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0章 按摩腰

第40章 按摩腰

    第40章按摩腰

    海风习习,浪头滚滚。

    陈冬和茅妮伫立在岩石上。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茅妮不住地感慨:好久没有看过大海了,我记得小时候,爸爸常带我来这里,爸爸说,如果你有什么心烦的事,一定要看看大海,当面对大海时,你的心胸就会打开,面朝大海,chun暖花开,海子这句诗句太有有深意了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是[过滤],如果每个人的心胸都像大海一样宽广就好了。

    茅妮偏头看看陈冬,笑道:冬哥,我觉得你就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。

    不会吧,我的心胸可没你说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不,你是的,说实话,你的书画造诣,我觉得连爸爸都有所不如,按照你的水平,完全可以去更大的城市发展,甚至会成为国内最优秀的画家,可是……你却肯留在双龙画院,我觉得,你这种付出的心胸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陈冬有些惭愧,因为他的心胸决不像茅妮说的这么宽广,他留在这里,一开始只是无处居住,因胡蝶所说,才来到画院,那时,他哪里有什么书画造诣[过滤]。现在,虽然他觉得自己得益于异能,有了神乎其神的画技,但是,他不肯离开,因为充满英气的茅妮,让她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陈冬坐了下来,望着大海,呵呵一笑:茅妮,你千万别夸我,真的,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茅妮在陈冬身边坐下,摇摇头:不,你在画院最危机的时候赶来,而且帮助我,保住了画院,我很感激。

    不,不,我做的还不够,薛老板不是说了吗,如果画院的选手拿不到月度冠军,画院还是一样被收回去。

    可你毕竟为我争取了时间,而且,你的画也打动了薛老板,至于参加勇者无敌闯关节目,我想,那是范老板的意思,他一心想得到画院,给我们出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对了,范老板怀疑我了,下一周的月度冠军争霸赛,一定不会太顺利了,你得提前想好对策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冬哥,我觉得只要你在画院,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是吗?我有这么神奇?

    [过滤]。茅妮望着陈冬,一笑:你没有发现自己吗,其实你就是个充满神奇力量的人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可不是,我就是一个俗人。陈冬笑笑,望着大海,心说:小师娘、汪雨、茅妮,封玲,一个个都是那么动人,我……我是不是有些[过滤][过滤]。

    冬哥,在想什么?茅妮见陈冬半晌不语,问道。

    没……没什么,我在想……想如果我们是海鸥该多好[过滤],可以翱[过滤]海空,zi you自在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海上的几只飞[过滤]的海鸥,笑了:是[过滤],我做梦都想成为一只鸟,那样,我就会展翅飞[过滤],飞向梦想的天空,对了,冬哥,上次我问过你,你的梦想是什么?

    梦想……陈冬沉吟说:我的梦想是,和最心爱的女人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茅妮眼里幻现着无限的光彩,笑道:冬哥是不是想起嫂子了?

    陈冬[过滤]了一声:是[过滤],我和你嫂子好久不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实在对不起,如果不是画院,也许你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不,不,这和画院无关,唐莎这段时间一起很忙。

    我听胡蝶说了,冬哥,你放心,等嫂子不忙了,一定会好好陪你的。

    [过滤]。陈冬点点头,小师娘那xing感诱人的样子浮现眼荹过滤]?

    海面上有一条黑线在缓缓地移动着,那条黑线逐渐游向陈冬和茅妮所在的岩石。

    忽地一下,巨浪冲天,黑影遮ri。

    茅妮惊呼一声,双手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抱住陈冬,滚下岩石。

    是鲨鱼。

    一击而中,鲨鱼迅速地游向深海。

    陈冬被茅妮抱在怀里,尽管腰下生疼,心中却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,玉面绯红,想站起来,却觉得脊背被陈冬抱住。

    冬哥,你没事吧?茅妮问。

    没……没事。陈冬说。

    咱们……咱们起来好吗?茅妮的脸再度一红。

    [过滤],对,对,起来。陈冬慌忙松开手。刚才,他被茅妮抱着滚下岩石,双手下意识地抱住茅妮,哪里肯松开。

    陈冬一松手,茅妮便站了起来,扭头朝海中看着,看到一条黑线朝远处游去。

    是鲨鱼,真是奇了怪了,鲨鱼怎么到浅海里来了?茅妮说。

    是鲨鱼[过滤],太可怕了,茅妮,刚才幸亏你机灵,要不然我就进了鲨鱼肚子了。

    冬哥,我们所在的这块岩石下面水位一定很深,走吧,咱们往后退退,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了一声,站了起来,忍不住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怎么了?茅妮赶紧扶住他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好像腰硌了一下。

    茅妮扶着陈冬来到车上。陈冬坐了下来,一咧嘴。

    茅妮忙说:冬哥,你趴下,我帮你看看。

    不……不用了。陈冬说: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让我看看吧。茅妮轻声说。

    陈冬转过身,趴在车座上。茅妮撩开他的t恤,发现腰部青紫了一块。

    哎呀,淤血了。茅妮说:冬哥,你全身放松,我帮你揉揉。说着,茅妮双手贴在陈冬的腰上,慢慢地揉着。

    陈冬吐了口气,闭着眼,体会着茅妮为他按摩的感觉。

    怎么样,好些了吗?茅妮按摩了一阵,问。

    感觉好多了。陈冬忙说。

    我们回城吧,我帮你找个大夫看看。

    不用,只是淤血,也不是大碍。

    天se渐暗,汽车缓缓开进双龙城。

    茅妮一边开车,一边观察着周围,然后才回到画院,将车停进车库,扶着陈冬上了楼。

    刚来到二楼走廊上,正巧汪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大哥,茅妮姐,你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是汪雨[过滤]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我下了班没事,过来看看天天。

    天天呢?

