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12章 神作

第12章 神作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07

    天色渐亮。

    陈冬被一阵咚咚的鼓声惊醒。他揉了揉眼睛,坐起来,打个哈欠。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,迷迷糊糊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的梦乡。

    来到窗盵过滤]饪戳丝矗患蝗貉┳疟曜纪骋坏姆按哟竺趴谝恢迸帕械铰ハ拢屑淦套乓徊愦蠛斓靥骸?

    在大门的两盵过滤]拐咀帕夹笨孀喷反峙踝畔驶ā6竺拍诎谧乓桓龃蠊模父霰胄未蠛海嘧鸥觳玻游枳殴拈常诉酥鸲?

    看看表,已经是八点了。

    肖千的影子出现在陈冬的视野里,只见他晃动着肥硕的身子,肚子朝前挺着,来到大门口,向负责礼仪迎接的几位女生授意着什么,又示意鼓乐队再振作些。

    果然,鼓声更响。

    接着,肖千来到花丛前,附身看了看,似乎怒极,叉着腰在大叫着。

    他叫些什么,陈冬当然听不到,因为鼓声太吵了。

    陈冬伸个懒腰,整理一蟍过滤]白吡顺隼础?

    大厅内,茅妮带着胡蝶和几位女画师正在布置着标语,看到陈冬,胡蝶跑了过来,叫道:哥,你刚起来吗?

    是[过滤]。陈冬说。

    你[过滤],我让你来帮忙的,可不是睡觉的,今天多关键[过滤],大家早就起来了,就你懒。

    呵呵,我这不是起来了吗?

    正说着,肖千晃了过来,一眼看到陈冬,怒道:臭小子,为交给你的差事你怎么还不去做?

    陈冬说:什么差事?

    好[过滤],睡了一觉,你都忘了吗,自己去瞧瞧,花丛里有多少杂乱的纸张袋子?

    吵什么,好好说不行了吗?胡蝶嘟囔着,将陈冬推了出来:哥,快去吧。

    陈冬无奈地摇摇头,只好来到外面,蹲在花丛中,开始捡着那些杂物。

    八点半左右,一辆黑色的豪华汽车开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锣鼓声响成一片。六名负责礼仪的女生挥舞着鲜花,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车门一开,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拄着拐棍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者七十几岁的样子,面如红枣,[过滤]神矍铄。

    茅妮一家带着十几名画师一拥而上,纷纷致礼。老者微微点头,示意周围的鼓乐停下来。肖千赶紧命令鼓乐队歇息。

    老者正是画院房地产的主人薛鸿薛老板。薛老板早年从事古董事业,在省城有一家颇具规模的珠宝行,近几年将生意交给儿女,自己退养回到双龙城老家。

    薛老板抬头看看双龙画院那四个字,无限感慨地茅妮说:我记得当年我将画院交给你爷爷的时候,你爷爷曾跟我说过一句话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,他说,茅家不会让画院败落的,唉,一晃四十几年过去了,如今旧言在耳,故人却已作古……

    茅妮忙说:薛老板,爷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爷临终前曾叮嘱父亲,无论倾注多大的[过滤]力,茅家也要对得起当年对薛家的承诺。

    是[过滤]。茅太太说:妮子他爸前几年去世时,襕过滤]粝铝苏饩浠埃M没褐匦抡裥似鹄础?

    薛老板转头看看,看到了正在捡着杂物的陈冬,于是走了过来,众人都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薛老板俯下身子,和陈冬一起捡着花丛中的纸张。

    小伙子,你是这里的画师,还是勤杂员?

    我……陈冬站了起来,看看茅妮等人,又看看薛老板。

    胡蝶忙说:哥,这位老人家就是注明的收藏家、画家薛老先生。

    哦。陈冬忙说:原来是薛老板到了,小子陈冬,一个小小的画师。

    难得,难得。薛老板点点头:看你儒雅不凡,定然是个不多得的书画奇才,没想到能甘心做这样的工作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大笑:我记得老师说过,天地是个大世界,人心事个小世界,心净天地明,才能创作出优秀的画卷。

    说得好。薛老板拍拍陈冬的肩膀。

    陈冬心说:我哪里是自愿的,要不是肖大肚,老子会[过滤]这种差事?

    茅太太用手示意,说:薛老板,请吧。

    薛老板点点头,在茅妮和肖千的引领下,朝大楼走去。

    陈冬心说:敲鼓的都歇息了,老子还瞎忙什么。

    陈冬找了块[过滤]净的石头,躺了上去,望着刚刚爬上楼顶的太阳,眯着眼,翘着二郎腿,嘴巴叼着一根草,悠闲自在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有脚步声匆匆奔来。陈冬一偏头,见是胡蝶。

    胡蝶跑到陈冬身盵过滤]辜钡厮担貉习迦ス蛋甘遥衔抢锏淖髌范际蔷勺鳎荒艽砘合衷诘乃迹M旱幕δ芄患葱俗鲆环伦鳎┠萁闳眯ご蠖腔ご蠖腔税胩欤狭耸刚胖搅耍纾愫么跻彩前职值拇耍腿グ锇锩┠萁惆伞?

    我去?陈冬一指自己的鼻子:妹[过滤],你也是胡家的传人,你怎么不出手?

