着手抓住床头晃荡的床幔,摇摇欲坠地任由他冲撞。

    没有关上的窗,没有拉上的窗帘,窗外是闪烁的霓虹,窗内是她难耐的呻吟。

    她自己的液体顺着大腿内侧不断流下,身体即使疼痛,却叫嚣着想索要更多,想给予更多。

    他进入的越发深,抽撤的越发快速,扭过她的脸,品尝翻搅她的舌尖,掌心包裹住她胸前丰盈,揉搓得她连心脏隐隐发烫。

    不……不要……

    她自己在说些什么,她自己都不知道,他却是一顿。

    雏被他翻到正面,她看见他的脸,没有表情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在他的平静注视下,雏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他吮她的耳垂,亲吻她的耳廓,停下动作,对她说:“那个孩子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雏无意识地收缩,无论是被他侵略的甬道,或是被他霸占了的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继续:“那个女人,我从没有碰过。”

    雏急急地喘息,全身的感官只集中在被他占据的那一点,又酸又疼,没有办法思考。

    他又说,“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雏的听觉神经一颤,他的眼睛迷人的如同黑色的漩涡,吸走她的魂魄。她的唇点在他额角,吃力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只有你……

    深埋她体内的器官这时猛然一阵抽动,难耐的热厮磨着她,细致的肌理困住他,花茎不自禁地越发紧致。

    他却还要扩张、深入,要贯穿她。

    进退不得,穆闷哼一声,将她翻至身上,要她乖顺地张着腿,骑乘在他腹上。他捞住她的腰身,上提,坚硬的器官抵住她。

    稍微滑动后,再次强行推入。

    她颤巍巍地抖,一口气哽在喉咙,呼吸窒住,可还是柔和地容纳,包裹,甚至顺从地蠕动自己,给予他快.感。

    黑暗中情潮淫.靡泛滥,她双腿大张,缠着身下的男人。雏扭动着自己,感觉到体内的他更加坚硬,浑身一酥,再没有半点力气啊,趴在他胸膛上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身体里,占有她,辗转,冲击,索取她的体温和柔软,看她在高.潮中迷失方向,吟哦伴随哭泣。

    而他,竟……

    无比恐惧?

    她的炙热和美好,魅惑人心,他原来,早已沉沦。那是一种恐惧,要把他悉心铸造的一切统统毁灭的、疯狂的恐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激情过后,雏沉沉入睡,穆只身穿一条长裤,走出房间,走向外接阳台。

    触目所及,整个热闹的不夜城,夜景很美,美得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而已,发生了这么多事……

    穆在黑暗站立,看着远处的灯火辉煌,有些迷失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烟,也没有酒,他从不依靠这些来麻痹自己。却原来,总是清醒地活着的日子,也会有一天厌烦。

    穆仿佛对着虚无处自言自语:“偷窥并不是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细碎而遥远,在幽幽的空气中回响。

    又等了等,隔壁阳台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深色的头发,深色的眼睛,进而一个侧脸。就这样,黑暗中慢慢现出一个身形。

    穆偏头一看,轻笑:“你果然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第59章

    穆偏头一看,轻笑:"你果然还活着。"

    丹尼的身影如同夜色中吊在半空的鬼魅,面无表情,不言不语,沉默中,倏然拔枪相向。

    穆不躲不避,丝毫不惧怕,只淡淡说:“如果你杀了我,她会恨你的,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我不敢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没有硝烟却暗潮汹涌的对峙,谁先落得下风?丹尼眼神阴狠,紧咬牙关,最终收枪,“你这个魔鬼!”

    此话出自丹尼·贝特尔兰·瓦莱之口,媲美最高礼赞,穆欣然受之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你赐给我的,总有一天我会十倍奉还!”

    穆对此不置可否,嘴角牵起弧度:“刚才的表演可好看?想不想要再欣赏一遍?”

    语毕穆已转身,听他在身后愤愤如爆发前的兽:“不准再碰她!”

    他一派清和谦态:“她本就是我的。而你,从未真正得到过她。”

    雏是被温柔的目光唤醒的。穆斜躺在旁,支着头注视她,她睁开了眼,他便靠近,亲吻了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搂过她的肩,她赤.裸的腿交叠在他腿间。

    他的手,抚摸她每一处敏感,满握住她软嫩的乳,仍不够,进而手探向下,拨开她的花瓣,寻找嵌藏其中的花芽,按住,震荡。

    雏被他揉捏、摆弄地气若游丝:“呜,我怎么……回到的这里?”

    穆的指尖沉入她的花心中,在湿滑的褶皱中抽弄,复又轻拢慢捻,挑逗着,有些心不在焉:“你去救谁?着了人家的道。”

    雏一声一声娇喘,死守牙关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穆翻到她身上,掌心残忍呵护她生命的核心,整根手指没入她身体,尽情搅弄,听她体.液, 横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伊藤良一是谁?”

    雏摇头,贝齿咬唇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