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爱与痛缠绵 >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9

_分节阅读_49

    /> “你越来越不乖。”

    雏看见他眼中闪过的厉色,压下心中惶恐,却压不住快.感中颤抖的欲望。穆像是要惩罚她,手指突然顶到深处,指节磨过她薄脆的点,残酷地振动。

    雏在他身下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慌张按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却阻止不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动情地湿了他的掌心,穆抽出手指,粘腻的液体晶亮地沾在指间,穆的手指伸进她口中,卷着她的舌:“从前你从来不瞒我,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如此悲切,被不屑一顾,那个女人愿意?雏跪坐起:“伊藤良一他,救过我。求首领你救他。”

    穆冷眼相对,眼光翕动,突然将她扶起,取过她的衣物为她穿上,动作已和缓,抚摸她微长的发,目光却森然:“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雏看着这个男人,不是不惊讶,快速穿衣停当,她随他而去。

    穆带她去的是那家酒吧,却已不见那些施毒手的壮汉,也没有了客人,黑头发黄皮肤的年轻孩子正在冲洗地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血的腥气混着酒香,飘散在这昏暗的空间。

    想来那些壮汉已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这些亚裔的年轻孩子雏都不认得,但她早依稀从沙玛那里听闻,首领正培养另一批顶级门徒,想来这几个都是这类身份。

    早先首领手中握着的最得意的两个武器,一个是如今退步到需要人援救的她,另一个则是千赖。千赖此刻应该身处南美,沙玛此次南下便是去做千赖的助手。

    穆问到:“人呢?”

    孩子放下手头的活计,低眉顺眼的恭敬,说泰语:“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踏过一片血水,雏来到地下室。空气陡然清新许多,她一眼便瞧见吊在钢架上的伊藤良一。

    伊藤良一几近昏厥,周身都有施刑痕迹。

    穆在她身侧,她每一个表情他都不曾错过,顿一顿,命令下属:“放他下来。”

    转眼就有人替伊藤良一松了绳索,伊藤身体如柔软的蛇体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弄醒他。”

    首领一声令下,有人泼盐水,“哗啦”一声,水迹中的伊藤良一呻吟着,缓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穆缓慢走近,一脚踢在伊藤肩上,令伊藤由侧身蜷缩变为仰躺。

    伊藤良一视线缓慢聚焦,看清了,猛地啐一口:“你们这些毒枭迟早下地狱!”

    穆不再多言,朝后微一扬手,就有人要替他整治伊藤,雏冲过去挡在伊藤身前,拦住来人:“别动他!”

    穆闻言,眉一顿,还不可置信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雏快步来到首领面前,紧攥穆的胳膊,“首领,我欠他一条命,我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为了他,违抗我。”

    穆异常平静而波澜不惊地说完一句话。雏仰头望着他,觉得这个男人此时近在眼前,却异常遥远。这个片刻前才与她温存过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雏来不及细想,凭借本能要去夺一旁首领助手的枪,穆却比这个女人更快,她指尖触及枪柄的一瞬间被他捉住手腕。

    穆禁锢着这个女人的手腕,险些捏碎它,他将她拉至一旁,隐忍但野蛮的力道成为唯一主导,他动作灵敏,指动腕转,猛然抽出她腰间的皮带,缚住她一双手腕,另一端死死绑在钢架上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不出三秒,穆口吻阴森恐怖犹如鬼魅,示意下属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瞬间,酷刑降临在伊藤良一残破不堪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他们是最训练有素的门徒,一拳的重量与落点拿捏的极其精准,只听嚯嚯拳声,不闻伊藤良一的痛呼。

    不出声,好,换成铁棍。

    血肉模糊,骨骼碎裂的声音接踵而至,雏不忍看,扭过脸去,被穆捏着下巴扳回。他温柔的亲吻这个女人的眉间:“你不为他求情,他还罪不至死。好好看着,记住,是你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样逼着她,是要她疯了才甘心?

