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24章 卧室相连

第24章 卧室相连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0

    东西两间卧室相连,西卧室是胡蝶的。

    胡蝶拉着陈冬来到东卧室,说:哥,你瞧瞧,你走之后,这里一直保持着清洁[过滤]净,妈妈知道你不喜欢脏乱,所以每天都要过来开开窗,打扫一下,你瞧,还满意吧。

    陈冬看了看,只见卧室宽敞明亮,橘黄的落地窗纱分在两盵过滤]A髁撩髁恋模洞σ老】杉酉衿谎乒?

    淡雅的同样是橘黄色的床罩,原木色的衣橱和书橱。

    陈冬用手摸了摸床褥,好温馨的感觉,心说:陈老师能有这样的养母,本来是他的福气,只可惜,他命太短了。

    哥,怎么样?

    很好,妹[过滤],谢谢你。

    你谢我[过滤]什么,这些都是妈做的[过滤]。

    对,对,应该谢谢妈才是。

    对了,我让你看件东西。说着,胡蝶拉着陈冬,来到自己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胡蝶的卧室和陈冬的卧室虽然一墙之隔,但是风格又不相同。胡蝶卧室里布局是那种清新的绿色,窗帘、床罩,甚至墙壁都是绿色的,充满了青春和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看什么?陈冬问。

    胡蝶将陈冬按在床边坐下,然后从书橱里拿出一个影集,说:我那天整理爸爸的遗物,发现了几张老照片,保证是你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说着,胡蝶将影集打开。

    其实,这本影集上所有的照片,陈冬都没见过。当然,胡蝶指的是陈老师,想必她和陈老师以前看过大部分。

    胡蝶快速地掀着,说:前面的你都见过了,我找给你看,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胡蝶的手停下了,陈冬看到了一张老照片,黑白的,似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,上面有四个男人,年龄在三十来岁,都戴着那种年代味很足的帽子。陈冬从电影上见过。

    瞧,这个是爸爸。胡蝶指着第三个人说,又指着第二个人说:这个是薛老板,第一个是谁你看得出来吗?

    陈冬看了看,摇摇头。

    第一个就是茅院长[过滤],当然,是老院长,茅妮姐的爸爸。

    哦。陈冬依稀觉得茅妮的样子和第一个人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人是谁?胡蝶笑着问:你猜猜。

    是马派吧?

    是[过滤],是马派的马庄大师,你真聪明,呵呵。胡蝶笑道。

    你挖苦[过滤],我看到这四个人,就会想起四大流派,这个不难猜[过滤]。陈冬笑着看看照片。

    胡蝶突然说:哥,你发现什么没有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马庄马大师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照片,似乎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胡蝶说:你再看看他的样子,哥,我觉得你和他的样子非常像[过滤]。

    什么?陈冬低头仔细地看着,果然,发现马庄的样子和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胡蝶低声说:哥,我发现这张照片时,曾问过妈妈,妈妈被我一说也觉得你可能和马大师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陈冬心说:有渊源的话也是陈老师,和我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胡蝶妈在下面招呼两人吃饭。

    胡蝶拉着陈冬下了楼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胡蝶说起了这件事。胡蝶妈看看陈冬,叹道:儿子,那天胡蝶翻出了照片,引起了我的一些回忆,她这么一说,我记起来了,你现在的样子和马大师年轻时还真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是吗,那……那妈妈为什么没早点说?

    唉,马大师一家自从出国,四大流派事实上就只剩下了三支,大家都把马大师淡忘了,再说,你小时候的轮廓也没长成,只是这几年才渐渐地有了马大师的样子,时隔多年,其实要不是看到照片,我也把马大师的样子忘记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我……我真的有可能和马大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是[过滤]。

    妈,这些年你就没替哥寻找亲生父母吗?胡蝶问。

    胡蝶妈苦笑一下:也不能说没找,你爸朋友这么多,大家都知道我们没有孩子……

    没有孩子?陈冬看看胡蝶,又看看胡蝶妈。

    胡蝶妈赶紧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胡蝶瞪着大眼看着妈妈:妈,你……你刚才的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胡蝶妈神色连变,半晌才说:胡蝶,你也老大不小了,看来,妈也不能隐瞒你了。

    胡蝶一阵动容,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孩子,其实,你……你也不是妈亲生的。胡蝶妈将胡蝶抱在怀中,抚摸着她的秀发,接着说:妈这辈子没有生育,你是爸爸抱养的,你哥是收养的。

    胡蝶呆住了,要不是今天说到这些事,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    妈,不,你说的肯定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胡蝶妈摇摇头,说:妈不骗你,这些年,妈一直不肯说出你的身世,事实上,不只因为你爸去世早,还有,妈也怕失去你。

    胡蝶眼圈一湿:妈……她紧紧地抱住妈妈,虽然得知自己并非妈妈亲生,可是多年以来,她们母女情深,又何异亲生。

    妈,你知道我的亲生父母吗?胡蝶问。

    唉,这件事说来话长胡蝶妈抬起头,望着门外的天空,半晌,才说起了一段往事。

    原来,有一天晚上,胡蝶妈正在院子里,听到门口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她开门看到一个襁褓,襁褓里裹着一个婴儿,等她抱起孩子再朝远处看时,看到一个背影匆匆离去,显然,那人将孩子丢在她家门口便走了。

    胡蝶妈将孩子抱进家门,发现襁褓上用血写着一行字:家境困难,[敏感词]腺有病,知胡家富足,希望待如亲生,抚养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妈知道,孩子的父腫过滤]钐跫睿蘖Ωа⒆樱偌由仙硖宓那榭觯蟾攀悄趟蛔悖蝗炭醋藕⒆佣鏊溃圆沤⒆铀偷秸饫锢础:那咨杪栌Ω弥溃业笔彼愕蒙鲜怯星耍钐跫谩?

