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19章 浴室偷窥

第19章 浴室偷窥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14

    果然是姓范的。陈冬拍拍额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头,心说:怎么办,要不要教训教训他?

    陈冬欲擒故纵,就是想看看黑影是不是范且的人,此时跟踪而来,印证了自己的判断,正在考虑该不该动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双龙湖中似乎传出奇异之声,湖水汩汩冒泡。

    小胡子叫道:老板,不好,有情况。

    快走。范且喊了一声,一头钻进小车中,转眼间,小车忽地一下开走了。

    陈冬觉得奇怪,夜色中,看湖面的异象,显然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慌,但又一想,怕什么,我有神戒护身。想到这,陈冬大着胆子慢慢地下到湖里。

    神戒,护体。陈冬微举左手,只见神戒幻出一道绿光,护在陈冬身外。

    陈冬水性极佳,他一个猛子钻入水中,借着神戒的光芒,朝湖心游去。

    很快,陈冬来到湖心,虽然绿光护体,他还是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来自脚下,而且,吸引力越来越大,湖水在渐渐下沉。

    不好。陈冬转身要溜,然后神戒却幻出一圈圈绿光,如漩涡一般,将他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陈冬固然水性好,却无法脱开两股强大力量的束缚。不过,由于漩涡一起,湖心渐渐露出,陈冬猛地一呆,因为他看到湖底似乎有一道幽幽的光,如蛇一般游动着。

    陈冬大叫一声:快走。

    他想命令神戒带他逃譡过滤]床涣希耸鄙窠渫耆惶闹甘埂2坏绱耍窠涞墓饷⒃俅巫露淮牒住?

    湖水突然恢复,涌在陈冬的头顶,漩涡不见了,湖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陈冬两脚已经踏在湖底,他一跺足想冲上去,却突然被一股力量拉进湖底双龙山延伸的一条水洞中。

    水洞中有一条幽幽的光。陈冬这才发觉,那是一种和神戒相仿的光,并非游动的蛇。

    身后轰地一声,山石封住洞口,陈冬吓的脸色大变。糟糕,洞口被封住了,他岂不是无法出去了。看看山体,居然一点缝隙也没有。就在此时,山体继续向里封着,陈冬慌忙转身朝洞内跑去。身后,山体在逐渐合拢,山洞渐渐闭塞,那幽幽的绿光也在渐渐回收。

    陈冬生怕被封在山体中,拼命地跑着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前面绿光幻现,出现一个宽阔的山洞,似乎走到了尽头,再往前便没有路了。

    山洞的正中居然摆着一张冰床。

    冰床上冰雾凝结着一层。

    陈冬浑身颤抖,叫道:有……有人吗?

    叫完才想:这是什么地方[过滤],有人才怪。

    糟了。陈冬突然想起身后合拢的山体,赶紧往贴身石壁上,抬头看去,只见山体将来路渐渐封住,但到了洞府内便不再合拢。

    陈冬松了口气,可是转头看看密封的山洞,心底生出一股绝望的念头,虽然洞府没被合拢,但是,自己被封在这里,来时的通道已经没有了,怎么出去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慢慢地溜在石壁下,坐在一块石头上,望着冰床,突然想: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人?想到这,陈冬大着胆子站起来,慢慢地来到冰床前,刚想伸手,想了想,双手抱拳:对不住了,不是我陈冬要冒犯你,是我不得不这样[过滤]。说着,陈冬伸手靠在冰床外的冰雾上。好冷。陈冬五指都快僵住了。他深吸一口气,用衣角裹住手。

    [过滤]。

    手一撤,冰雾散开一些。陈冬大吃一惊。只见上面居然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陈冬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。因为他刚才虽然只看了一眼,却感觉那个尸体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陈冬大着胆子再次用手触开冰雾。这一次,他看仔细了。哦,是自己,原来,这是自己的肉身[过滤]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肉身躺在冰床上,陈冬心中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哥们儿,你……你受苦了。陈冬摸摸自己的脑袋,突然,他觉得手中的神戒一幻。

    陈冬一拍额头,自言自语地说:魔戒和冰床有着同等神奇的能力,他们都可以分离合拢山体,如果我能把和灵魂分开,就可以让自己恢复了……不过……说起来,我现在也不错[过滤],借了老师这儒雅帅气的脸,更能吸引美女。想到美女,陈冬便想起了小师娘。算了,我还是这样吧,哥们儿,再见,让你受委屈了,我会常来看你的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合拢了冰雾,来到石壁前,将神戒对准石壁,喃喃地说:开。

    怪了,只见石壁果然就打开一条通道。陈冬大喜,快步奔了出来,一直到湖边。湖水欲灌入通道,却被神戒的光圈阻住。

    合。陈冬喝了一声,通道慢慢地合拢。陈冬钻出双龙湖,躺在岸上,望着天空,想着刚才的奇遇,看看神戒,喃喃地说:神戒[过滤]神戒,你还有多少神奇的能力?他亲了亲戒指,站了起来,然后喝了声譡过滤]闳缫涣锓绨慊亓怂恰?

