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20章 床上试探

第20章 床上试探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15

    天色刚亮,陈冬就爬了起来,穿好衣服,然后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陈冬刚到大厅,正巧遇到茅妮。

    茅妮忙说:冬哥,怎么起的这么早?

    陈冬忙说:对了,茅妮,我正想跟你请个假,我……我学生的爸爸受了伤,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茅妮笑笑:应该的,你去吧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快步来到街头,拦了一辆出租车,回到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陈冬来到胡同口时,包老头正端着一笼包子出来,蒸蒸热气在包老头的脸上弥漫着。

    包子,刚出锅的热包子。包老头大声地喊着,目光穿过热气,看到了儒雅帅气的陈冬。

    小伙子,要包子吗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要了十个包子,本想和包老头搭讪几句,又一想,算了:毕竟我现在是以另一种身份回来的。

    包老头呵呵一笑:小伙子,好吃的话欢迎再来[过滤]。

    好的。陈冬转身走进胡同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陈冬站了下来,看看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,陈冬的心突然紧了一下,然后有些疼。他想起自己的尸身,虽然复原了,可是灵魂易体,自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唉,这件事如何和爸爸妈妈说,他们肯定会问起来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,陈冬敲了敲门,很快,院子里响起一阵脚步声。接着,妈妈的声音传来:谁[过滤]?

    陈冬鼻头一酸,眼圈忍不住一湿。

    他几乎脱口而出,妈,是我。不过,这句话刚到喉头,还是被他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阿姨,是我,你儿子的老师。

    [过滤],是画馆的陈老师吧。门开了,妈妈那熟悉的脸出现在眼荹过滤]?

    陈妈妈欣喜地将陈冬迎了进去:陈老师,我昨天还找过你呢,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,太好了,快请进。

    走进屋内,一抬头,陈冬便看到爸爸躺在床上,他的腿吊上打着石膏板。

    陈老师,您请坐。陈爸爸欠了欠身子,朝陈冬示意。陈冬忙上前按住他,喉头一动,又差点喊出爸爸来。

    叔叔,您别动,躺着吧。

    陈老师,你来的正好,陈冬呢,这小子怎么都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他……陈冬想了想说:他没有去找你们吗?

    没有[过滤],这几天我们是去了联系,昨天问过你老婆,她说前几天你和陈冬爬过山。

    [过滤],是有这么回事,不过爬山之后我们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陈冬没说去哪里吗?

    他……他说要到处玩玩,我还以为他去外地找你们了呢。

    陈冬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情绪,不让爸爸妈妈看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没事就好。陈妈妈叹息一声,看看丈夫,说:他爸受了伤,不能在工地[过滤]了,所以我们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叔叔是怎么受的伤?

    不小心跌下了工程架……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。陈冬忍不住摸摸爸爸的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子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:陈阿姨在家吗?

    陈冬一愣:是小师娘,她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陈妈妈迎了出去,很快,陪着唐莎走了进来。唐莎看到陈冬,咦了一声:老公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我……我听胡蝶说了叔叔的事,所以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哦。唐莎瞥了他一眼,似乎要说什么,又住了口。

    陈冬望着父亲,一脸担忧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莎突然拉了拉他,说:老公,咱们也该走了,让叔叔休息吧。

    [过滤]。陈冬点点头,只好几步一回头地和唐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上了车。唐莎一边开车一边说:老公,我发现你神色有些不对[过滤],你好像非常关心叔叔?

    我……我当然关心他了,陈冬跟我说过多次,他的爸爸妈妈在外打工不容易,叔叔又伤成这样,我能不关心吗?

    可是我从一进屋,就感觉到你对他们一家的感情有些不正常,这已经超出了关心的范围,他们就像你的亲人一样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,知道自己引起了小师娘的怀疑。

    他一低头,没有说话,生怕更加让小师娘起疑。

    唐莎瞥他一眼,转过头去,说:我已经整理好画馆的东西,这两天准备退了房子,走吧,咱们去看看,有没有遗漏的物品。

    好吧。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了,老公,昨晚你看电视了吗?

    电视?陈冬摇摇头:没有[过滤],我中午喝多了,一直在睡觉。

    你喝多了?唐莎一皱眉。

    也……也不算太多。陈冬忙说。

    老公,你越发让我看不懂了,以前你从来不贪杯的。

    茅院长一家劝我,我不便推辞……

    好啦,不说这些了,老公,这一次你可给双龙画院长了脸,我看过电视上你画的那幅《双龙图》,太神奇了,没想到你的画技似乎增进了不少?

    呵呵,是吗?陈冬说:也许是运气好吧。

    绘画可不能考着运气[过滤],那是悟性、灵感和造诣的融合。

    陈冬没有说籟过滤]?

