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33章 裸体女孩

第33章 裸体女孩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6

    陈冬呢,匆匆出来,果然是有心事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茅妮说写真馆上午有客,陈冬心想:是不是要拍写真?那感情好了,我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走出画院,不过几十米,跨过楼前的空场就到了。写真馆靠近街道,有些嘈杂,不过这样也好,更利于隐蔽偷窥。

    陈冬顺着写真馆后面的台阶,来到屋后,见无人注意,便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玻璃,陈冬看到茅妮和一个女孩正在聊着。那女孩虽然背向自己,但是,身材纤细,曲线玲珑,一身的鹅黄色衣裙,看上去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汪雨,居然是汪雨。她又来拍摄吗。

    隐隐听到汪雨的声音说:茅院长,上一次的照片效果非常好,我是来专程谢谢你的。

    不用谢,这是我们应该的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担心有人会对我拍写真恶语中伤呢,没想到我的粉丝越来越多了,有人自发给我建了贴吧。

    是吗,太好了,对了,你可以利用微博等和粉丝接触[过滤]。

    [过滤],谢谢茅院长,我昨天已经建了微博。

    别叫我院长,还是叫我的名字吧。

    好吧,我叫你茅妮姐……对了,茅妮姐,天天怎么样?还听话吧。

    不错[过滤],我妈妈他们都很喜欢他,想必现在他和我表妹正在和冬哥学习绘画呢。

    那就好,他在陈大哥身边……我……我放心。

    汪雨妹妹,你对陈大哥……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不,不是的,我是担心天天,你还不知道,天天经常出现幻觉,前几次都亏了陈大哥,我把他送到这里来,也是因为……总之,他在陈大哥身盵过滤]也拍芊判摹?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。茅妮低头想了想说:情况很严重吗?

    [过滤],幻觉来了,天天甚至要跳楼。汪雨说。

    茅妮神色一变:这么厉害,孩子才多大[过滤],怎么会有这样的病症呢?

    汪雨将双龙石的事一说。茅妮哦了一声,说:说起双龙石,我从国外回来那天也遇到过灵异现象……好了,不说了,汪雨妹妹,今天还想拍摄一组吗?

    汪雨笑笑:不是我,是我的一位朋友。说着,汪雨朝外面说:封玲,进来吧。

    声音一落,陈冬眼中一亮,只见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。陈冬几乎以为是小师娘,因为她身材高挑,穿着短袖的t恤和超短裙。

    那叫封玲的女孩子走到茅妮面前,伸出手来,说:我叫封玲,是汪雨的同学。

    你好,你好。

    茅妮请封玲坐下,再次看看她,笑道:封玲姑娘曲线这么好,如果不拍一组写真留念,真的是太遗憾了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也这样觉得呢。封玲纤细的双手,抚摸着自己的腿部线条,接着说:茅院长是摄影专家,我看了汪雨的照片后非常动心,所以央求她带我过来,茅院长,我想拍的火辣一些,可以吗?

    当然可以,写真馆虽然有一些固定的造型,不过,也会按照顾客的要求调整,总之,顾客至上嘛。

    造型我已经想好了几个,咱们现在就开始吗?

    行。茅妮站了起来,说:请到摄影棚。

    摄影棚就在办公室的隔壁。陈冬见三人走了过去,赶紧一缩身,又来到摄影棚后的窗户下,慢慢地探出头,只见封玲正在脱着衣服。陈冬的眼珠子顿时亮了,正要一饱眼福,突然,窗帘哗啦一下拉上了,接着,又是厚厚的篷布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顾客的,写真馆摄影棚的各个窗户都挂了窗帘,而且还遮礫过滤]伺癫肌?

    陈冬拍拍额头,暗笑:你以为这样能遮挡住我吗?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左手慢慢伸出,喃喃地说:开。

    神奇的力量出现,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穿过玻璃,将窗帘和篷布拉开一条缝隙。透过这条缝隙,陈冬眼里出现了一个凹凸有致的躯体。是玲珑,正缓缓地卧在地毯上,身子倾斜,如同睡罗汉般,左手托着头颅,右手自然地搭在体侧,双腿伸直。

    灯光下,茅妮将镜头对准了玲珑。

    好了,再换一个吧。茅妮说。

    只见玲珑上身半倾,一直手抚摸在鼓鼓的胸上,一只手放在半启的嘴巴上,轻咬手指,头颅后仰,眼神中露出饥渴的样子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茅妮似乎一愕。

    汪雨说:封玲,你拍这种姿势?

    封玲腻腻地说:怎了,不行吗?茅院长,拍吧。

    好,好,我拍……我拍……说着,茅妮将照相机对准了封玲。

    咔嚓,镜头锁定。茅妮说:好了,再换一个吧。

    封玲慢慢地跪起来,然后上身前附,一只手支地,[过滤]高高地翘起,头微微一歪,向着茅妮的方向,目光迷离,一只手抬起,依然抚摸在吊瓜似的胸上。

    汪雨突然面红耳赤,转过身去,说:羞死了,封玲,你怎么想出这种姿势。

    茅妮也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窗外偷窥的陈冬更是热血沸腾,两只眼通红,逐渐瞪大。

    封玲梦呓般地说:茅院长,快[过滤]……

    那声音,仿佛是在呼喊和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茅妮赶紧按下快门,说:好了,这个造型拍完了。

    封玲一翻身,仰面躺着,双腿慢慢抬起分开,一只手捂在自己的私处,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胸廓,嘴巴张着。

    陈冬血脉贲张,几乎想撞开墙壁,冲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陈冬听到身边传来嗤嗤的笑声。他吓了一跳,一低头,只见天天和莹莹正蹲在自己腿边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收了目光,将窗帘复原,蹲下来,低声说:你们怎么来了?

