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1章 借体重生

第1章 借体重生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01

    正是清晨,天空明朗,万里无云,山下的双龙湖似乎还沉浸在昨夜的平静中。

    突然,一圈淡淡的绿光从湖中幻现,接着,湖水泛起阵阵漩涡。蓦地,一股湖水冲天而起,如银龙腾空一般。

    天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地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引力。

    呼呼,湖畔的双龙山上,有两个游人扯着惊呼声,被吸入湖中。

    银龙落下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漩涡泛动,一条人影被扔了出来,摔在湖边。

    湖面渐渐平息,似乎一切不曾发生过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个被湖水抛上来的人影动了动,接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东方的天际一片火红,朝霞映照在他年轻帅气的脸,更增添了几分阳光和俊逸。只是,此时他望着面前的湖水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老子这是怎么了?刚才不是在和陈老师游山吗,怎么到了湖盵过滤]?

    青年转头看看身后的双龙山,两眼写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哦……青年拍拍额头,似乎想起了什么:对了,老子刚才骑过双龙石……想到双龙石,青年两只眼里透露着恐惧的色彩,身子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银龙飞天……传说中的银龙飞天……青年双手扶地,朝后倒退着,突然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,一呆。

    咦,我身上怎么穿着陈老师的衣服?青年记得自己早上起来,陈老师喊他来爬山,他换了一身青色的运动装,而此时,身上穿的却是白色的t恤和灰色的裤子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陈老师的衣服[过滤]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陈老师呢?青年转头四顾,目光触及湖心,蓦地呆住了。他看到湖面上飘着一具尸体,一身的青色运动装,依稀是自己的影子。天哪,怎么会这样。青年跌跌撞撞地跑过去,正要伸手去拉,忽然,湖面上泛起一个漩涡,自己的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青年扑通坐倒在地,一时恍若梦中。今天的遭遇太离奇了。他突然意识到什么,低头看看湖面,依稀看到了自己的面目。

    陈老师?!天哪,我怎么成了陈老师?

    不好,是灵异,一定是灵异。

    青年掉头就跑,突然一道绿光刺激着他的眼球。青年发现在刚才自己卧身的地方,静静地躺着一枚碧绿色的戒指。

    青年俯身捡了起来,撒开脚丫子就跑,刚跑出几十米,看到远处的公路上开来一辆警车。

    青年那颗蓬蓬直跳的心,总算踏实了些。他赶紧迎着警车跑去,一边跑一边大叫:快停车,停车。

    警车在陈冬面前停下,一个民警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你好,你是陈冬陈老师吧?我是刑警队副队长岳关。民警上前和陈冬握手。

    好手劲。

    青年下意识地把手一缩,忍不住打量他一眼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身材高大,浓眉大眼,人很[过滤]神,尤其穿着一身警服,显得很有英气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是陈冬。青年嘴上应着,心中却纷乱的很,因为他的确叫陈冬,却不是岳关口中所指的陈冬。他知道,岳关一定将他误认为是自己的老师了,他的老师也叫陈冬,是陈冬画馆的画师,只是年龄比他大了两三岁。

    刚才有附近的百姓报警,说双龙湖又出现银龙飞天异象了,陈老师一身的水,难道……

    岳……岳队长,我们……我们还是车上说吧。陈冬一低头,钻进车上,忍不住瞥一眼车窗外的双龙湖。

    此时的双龙湖静静地卧在山下,如同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陈老师,刚才发生了什么?岳关上了车,坐在陈冬身盵过滤]实馈?

    刚才……刚才我正在湖边游览,山上滚落了一块巨石,倒是砸起了不小的水花,他娘的,溅了老子一身,要说巨浪玄乎了些,这里又不是东海。

    听到陈冬粗口,岳关皱了皱眉头,朝湖面望了一眼,又回头看看双龙山,说:既然你没事,那就好,什么银龙飞天,我总觉得是空[过滤]来风。说着,岳关一摆手,示意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顺着公路往南,差不多有五公里,便是海滨城市双龙城了。

    警车进了城,陈冬拍拍岳关的肩膀,说:岳队长,帮个忙,把我送到双龙湾去吧。

    双龙湾?你不去画馆吗?

    我……我去双龙湾有点事。

    好吧。岳关点点头。

    双龙湾,双龙市的一个附属镇,在双龙城东,距离双龙城只有七八里路。

    很快,警车开进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陈冬跳下车,来到东首的一条胡同口。

    胡同口有一个包子铺,掌柜的包老头和陈冬算是忘年交。此时,包老头正在门口吆喝着。

    由于双龙湾是双龙县靠近东海最近的城镇,因此,这里常有一些旅客前来观光,包老头的包子从早卖到晚,生意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陈冬张张嘴,刚想招呼一声。包老头已经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喂,兄弟,是来看海的吧,尝尝我的包子吧。

    陈冬想起此时自己的样子,知道包老头没认出自己来,他嘴巴又张了张,闭上了。虽然包老头是他的好朋友,可是,这件事一句两句话也说不清,又见他这么忙,还是另找机会吧。想到这,陈冬摆摆手,走进了胡同。

    胡同最里面一座院落,就是陈冬的家。

    一排三间,独院。

    门上着锁。陈冬一摸腰带,掏出一串钥匙,心却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钥匙有几把,但是,都非常陌生。

    唉。陈冬苦笑一下,怎么忘了这件事,我的肉身都不在了,钥匙自然失落在湖中,而这串钥匙,是陈老师的。

    无奈,陈冬走出了胡同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的微型小车突然停在路盵过滤]瞪咸乱桓龆乃甑呐印?

