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章 幻觉来了

第4章 幻觉来了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02

    傍晚,陈冬有些孤独地坐在展厅的沙发上,套准备好了,师娘万一不来怎么办?

    陈冬抓出新买的手机,调出唐莎的号码,正要拨打,这时,外面人影一晃,天天姐姐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老师……

    陈冬一抬头,发现天天姐姐满脸惊慌,赶紧站起来,问道:怎么了?

    天天又出幻觉了,陈老师,你快去看看吧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了一声:譡过滤]胰タ纯础?

    说着,陈冬跟随天天姐姐来到楼上。

    一进门,陈冬便看到天天妈妈正将儿子抱在怀中,不住地劝着。天天神色呆滞,望着墙壁,突然叫道:龙,龙……

    陈冬走了进来,抚摸着天天的脑袋,说:小兄弟,别乱想,闭上眼睛,睡一觉就好了。

    天天依然胡言乱语,一会儿是龙飞在天,一会儿是龙游在水,总之,他仿佛看到了那样的景象一般。

    天天爸爸坐在沙发上,默默地不说籟过滤]?

    天天妈妈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,怨怪丈夫说:你倒是想个办法[过滤],天天老是这样,去了中学能读好书吗?

    天天姐姐安慰妈妈:妈,你别急,陈老师来了,让他和天天交流一下,看有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陈冬拉过天天,微微一笑:天天,把你看到的景象告诉哥哥好不好?

    龙,我看到两条龙,它们一会儿上天,一会儿下水。天天双手比划着,眼睛发着亮光。

    陈冬朝墙壁上看了一眼,什么都没有,他眼珠子一转,笑道:我也看到了,是银色的,像水龙一样是不是?

    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天天大喜:妈妈,陈老师也看到了,真的有龙,我就说有龙嘛。

    天天妈妈和女儿对视一眼,心说:陈老师不会也有幻觉吧。

    陈冬揽过天天,笑道:小弟弟,你有没有和老师学过,要爱护动物[过滤],龙是諿过滤]抵凶钌衿娴牧槲铮勖遣灰裨颍筒换岷驮勖亲雠笥蚜恕?

    [过滤]。天天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嘘了一声,低声说:咱们退后,闭上眼,不要看它,让它去吧。

    陈冬将天天抱到床上,用手轻轻的合上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龙是神奇的动物,我们不要惊动它。天天声音越来越低,鼻息沉沉,渐渐地睡去。

    天天姐姐大喜:陈老师,没想到你会哄孩子。

    陈冬笑了:我可不会哄孩子,只是猜想天天大概是受了惊吓,一想起那一幕来,眼前就会出现幻觉,所以,我尽量告诉他,‘龙’是可以和他做朋友的,他的神经就会放松下来,实话说吧,我小时候也爱胡思乱想,虽然不会出现幻觉,比如蜻蜓,我有时捉住蜻蜓,就想象着自己也变成蜻蜓飞起来,妈妈就告诉我,要爱护它们,别伤了它们的翅膀,否则,它们就飞不起来了,还说,只要我长大了,也会有一双翅膀的。

    陈老师,今天多亏了你,前些[过滤]子,天天十来天才有一次幻觉,可最忌频繁了,我真担心,他这样子,中学要不要他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天天爸爸,天天爸爸站了起来,憨笑一下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陈冬一笑告辞。

    天天姐姐送到楼梯上,等陈冬走下几步,天天姐姐突然说:陈老师,我……我叫汪雨。

    汪雨……陈冬喃喃地吟着,汪雨玉面微红,扭头回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回到楼下,想起天天的怪异,不由联想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突然,楼上的窗户里传来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陈冬快步奔了出来,不多时,只见汪雨和妈妈抱着天天下来了,天天爸爸随后跟着。

    天天怎么了?陈冬迎上去问。

    他突然从睡梦中醒来,想跳窗,说什么双龙要带他飞天,我们要送他去医院。

    陈冬一看,赶紧关了画馆,接过天天,将他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几人打了一辆出租车,来到了人民医院。下了车,陈冬便抱着天天朝急诊跑来。

    汪雨紧紧地跟在他的身盵过滤]焯彀致韬茉谏砗蟆?

    说来也巧,便在此时,唐莎正从护士值班室出来,一眼看到陈冬,愣了愣:老公,你……你抱的谁的孩子?

    是天天。陈冬说:新来的邻居。

    唐莎看一眼汪雨,由于关切天天,汪雨紧挨在陈冬的身盵过滤]馇樾温湓谔粕难哿Γ锰粕睦锖懿皇娣?

    汪雨却没有多想,忙对唐莎说:医生,快给天天看看吧,他刚才差点跳了楼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唐莎淡淡地说:我不是医生,是护士。

    说着,唐莎瞪了陈冬一眼,从汪雨身边譡过滤]斯ァ?

    陈冬不由得想起陈老师的那个女学生,要不是唐莎吃醋,女学生也不会退学吧。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抱着天天,来到医生办公室外。

    打了一针镇定,天天安然地睡下了。

    汪雨松了口气,可天天妈妈始终皱着眉头,她比汪雨想的多,因为天天只是暂时没事了,以后怎么办?