    天天嘻嘻笑道:师父,你在偷看?

    谁说的?

    还不承认,里面是不是有人在拍照?天天问。

    没有,真的没有。陈冬哪敢承认[过滤]。

    莹莹眨眨眼睛,说:师父,你撒谎,要不咱们去前面看看?

    陈冬忙说:别,别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说着,陈冬赶紧拉着他们往回跑。

    莹莹说:师父,你做贼心虚吧。

    别瞎说,师父……师父是来看风景的,刚才我不是给你们讲过了吗,要想当一名优秀的画师,就要多看多练,看是第一关。

    是,是,师父看得太入迷了。天天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陈冬举手要打:好小子,你敢取笑师父。

    师父饶命。天天一转身,哧溜一下躲在莹莹身后。莹莹咯咯笑着,跑向画院。

    天天连蹦带跳,也随后跑去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突突乱跳,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,暗说:如果小师娘有封玲这般开放大胆就好了,看封玲的样子,显然是个非常前卫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来到画室,天天和莹莹却不在。

    陈冬在椅子上坐下来,望着窗外出神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外面传来脚步声,只见茅妮、汪雨、封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大哥……汪雨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冬缓过神来,忙说:是汪雨[过滤],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说着,陈冬有意无意地看看她身边的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看到陈冬,眼睛一亮,不由得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汪雨一拉封玲,说:这是我同学,我是带她来拍写真的。

    [过滤],是吗。

    封玲一伸手:我是封玲,看来你就是汪雨所说的陈冬陈老师了?

    是,是,我是陈冬。陈冬伸出手,感觉到封玲的手毫不滑腻。又似乎觉得她悄悄地在自己的手背上捏了一下,并瞟了自己一眼,眼神中幻出一圈暧昧的色彩。

    陈冬不由得心中一荡。

    封玲一松手,退了回去,笑笑:真是个帅哥,怪不得汪雨一说起你来,就羞不自禁呢。

    陈冬忍不住望了汪雨一眼,汪雨玉面绯红,赶紧低下头,推了封玲一把,低声说:你瞎说什么[过滤]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汪雨,又看看陈冬,说:对了,天天呢。

    汪雨抬起头来,说:是[过滤],天天没和你学绘画吗?

    陈冬正要说话,门口有两个小脑袋晃了晃,接着,天天和莹莹跳了进来,一个投身汪雨的怀里,一个扑到茅妮的身上。

    天天抱了抱汪雨,笑着说:姐姐,你是来看我的吗?

    顺便吧,主要是陪封玲姐姐来拍写真的。

    莹莹一扭头,看看封玲,说:原来刚才是这位姐姐拍写真[过滤]。

    封玲摸摸莹莹的小脸蛋,说:真是个可爱的女娃儿,小小年纪就长得这么喜人,长大了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男人。

    莹莹笑着说:姐姐长得也很美[过滤],是不是迷死了不少男人?

    封玲笑了,莹莹的话让她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这孩子,不但人长得甜,说出的话也甜,是吃蜜长大的吧。

    莹莹嗤嗤一笑,把天天拉到一盵过滤]蜕底攀裁础?

    天天连连点头,不时地看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慌,担心他们说出刚才的事来,忙对茅妮说:还是去你的办公室吧,我还要教两个小家伙绘画呢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率先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天天笑道:师父,你是不是要把刚才在写真馆看到的一幕教给我们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茅妮、汪雨、封玲本来已走到门口,听到这都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你这小子胡说八道。陈冬伸手去拧天天的耳朵。天天身子一闪,溜到汪雨身盵过滤]担航憬悖Ω钙鄹何摇?

    汪雨说:谁让你不乖,该打,让师父狠狠地教训你。

    天天嘟着嘴巴说:我说的是真的,刚才师父就是去写真馆了吗?

    茅妮一呆:冬哥,你去写真馆了?我怎么没看到?

    莹莹跑到茅妮身盵过滤]蜕担罕斫悖Ω父詹哦阍谛凑婀莺蟠跋履亍?

    陈冬的脸红得像布一样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我的小祖宗,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吗。

    茅妮、汪雨、封玲都望向陈冬,茅妮和汪雨的神色差不多,封玲却只是微微一呆,然后咯咯笑道:我明白了,陈老师是画师,听说还是龙派的唯一传人,据说龙派除了擅长画龙外,还擅长画仕女图,想必陈老师需要找一个模特吧。

    对,对,模特,模特。陈冬一时还不明白封玲的意思,忙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封玲玉首往前一探,和陈冬的脸几乎平行。她嘴巴贴在陈冬的耳盵过滤]托Φ溃耗憧次以趺囱?

    你……陈冬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封玲吐气如兰,以呢喃的声音说:陈老师,就这么定了,我晚上来找你。

    香风撩人。陈冬几乎醉倒了。

    咯咯。封玲笑着走了出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