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39章 欲擒故纵

第39章 欲擒故纵

    屠斗嗷地一声,叫道:他娘的,老子做了你。说着,屠斗还想扑上去。茅妮玉手一伸,将屠斗拦住,说:让我来吧。

    屠斗身子一震,便被阻了回来。

    茅妮朝小胡子走了几步,淡淡地说:你来画院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哈哈,也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风綶过滤]?

    到楼顶来看风景?

    是[过滤],怎么,难道这里不能来?

    陈冬说:茅妮,别听他的,这小子一定是范且派来的。

    小胡子面se微变,随即哈哈大笑:陈画师,这地方也不是什么军事禁地,难道我就不能来吗?

    茅妮瞥一眼天天和莹莹。两个孩子跑到陈冬身边。陈冬一手拉了一个,说:不用怕,有我在,谁也不敢欺负你们。

    小胡子一瞪眼:姓陈的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我是来欺负小孩子的吗?

    屠斗怒道:小胡子,废话少说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茅妮朝后一摆手,说:这里是双龙画院,无论发生什么事,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。

    说着,茅妮摆了一个架势,说:小胡子,看你刚才出手,似乎身法不错,来来来,我来领教一二。

    小胡子双手一搓,说:茅院长,有道是好男不和女斗,我即便打赢了你,也不算什么英雄。

    天天叫道:像你这种鬼鬼祟祟的东西,本来也算不上英雄。

    茅妮轻声说:来吧,只要你能胜过我,今天的事我也不追究了,否则,我就要报jing,让jing方来调查一下,你到双龙画院的目的。

    小胡子脸se大变,叫道:好,既然茅院长想赐教,小胡子拿能吝啬,看拳。说话间,小胡子突然一脚踢向茅妮的右腿。

    陈冬暗骂yin险,这家伙嘴上说看拳,实际上出的是脚。

    茅妮胸有成竹,并没有将小胡子看在眼里,她左手朝下一拍,啪地一声,正中小胡子的脚脖子。小胡子哎呀一声,那条腿踢出的快,收回的也快。

    小胡子抱着腿在原地跳了几下,一脸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胡子,来吧,才一招。茅妮朝他勾勾手。

    小胡子似乎深吸了口气,猛地跳了起来,双腿一前一后,连环踹出。

    小胡子来势凶猛,这一次茅妮并没有伸手去搁,而是娇躯侧闪,然后一脚朝小胡子的腰踹去。

    小胡子双脚踢空,人在半空,见茅妮一脚踹来,不禁骇然,身子一拧,居然在半空中转过身来,身子朝向茅妮,双手下按,借着一按之势,居然再次腾空,接着,双腿朝前弹出。

    小胡子变身极快,出腿迅猛,虽然这两脚弹击仓促,距离又近,茅妮知道,如果被他弹中,自己的腿难免会发麻。

    茅妮没想到小胡子反应迅速,她踢出的一脚不敢用实,半途收了回来,身子朝一侧闪开。

    小胡子身子下落,恰好在茅妮的身后,心中一动,认为是绝佳的机会,双手一圈,去勒茅妮的脖子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这里,都是脸se大变。胡蝶、莹莹都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陈冬双手提起,在想着如何帮助茅妮。

    却见茅妮突然左脚抬起,朝身后踢出。

    那只脚,只飞脑后,啪地一声,正中小胡子的额头。幸好,小胡子看到茅妮身子一动,眼前一花,料到不妙,飞身后退,虽然晚了些,但伤得不重。

    小胡子噔噔噔倒退几步,看看茅妮,转身分开众人跑了。

    肖大肚大叫:快拦住他。

    茅妮摆摆手:算了,让他去吧,人家毕竟在楼顶上观风景,我们没有抓到他的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天天叫道:茅妮姐,不对[过滤],刚才他鬼鬼祟祟的上来,一定想做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莹莹连连点头:对,对,表姐,我和天天看的清楚,这家伙不是个好人,我们报jing吧。

    茅妮瞥眼朝陈冬望去。

    陈冬沉吟一下,说:不能报jing。

    胡蝶正掏出手机,准备给岳关打过去,听到这问:哥,为什么?

    陈冬看看茅妮,说:这件事,茅妮心里明白,如果报jing,我们就无法放长线掉大鱼了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对众人说:好了,没事了,大家散开吧。

    等肖大肚和画师们走后,胡蝶问:茅妮姐,哥,你们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放长线钓大鱼?

    陈冬将发现小胡子来过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茅妮,胡蝶,我觉得,小胡子几次三番前来,画院一定有范且想得到的东西,而这个东西,连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,只知道档案室里没有,为了摸清姓范的目的,我们应该yu擒故纵。

    胡蝶哦了一声,瞪大了眼睛,怪怪地看着陈冬。陈冬问:喂,你想说什么?