    和莹莹还在画室呢,我想上来看看你们,看到门锁着,正想譡过滤]幌氲侥忝腔乩戳耍祝麓蟾纾阍趺戳耍客粲攴⑾置┠莶蠓鲎懦露?

    陈冬忙说:没事,摔倒了,腰被石头硌了一下。

    汪雨赶紧和茅妮将陈冬扶进寝室。

    茅妮说:汪雨,我去档案室看看,你帮我照顾一下冬哥吧。

    行,茅妮姐,你就放心吧。

    茅妮走后,汪雨对陈冬说:陈大哥,你趴下,让我看看你的伤。

    没事,不用看了。

    你就躺下吧,我好歹也在门诊[过滤]过一段时期的护士,虽然不如嫂子专业,可一般的跌打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那好吧。

    陈冬趴了下来。汪雨掀开他的衣服,忍不住惊呼一声:淤血了,陈大哥,你等着,我去取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来。说着,汪雨跑了出去。过了十几分钟,她拿着一瓶红花油,还有一张活血化瘀膏回来了。

    陈大哥,我先帮你涂上红花油,按摩一下,然后再贴上膏药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守则,汪雨倒了一些红花油在陈冬的腰上,用手指肚轻轻地旋转着。

    陈冬感觉到,汪雨的手法比茅妮专业多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[过滤]过门诊的。陈冬心说。他感到非常舒服,本来腰部被石头硌后还有些不适,但在汪雨那纤纤玉指的按摩下,现在不适感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汪雨斜坐在床盵过滤]橇徵绲慕壳驮诔露聿啵露嫦肷斐鍪秩ィ粲瓯г诨持小K蝗幌肫鹆朔饬幔绻耸蓖粲晔欠饬幔遣皇撬蔷涂梢浴?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,门一开,茅妮进来了。

    冬哥,好些了吗?茅妮问。

    好多了,茅妮,准备妥当了?

    妥当了,管教他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汪雨忙问:茅妮姐,你在[过滤]什么[过滤]?

    茅妮诡异笑笑: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瓮中捉鳖?捉谁?

    茅妮将小胡子三番几次前来画院的事说了一遍,叹道:小胡子受了范老板的命令,也不知要在画院寻找什么,我真希望他早点来,并且把该找的东西找到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他找到?

    因为我也不知道范老板想在我们家得到什么,所以,yu擒故纵。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。汪雨点点头:范老板好像在故意和你们作对,今天下午去了电视台,向我们反映,说比赛时的‘超人’是冒牌的,根本不是陈大哥。

    胡说,冬哥就是冬哥,怎会是冒牌的。

    汪雨苦笑一下:其实,如果明眼人注意,一定会看出什么的,因为比赛时陈大哥一直和嫂子坐在一起,他既然和嫂子在一起,那么,场中的‘超人’一定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茅妮哦了一声:这么说,是我们的行动有所欠缺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什么,因为能够看出陈大哥的人,毕竟只是少数,范老板之所以去电视台,说明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否则,他就当场戳穿了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。陈冬看看茅妮。

    汪雨笑笑,为陈冬贴好药膏,说:好了,陈大哥,没事了,我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陈冬忙坐起来,说:汪雨,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吧。

    不了,我还有事。说着,汪雨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茅妮和陈冬将汪雨送到大厅门口。茅妮看看陈冬,说:走吧,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等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不能去餐厅,今天的晚饭,我们要和大家分开吃。

    哦,对了,如果我们去餐厅,由于灯光明显,人多嘈杂,说不定就会让小胡子发现我们,我给胡蝶打电话,让她把饭菜送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[过滤],这样就对了。

    茅妮拿出手机,给胡蝶打了过去。过了一会儿,胡蝶端着饭菜过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,胡蝶就嘟囔:好嘛,一个是院长,一个是院长助理,两位领导现在谱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茅妮忙说:胡蝶,你别多心,我也是为了画院好。

    陈冬摆摆手:好了,胡蝶,你别乱说了,哥的腰受了伤,不便行动。

    什么,你受伤了,在哪里,快让我看看。胡蝶一脸关切之情。

    没事了,已经贴了膏药。茅妮说。

    怎么搞得嘛,把腰弄成这样。胡蝶掀起陈冬的衣服,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[过滤],当时,我们差点被鲨鱼吃了。

    哦,你们去看海了?

    对[过滤]。

    真不够意思,去看海为什么不叫上我。胡蝶嘟着嘴巴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茅妮笑道:我本来想过的,但又一想,我们如果都去了,肯定会引起小胡子的怀疑,因为这不符合现实,因为画院还有正常的事务。

    好啦,去吧。

    茅妮将胡蝶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蝶走后,茅妮和陈冬坐下来,两人一边吃一边聊。话题一开始在小胡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冬哥,你觉得小胡子会来吗?

    我想会的,因为他的目的还没有达成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但愿这一次我们能够抓到他的现行。

    我想一定会的,再狡猾的狐狸,也逃不出猎人的手指。

    手指?不是枪吗?

    [过滤],一般人是说枪,可我觉得,扣动扳机需要的是手指,所以……说手指更准确。

    茅妮笑笑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