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25章 亲兄妹

第25章 亲兄妹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1

    陈冬带着胡蝶来到自己的家里,他不敢表现的太过了,因为陈冬看得出来,胡蝶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,她这么机灵,一旦自己哪里不对劲,还不马上引起她的怀疑。

    阿姨,叔叔,你们好,我和妹妹来看你了。陈冬恭恭敬敬地给妈妈爸爸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陈妈妈看看陈冬,又看看胡蝶,说:太感谢了,陈老师,没想到你又来了,这位姑娘是你的妹妹?

    我叫胡蝶。胡蝶主动自我介绍:阿姨,我听说了叔叔的伤后,正巧今天没事,就跟哥过来了,叔叔的腿好些了吧。

    好了些,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,一时半会儿走不了路,对了,你们还没吃早餐吧,我去做。陈妈妈说。

    不用了,我们刚刚吃过。胡蝶忙说。

    陈妈妈请两人坐下,看看胡蝶,从心底生出一种欢喜来:这闺女,阿姨瞧着便觉得亲切,你是陈老师的妹妹?

    [过滤]……不是亲生的,我爸爸姓胡。

    胡?那你是哪里人?

    双龙镇人[过滤],说起我爸爸,想必阿姨和叔叔都听过吧,在早些年,我爸爸可有名呢。

    陈妈妈突然一阵激动,[过滤]了一声,眼睛亮亮地,张着手,就要去抱胡蝶。

    陈爸爸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妈妈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陈妈妈的表现让胡蝶心中一动,心说:看阿姨刚才的样子,似乎见了自己的亲人一样,难道……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   胡蝶试探着说:阿姨,我的出现是不是触及了你的心事?

    陈妈妈忙说:不,不是的,我……我大概是想儿子想的,自从我们回来,还没见到儿子,问过陈老师,陈老师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胡蝶笑了:阿姨,瞧你说的,我是女孩子,你不总会看到我想起你儿子吧?还是看到我哥才触动了心事?

    陈妈妈忙掩饰着心事,说:都一样,男孩子女孩子对于老人来说,感觉都是一样的。说着,她的目光在胡蝶脸上流转着,满脸的慈祥和关爱之色。

    胡蝶心说:难道我是阿姨的亲女儿?

    想到这,胡蝶问道:阿姨,你只有一个孩子吗?

    是[过滤],不,不,我……怎么说呢,我以前覽过滤]桓雠豢上В錾柑炀汀投恕?

    或许这件事一直压在陈妈妈的心头,因此,说起它事,陈妈妈顿时动容,很快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哦,是这样[过滤],怪不得阿姨见了我会那样呢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想,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,大概和姑娘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没事的,阿姨,如果你喜欢,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吧,我也会孝敬你的。胡蝶说。

    真的?陈妈妈激动地抓住胡蝶的手:孩子,你说的可是真的?

    [过滤],是真的[过滤],我胡蝶可是说到做到的人。

    太好了。陈妈妈握了握胡蝶的手,说:孩子,你不知道妈妈有多高兴,妈妈这些年一直有愧于心[过滤],已经不知道又多少次从噩梦中醒来了,女儿的影子总在我的眼前晃动,我……我对不起她,我是个狠心的妈妈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越发觉得陈妈妈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她也有些动容了,忙问:妈妈,当年的情况是怎样的,您能跟我说说吗?

    陈妈妈[过滤]了[过滤]眼泪,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望着妈妈,心说:这些年来,怪不得妈妈一直有些郁郁不欢,只要闲下来,就会摸着一块陈旧的布。想起那块布,陈冬突然[过滤]了一声,因为他记起来了,那块布的颜色和花型似乎和胡妈妈拿出来的襁褓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胡蝶,又看看妈妈,心说:不会吧,这么巧,难道胡蝶是我的亲妹妹?可刚才妈妈说我的亲妹妹夭折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望着妈妈,认真地听着。

    陈妈妈叹息一声,说:是这样的,二十年前的春天,我生下了一个女儿,当时,我儿子才一周岁多点,本来一儿一女,我很高兴,可当时我的[敏感词]腺生病,断了奶水,女儿饿得哇哇直哭。我们那时的条件比现在还贫苦,本来就吃了上顿没下顿,生儿子欠了亲友一[过滤]钱,生女儿就没处借了……现在想想,虽然不觉得怎样了,可当时的难处,真的无法想象,女儿三天没吃奶,就活活地饿死了。

    什么?陈冬一愕:不是送人了吗?

