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26章 招募等于招亲

第26章 招募等于招亲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2

    招募的事定下后,胡蝶马上在本地网上发了帖子。整整一天,来过十几个应征的,各方测试,这些人都被胡蝶拒绝了。

    身高……体重……饮食起居习惯……有没有结婚……等等问题,简直就像相亲一样,胡蝶问的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陈冬一直配合胡蝶,做着一些登记等事务,后来,再也忍不住了,笑着问:妹[过滤],你是招募呢,还是招亲?

    怎么,我问的这些不对吗?

    按理说,也对,可是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招亲呢,长得不俊的不要,身材不好的不要,结过婚的不要,你说你这不是招亲吗?

    胡蝶笑着说:哥,你别多想,我可不是招亲[过滤],是在维护画院的形象,你想[过滤],招募的人是代表双龙画院出征的,要是随便找个狗头蛤蟆脸的,社会上怎么议论我们?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。陈冬点点头:你说的也有些道理,不过,这和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当然覽过滤]叵盗耍峁榈娜吮焕掀殴茏牛隼淳筒蛔杂闪恕?

    这是什么逻辑。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哥,相信我,没错的。胡蝶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你[过滤],我看你这样招募,等比赛完了,也不会招到人。

    谁说的,我已经有人选了。胡蝶眼睛一眨,笑着说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岳队长。

    岳关?

    是[过滤],岳关年轻,帅气,又是民警,经常锻炼,身体素质好,肯定能胜任。

    胡说。不知为什么,胡蝶一提岳关,陈冬心中就来气。

    哥,岳队长真的很适合。胡蝶抱住陈冬的胳膊。

    不行,我不同意。

    胡蝶将陈冬的胳膊一甩,哼道:你为什么对岳队长有偏见?

    我……陈冬想了想说:是这样的,妹[过滤],岳队长是刑警队的,他即便出战也只能代表刑警队,怎能代表咱们?

    这个嘛……胡蝶刚才并没想过这一点,听到这,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。胡蝶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唉了一声:咋办,咋办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我倒有个主意。

    啥主意,快说。

    你和茅妮出战。

    什么,哥,你疯了,我和茅妮姐怎么能和那些大男子比。

    怎么不能?你不是反感人家看不起女孩子吗,你们女孩子就该有决心有勇气赢得比赛才对。

    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问题是……

    呵呵,怎么,你不把自己当成花木兰了。

    胡蝶瞪着眼睛说:谁说我们不是花木兰,哼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你同意了。

    再说吧,唉,真愁人。胡蝶虽然嘴上不服软,可是一想到自己和茅妮上场,哪有一分胜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有个脑袋一晃。

    胡蝶喝道:谁?

    是……是我。接着,只见一个身材魁伟的汉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看到他,顿时叫道:是你,屠斗。

    原来,汉子正是屠斗。

    屠斗嘿嘿一笑:陈老师,我听人说画院正在招募选手,所以过来报名。

    胡蝶上上下下看看他,说:你想参加?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想代表画院参加。

    哥,他是你朋友?胡蝶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他叫屠斗,是我画馆邻居的一位老邻居。

    胡蝶点点头,走了出来:来吧,我们到外面测试一下。

    来到大楼荹过滤]:缸沤畔滤担何腋闶耄愦诱饫锱芄ィ倥芑乩矗热梦铱匆幌滤俣取?

    屠斗说行。

    胡蝶见陈冬跟了过来,便让陈冬计时。陈冬苦笑一下,告诉她自己的手机进水了,一直没买新的。

    胡蝶便掏出自己的手机,调到计时画面。

    胡蝶一声令下,屠斗朝对面跑去,然后又跑了回来。如此不到两个来回,屠斗就跑不动了,呼呼地喘息不停。

    姑娘,我跑不动了,该停了吧。

    胡蝶看看时间,说:不行,太慢了。

    姑娘,勇者闯关不只看速度吧,还要比拼勇气,勇气我行[过滤]。

    是吗,那再让我看看你的勇气。说着,胡蝶朝墙边的树一指:爬上去。

    屠斗从来没爬过树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

    我什么,有本事就爬上去。

    屠斗硬着头皮朝树上爬。

    爬树需要技巧,或者说需要锻炼,并非谁都能一开始就可以爬树,要么手劲,要么臂力,要么腿和脚的功夫,总之,如果手脚都没有点技巧和力量,是无法爬上去的。

    屠斗试了几乎几十遍,他双腿刚刚抱住树,身子就溜了下来,摔了不少的[过滤]蹲儿。

    呵呵。胡蝶笑了:就你这样,还爬什么树[过滤]。

    说着,胡蝶转头看看陈冬:哥,这回儿我不是招亲吧,我不看他长相好坏也不行,问题是他连我的测试都过不了。

    胡蝶正说着,那边屠斗一咬牙,可能是爬的多了,摔出了经验,可也能是一口气上来,总之,他居然抓到了树枝,慢慢地攀了上去。

    姑娘,我上来了。屠斗虽然累出了一身汗,还是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胡蝶说:上去算什么本事,这可不是考究你勇气,有本事你站在最上面的树枝上。