    陈冬悄悄地回到寝室,看看湿漉漉的衣服,赶紧脱了下来,洗了个澡,裹上浴巾,将衣服涮洗了,凉好,正要回卧室,突然,对面浴室传来哗哗的声音。侧耳听去,哇,是茅妮,她要洗澡呢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冒出一个念头,他将眼睛凑近管道的缝隙,只可惜,和上次一样,隐隐正能看到一丝的光亮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神戒,心念一动,将神戒对准墙壁,念着:开。

    只见墙壁渐渐开了一个洞口,洞口越来越大,很快有碗口大小了。陈冬不敢再让洞口大下去了,他赶紧停下念头,将眼睛贴近洞口。

    哦,太美了。

    由于陈冬不敢将洞口开在上面,担心对面的茅妮一低头就能看到,因此,他此时通过洞孔看到的,是茅妮的大腿下侧。

    那粉白的肌肤就在眼前,陈冬真想伸过手去摸上一把,又有些遗憾,刚才怎么不把洞孔再往上开一点呢。

    再开,不就可以看到那桃源密处了吗。不过,陈冬不敢在试了,因为双方离的太近了,只有一墙之隔,万一被茅妮看到,自己还不……

    陈冬在胡思乱想着,对面哗哗的声音突然停了。陈冬吓了一跳,以为茅妮发现了洞孔,赶紧合拢,然后侧耳听去,脚步声传来,茅妮似乎去了卧室。

    陈冬松了口气,心中扑扑直跳。他虽然有点小好色,却也并非好色到无耻的地步,因此,偷窥之心虽有,惶恐之心也在。

    突然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陈冬慌了,难道是茅妮刚才发现了洞孔,他赶紧流出来,回到卧室,然后才应了一声:来了。

    出声时假装自己刚从睡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打个哈欠,故意堆着一脸的困倦,将门打开,往外看一眼,见门口站着的人却不是茅妮,而是胡蝶。

    胡蝶一脸清新,两眼明亮,穿着[敏感词]黄色的睡裙,头发湿漉漉的,一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哥,你还没睡[过滤]。

    妹儿,你……你怎么还不睡。陈冬见识胡蝶,心中略宽。

    胡蝶来到床边坐下,说:刚才我一直找不到你,你去了哪里?

    我中午喝多了,在街上溜达了一圈,然后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嫂子给我打电话,问你在这里习惯不习惯。

    她给你打电话了?

    是[过滤]。

    怎么没给我打。说着,陈冬拿起手机,一看,糟了,手机又进水了。

    哥,你的手机怎么了?

    我……我刚才洗衣服,忘了拿出来。陈冬忙说。

    你[过滤],怪不得打电话时,嫂子对我说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我看[过滤],你现在的样子,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哪里不一样了?

    哥,你一直文质彬彬的,从来不醉酒,可是这两天的表现和以前完全两样,你是不是真像嫂子说的……

    她说什么了?陈冬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嫂子说你从双龙山上回来就变了,怀疑你……你坐过双龙石。

    不,不,我怎么会呢,妹儿,我还是我,你放心,哥永远是哥。

    对啦,嫂子让我问问你学生的事。说着,胡蝶眼睛瞪圆,亮亮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我学生?

    对[过滤],就是那个吊儿郎当的陈冬,和你同名同姓的那小子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那天和我分手后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?陈冬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他爸爸在工地上摔断了腿,回到了双龙城,他妈妈中午去过画馆,问过嫂子,嫂子怀疑这小子……这小子出事了。

    陈冬一惊:你说什么,爸爸摔断了腿?

    爸爸?胡蝶一愣。

    [过滤],我是说陈冬的爸爸。

    是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有些急了: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哥,你好像有些着急。胡蝶看着他的脸问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在想,他毕竟是我学生的父亲,我只有这么一个学生是不是?怎能不关心?

    哥,你这话说的倒是,好了,我不多说了,你休息吧。

    说着,胡蝶起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关了门,一时脑子里满是爸爸的影子。爸爸摔断了腿,我……我该怎么办?不行,我现在就的回去。陈冬起身要譡过滤]纯醋约海构旁〗恚路置籟过滤]。唉。算了,还是明天一早回去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只好耐着性子躺在床上。这一夜,他依然没有睡好。爸爸妈妈为了自己在外打工,太不容易了。自己没有能力让他们过上好[过滤]子,却要让他们遭受这样的痛苦,唉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