    她拼命地挣,咒骂着要他们住手,穆听她在他怀里歇斯底里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伊藤良一的酷刑远没有结束,伊藤痛极反笑,早已视物不清的眸子盯着某一处,死死盯着,歇斯底里地叫:“我父母死在你们手里,多少刑警被害的家破人亡,我就不信你一辈子能逍遥法外!”

    “停下。”

    穆淡淡说。

    空间就在他这么一句话下恢复静止。没有人说话,穆穿过一片寂静,来到苟延残喘的伊藤跟前。

    穆接过铁棍,一下一下点着伊藤额角:“刚才死的那些美佬告诉我,你的这里有一颗子弹,你必须吸毒镇痛。你的灵魂已经被白粉脏了。”

    伊藤连呼吸都是一滞。突然间,就如濒死的兽一般哀鸣起来。穆终于满意,踩着伊藤良一的痛呼声回到原地。

    雏安静下来,看着他,一瞬不瞬看着。脑中如电影胶片般轮番回放的,是丹尼死去的那个夜晚,是那个为她挡下一颗子弹的伊藤良一……

    “我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穆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离他不足一尺的女人,低着头,垂落的发丝遮住脸。她低着头说:“我恨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恨他?是吗?很好。

    穆嘴角牵出狰狞的笑,“可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VIP60 丹尼

    金三角,雏终于回到这里。

    离开,伤心;回来,心死。

    在穆德默许下,雏一日有两次机会探望伊藤良一。穆不知为何改变初衷,伊藤捡回一条命,但一直被软禁。

    伊藤发病时,需要大强度海洛因镇痛,清醒时,没有攻击性,那个时候,雏对他说话,他会聆听,极偶尔的回答。

    关押他的病房光线黯淡,如同囚牢。

    “那颗子弹,在哪里?”她问。

    伊藤指一指自己的左脑,动作迟缓。

    他和她一般大的年纪,他的脸苍白如纸,眼睛是幽暗的光,一如颓老的垂死者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逃亡的时候,你替我挡下的那一枪?”

    伊藤愣怔半秒,转了个身,靠近角落,背对她,不肯再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提及这个话题

    风流村医全文阅读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治好?”

    他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往往就这样,安静的如同……已死去,但当他发病时,原本沉静如猫的男子,变得暴戾。

    痛苦的极致令伊藤声声嘶吼,声音引来看守,看守将海洛因针剂递给雏:“给他打一针。”

    伊藤缩在地上,蜷成一团,瑟瑟发抖,艰难的说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撕裂头颅的剧痛接踵而来,他被击垮,神经如同被撕扯。如同无数细密而锋利的爪,在他脑中搜刮。

    雏好不容易将用头撞墙的伊藤控住,已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伊藤唇齿苍白的回视。他觉得自己用最后一点理智读懂了她的目光——

    她怜悯他,如同,怜悯一条苟延残喘的狗……

    伊藤倏然抓住她的手,夺过她手中的针管,尖锐的针头抵在自己颈动脉。

    雏拼力与他争抢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的争执终于惹恼一旁冷观的看守,弄晕伊藤后,看守将雏请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乎预料,首领的随员就站在外间,雏望见,冲上去揪住他衣领:“带我去见首领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随员斩钉截铁的拒绝。首领拒绝见这个女人。可是面前这个美丽、悲戚的女人——随员有一刹那的动摇,最终稳住他自己,声音冷淡:“首领不在本营,他在越南,最早也要下周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王国,属于他,没有通行证,无法放行,雏必须带伊藤出去,伊藤该呆在医院,接受手术,而不是被软禁于此。

    她欠伊藤一条命。

    穆回本营后加强了守卫,雏用两个小时之久才潜进首领的宅邸。

    已是夜深人静,宅邸也早已不是她印象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房屋经过修葺,栽种全新的植被——在他……结婚之时。