    陈妈妈摇摇头:没有,当时我抱着孩子,孩子饿的哭都哭不出来了,心中非常绝望,真想和女儿一起饿死。

    胡蝶也呆了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:不会吧,阿姨,你再想想,当时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陈爸爸躺在床上,本来一直没说话,这时叹息一声,说: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的,孩子眼看就没了气息,我们都舍不得,是包家嫂子抱出去埋的。

    陈冬知道,爸爸所说的包家嫂子就是包老头的妻子包大娘。

    陈妈妈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:我的女儿[过滤],妈妈对不起你,是妈妈活活地饿死了你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看看陈冬,低声说:是我猜错了,哥,咱们走吧。

    陈冬还想再坐一会儿,他见妈妈哭得这么难受,心中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陈冬朝胡蝶示意,胡蝶只好哄劝着陈妈妈,过了一会儿,陈妈妈总算心情好些了。

    胡蝶站了起来,说:阿姨,叔叔,我们不打搅了,也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只好也站起来。

    出了胡同,陈冬说:妹[过滤],原来你跟我来,是要调查自己的身世[过滤]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既然我知道了,就要调查下去,哥,你不怪我吧。

    我[过滤]嘛怪你,这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这家的女儿,可后来听阿姨说的,就感觉不是一回事了,阿姨不像说假,她的女儿看来是真的夭折了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是[过滤],要是阿姨的女儿没死,她一定会急着找到的。

    胡蝶突然想起一事:不对[过滤],刚才……不对,不对……这怎么解释[过滤]。

    什么不对?

    算了,我头都晕了,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陈冬发现胡蝶不时地比划着,还自言自语,却听不出她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双龙画院到了。

    陈冬和胡蝶下了车,来到一楼办公室内,只见茅妮刚打完电话,正一脸郁郁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姐,发生了什么事?胡蝶跑过去问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他们,叹道:我给薛老板打电话,想商量续约的事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应该考虑了,夜长梦多,别看薛老板答应了,可是,如果合同不签字,是不生效的。

    我也是这样想的,可是,薛老板变卦了。

    变卦,他是七色板[过滤],说变就变,快说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茅妮叹息着,将刚才的电话内容说了一遍,原来,她给薛老板一打电话,薛老板告诉她,他也正想找她说画院的事。前两天薛老板虽然答应和茅妮续约,但是,经过三思,他认为茅妮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子,所学又非书画专业,面对画院一系列的管理和业务,时间长了,她一定承受不住。所以,经过认真考虑,他觉得与其看着画院颓废下去,不如现在趁着市场时机好,转让出去。

    胡蝶一听,就气得大骂:出尔反尔,薛老板这是存心跟咱们过不去[过滤],什么女孩子,女孩子怎么了,难道就不能挑大梁?[过滤]出一番事业来?气死我了。

    茅妮叹息道:胡蝶,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,可是,他可能对我不太了解,认为当前无论做什么事业,都会经历一些看不到的困难,我一个弱女子,是决难承受的。

    真是的。胡蝶瞪着眼睛说:什么决难承受,他是不了解你的决心和毅力,姐,咱们去找他,让我跟他理论。

    没用的,他又出了一道题。

    出题?哦,薛老板怎么这样呢,老是考核,不过,出题咱不怕[过滤],有哥在呢。

    陈冬笑着说:是[过滤],茅妮,有我在,就是一百道题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茅妮苦笑一下:这次的题目和书画无关。

    什么?胡蝶眼睛瞪得更大了:什么题目?

    是电视台即将开始的闯关节目。

    勇者无敌嘛,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胡蝶一愣。陈冬也觉得不可思议,双龙画院的续约权和电视台的节目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茅妮接着说:薛老板答应推迟一个月续约,不过,我们要取得‘勇者无敌’的月度冠军,还说,‘勇者无敌’是一个考验人胆量、志气、毅力等各方面能力的活动,他认为一个能够在跑道上取得良好成绩的人,一定可以经营好画院。

    陈冬忍不住脱口骂道:狗[过滤]的薛鸿这是摆明了要让我们自动退出。

    陈冬一句粗口,茅妮和胡蝶都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冬一时不觉,刚才的粗口是性格的自然流露。

    你们这样看着我[过滤]什么,我又不是薛老板。

    胡蝶说:哥,你刚才骂得太痛快了,我也想骂,薛鸿这个混蛋,简直不是人。

    陈冬恍然,想起刚才的粗口,忙说:我……我是为茅妮着急。

    茅妮叹息一声,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蝶拉着陈冬的胳膊,说:哥,怎么办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我想这件事一定是范且的主意,‘勇者无敌’栏目是他赞助的,连活动现场也是他出资兴建的,他看中了双龙画院这个地方,不到手是不罢休的。

    他休想。胡蝶哼了一声:有我胡蝶在,姐,你就放心吧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咱们就拿个月度冠军让他们看看。

    茅妮苦笑:我调查了一下,现在报名参加‘勇者无敌’活动的选手已经有几十个了,有退伍军人,有民警,有保安,还有一些体育项目爱好誟过滤]梢运担嵌际腔疃〗颐恰?

    胡蝶想了想说:有了,姐,我们可以招募活动选手[过滤],高新聘请。

    高薪聘请?我们是画院,聘请也该聘请老师[过滤]。

    姐,你脑子怎么还没转过来,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拿到月度冠军,不然你的画院都保不住了,还谈什么聘请老师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这个办法也可以,再说,我们也正巧可以利用活动来宣传画院嘛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既然你们都同意,那就这样吧,只是,万一代表咱们出战的选手输了呢?

    姐,还没比怎么能说输,输赢总得试试吧,难道我们就这样等死?

    茅妮苦笑一下,说:你们看着办吧,我累了,先去休息。说着,茅妮就走出了办公室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