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11章 女院长

第11章 女院长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06

    这时,茅娃看看墙上的表,问道:妈妈,姐姐什么时候到家[过滤]。

    快了,刚才姐姐给妈妈打电话,已经下了飞机,在省城赶回来的路上,这时候出租车应该快到双龙山了吧,过了双龙山就进城了。茅太太抚摸着儿子的头,轻声说。

    双龙山三个字一出,不知为什么陈冬的心里就是一紧,仿佛有一条线朝外拉着他。

    他匆匆站了起来,来到大厅中,见左右无人,一挥左手,说:走。

    神戒绿光一幻,陈冬顿时像一溜青烟出了画院,眨眼间来到双龙山下。

    呵呵。这宝贝真给力。陈冬大喜,忍不住在神戒上亲了亲。有了神戒,他简直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为什么刚才自己会突然心中一紧,难道双龙石又要闹事吗?它闹它的事,我还是回去喝我的酒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一举左手,喝了声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,神戒并没有将他往城里带,而是将他带到了双龙湖畔。

    喂,哥们儿,现在是晚上[过滤],你带我到这里来[过滤]嘛?总不会是欣赏风景吧。

    陈冬正在想着,两道光柱从远处[过滤]来。是汽车。

    陈冬靠近湖畔,有心将这辆车避开再走。谁知道,这辆车开近之后,突然间湖中心涌出一道巨大的水柱,犹如银龙一般冲向出租车。

    陈冬下意识地将戒指对准出租车。

    出租车被银龙托在空中,却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胶着着,出租车缓缓下落。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时,银龙突然消失,戒指的力量顿时将出租车掀翻。

    陈冬目睹车祸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很快,车门响动,接着,看到一条胳膊伸了出来。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跑上去,将女子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月光瞥一眼女子,陈冬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虽然夜色下看不太清晰,但是,她娇美的面庞和亭亭玉立的身材,还是落在陈冬眼里。

    先生,司机师傅还在里面去,快帮帮他吧。女子忙说。

    陈冬一向对女孩子热心肠,对男人却没那么主动。但美女说了,他只好附身将司机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好,两人都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陈冬本想和美女搭讪几句,司机却骂骂咧咧地,嘴里一刻也不闲着。

    喂,老兄,你想想,是不是正因为你这张臭嘴,才惹上了祸端?

    [过滤]呀,我想起来了,我白天来过双龙城,曾在山上游玩过。

    陈冬一听,呵呵一笑:我知道了,你肯定骑过双龙石。

    我……司机低下头,看他的样子,陈冬便知道猜测不假。

    美女看看司机,说:师傅,这件事也怪我,催促你太急了,要是慢些开,也不会出车祸。

    司机摆摆手:算了,别说了,庆幸的是咱俩都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三人将车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司机小心翼翼地上了车,将陈冬和美女送到双龙画院外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司机开车去了。

    美女伸手和陈冬一握,说:先生,谢谢你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不用了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你就是这家画院的新院长茅妮吧。

    美女一愕:你……你怎么认识我?

    陈冬笑道:因为我目前也在画院,刚知道你要回来的事,虽然从没见过你,但见你在这里下车,便联想到一定是你。

    美女点头说:我是茅妮,原来你也是画院的画师[过滤],太好了,妈妈一定等急了,譡过滤]勖墙グ伞?

    说着,茅妮率先走进画院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,茅妮那绰约的影子清晰地出现在陈冬的眼荹过滤]?

    那张脸,简直和印象中的某女明星一样,两道浓眉,深邃的目光,简直可以勾掉人的魂魄。

    陈冬只看了一眼,便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再看身材,蓝色的制服包裹下,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,隆胸、平腹、削肩、翘臀,无不美到极点。

    刚才在夜色中,陈冬只是看到了茅妮的轮廓,虽然感觉到她是个美女,但总觉得不会超过唐莎,因为唐莎在陈冬心目中已经有了不可替代的地位。现在看来,茅妮固然性感成熟上不如唐莎,但是,她身上有一股让人肃然起敬的英气。那两道浓眉,似乎说明她就是一个性格坚强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茅妮似乎觉得陈冬在观赏自己,微微偏头,说:陈画师,大家都在餐厅吧?

    陈冬慌忙紧跟几步,说:是,是。

    茅妮快步朝走廊尽头走去,清脆的皮鞋声不断地回响着。陈冬望着茅妮的背影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他拍拍额头,心说:我是不是开了桃花运,怎么重生以来,美女邂逅不断?

    等陈冬走进餐厅,茅妮已经和大家打完招呼。

    茅妮主动招手,说:来,陈画师,过来坐吧。

    陈冬刚走过去,胡蝶就跳了过来,抱住他的胳膊,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嗔怪道:哥,你刚才去哪了?我以为你掉在洗手间里了呢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茅太太看看女儿,问:妮子,你和陈画师见过面了?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笑道:我们刚才就见过了,对了,迎接薛老板的事准备的怎样了?

    茅妮的目光落在肖千的脸上。

    肖千忙说:茅院长放心,您还没回来,我已经将所有的程序安排好了,我这里写了一份,您看看。说着,肖千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。

    茅妮一边看一边念着:礼炮八响,悬挂欢迎条幅,大红地毯铺路,礼仪小姐、乐队夹道欢迎……双龙大酒店宴会……

    茅妮皱了皱眉头:肖助理,我想,薛老板不是为了这些来的吧?

