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31章 小表妹

第31章 小表妹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5

    这时,岳关朝陈冬走来。

    陈老师,我正要找你。

    哦,岳队长,有事吗?

    我想了解一下双龙湖的事。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胡蝶跟了过来,叫道:岳队长,我让你帮我寻找亲哥哥,你怎么……

    岳关回头对她说:胡蝶,事情有先有后,有轻有重,如今双龙湖的事关系到闯关节目的顺利进展,我不能徇私。

    胡蝶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岳队长,你放心吧,从今之后,双龙湖不会再有异象发生了。

    岳关一愕:陈老师,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[过滤],这个,我昨天发现,湖底的裂痕没有了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正想说这件事,上午我和技术人员再次下湖侦探,发现湖底的裂痕不但不存在了,绿光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胡蝶说:岳队长,既然异象以后不会出现了,你还是帮我找哥哥吧。

    岳关看看陈冬,眉头皱了皱,说陈老师,我突然发觉,你这个人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呵呵。陈冬笑了:什么神秘不神秘,总之,我保证银龙飞天的异象不会发生了。

    [过滤]。岳关点点头:对于这件事,我还想进行一下测试,也不能只听你的话,毕竟这是关系到电视台新栏目的大事,还有市民的情绪。

    胡蝶说:你想怎么测试[过滤]?

    岳关笑道:一直以来,人们传言只要骑过双龙山顶的那块石头,就会出现异常现象,我以前从不相信,但这一次,我想亲自去试试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可不行,岳队长……胡蝶赶紧拉住他的手,说:不可以,你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[过滤]。

    岳关笑道:如果不这样,我怎么能放心呢,双龙湖在双龙山脚下,湖底和山基相连,骑过双龙石的人,会被吸入双龙湖中,两者应该是一脉相通的,如果双龙湖的异象没有了,双龙石应该也正常了吧。

    胡蝶还想说什么,陈冬拉过她,说:让岳队长去吧,他是侦探,有责任弄明白这件事。

    胡蝶还想说什么,岳关已经上了警务车,呼呼地去了。

    胡蝶跺足骂了一声:不听我的劝告,你……你……混礫过滤]?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妹[过滤],算了,我觉得岳队长这样做是有道理的,应该的,他是刑警队副队长嘛。

    什么?哥,你怎么替他说起话来,不对,不对,你一定有阴谋,说,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别瞎说,我有什么阴谋。陈冬摆摆手。

    你不说……胡蝶抓住陈冬的手,叫道:你这一阵特别讨厌岳队长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?可你今天对岳队长的态度明显大变,你一定有什么阴谋,是不是想看着他去送死?

    瞎说,怎么会呢。陈冬嘴上说着,心中暗道:妹[过滤]是个机灵的女孩子,看来以后自己得处处提防着她。

    好了,不说了,他要是出了事,我饶不了你。说着,胡蝶扭头朝画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走廊上,正巧遇到肖千。肖千说:胡蝶,陈助理,你们回来了,正好,刚才茅院长还念叨你们呢。

    念叨我们?胡蝶脚步顿了顿,朝院长办公室走去。陈冬随后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院长办公室,陈冬就看到两个孩子,都在十二三岁的样子,一个男孩,一个女孩。男孩子虎头虎脑,面皮白净,女孩子粉雕玉琢,就像个瓷娃娃。

    男孩子陈冬认识,正是天天。

    天天看到陈冬,跑了过来,一下子抱住他,嘻嘻笑道:哥哥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

    陈冬抱起天天,笑道:好小子,几天不见,我怎么觉得长个了呢。

    天天挣扎着下来,说:哥哥,我给你介绍我的同学,马莹莹。

    那叫马莹莹的女孩子走了过来,乌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直转:你就是陈冬陈老师?

    是[过滤],怎么,你认识我?

    马莹莹摇摇头:不过我听天天说过你[过滤],他说你是世上最优秀的画师。

    呵呵,他是这样说的吗?我可不是[过滤]。

    天天嘻嘻一笑:哥哥,我和马莹莹是小学同学,马上又要到双龙中学读书了。

    哦,同学之间要真诚,可不能乱说。陈冬摸摸天天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马莹莹说:不只天天,还有表姐,她也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表姐?陈冬一愣。

    马莹莹一指茅妮。

    茅妮笑着走了过来,抱过马莹莹,对陈冬说:他是我舅妈家的小表妹。

    哦。原来你们是姑表姐妹[过滤]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陈老师,天天希望我能和他一起拜你为师,可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?

    你爷爷?陈冬摇摇头,心念一动:马莹莹,姓马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茅妮:是马庄马大师?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莹莹的爷爷就是四大流派之一的马派的马庄马大师。

    马莹莹无限自豪地说:陈老师,实话跟你说吧,从我小的时候,我就希望跟爷爷学习书画,可我爷爷是个怪老头,脾气邪得很,他总说学习绘画需要一定的灵气,你说,难道我没有灵气吗?

