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37章 甘心当情人

第37章 甘心当情人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1-28

    陈冬顺着围墙走着,来到墙角处,坐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了下来。他两眼无神地望着街道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突然间,一辆车从眼前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冬忽地站了起来,开车而过的人正是范且。

    嘟嘟……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陈冬接听,里面传来封玲的声音:陈老师,快来救我……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居然嘭地一声响,似乎是摔倒了。

    陈冬慌忙朝大门跑去,跑了几步。陈冬站住了,他看看围墙,然后绕到一盵过滤]奕俗⒁猓┱挂炷埽酱蚩缓笞炅斯础?

    匆匆来到封玲的楼上,一推门,锁着。陈冬只好再次施展异能,钻进门内。

    一阵呻吟声传阿里。

    陈冬转头看去,只见封玲正倒在卧室中,双手背反,被绑在电脑椅上,浑身不住地颤栗。椅子已经倒了,手机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跑了过来,将封玲的绳索解开,一低头,发现从她的短裙中伸出一条电源线来。

    此时,封玲虽然没有昏迷,但是,她似乎非常难受,在不停地呻吟着。封玲已经看到了陈冬,脸上一喜:陈……陈老师,谢谢你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将她扶在床上。封玲一低头,从裙子中拉出一个比拇指大的东西。

    嗡嗡的声音传来,似乎是那东西的震动声。

    封玲拉过电源蟍过滤]煌返目乇樟耍宋松V埂?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陈冬好奇地问,难道刚才就是它在让封玲痛苦不堪吗。

    陈老师……你别问了。封玲低声说。陈冬发现她的脸一阵通红。

    我怎能不问呢,你是不是受了伤,要不要去医院[过滤],我现在就陪你去。

    不用。封玲赶紧按住陈冬的手,摇摇头:我……我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陈冬见她神色果然好些了,忍不住握住那比拇指大的东西,直觉掌心湿滑,不由说:上面弄的什么?

    封玲低声说:陈老师,你是过来人,就……就别问了。

    过来人?什么意思,难道这东西和……

    陈冬虽然没结过婚,也没有真正意义的情人,至今还是个处男,但是,他毕竟非常聪明,联想到刚才这东西的出处,顿时心中一动:难道,他又想起刚才那东西的震动声,一拍额头: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封玲的脸刷地红了。

    范老板,他……陈冬忽地站了起来,骂道:他娘的,这家伙不是人,我去找他。

    封玲一把拉住陈冬,摇摇头:陈老师,你不要管我和范老板的事。

    姓范的居然如此下流,我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不,不,你别得罪他,陈老师,这……这是我甘心情愿的。

    什么?陈冬呆住了:你……你甘心被范老板这色鬼折腾?不会吧。

    那能怎么办?封玲突然眼圈一红,幽幽地说:我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不能办,怎么不能办,你们又不是夫妻,难道你卖身给他了?

    封玲叹息一声,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抓住封玲,叫道:什么,你……你真的卖给了他?

    我和范老板签订了出租协议。

    胡扯,你是人[过滤],又不是物品,怎么能随便出租。

    可我……我需要钱,我不得不成为他的租用情人。

    陈冬一[过滤]坐在椅子上:我的天,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事,我,我……我看我还是走吧。陈冬站了起来,他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离开这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封玲泪水夺眶而出,似乎想起了伤心的事。她越哭越伤心。

    陈冬走不动了。他用手碰碰封玲,劝道:好了,别哭了,会伤害身子的。

    陈老师,你走吧,我……我真的没脸见你。

    别这样,我又……又没说嫌弃你是不是,再说,你这样做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要不,你跟我说说吧。陈冬再次坐下,他不便走开,只好安慰着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想了想,将自己的苦衷告诉了陈冬。原来,封玲的爸爸去世早,撇下她和妈妈两人。妈妈靠着在早市里卖鱼为生。夏天还好说,一到冬天,那些鱼都是冰冻。封玲的妈妈在生封玲时就落下了月子病,双手风湿。再一接触冰冻,更加难忍,但为了封玲的学业,她不得不强忍痛苦。

    后来,她的双手终于失去了知觉,但是她依然坚持,前不久,在一次去水产城提货的过程中,从车上摔下来,摔断了脊柱,花了数万元的医疗费。而这些钱,都是水产城的老板范且出的,前提就是封玲和他签的那份情人出租协议。

    听了封玲的诉说后,陈冬一拍大腿,气得大骂:落井下石,范且不是个正经玩意。

    封玲苦笑道:我能怎么办?我和妈妈都是外地人,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亲友,根本就凑不起给妈妈做手术的钱,想起这些年妈妈和我相依为命,想起她为我付出的这些,我……我只好这样了。

    姓范的也不该这样对你[过滤]。封玲看看拇指大的那玩意,气愤地说。

    封玲摇头苦笑:因为他……他变态,他是个无能的男人,所以,他就用这种办法来折磨我,让我痛苦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叹息一声: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的情况,刚才差点……差点离你而去,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,我来教训他……说着,陈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封玲一头扑在他的怀里,紧紧地抱住他说:陈老师,你别譡过滤]摇业P乃够峄乩础?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陈老师,那幅画被范老板看到了,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他娘的,看就看到了,怕什么。陈冬拍拍封玲的脊背:放心,有我在,他不敢怎么你的。