    唐莎看看他,说:本来我……我还怀疑你,可是……看了你的画后,我觉得你还是你。

   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老公,难道你自己没有发觉吗?你现在的样子说话的语气,神态、行为,和你的学生一模一样,何况你学生又失踪了,让我不得不胡思乱想,那天你们在双龙山上遭遇了灵异现象,你学生的灵魂扑在了你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冬吓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你学生怎有你这样的绘画造诣,那家伙,吊儿郎当的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,满嘴粗话,可不是画师的材料。

    是……是[过滤],他……他来画馆,我就是看他和我同名同姓,觉得有缘,所以才留下他。

    老公,最近关于双龙石的传说故事又在民间沸腾起来了,你不怪我多想吧?

    当然不怪了,你这样想是应该的,我……我想我是被我的学生影响了不少,染上了他的一些不良习性。

    呵呵,你还知道不良习性?知道就好说,你还是你,只要你能摒弃你学生的影子,一定会找回原来的儒雅风度。

    [过滤],我尽量吧。陈冬心说:看来小师娘是怀疑我了,也难怪,陈老师是她的老公,她对老公能不熟悉吗,自己以后可要小心些。

    很快,微型小车在画馆外停了下来。唐莎和陈冬下了车,来到里面。陈冬见画馆的一些私人物品已经分类堆积了起来,忙说:老婆,你怎么不叫上我,自己忙活这些太累了。

    没事,是汪雨忙我的,她听说咱们要退租,便下来忙了一天的忙。

    陈冬听了汪雨俩字,眼前忍不住浮现出汪雨那多愁善感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莎将陈冬拉到卧室,说:老公,卧室还没有动,咱们收拾一下吧。

    好吧。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唐莎拿出行李箱,帮陈冬将换洗的衣服放了进去,说:你住在画院的时间多,这些就带到那边去吧,要是爸爸不讨厌你,你跟我回家住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陈冬非常想和小师娘回家,只是,他更加担心岳父,万一被他看破真身,那可坏菜了。

    唐莎收拾完衣服,又准备整理床褥。陈冬拉开抽屉,突然上次买的一盒避孕套,忍不住转过头望着唐莎。此时,唐莎正俯着身子,叠着枕巾。她优美的脊背弧蟍过滤]约靶蕹さ拇笸龋删攀鹊慕牵已客渫洌尾课⑶蹋茄樱挡怀龅男愿辛萌恕?

    陈冬突然间就冲动了起来,他猛地从后面抱住唐莎。

    老婆,我们做一次吧。

    唐莎低头看到他手中拿着的避孕套,笑了笑:你这样子,让我越发怀疑了,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你说呢。

    唐莎转过身来,盯着他的面目,半晌说:说你不是吧,可你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老公,说你是吧,可你的言行又和他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陈冬拥住唐莎,一边吻着,一边说:老婆,我当然是你老公了,其实人都可以变得,难道我这样火热地对你,就不好吗?

    唐莎笑了:老公,我是说着玩的,其实我非常喜欢你现在的样子,毕竟我们结婚这么久,你一直没有尽到老公的责任,我心里总是有些怨言。

    什么,难道陈老师?陈冬一拍额头:明白了,陈老师一定是那方面不行,太好了。

    呵呵,我现在没病了,完全好了。陈冬在唐莎唇上吻了吻,说:我们现在就做吧,好不好?

    唐莎一指卧室的门,说:你[过滤],忘了上几次的事了?两道门户都敞着,你就不怕谁再闯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拍额头,呵呵一笑,赶紧说:我去关门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跑出卧室,将大门、卧室门都上了锁。

    陈冬关好门,转过身来,望着坐在床边的唐莎,发现她正在凝眉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老婆,你……你怎么了?

    唐莎温柔一笑:没什么,我……我可能想多了。

    陈冬抱住她的细腰,笑道:老婆,来吧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便去脱唐莎的t恤。唐莎说:我自己来吧。说着,唐莎将t恤脱了下来,又将短裙除下,只剩下文胸和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除去自己的衣服,三五几下,便脱得光溜溜的,正要往唐莎的身上扑。唐莎双手推在他的胸上,说:等等。

    陈冬只好站在床边。唐莎上上下下看着他,不放过每一寸肌肤,最后,目光落在他的小弟弟上,伸手握了握,似乎在感觉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冬已经冲动到极点,小弟弟昂首挺胸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唐莎却还不急,偏头想着。

    老婆,你……你怎么了?

    哦。唐莎哦了一声:没什么,我……老公,现在我相信了,你还是你,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当然是我,难道哪里不对吗?

    不,我给你洗过澡,你身上每一寸皮肤都是你的,甚至连胳膊上,[过滤]上的痦子,也丝毫无误。

    老婆,你……你还在怀疑我[过滤]。

    我能不怀疑吗,如果你不是我老公,我怎能和你上床?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慌,赶紧说:老婆,你别多想,我还是我,一点都没变,不,性格上我……我是被我那个学生影响了些,不过,时间长了,我会改回来的。

    [过滤]。唐莎点点头:好了,我们开始吧。说着,唐莎缓缓地解开自己的文胸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