    有,当然有,一看你就是个充满灵气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就是嘛,我也这样说,我几乎动员了家族的所有力量,可是爷爷就是不肯教我,后来他对我说,书画当不得饭吃,这门艺术已经没落了,希望我能好好读书,将来考取公务员,有个稳定的收入。

    哦。陈冬轻叹一声:是[过滤],书画的确没落了,如果不是这样,你表姐也不会愁眉苦脸的,因为市场抛弃了书画。

    不。茅妮说:事在人为,冬哥,我自始至终觉得市场不会抛弃书画艺术的,除非我们自己抛弃市场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茅妮,见她两眼发亮,一脸的郑重,不由赞叹道:如果所有的画师都像你这样就好了。

    马莹莹抬头说:陈老师,我相信姐姐,你能收下我和天天吗,我希望做你的徒弟。

    你们喜欢书画的话可以随时来学习[过滤]。

    不,我是说收徒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哥哥我想拜你为师。天天跑了过来,拉住陈冬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天天,又看看莹莹,摇摇头:我这么年轻,收什么徒弟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不是不喜欢他们,这两个孩子都是那个可爱,他自然喜欢,但是,他也知道,收了徒弟就要为徒弟负责,因此,他还是犹豫的。

    胡蝶说:哥,你又不是没收过徒弟,怎么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陈冬拍拍额头,说:好吧,我收下你们。

    天天和莹莹大喜,一人拉着陈冬的一只手,高兴地转起来。

    天天笑道:哥哥,姐姐听说我要拜你为师,今天是特意送我来的。

    哦,你姐姐呢?陈冬想起了汪雨。

    她送下我们就走了。

    莹莹说:我要让爷爷看看,篬过滤]缓退В乙惨谎晌判愕幕Α?

    茅妮笑着说:我这个小表妹[过滤],和我一样,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。

    天天忙说:是[过滤],莹莹在我们班上,学习可是最好的,有两次她的成绩落在我后面,居然当众挑战我。

    结果呢?陈冬问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我败了。天天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。

    茅妮望向陈冬,说:冬哥,要不要举行一个仪式?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不用太麻烦了,一人给我敬一杯茶就可以了。说着,陈冬往椅子上一座。胡蝶已经到倒了两杯茶。

    莹莹和天天一人一杯,端着,跪在陈冬面前,齐声说:师父,请喝茶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笑道:好,好。说着,陈冬接过茶,各喝了一口,说:起来吧。

    天天和莹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蝶哼了一声:还真把自己当师父了。

    陈冬说:对[过滤],传统的拜师仪式还复杂,我这个还算简略了呢。

    天天说:哥哥……[过滤],不,师父,我们什么时候正式上课[过滤]?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你们快开学了吧?

    是[过滤],还有几天,我们想这几天抓紧学,等开学后时间就不充裕了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了一声:明天上午开始,怎么样?

    好[过滤]。天天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莹莹想起一事,问:师父,我和天天谁是你的大徒弟[过滤]。

    天天说:这还用问吗,我年龄比你大两个月,当然我是师兄,你是师妹了。

    胡说。莹莹说:进门有先后,刚才师父先喝的我的茶,我是师姐,你是师弟。

    陈冬摆摆手,说:这样吧,你们[过滤],也不用分前后,在女弟子中,莹莹是大师姐,在男弟子中,天天是大师兄。

    胡蝶叫道:哥,你还想收多少[过滤]。

    呵呵,反正一只羊是放,两只羊也是赶,既然开门收徒,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瞎胡闹,你这是拿人家的真诚开玩笑,这不像开堂授课,收徒弟是认真的,你要把你的一身所学全部教给人家,你要对徒弟负责,收那么多,你当钞票[过滤],越多越好?

    陈冬忙说:妹[过滤],你的话有些道理,好,好,我接受,以后收徒看机缘,看灵气,不随便收了还不成吗?

    这样才对,你是龙派的唯一传人,可别给爸爸丢脸。

    是,是,那是自然。陈冬赶紧说。

    莹莹想了想说:师父,你是龙派,我爷爷是马派,那个派厉害?

    呵呵。陈冬摸了摸莹莹的脑瓜,笑道:龙是龙,马是马,本来应该是各有所长吧,不过,这要看各自在自己领域的造诣了,万流归宗,我希望你们[过滤],一定要打破门户观念,融百家之长,这样,你的书画造诣才会达到极致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想起了在画馆看到的书画理论,以及在画院档案室看到的那些作品和资料,一句句,一幅幅,无不在眼前浮动着。那些理论和那些画,都是[过滤]华中的[过滤]华,理论句句如珠,作品幅幅奇妙,陈冬感慨万分,没想到自己会和书画结下不解之缘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