    而他的妻子,西黛……雏不去想,她必须保持清醒思维,晚一天偷到通行证,伊藤的命恐怕不保。

    雏知道首领习惯把通行证放在书房,翻找了个遍,却杳无结果。书房内不再有守卫,首领的私人领域从来不允许外人进入,房内寂静,如同死城。

    中庭中有一个吊脚楼是新建的,静静伫立于此,雏翻越进门,里边没人,她一眼望见角落的保险箱。

    雏有备而来,微量火药爆破,一声闷响,保险箱的顶部炸开,箱内的东西拿在手中,雏只看了一眼,彻底愣怔。

    经过过塑处理的照片,她的目光不受控的定格其上。照片中,是西黛,那个年轻跋扈的小姐,以及……沙玛!

    都是年轻洋溢的小脸,都是亲昵的姿态,就如一对在普通不过的——恋人……

    雏不知自己呆了多久,突然身后一声质问响起: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雏手一抖,照片飘落在地,她回头。西黛就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黛西隆起的腹部,雏的脑中有一根神经瞬间迸裂,这个照片中的年轻孩子,快要成为母亲了……

    西黛认出了她,没再多言,艰难地弯身捡起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雏声音一哑,“……和我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久久定格在西黛的腹部,西黛明白她的视线,忽而一笑:“你以为,我会给那个魔鬼生孩子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么?他和我二伯联手,害死我阿爸,还要,害死我的沙玛!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雏摇头,太过震惊,眼神是直的,西黛一步步向前,雏一步步后退,终被逼到死角。

    西黛的二伯——那个叫氏铭的才是魔鬼!

    雏突然扼住她的喉咙,五指收紧,想要强自镇定,却已是咬牙切齿:“你再怎么挑拨我也不会信,首领不会和你二伯联手。”

    西黛瞬间窒息,却仍是笑,喉咙越是被扼紧,笑得越是放肆,她看着雏,眼中有死灰复燃的、仇恨的光:“蠢货,你以为你是谁,配我花时间骗你?你不过是他送给墨西哥佬的玩物,墨西哥人被他害死了,沙玛也要被他害死了,我真是好奇,他还留着你这种蠢货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沙玛在南美,首领马上你要让他接手大生意……沙玛他在南美,他活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雏声音越来越低,手颓然松开,半点力气不存。

    西黛被放开的瞬间拼命咳嗽,呼吸,汲取氧气。西黛手里紧捏着相片,视如珍宝,她将它们小心放进抽屉。

    雏失神的眼,看着这个年轻女人的一举一动,待西黛转回身来,雏确定自己在她的脸上,看到两道泪痕滑下:

    “沙玛离开前,给我的信。”

    雏下意识抢过信,野蛮地撕开封口。

    白纸上只有一句话: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能活着回来,好好照顾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雏取出了现有的全部装备,小型的带在身上,其余放在吉普车上,将车子开到山路口后,她折回去,枪械藏在衣下,两手空空进入囚室。

    自然要被看守拦下:“你今天已经看过他两次。”

    雏低眸看一眼拦在自己身前的胳膊,深呼吸一秒……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手往自己腰间一掠——

    他身一弓,转眼夺走她的枪——

    同一时间,雏眼锋一锐,假动作骗过他,脚步一转,她已来到他身后。雏双臂箍住他的脖颈,使劲一扳——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颈骨断裂,毙命。

    雏在他身上摸到钥匙,跨过他的尸体进囚室。

    伊藤此刻醒着,睁着眼,木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杀了我,是救我的唯一方法。”

    出快不靠近,甩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看着他被掌掴得侧过脸去,雏声音极低恫吓:“不想我们一起死在这里,就跟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丢了把枪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她给他打了一针,伊藤才勉强强撑起力气,与她一起逃出囚室。

    露天下有一队夜间巡逻队,雏一人进来时不会引起怀疑,现在身边多了个伊藤——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雏只吩咐了一句,便一人潜出囚室。

    伊</dd>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