    谢谢你,陈老师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,我……我……

    说什么报答,你我之间还需要客气吗?陈冬说到这,突然觉得有些不妥。你我之间,啥意思,我这是啥意思嘛。

    封玲似乎一喜,她突然抱住陈冬,你翻身将他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喂喂,陈冬嘴巴里蠕动着,想说些什么,但是那香甜的口舌已经封住了他的嘴巴,他哪里出得了生。

    陈冬双手张着,只觉得头一阵阵晕眩,慢慢地,双手便放在了封玲的脊背上。

    陈冬眼前仿佛出现了小师娘那温柔体贴、那性感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几天,陈冬一直想和小师娘在一起,但是,一直没有成功。此时,这个身材像极了小师娘的女孩子,便自然而然地成了小师娘的替代品。

    陈冬几次想和小师娘亲热未成,他的心火被勾起来,又落下,落下又起来,几次起伏,是一次比一次炙热。

    此时,封玲的抚摸和亲吻再度撩起了陈冬的心火。

    陈冬忍不住回吻着封玲,双手钻进她的t恤内,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,渐渐地,又摸像她滚圆的臀部。

    那两团肉,结实又富有弹性,让陈冬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封玲慢慢地站了起来,缓缓除下自己的t恤,露出里面蕾丝的黑色文胸。

    文胸内白皙的丰满酥胸鼓噪欲出。

    陈冬咕哝一声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封玲慢慢地解开文胸,顺手甩在床上。顿时间,那对被束缚的宝贝纷纷跳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丰满的胸,几乎和小师娘的一般无二,都是那么完美诱人。

    陈冬呼吸急促了起来,他看不到自己,此时,他的两只眼里泛着原始的火光。

    封玲望了他一眼,又将短裙和[过滤]除下。这一次,短裙和[过滤]她是一起脱的。

    顿时间,封玲的青春再次出现在陈冬的眼里,虽然这他也曾在作画时见过,可是此时却近在咫砙过滤]焓挚杉埃遥耸钡囊庖逵趾蜕洗尾煌?

    封玲慢慢地俯下身,去脱陈冬的t恤。陈冬双手张着,无法控制自己,渐渐地落在封玲的双胸上,一手一个,把玩着,心火更炽。

    封玲脱下陈冬的t恤,又去解他的裤子。

    裤子和[过滤]也是一起脱的,[过滤]一褪,陈冬的小弟弟便出现在封玲眼荹过滤]7饬峥纯此菏淄π氐难樱蝗桓┦孜橇讼氯ァ?

    陈冬嗷地一声,那感觉实在太兴奋了。

    封玲一偏身骑在他的身上,身子慢慢下落。陈冬只觉得一股温软、潮湿、紧凑的感觉渐渐地包裹着它,忍不住身子一起,双手紧紧地抱住封玲的腰。

    封玲缓缓地蠕动着腰肢,陈冬简直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陈老师,舒服吗?

    舒服,舒服死了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有,这里的一切都是范老板的,我甚至连付你画费的钱都没有,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报答你了。

    不,不,不用,这……这样太……太好了。

    陈冬第一次在享受着女人的爱,虽然不是小师娘,但是,封玲此时填补了他空落落的心。

    封玲抱着陈冬,一翻身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陈冬胡乱地亲吻着封玲。半晌,封玲似乎感觉到什么,说:陈老师,你和嫂子在一起时就这样吗?

    当然……当然不一样。陈冬知道封玲是在怀疑自己缺乏床笫经验吧,他在揣摩着,慢慢地试验着。

    封玲咬着陈冬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:陈老师,你这样好不好?

    陈冬如被醍醐灌顶一般,顿时明白了不少,于是按照封玲所说,一边亲吻抚摸,一边肢体运动,不多时,封玲便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封玲的初夜是被范老板用手指侵犯的,因此,她也没有真正意义地做过一次。不过,范且家的电脑上放着不少的视频,她倒是懂得不少。

    陈冬带给了封玲从未覽过滤]母芯酰飧芯跏侨魏纹骶咚荒艽娴摹K朔艿亟凶牛腋5睾白牛碜佑献牛涠拧M蝗患洌露蠼幸簧还勺迫鹊呐鞒褰饬岬奶迥凇?

    封玲抱住陈冬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满足,陈冬就结束了。不过,封玲依然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陈老师,你知道吗,为什么我的装束和你家嫂子一样?

    对[过滤],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我听汪雨说过你后,就偷偷地看过电视,被你吸引了。

    封玲,这……这样不好,我……我是有老婆的人。想到这里,陈冬赶紧起身,他匆匆地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封玲也套上衣服,轻声说:陈老师,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的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那就好,就好,封玲,我……我想我该走了,别让姓范的回来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赶紧开门而去。封玲望着他的背影不见,叹息一声,躺在床上,回想起刚才和陈冬在一起的感觉,封玲脸上泛起一片潮红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