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38章 他想偷什么

第38章 他想偷什么

    回到画院,陈冬有种犯罪的感觉,见了人便低头,不敢说话,快步上了二楼,来到寝室外。

    刚要进去,突然,一个声音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冬哥,你去哪儿了?

    我……陈冬浑身一哆嗦,抬头一看,只见茅妮正站在她的门口。

    冬哥,你脸se好像不太好,是不是病了?

    陈冬摸摸自己的脸,感觉有些烫,忙说:没事,我没事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打开寝室,就钻了进去,茅妮随后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头蒙住脸,心中蓬蓬乱跳。虽然,他看多了影视剧,上面有不少的偷情画面,也知道自己并非小师娘真正意义的老公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有些心慌。想起封玲的主动,眼前全是他那激情荡漾的样子。

    冬哥,你到底怎么了?茅妮在陈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陈冬并没感觉到茅妮进来,听到这里,心更加慌了,他深呼吸三次,这才拉开被子,勉强笑笑:没事,我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茅妮见他的脸se逐渐自然,便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点点头:没事就好,我担心你这一段时间为画院着想,身心疲惫呢。

    没有,我刚才……刚才逛街了,大概是累了,茅妮,找我有事吗?

    茅妮沉吟半晌,说:是这样的,妈妈似乎有什么瞒着我。

    阿姨瞒着你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。茅妮摇摇头:刚才我去妈妈那里,她似乎在看着什么,听到我的脚步声,便将所看的东xi zng了起来,我问她,她也不说,不过我看得出来,她应该是故意隐瞒着我,我想不出,妈妈还能有什么秘密不让我知道。

    是吗?陈冬拍拍额头,说:怎么会这样,不应该[过滤],你爸爸去世了,你是她老人家的女儿,按说,现在你挑起了画院的重担,你妈妈就该将所有的权限都放给你。

    不是权限。茅妮摇头说:自从我回来,妈妈就再没过问画院管理的事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,她会隐瞒你什么?陈冬忙问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,但我能够感觉得出,妈妈一定有什么隐瞒着我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茅妮,你来找我,就是为了这件事吗?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幽幽一叹:自从你加盟画院,我就对画院的前途充满了信心,可是……我看到妈妈的样子……不知为什么,心中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哦,我知道了,你觉得阿姨不信任你。

    唉,我也不知道,总之,我现在心情很乱,冬哥,你的梦想是什么?茅妮抬头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没想到她突然询问起梦想的事,这件事他真的从没想过。

    一个人,尤其是一个有才华的青年,他应该有远大的梦想的,冬哥,也许……也许我不该留下你,凭你在书画方面的造诣,你应该去更大的空间发展。

    茅妮,你怎么突然说起这样的话来,我没说过要走[过滤]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茅妮吞吐yu言,叹息一声,没有再说籟过滤]?

    陈冬一拍额头,笑了:我明白了,你在怀疑阿姨担心……她担心我会离开吧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我想,你即便现在不譡过滤]挡欢奶煲不嶙叩模阕咧螅涸趺窗欤课摇艺娴暮艿P摹?

    呵呵。陈冬笑道:茅妮,你放心吧,我不会走的,我现在浑浑噩噩地过ri子,没什么远大的理想,觉得在这里很好[过滤]。

    真的吗?茅妮双目一亮,美眸望着陈冬,闪现着欣喜的se彩,但随后,她神se一黯,摇头说:冬哥,我知道你在宽慰我,你怎么会一直留在画院呢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好啦,被瞎想了,我陈冬还是说话算数的,我不会离开你的,起码暂时不会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说:冬哥,你累了,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。说着,茅妮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冬望着屋顶,想着茅妮刚才的样子,喃喃地说:茅妮好像很害怕自己离开,其实,在这里多好[过滤],zi you自在,也没有正式的课上,你赶我走我都不肯呢,怎么离开?梦想……她刚才问我的梦想……陈冬闭上眼睛,心说:我有什么梦想,要说梦想的话,就是想得到小师娘,可这也不算梦想吧。她问的一定是人生方面的,可自己真的从未想过,不知道陈老师的梦想是什么,也许是成为国内最优秀的画师之一,不是也许,一定是的。

    陈冬将被子蒙在头上,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突然,一阵奇异的声音从窗外传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撩被子,发现室内一片昏暗,他看看手机,居然是凌晨三点了。

    陈冬悄然下床,将头贴在窗户上,朝外听了听。奇异声似乎向上而去,声音非常小,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想必茅妮等人已经睡熟,这声音根本无法吵醒他们。

    陈冬一拉门,走了出来。走廊上亮着灯,但四处静悄悄的。陈冬顺着楼梯来到三楼,偏头看看,走廊上毫无动静。他又来到四楼,猛地,一条人影从他身边蹿了过去,陈冬一把抓去,那人影忽地一下,跃出窗口。

    陈冬探头一看,只见他顺着一跳绳索,转眼间已下到二楼。

    陈冬依稀看到刚才那人是范且身边的小胡子,他快步下楼,正要追去,突然看到茅太太的客厅门外亮着一道光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茅太太没有睡吗?