    咔咔咔,清脆的皮鞋声急促地响着。

    陈冬转过身来,不由得一呆。

    一头波浪般的头发,在风中微微飘动,两道秀气的眉毛下,一对明亮的眼睛,如海水般深邃,玉一般光洁的鼻子下,是红艳艳的嘴唇。上身是[敏感词]黄色的t恤,由于跑动,一对鼓鼓的酥胸,几乎要从低领中跳跃出来,两团炫目的白光,刺着陈冬的眼睛,细腰下是一条超短的牛仔裙,翻着盵过滤]教跣蕹さ?,充满了诱惑。

    这女子是陈冬的小师娘唐莎。

    陈冬的心突然紧张起来,掌心出汗。怎么办?要不要把陈老师死去的消息告诉小师娘?

    老公,你怎么到双龙湾来了。唐莎玉唇轻启,香舌蠕动,声音柔美之极。每次听到唐莎的声音,陈冬心麻酥酥的。

    陈冬嘴巴刚张开,香风袭体,温软的身子贴了过来,手也被小师娘轻轻地握住。

    虽然进入画馆两个月了,但是,陈冬从未和小师娘这般近身接触过,虽然,他一直有亲近的心。

    带电一般的感觉,传遍了全身。陈冬身子一软。

    老公,你怎么了?唐莎搀扶住陈冬。

    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陈冬低下头,看到了红色凉鞋中的一对玉足。

    美丽的弧形,晶莹白皙,紫红的指甲油,让陈冬一阵阵炫目。

    我听说双龙湖发生了怪异现象,担心你的安危,打电话咨询刑警队,听岳队长说,你来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没事。陈冬吞吐着。

    老公,你好像受了惊吓吧?唐莎去摸陈冬的额头。

    陈冬一把按住唐莎的手。本来,他只是下意识的动作,想把唐莎的手拿开,但是,等他握到那只手后,顿时心中一荡,身子有些飘飘忽忽的,就像进入了云端,哪里还舍得松手,心道:陈老师死了,我借了他的身体重生,我要说明真相,还是……还是冒充陈老师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忍不住瞥一眼唐莎。

    两人贴身而立,陈冬的目光很容易便钻进了唐莎的低胸t恤中,那两团[敏感词]白,让他无法抵抗诱惑,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。他要隐瞒真相,成为小师娘的老公。

    老公,我送你回家吧。说着,唐莎一拉陈冬,朝微型车而去。

    陈冬坐在副驾驶位上,身边的美女,虽然是小师娘,无论面目、身材、声音,那种极端的性感和诱惑让陈冬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阵阵幽香飘在鼻端,陈冬瞥眼看到唐莎那双修长白皙的腿,忍不住伸出手,慢慢地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唐莎瞥眼看到陈冬的神色,柔声说:老公,别这样,我知道这几天你想我了,等回家好不好?路上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陈冬不情愿地缩回手,唐莎那娇柔的样子,让他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车经过双龙大道,来到东区,在一栋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楼坐北朝南,如同一座庙宇,琉璃蚚过滤]砷苄惫遥窳夯埃畔愎派模宦ゴ竺诺纳戏焦易乓桓雠曝遥闲矗撼露荨?

    这地方,陈冬自然熟悉的很,因为两个月来,他经常来这里学习书画。

    推门进来,便是画馆的展厅,四壁挂满了各种写生的作品,有素描,有写意,有人有物,其中有一张美女出浴图,画中女子如同仙子一般,长发披散,玉臂轻舒,正微微低头裹着浴巾,她的一条腿伸直,一条腿踏在椅子上,性感无比,正是唐莎。

    陈冬忍不住在小师娘的画像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后皮鞋声咔咔响动,唐莎停好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老公,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正常,是不是游山累了,对了,你不是和你的学生一起去的吗?他人呢?

    哦,他……他提前走了,说是去外地和爸妈聚会。

    唐莎轻声说:走了也好,我每次来这里,他都色迷迷地看着我,说实话,我觉得你不该收下他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也是为他好,他有这方面的灵性。陈冬脸上一热,心说:没想到老子在小师娘心目是如此一种印象。这让他越发不敢暴露身份,否则,如此美人,他就别想靠近了。

    唐莎轻叹一声:你学生[过滤],我看根本就不是学书画的料,你偏要收下他,唉,看他吊儿郎当的,每次学习都心不在焉,怎么能学好,对了,你这次带他逛山,他有什么感悟没有?

    陈冬想起今天凌晨,陈老师带自己上山的情綶过滤]K哪康暮苊飨裕褪窍肴米约焊惺芤幌麓笞匀坏拿溃担魑晃换Γ胱龅叫赜谐芍瘢鸵嗫矗嘞耄嗔罚挥卸嘟哟ゴ笞匀唬⑾稚肀叩拿溃拍芑婊雒赖淖髌防矗挥行闹杏邪拍苊杌姘幕怼?

    好了,不说他了,我去做饭……说着,唐莎见陈冬发呆,进入后门,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陈冬坐在沙发上,不由得一阵胡思乱想,先是想到今天的遭遇,简直无法想象,继而想到和唐莎相拥而眠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笑什么,看你一脸的坏笑,一看就知道没想好事。唐莎倚在后门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唐莎的样子让陈冬一阵冲动,他忽地奔过来,一把抱住唐莎。

    唐莎腰里还系着围裙,两只手伸展着,叫道:老公,你[过滤]什么[过滤]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想要……陈冬刚才想到和师娘的暧昧处,早已冲动起来。唐莎和他身子紧贴着,感觉到他小腹下面的变化,轻声嗔道:你[过滤],是不是沾染了你学生的歪风邪气?平时靠也不肯靠我,今天怎么啦?

    我……我想要……说着,陈冬将头拱在唐莎的胸间,虽然隔着一层t恤,但陈冬还是能感觉到那两团肉软软的,温温的,顿时间浑身热血沸腾起来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