    树枝越往上越细,也越危险,何况屠斗这种身材的人。

    屠斗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陈冬也觉得胡蝶整人太过了:妹[过滤],差不多就算了,你要是觉得他不行,就直接说,别伤到他。

    胡蝶哼了一声:他挨得摔还少吗,那一次怪我?是他自己非要硬着头皮爬树,喂,屠斗,如果你怕了就下来,挨了摔可别怪我。

    屠斗一听,居然往上爬去。

    树枝在颤抖着,随时都会折断。屠斗也在颤抖。一开始,他还只是两条腿抖动,但后来,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好,胡蝶,快让他下来。陈冬说。

    胡蝶也吓坏了,忙说:屠斗,下来吧。

    屠斗是想下来,可是,此时他站在上面,已经下也不敢下了,一低头,头晕乎乎的。突然,一阵风吹来,屠斗大叫一声,身子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胡蝶惊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冬左手一伸,戒指发出一道淡淡的绿光,只见屠斗翻了个跟头,头上脚下,落了下来,居然毫发未伤。

    胡蝶哦了一声,说:吓死我了,好了,屠斗,今天的测试就到这里吧。

    屠斗也吓得脸色大变,好久才缓过神来,问:姑娘,我通过了吗?

    差得远呢。我还有好多项目没测试呢。

    唉。屠斗沮丧地扭头而去。

    晚饭后,茅妮问起招募的事来,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蝶却说:茅妮姐,你就别担心了,我已经有了目标。

    谁[过滤]?

    是……是岳队长。

    岳队长岳关?

    [过滤],姐,岳队长一定可以帮我们夺得月度冠军的。

    可是,岳队长是民警[过滤],他能代表我们吗?

    这个嘛,我刚才想了想,已经有了主意,你就别管了。

    吃了饭,陈冬回到寝室,刚坐下,就听到走廊上传来胡蝶的声音,她好像在打电话,听了听,是给岳关打的。

    陈冬开门出来,只见胡蝶挎着包,想是去见岳关了。

    陈冬一想起岳关,心中就有些不舒服,他悄然跟了出来,见胡蝶上了一辆出租车,于是在神戒的力量下,先前一步,来到公安局外。

    果然,很快胡蝶就坐着出租车到了。

    胡蝶刚下车,陈冬就看到岳关从局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蝶,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事吗?岳关走到胡蝶面荹过滤]:旁拦氐氖郑呦蚱Ь泊Α3露辖舾喽堤?

    岳队长,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忙。胡蝶望着岳关。

    岳关微微一笑:说吧,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。胡蝶将薛老板推迟签订合约,并提出要双龙画院取得勇者无敌活动月度冠军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岳关眉头一皱:这个不太好吧,胡蝶,别说我不便代表画院出战,就是能代表画院,这份担子太重了,我也未必能够获得冠军[过滤]。

    方便不方便的事先放下,你先说吧,如果你出战,你有没有信心吧。

    这个嘛,我虽然经常参加一些训练,可我的训练项目和赛场跑动定然不同,虽然我可以全力去拼,但能不能拿到冠军,就没把握了,胡蝶,这件事关系到双龙画院的归属,我觉得责任太大了,你能不能……

    岳队长,如果你都没有信心,谁还有信心?我这么相信你,你可不能自己没信心[过滤]。

    万一我……我拿不到冠军呢。

    我不怪你就是了,只要你尽了力。

    好吧,我可以代表画院出战,问题是,我如何代表画院出战。

    这个嘛,我想好了,岳队长,你还知道我哥吗?

    陈冬心说,妹[过滤]怎么提起我来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。岳关说:你哥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,他……一提到陈冬,岳关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我想过了,画院这边会以我哥的名义报名。

    你是让我顶替你哥出战?岳关听出来了:那怎么行,我和你哥的样子不一样[过滤]。

    嘻嘻,这你就别想了,我会[过滤]心设计一幅行头,给你戴上,到时,没有人能看出你是岳队长,还是我哥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岳关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岳队长,行不行给个痛快籟过滤]:劬α亮恋乜醋潘?

    胡蝶,这件事……你看吧,我需要在现场指挥,万一出现不安全的因素,我……

    篬过滤]话踩囊蛩刂皇峭蛞唬蛞痪褪鞘?不会出现,出现了再说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岳关刚想说,胡蝶摆摆手:得,我最后问你一句,你到底肯帮不肯帮?

    我……我帮还不行吗?岳关握住胡蝶的手,低声说:你无论说什么,总是让我无法拒绝,好吧,我答应你。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,行,看你今天表现不错,我奖赏你一个。说着,胡蝶一提脚,在岳关额头吻了一下,咯咯笑道:记住,明天现场见,随时联系。说着,胡蝶就快步跑开了。

    岳关望着胡蝶的背影,又摸摸自己的额头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陈冬却心中不是滋味。他走上街头,慢慢地溜达着,回到了画院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