    陈冬悄然来到门外,左手一探,施展异能,慢慢地将门拉开一条缝,朝内看去,只见茅太太背向门口,正伫立灯光下,手中拿着一个轴卷,正在默默地看着。

    楼梯口传来脚步声,茅太太似乎也听到了,她将轴卷往一个长条匣子里放去,然后伸手灭了灯。

    陈冬转头看去,只见走廊上,茅妮快步跑来。

    冬哥,你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我……我刚才听到一个奇异的声音,便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你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小胡子。

    小胡子?你是说范且的人?

    [过滤],就是他,刚才他来过画院。

    他深更半夜到这里来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,或许,画院有范且想得到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茅妮想了想,偏头看看妈妈的门口,问:妈妈没醒吗?

    她……她屋里暗着灯,好像正睡着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说:咱们去档案室看看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档案室,茅妮将门打开,仔细地检查着,发现档案室果然被人翻过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门锁,门锁也有撬动过的痕迹,不过,锁并没有损坏。

    冬哥,小胡子来过档案室。

    [过滤],应该是。

    你说范老板让他来偷什么?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也说不清,这里面有没有名贵些的书画?

    这里面放的父亲和爷爷收集的一些书画作品,有部分是非常贵重的,但我看了看,并没有丢失,你那幅《双龙图》也在。我真的想不到除了这些,范老板还想得到什么,难道我们画院还有盵过滤]庑┟笫榛涔蟮亩鳎?

    陈冬突然想起茅太太手中的画卷,正要张口,又想起茅妮和自己说过的那番话,心说:难道那画卷茅妮并不知道?

    茅妮见陈冬吞吐yu言,忙问:冬哥,你想说什么?

    没什么。陈冬说:今晚的事你不想报jing吗?

    茅妮想了想说:算了,我刚才检查了一下,什么都没丢,如果我们报jing,势必会提醒范老板。

    如果小胡子再来偷怎么办?

    我正想让他来,否则,我怎么能知道范且的目的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对,对,这办法好。

    茅妮笑笑:冬哥,你回去休息吧,我收拾一下这里。

    别,茅妮,我觉得,这里还是原封不动的好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你想想,如果小胡子发现这里有所变化,他一定会小心谨慎,知道我们有所防范了。

    [过滤],冬哥,你说的有道理,咱们就来他个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了早饭,天天和莹莹缠着陈冬传授书画知识。陈冬满脑子都是和封玲在一起的情景,哪里有心思?他便给天天和莹莹出了一道题,让他们去楼顶看云,观察云的变化,自己躺在寝室里,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惊呼声传来。

    陈冬快步跑了出来,正巧看到胡蝶。

    胡蝶,哪来的声音?

    好像从楼顶。

    楼顶?陈冬一听慌了,因为天天和莹莹在楼顶呢。

    陈冬和胡蝶快步朝楼梯跑去,等他们来到楼顶,只见肖大肚已经几个画师都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盵过滤]焯旌陀ㄓū焕υ谔裟艿募茏由希员[过滤]辛礁鋈嗽诖蚨贰?

    打斗的人陈冬都认识,一个是小胡子,一个是屠斗。

    屠斗双拳带风,呼呼地,力大气沉,似乎每一拳都能将小胡子砸扁。小胡子不敢硬接,他身子灵活的很,在屠斗的胳膊下钻来钻去。

    屠斗打不到小胡子,气得哇哇大叫:小胡子,有本事你站下来,咱们好好地比划比划。

    小胡子叫道:屠斗,你连我的衣角都摸不到,根本不配合我交手。

    屠斗气急,大喝一声,双拳齐出,一拳砸向小胡子的面目,一拳砸向小胡子的前胸。这两拳如果有一拳挨上,小胡子也无法承受。但见他腰肢一扭,侧过身,屠斗双拳顿时走空。小胡子在一拧腰,居然到了屠斗的身后。

    咦,人呢?屠斗发现小胡子在眼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倒下吧。小胡子抬脚踹在屠斗的[过滤]上。屠斗前冲的趋势还没有停歇,重心不稳,顿时摔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屠斗大怒,爬了起来,朝小胡子扑来。小胡子一矮身,又从他的腋下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声清喝传来:让我来。

    说话间,陈冬感到一阵香风从身边掠过,接着,只听小胡子闷哼一声,朝后倒退几步。

    陈冬不由一愕。他看清了,出手的人正是茅妮,原来茅妮还会功夫呢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