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15章 抚摸

第15章 抚摸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10

    唐莎摇摇头,走了进来。红尘随后走进,二女都看到溜在沙发下的陈冬。

    唐莎有些生陈冬的气,因此,她一皱眉头。红尘却走了过去,伸手去扶他。

    哎呀,怎么篬过滤]饷炊嗑芠过滤],男人,尤其有老婆的女人,千万少喝酒,喝坏了身子,老婆会不高兴得。

    唐莎赶紧过来,挤开红尘,将陈冬扶好。

    唐莎知道,自己这位好朋友是个离异的女人,虽然不见得水性杨花,却见了帅气的男人便走不动路。每次唐莎去找她,她都要有意无意地问起陈冬来,这让唐莎很敏感,不过,她这位朋友的点子多,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,她总能帮你想出好主意,所以,唐莎有事也喜欢去找她。这一次,唐莎复试失利,想起生活的事,便找到了红尘。红尘便给她出了个主意:退掉画馆。不过,来看了画馆的位置后,红尘又建议唐莎转行,将画馆变成电玩城。

    突然,陈冬哇地一声,接连吐了几口,不但吐满了自己的身子,还溅在红尘身上。

    唐莎皱皱眉头,说:红尘,忙我把他驾到洗手间去吧。

    红尘点点头,两人将陈冬架进洗手间。唐莎看看红尘,说:我要给老公换一下衣服,你总得避一下吧。

    红尘笑笑,走出洗手间。

    唐莎脱光了陈冬的衣服,轻叹一声,为他冲洗了身子。

    老公,醒醒。唐莎将浴巾裹好。此时,陈冬渐渐地有了意识,他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子在搀扶着自己,耳中听到唐莎的声音,心说:原来是小师娘。

    在唐莎的搀扶下,陈冬迷迷糊糊就走进了卧室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红尘跟了进来,说:老朋友,我的裙子脏了,能不能用用你的洗手间?

    随便吧。唐莎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红尘进入洗手间,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,露出了她那女性的丰满躯体。

    唐莎已经够诱惑了,可是红尘那对说道的胸,估计已经达到了g罩。而她的腰,却细的只有盈握。

    水声哗哗,红尘将淋雨头放在光滑的脖子下,任汪汪的水漫过山峰,冲刷着自己。

    隔壁床上就躺着那位经常进入她梦乡的帅哥。

    门在响,是唐莎,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红尘,怎么这么久?唐莎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好了,好了。红尘取过浴巾,裹住身子,将洗手间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唐莎看了红尘一眼,说:我得把老公的衣服洗出来。

    我来吧。红尘说。

    不用了,还是我自己洗吧。唐莎取过陈冬的衣服,放在洗衣机里。

    红尘笑道:那好[过滤],也帮我洗一下吧。

    唐莎一皱眉。

    红尘说:要么你借我一身衣服穿[过滤]。

    唐莎不怎么住在画馆,因此她的衣服都在父母的家里放着。

    好吧。唐莎接过红尘的衣服。

    红尘扭着水蛇腰,走到卧室里,看到熟睡中的陈冬,面色微红,那帅气的脸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红尘侧耳听听,隔壁传来洗衣的声音。红尘慢慢地伸出手,放在陈冬的额头上,然后缓缓地顺着他的脸颊抚摸着。

    真是迷倒万千女子的帅哥[过滤]。红尘心道:她的手顺着陈冬的脸渐渐向下,落在他光滑的胸上。

    虽然是男人,但是,皮肤光滑白皙,如女子一般柔细。

    陈冬并非那种健壮的男人,也不属于健美型的,但是他的肌肤如绸缎一样,也自由一种吸引女子的魅力。

    红尘心潮澎湃,那只手不知不觉就移到了陈冬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陈冬恍惚间已经感觉到有人坐在身盵过滤]遥哟?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和体香上嗅出,这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是小师娘吗?迷糊中,陈冬觉得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陈冬虽然还在睡梦中,却条件反[过滤],冲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尘的脸腾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红尘蓦地缩回手,抬头见唐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原来,唐莎不放心红尘,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这位朋友的性子,想起两人都裹着浴巾,担心发生什么事,于是过来看看。虽然红尘收了手,唐莎还是感觉到她表情有异。

    红尘,你刚才在做什么?唐莎问。

    红尘忽地坐了起来,说:唐莎,你别多想,我……我什么都没坐?

    是吗?那你紧张什么?唐莎问。

    是……是他,你自己瞧瞧。说着,红尘朝陈冬的腹下指指,假意害衃过滤]ぷ磐凡桓胰タ础?

    唐莎看到陈冬此时的样子,心中明了,却没有抓到红尘的现行,也不便多说。

    算了,衣服我给你甩[过滤]了,你去穿上吧。说着,唐莎走到床盵过滤]吕础?