    肖千脸一红,声音有些颤抖:茅……茅院长,你觉得哪里还有不足?

    茅妮注视着肖千,问:画作呢?我想薛老板前来验收,正值合约到期之时,他的目的是想看看咱们学院的现状吧,画院有没有拿得出来的大作?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也想过,而且和茅太太汇报过,到时咱们就带薛老板去档案室。

    陈冬想起档案室里那些书画作品。

    茅妮摇摇头:据我所知,档案室里存放的都是前些年爸爸在世时珍藏的作品吧,虽然有一些是画院师生的作品,可大多数还是爸爸收藏的一些名人字画,我想,这绝对不能代表画院的现状。

    肖千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额头上冒出了汗水。

    茅……茅院长,那您说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外出学习四年,对画院的发展也不太熟悉,难道这几年画院就没有出现过值得推出的人才和作品?

    您……您应该知道,书画这一行不太好发展,画院……画院这几年虽然收了一些学生,可他们的潜质都一般,没有一个国内外获过奖的,也没有在书画界混得风生水起的,书画毕竟不是速成的艺术,需要时间,也许慢慢打磨,会把他们打磨成优秀的画师。

    茅妮转头看看另一桌上的画师,说:现在画院有多少画师?多少学生?

    画师包括我在内,一共十二个,学生六十多人。

    茅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茅太太摇头叹息:妮子,实话告诉你吧,自从你爸爸死后,画院的发展就越来越不明朗了,以前是十个班,每个班最少二十来个学生,现在……已经减到了四个班,最少的班只有五六个学生。

    陈冬想起画馆,自从他来的两个月,就再没来过学生。看来,书画这一行的发展状况太不景气了。

    茅妮端着酒杯站了起来,环敬一圈,说道:各位画师,大家为了我茅家辛苦了,我知道,茅家给你们的待遇并不算竅过滤]蠹乙恢备婷┘遥嵌允榛凶拍岩愿钌岬母星椋颐┠萁裉熘V氐叵虼蠹冶砀鎏淙坏蹦晟缁嶙⒅鼐梅⒄梗牵灰颐墙榛帐鹾芎玫睾蜕缁峤庸欤欢ɑ嵴页鲆惶醺嫔缁岬穆防矗颐┠菡獯位乩矗坏俏擞Χ缘鼻盎好媪俚睦Ь常窍氪齑蠹胰パ罢乙惶醭渎熬暗牡缆贰?

    茅妮的话让大家很振奋,包括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率先鼓掌。大家纷纷鼓掌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,笑道:陈画师,我要的不是掌声,而是大家跟我一起[过滤]了这杯酒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对,对,来来来,我们为茅院长接风。

    大家都举杯在手。

    茅妮举起杯来,目光如星辰般明亮:与其说这是一杯接风酒,倒不如说是一杯行军酒,喝了这杯酒,我们就一起上路,重兴双龙画院。

    酒宴之后,陈冬回到了休息室,这一晚上,他眼睛里,脑子里,除了茅妮的影子,再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陈冬翻来覆去,躺在沙发上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突然间,走廊上传来一阵咔咔的高跟鞋声。

    声音渐近,来到档案室外居然停下了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突突直跳:难道是茅妮茅院长?哇,她想是被我儒雅帅气的外表吸引住了,半夜来和我幽会吧。没想到表面上看,茅院长是个有些硬汉性格的女孩子,实际上是个多情女。

    咔嚓,门开了。接着,灯光一亮。

    陈冬忽地从连椅上坐起来,定睛看去,不是茅妮是谁。

    茅妮站在门口,目光打量着档案室,扫到连椅上的陈冬,惊呼一声,但很快看清他的面目,问道:陈画师,你怎么睡在这里?

    陈冬心说:瞧,还装淑女,明明是你来找我,又不想让我觉得你是主动的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刚来,画院还没安排住处,妹[过滤]就让我暂时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,那我不打扰你休息吧?茅妮问。

    打扰什么。陈冬心说:有你这样的美女陪我,我怎么还能休息?

    呵呵,没事,茅院长坐了一天的飞机都不累,我更加无所谓了。说着,陈冬将身子一让,想让茅妮坐在自己身盵过滤]捶⑾置┠菀丫砣タ茨切┦榛?

    陈冬来到茅妮的身盵过滤]⑾置┠萁鸹频男惴⒒褂行┦影尊牟本敝校⒎⒆乓还傻挠南悖胧歉崭障丛」?

    茅妮换了一身套服,青色的,依然显得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浓眉挑动,英目流转。茅妮看了几幅画,感觉陈冬跟随在身盵过滤]阄剩撼禄Γ憔醯么习謇纯凑庑┳髌房梢月穑?

    茅妮和陈冬说话,陈冬恍若不闻,因为他的目光一直盯在茅妮的身上,早已神魂颠倒了。

    茅妮转过头来,看到陈冬两眼中幻着色彩,顿时想到什么,脸微微一红,说:陈画师……

    陈冬这才回过神来,忙问:茅院长,有什么吩咐?

    算了。茅妮转头再看几眼其他的作品,摇摇头,说:你休息吧。

    说完,茅妮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