    我……哥,你胡说什么[过滤],当年爸爸说我没灵性,根本就不让我从事绘画,后来我虽然走入这一行,可是……已经晚了,爸爸走了,我哪来得及跟他学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心说:原来陈老师是龙派的唯一传人。

    哥,快去吧,要不然来不及了。胡蝶不由分说,将陈冬拉到了画室中。

    此时,茅太太、茅妮正陪着薛老板在会客厅中喝茶等候,肖千以及几位画师站在画室的门口,茅娃正歪头看着。

    胡蝶一拍茅娃的[过滤],说:快去告诉姐姐,新作一会儿送到。

    茅娃一溜小跑地区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肖助理,我哥来了,他好歹也是龙派的传人,让他试试行不行?

    肖千正愁没有救星呢,其实他算是浑水摸鱼上来的,这几年也就是帮着茅太太打点杂务,也不正式教课,因此,他的艺术造诣到底怎样,谁也不知道。肖千看了一眼陈冬,心说:让这小子出头也好,演砸了责任正好扣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好[过滤]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让薛老板看看咱们新生代画师的技艺也好,我就说嘛,有你们在,还用我亲自出手?

    胡蝶将陈冬推到画桌荹过滤]?

    陈冬犹豫着说:妹[过滤],我行吗?

    胡蝶说:哥,相信自己,你一定行的,你是龙派的唯一传人,别给爸爸丢脸[过滤]。

    说着,胡蝶将画笔递到陈冬的手中。

    画笔在手,突然间陈冬脑子中灵光闪动,眼前浮现出无数的瑰丽画面,有山山水水,有动物昆虫,同时,还有一个让他极其讨厌的人,那就是肖大肚。

    陈冬发现自己一旦拿起笔,就有了灵性和感觉,几乎无法控制自己,意气风发,飞笔走墨,刷刷刷,画了一幅大写意《滥竽充数》图,画中人物,挺着大肚子,眯着小眼睛,正是小大千的画像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工笔,却也神似,越看越像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画师,虽然技艺有高低,但欣赏能力却都不凡。陈冬一出手,画师们便震惊了,他们何时看过如此随意泼墨的画师,手到笔到,笔随意譡过滤]性屏魉咛趿鞒遥宋镄蜗蟊普妫饩秤圃叮袒艘桓龃蟾贡惚悖谎奘酰椿胨悖捏某涫娜宋镄蜗蟆?

    画师们捂着嘴,都忍不住想笑,谁都知道,陈冬是借机讽刺肖千。其实他们早就怀疑肖千的书画造诣了。

    肖千在书画的造诣上一般,悟性自然一般,他居然一时没看出画中的意味来,还颇感概地说:好,果然不愧是龙派的传人。

    陈冬一眼看到肖千的印章,拿过来在画上盖了,说:好了,墨迹是新的,薛老板一定可以辨认出事新作,至于能不能过关,我就不敢保证了,拿过去让他看看吧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带着作品来到会客厅,肖千将画像展开。

    薛老板俯首看去,目光一亮。

    茅太太虽然不是画师,但是,她嫁入茅家多年,自然有几分书画鉴赏的能力,看了书画,再看看肖千,心说:我一直以来,怀疑肖千没有真才实学,不过是凭着和先夫的交情才进入画院,没想到他深藏不露,技艺如斯,但是……这画像明明是他的自嘲图,他却神态自然,难道他早已看出大家对他的怀疑,是在反讽我们吗?

    茅妮出国留学,学的是摄影,对书画中的各个流派只是略知一二,不过也能感觉出作品的水准,他看看印章,是肖千的,点点头,暗中松了口气,心说:有肖千这样的助理,自己还愁画院不能振兴吗。

    薛老板看完画作,闭上眼睛,半晌慢慢睁开,望着肖千说:肖助理,看来薛某是误解你了。

    薛老板,你多禰过滤]馈?

    不,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作出如此境界的画作,堪称神作,唉,都怪我轻新谣言,有人跟我说,自从上代院长作古后,画院就人才流失,在没有真正的画师了,有人甚至希望我收回画院,将这处房地产转卖出去,我来之前还在犹豫,是不是答应他的话,看了肖助理的大作后,我有了信心,双龙画院是可以振兴的。

    肖千满脸红光,眼睛笑得眯城了两条缝。

    送走了薛老板,双龙画院一片欢庆之声。

    中午,画院餐厅内摆上了庆功宴,肖千被茅妮和茅太太推到了正中的位置。除了胡蝶及几位当事的画师外,再就是陈冬和肖千自己,其他人不明就里,还以为那副画作真是肖千自己画的呢。

    茅太太举起一杯酒,笑道:肖助理,这几年,我虽然倚重于你,其实对你的书画造诣,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怀疑的,可是今天看了你的自画像后,我才知道你是虚怀若谷,深藏不露[过滤],你画这幅《滥竽充数》的意思也很明显,如我眼拙了。

    肖千心说:滥竽充数?难道这幅画的寓意是滥竽充数?他不由得朝陈冬看了一眼,发现陈冬正在偷笑。肖千朝陈冬瞪了一眼,心说:好小子,你在讽刺我。

    茅妮也端起酒杯,对肖千说:肖助理,我不在的这几年,画院多亏了你,我回来了,画院仍需要你的大力协助。

    肖千说:茅院长,你回来了,我也该回家了。

    茅妮忙说:不,不,我虽然出生在书画世家,却很少接触书画,这几年主攻摄影,虽然对书画多少了解一些,但总不如肖助理专业,画院的主要业务还是由您来负担。

    肖千摇头晃脑地说:那好吧,看在你对我一片诚心,我就留下来帮你几年。

    陈冬突然说:不好,我恶心,要吐……说着,陈冬就抱着肚子跑了出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