    说完往事,胡蝶妈感慨万千:唉,当时,我们刚收养了你哥,又看到你,知道即便去找你的亲生父母,也没有用的,因为他们如果能抚养你,也不会忍心将你送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胡蝶眼圈通红,抱住妈妈,哭道:妈,你就是我的亲妈妈,那种狠心的父母我不认。

    别这样说。胡蝶妈摇摇头:你的亲生父母留言说的很清楚,她当时[敏感词]腺有病,没有奶水,怎能眼睁睁地看你饿死?那时候,不像现在一样,孩子奶水不足,可以补充牛奶,别怪他们,世上没有狠心的父母,他们如果不是迫于无奈,怎么会丢掉你不管?

    胡蝶喃喃地说:总之,我不管他们在哪里,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妈妈。

    胡蝶妈摇摇头,站了起来,走进卧室。一会儿,胡蝶妈拿来一个襁褓,说:这就是当年你妈妈留下的唯一信物。

    胡蝶展开那个襁褓,看到上面淡淡的血迹,看清了上面的字,突然间泪水就汪汪地流了下来,虽然她有些恨自己的亲生父母,但看到这样的留言,还是有些酸楚。

    胡蝶将襁褓叠起来,说:妈,后来你询问过他们的消息吗?

    胡蝶妈摇摇头,说:我起初也想帮你找到亲生父母,可是看着你越来越大,越长越乖巧可爱,就有些不舍,不过,我听说有人曾来过镇上,打听过你。

    有人打听过我,难道他们……

    [过滤],他们应该是你的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你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吗?

    我跟踪过一次,他们去了双龙城西,后来就跟丢了,不过我想,你的亲生父母不会是外地人,一定在双龙城附近。

    胡蝶拿起筷子,默默地吃着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晚饭后,胡蝶早早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胡蝶妈看看陈冬,说:儿子,你也上去休息吧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了一声来到楼上。

    陈冬来到胡蝶的卧室,发现她手里拿着那个襁褓,眼泪扑簌扑簌的,直往下掉。

    妹[过滤],你放心,我有空就帮你去找,一定能找到他们的。

    谁说我要找他们?既然他们狠心不要我,我才不要他们呢。

    瞎说,世上哪有不要亲生父母的儿女。

    我不管,反正我不想找他们。

    好啦,早点休息,别想这事了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他躺在床上,一时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半晌,陈冬看看墙壁,心说:不知胡蝶睡了没有。他轻举手指,将戒指对准墙上,慢慢地移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缝隙渐渐扩大,眼睛正好望过去,只见胡蝶还趴在床上,正望着那个襁褓发呆。

    陈冬本来,是想趁机偷窥一下胡蝶睡眠的样子,见她如此失魂落魄,顿时乏味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,陈冬耳边传来胡蝶的喊声,睁眼一看,胡蝶正站在床边。

    喂,妹[过滤],你起得这么早?不对,你是不是一夜没睡好?陈冬发现胡蝶的眼睛布着血丝,神色也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我没事,哥,我听嫂子说你学生的爸爸摔断了腿,我陪你去看看吧。

    什么?陈冬觉得奇怪,胡蝶怎么想起去看自己的爸爸。

    你学生不知去了哪里,作为老师,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?

    当然有。其实,陈冬被胡蝶一提,心已经飞回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那咱们现在就出发?

    出发。

    很快,陈冬和胡蝶来到了城西双龙湾。

    等一下。胡蝶见陈冬想拐进胡同内,忙拉住他。

    怎么了?你不是要陪我看学生的爸爸吗?

    不忙不忙,咱们先吃了早饭也不晚[过滤]。说着,胡蝶拉着陈冬来到包老头的铺子前,找了个位子坐下。

    包老头走了过来,笑着问:两位要包子吗?

    陈冬不便和他打招呼,假装不认识,点点头。胡蝶说:给我们来四个包子,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好咧,马上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包老头将包子和米饭端了上来。胡蝶收回四处打量的目光,落在包老头的脸上,问:老板,你这家包子铺开了多长时间了?

    哦,这个嘛,可有些年头了,我算算……差不多二十几年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你这是家老店了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做生意靠得是口碑,只要服务好质量好,就能站得住脚,我老包做生意讲信誉,絒过滤]夹模裕瞎丝鸵捕颊展宋业纳狻?

    我想打听一件事,二十年前,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人丢过孩子?

    孩子?包老头一愕。

    陈冬这才明白,原来,胡蝶是来打听自己身世的。她机灵得很,一眼就看出包子铺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是个老店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是个刚出生的婴儿,她的父母应该是附近的吧。

    这个嘛,时间长了,我还真的没印象了。

    那你好好想想,她的妈妈应该有病,家庭状况也不好,所以无法抚养孩子,刚出生就……就扔掉了。

    包老头拍拍后脑勺,说:这件事我还真的好好想想,我老包好忘事,姑娘,这样吧,你给我几天时间,我想想,想好了再告诉你。

    好吧。胡蝶只好叹息一声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