    胡蝶说:哥,你什么时候变得和诸葛亮一样了?

    陈冬忙说:我只是随便说说,一切还得茅妮拿主意。

    茅妮说:冬哥的话很有道理,只是,我刚才是不是打草惊蛇了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说:茅妮,我没想到你的功夫这么好?

    胡蝶笑道:哥,茅妮姐八岁习武,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,小胡子哪里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茅妮笑笑:这几年我一个人在国外,不敢搁下功夫,一直在勤练,也正是由于这身功夫,我才能再国外站得住脚,对了,冬哥,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?如果小胡子不再来了呢?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我觉得咱们应该来个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胡蝶嘴巴一撇:一会儿yu擒故纵,一会儿引蛇出洞,你真把自己当成诸葛亮了。

    茅妮拉过胡蝶,低声说:别多嘴,听冬哥说。

    陈冬拍拍额头,说:我看不如这样……你假装外出,然后到了晚上悄然回来,我想小胡子没有找到该找到的东西,一定还在暗处躲着,他看到你出去后,肯定会再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主意好。茅妮说:就这么办了。

    胡蝶哼了一声:什么好,茅妮姐,你可别听我哥的,我哥从来就没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我觉得他的主意很好[过滤],完全值得试试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楼,刚来到大厅中,正巧看到茅太太走下来。茅太太一脸的担心,问:妮子,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茅妮笑着迎过去,说:妈,没什么,你要去哪里?

    我听肖助理说有人来画院闹事,不放心,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没事了,是个看风景的,上了画院的楼顶。

    只是看风景吗?没有别的?

    没别的,妈,你就放心吧。茅妮搀扶着茅太太上了楼。陈冬来到画室中,见天天和莹莹正在绘画。两人一个画远处的云天,一个画近处的楼房。陈冬走了过来,说:云天和楼房,其实可以放在一幅画的立意中,另外,说到立意,你们一定要明白立意是什么,所谓立意,就是要告诉别人,你画这幅画有什么意义,或者说,通过欣赏你这幅画,能看出些什么深远的意义来。

    天天和莹莹对于立意这种抽象的名词很难理解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算了,你们现在还小,我说的太多你们也无法接受,总之,你们现在先打好绘画的基础吧。说着,陈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出门,陈冬看到茅妮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。陈冬赶紧跑了过去,说:茅妮,你要出去[过滤]?

    茅妮笑道:冬哥,你怎么忘了刚才说过的话呢。

    陈冬一拍额头,笑道:对,对,引蛇出洞,瞧我这脑子。

    冬哥,咱们一起去吧。

    一起?

    [过滤],自从你来到画院,为我做了这么多事,我也没好好地感谢你,正好趁这个机会陪你出去逛逛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喜,他巴不得和茅妮出去游玩呢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咱们不是说好,是yu擒故纵吗,你想真出去玩?

    那倒不是,现在时间还早,我想小胡子不会明目张胆地来了,我们可以玩到晚上再回来[过滤]。

    好[过滤],一起去。陈冬赶紧接过茅妮手中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外面,茅妮故意大声说:冬哥,咱们这次出去,最少要玩个三天几天的,画院就交给肖助理吧。

    陈冬会意,也大声说:好[过滤],肖助理是个人才,咱们不在,他一定能够把画院搭理好。

    茅妮从车库里开出父亲原来开过的小车,将行李箱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通过车窗玻璃,朝对面望着。

    茅妮低声说:冬哥,你发现小胡子没有?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说:还没有,不过,我想这家伙一定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走吧。

    说着,茅妮发动了车,车缓缓开出了画院大门。

    茅妮,我们去哪里?

    你说吧,太远的地方不好,只要晚上能赶回来就行。

    去看海吧。

    看海?茅妮笑了:好[过滤],我有几年没看到东海[过滤],走吧,去看海。

    小车顺着街道朝东开去。

    很快,车来到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双龙湾是双龙市离东海最近的一个乡镇,也是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陈冬的老家。陈冬将脸贴在车窗玻璃上,朝外看着。

    包老头正站在案子前忙碌着,陈冬真想和他坐下来好好地聊聊,但是,现在他的身份不允许。扯动目光一瞥,望向自己家所在的胡同。

    茅妮也偏头看看,说:我听胡蝶说,你徒弟的家就在双龙湾,大概是在这附近的胡同里吧。

    是,是……就是这条胡同。陈冬朝外一指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蝶和你徒弟是亲兄弟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也没料到,这也许是缘分吧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缘分,人世间很多事是讲究缘分的。茅妮突然朝陈冬一笑。陈冬觉得她的目光有一种深意,但是,他一时不懂得那目光代表什么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