    还有,怎么去找校长,天天现在的情形,她不敢跟校长说。

    医生对天天的神经系统进行了检查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便对汪雨妈妈说:孩子大概是小说电视看多了,现在的一些小说和电视剧,剧情太不真实,云里来雾里去的,很容易影响到孩子弱小无知的心灵,我记得小时候看《西游记》,有一次就爬到老家的屋顶上,差点跳下来,唉,没什么好的办法,平时多让他接触点正面的教育,多疏导,另外,如果他胡思乱想,就给他吃点安定的药,不常吃,危害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折腾到半夜,陈冬抱着天天回到了画馆楼下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他发现唐莎就在护士值班室的门口站着,她默默地望着自己。陈冬觉得,小师娘肯定多想了。陈冬骨子里是个很重义气的人,有人需要帮忙,他不能不管,何况汪雨是那样的娇美,让他每看一眼便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刚下出租车,陈冬就看到一个人,这个人二十五六岁,络腮胡,皮肤黝黑,身材高大,膘肥肉厚,穿着短衫,却敞着怀,像铁塔般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陈冬看到了络腮胡,并没在意。汪雨随后下车,由于关切天天,紧跟着陈冬,目光没离开天天。

    蓦地一声雷鸣般大喝。络腮胡奔了过来,一拳砸在出租车上。

    嘭地一下,出租车的车盖被络腮胡砸塌了一个拳头大的凹痕。司机大怒,跳了下来,叫道:喂,你没事找事[过滤]咋的?

    司机本来已算得上是魁伟大汉了,只是和络腮胡比起来,还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络腮胡似乎满肚子的怒火,突然一伸手,抓住司机的腰带,居然将他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机吓得脸色大变,忙说:好汉快放手,我……我自认倒霉还不行吗?

    那边汪雨听到动静早已转过头来,见络腮胡要行凶伤人,忙说:屠斗,你[过滤]什么?快放手。

    汪雨虽然柔弱,但她的声音却似极具影响力。叫屠斗的络腮胡把司机放下,走到汪雨身盵过滤]偈北涞靡涣承σ狻?

    汪雨,我给你打电话,你不接,却给我发了那条短信,我听说天天病了,很担心,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天天妈妈走过来说:屠斗,你来看天天可以,怎么动不动就发火?

    屠斗嘿嘿一笑:阿姨,是我屠斗不好,可是,这能怪我吗,我一看到小白脸就气不打一处来。说着,屠斗横了陈冬一眼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原来问题出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汪雨说:陈老师,你别怪他,屠斗心直口快,其实也没什么坏心眼,对了,他……他是我原来的邻居。

    说到这,汪雨瞟了陈冬一眼。

    天天妈妈对屠斗说:屠斗[过滤],你太鲁莽了,陈老师就是这家画馆的主人,算是我们的新邻居了,他听说天天病了,帮我们送进医院,忙到大半夜,你倒好,好端端的发什么火[过滤]。

    屠斗瞪了陈冬一眼,从他怀中抢过天天,像抱小猫咪一样,噔噔噔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陈冬回到画馆,刚喝了一杯水,突然听到有人在咚咚地敲门。

    陈冬将门一开,见屠斗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娘的,你小子才和汪雨见面,就拴住了她的心,他居然说以后有你在,不让我多来了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大笑:哥们儿,没想到你堂堂的汉字,还是个醋罐子。

    屠斗眼睛一瞪,怒道:小子,你有什么本事,不就是长得帅气些吗。说着,屠斗突然一把抓住陈冬的衣领,喝道:明天给我搬家,我不许你做汪雨的邻居。

    陈冬火了:你威胁老子?老子就在这不走了。

    陈冬说到这,突然想起刚才屠斗拳砸汽车,托举司机的样子,心中顿时没了低,虽然自己口气硬,不想服软,可人家膘肥体壮的,自己怎么是对手。

    正想着,屠斗怒喝一声,左手一紧,右掌朝陈冬的脸蛋子扇来。

    陈冬见这家伙巴掌像蒲扇一样,要是被他一掌扇中,自己这张脸八成会走形,那么,还有什么本钱和小师娘在一起,还有什么本钱迷恋汪雨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本能地用左手一搁,心想:不能让他打到这张脸。

    一道幽幽的绿光幻现,只听屠斗闷哼一声,身子凌空倒飞而出,摔在门外。

    陈冬一愣,他忍不住看看左手上碧绿的戒指,心说:难道这东西是个宝贝?

    屠斗这一跤摔得鼻青脸肿,却也晕头转向,不明就里。幸亏他皮糙肉厚,虽然这一摔够狠的,却也能捱得住。屠斗爬了起来,摸摸脑袋,怎么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倒跌出来。

    屠斗目光落在陈冬的身上,大喝一声,又扑了上来,一拳当胸砸来。

    这一拳如果砸实了,估计陈冬的胸骨要咔嚓了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动,身子往旁边一侧,抬手一挡,只见碧光一幻,似乎生出无穷的力量,将屠斗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,屠斗再次着实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屠斗摔得更狠,半晌没有爬起来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