    红尘匆匆出去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吐了口气,她知道唐莎怀疑自己,不过,只要没被她看到,她就觉得无所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红尘穿好衣服出来,抱着肩膀倚在卧室门口,瞥一眼陈冬,对唐莎说:老朋友,没事的话,我可要走了。

    唐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红尘走后,唐莎看着睡梦中的陈冬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对眼前这个男人,唐莎虽然心中有气,但他毕竟是自己的老公。虽然眼前的男人,并没有在新婚蜜月中让自己享受到该有的幸福甜蜜。

    唐莎默默地再看一眼陈冬,起身欲譡过滤]馐焙颍露焓掷×怂氖帧?

    唐莎转头看去,只见他已经醒来了,那双熟悉的明亮的曾让她怦然心动的眸子,正深情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老婆,你要去哪里?

    你喝多了,还是睡一觉吧,我还有事。

    陈冬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,忙说:老婆,是你帮的我吧?谢谢你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唐莎低着头没说籟过滤]?

    老婆,你放心,我心中只有你一个。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油嘴滑舌?唐莎抬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不,不,我说的是心里话,不信你摸摸看,它对你是真诚的。说着,陈冬将唐莎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。

    唐莎缩回手,有些怨怪地说:让你的汪雨去摸吧。

    老婆,你怎么还为这件事想不开,我只是觉得汪雨一家太可怜了,虽然我们的[过滤]子也不好过,可是,不管怎么说,我们应该对别人有一份爱心,也只有这样,当我们需要帮助时,别人才会帮助咱们。

    唐莎摇摇头:你说的道理我懂,可是,我们还要面对现实,你断掉的是我实现梦想的路子[过滤],却把机会送给了汪雨,唉,我怎么说你呢,大道理谁都会说,可是,我们不是活在真空中,需要面对现实,再说,我们要保证自己生活富足后,才可能有余力帮助别人,汪雨家境不好,你是大款吗?你怎么不砸给她一百万阿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老婆,我知道这件事做得有些不理智,我没有想到你,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,你说吧,不管以后你要做什么,我都听你的。

    唐莎想了想说:我想退掉画馆。

    怎么,这里要关门?

    [过滤]。唐莎点点头:以画馆的现状看,我们根本无法依赖它生存,不如退掉,起码还能省了一部分费用,你要是能拉下面子找个企业打工更好,要是拉不下面子,就找胡蝶说说,看能不能去双龙画院就个职,不管收入多少,总是净胜的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好,我听你的。

    唐莎怎么也想不到陈冬答应的如此[过滤]脆,他哪里知道此陈冬非彼陈冬。要是他老公还在,决然不会这么痛快地答应,因为陈老师对书馆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。唐莎还以为老公是借此来表达他对自己的心,不由一阵感动,心说:看来老公刚才的话句句发自肺腑,他对自己是真诚的。

    你真的肯放弃画馆?

    有什么不肯的,只要你愿意的,你说的话,我都听。

    太好了。唐莎心头乌云一扫,笑颜露出。

    陈冬见唐莎情绪大好,顿时身子一倾,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老婆,我这几天好想你[过滤]。

    你心里有了汪雨,还会想我吗?

    老婆,你要是不信,我发誓给你听。

    陈冬看过不少影视剧,剧中的男人表真心时往往会举手发誓,一举手,女人就会封住他的嘴巴。果然,陈冬手一举,唐莎就偎在他的怀里,喃喃地说:好了,我相信你就是了,发什么誓,不吉利。

    陈冬趁机俯首亲吻着唐莎。唐莎先是躲躲闪闪,后来,还是凑上嘴巴。陈冬一边吻着唐莎,一边抚摸着那对丰满的胸。渐渐地,唐莎就开始情动了,身子不停地扭动,嘴里发着[过滤][过滤]的声响。

    陈冬血脉贲张,双手伸进她的短裙中,将唐莎的[过滤]褪了下来,伸手一摸,桃源入口,一片湿润。

    老公,你确定这一次身体没事吗?唐莎问。

    没事,我没事……陈冬冲动到极点,蓦地翻身而起,将唐莎压在身下,双手一翻,将唐莎的文胸掀开。

    双峰傲立,明亮炫目。陈冬咽了一口唾沫,心说:小师娘,今天咱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一起身,正要撤掉身上的浴巾,猛然,卧室门口有人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唐莎一咕郲过滤]懒似鹄矗辖籼咨蟍过滤],这才抬头。

    陈冬扭头看去,发现胡蝶瞪着大眼睛惊讶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陈冬叫道:你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时候来捣乱。

    胡蝶面红耳赤,慌忙摆手:哥,嫂子,对不起,你们继续,继续。说着,胡蝶扭头要跑,唐莎忙说:胡蝶,有什么事吗,快进来吧。

    胡蝶这才走了进来,脸色虽然没有恢复正常,却瞪了陈冬一眼,哼道:两道门户都大敞四开的,你当全世界只剩下你们两个人啦。

    陈冬裹好浴巾,在床边坐下,翻了胡蝶一眼,说:有屁快放。

    胡蝶叫道:哥,你什么时候学得说话这么粗鲁了。

    唐莎摇摇头:你哥[过滤],我看是变了,好啦,不说了,我去给你们弄晚饭。

    别……胡蝶说:嫂子,我是来请哥去画院的,而且马上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