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1章 双美

第41章 双美

    很快,两人吃完了饭,胡蝶过来了。等胡蝶将碗筷收拾完,陈冬说:胡蝶,告诉大家,早点休息,无论外面听到什么动静,都不要出来。

    知道了。

    胡蝶走后,天se渐黑。

    茅妮起身要开灯,陈冬一把按住她的手:别开灯。

    茅妮脸一红,说:冬哥,天黑了,我们把灯打开吧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开灯。陈冬拉着茅妮在床边坐下,又低声说:别开灯。

    茅妮心中慌乱,低声说:这……这样不好吧,还是把灯打开吧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小胡子以为咱俩出差了,如果你把灯打开,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。

    茅妮心中一动,笑道: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,小胡子已经将画院的情况摸透,也知道你我住在哪间寝室,如果灯一亮,就证明我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[过滤],是这样的。小胡子见我们在,他就会jing惕。

    冬哥,谢谢你的提醒,刚才我还……

    还什么?陈冬问。

    茅妮没有说话,因为刚才她误以为陈冬有什么想法呢。

    其实,陈冬的确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他和茅妮坐在床盵过滤]奘夷诘牡乒庠嚼丛桨担葑永镌嚼丛骄玻饺思负跄芴蕉苑降男奶?

    嘭嘭嘭。心跳声越来越急促,显然,两个人都很紧张。

    茅妮突然站起来,低声说:冬哥,我……我还是去自己的寝室吧?

    别动。陈冬一把拉住她,轻声说:你在那盵过滤]也环判摹?

    虽然,茅妮对自己的功夫非常有自信,但不知怎么,听到陈冬说出这样的话来,她的心里甜丝丝的,便顺从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冬握着茅妮的手,不忍松开。美人在侧,他真的想将茅妮拥在怀里,但是,他又没有这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陈冬轻轻地捏着茅妮的手,如果不是用心,几乎很难感觉得到他手指的移动。

    茅妮手腕颤抖了几下,将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夜se渐深。

    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茅妮忽地站了起来,陈冬赶紧握住她。

    别慌,咱们悄悄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轻轻地打开门,和茅妮来到走廊上。

    走廊的灯今天没有开,两人一探头,看到一个黑影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两人赶紧随后跟来,茅妮快走几步,赶在陈冬前面,低声说:冬哥,你在我身后吧。

    陈冬知道,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茅妮快步来到楼梯口,偏头朝上看着。陈冬走到茅妮身后,两人身子几乎贴在一起。一股香气从茅妮的脖颈间透出,陈冬几乎醉去了,他暗中嗅了嗅,心说:茅妮的美虽然缺乏了小师娘的xing感,缺乏了汪雨的水灵,缺乏了封玲的多情,但是,她比三女多了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茅妮朝上听了听,一招手,和陈冬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来到三楼走廊盵过滤]┠萆碜犹谇缴希仿靥匠觯呃壬峡慈ァ?

    陈冬刚想探头,茅妮回头嘘了一声:是小胡子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轻声问:他在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他在妈妈的房门外。

    茅太太住在三楼。

    陈冬哦了一声,突然眼前浮现出茅太太展开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画卷的一幕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茅妮快步冲了出去。陈冬一探头,只见小胡子正在撬动茅太太的门锁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小胡子转过头来,尽管没有亮灯,但是,暗淡的光线依然可以看清小胡子的轮廓。

    小胡子看到茅妮出现,呆了呆,快步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胡子,这一次你跑不了啦。茅妮一脚踢去。

    小胡子大叫一声,双拳猛击。

    茅妮见他拼命了般,也不敢硬接,赶紧贴墙躲开。小胡子却只是逼退她,趁机夺路而去。

    陈冬本想施展异能,想想,收住手,眼看着小胡子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茅妮跑了过来,朝楼下看看,哼了一声:这小子真狡猾,算了,让他去吧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茅妮,你太着急了,我们还没弄清他的目的呢,这一下打草惊蒣过滤]苹柯淇铡?

    茅妮歉意地看看陈冬:冬哥,对不起,我……我担心他对妈妈不测,所以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这也不能怪你,换了我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正说着,茅太太开门出来了:是谁[过滤]?

    茅妮忙说:妈,是我和冬哥。

    原来是你们,进来吧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茅太太的寝室。陈冬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画轴,似乎茅太太刚刚看过。

    落了座,茅太太问:妮子,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茅妮也不隐瞒,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茅太太沉吟半晌,说:看来,范且是为它而来的。

    它,它是什么?茅妮问:妈,你知道范老板的目的吗?

    茅太太瞥眼看看画卷,点点头。

    茅妮忽地站了起来,说:妈,范老板到底要[过滤]什么?小胡子去过档案室,却不像是要偷画的。

    不,范老板的确是想找到一幅画,但那幅画并不在档案室里。说着,茅太太将画轴拿了起来,递给茅妮。

    如果我猜测不错,这就是范老板想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茅妮慢慢地展开画卷,只见那是一幅双美图,从纸张和墨迹看,年份应该有几百年了。是工笔仕女图,画中两个女子,都在十七八岁,非常的美,一个眉如远山,眸似秋水,一身鹅黄se的裙子,斜坐在一块石头上,一个面如圆月,齿白唇红,一身湖蓝se的裙子,两人眼前的石糩过滤]戏抛乓幻堵蘳e的戒指。

    陈冬发现,那枚戒指非常熟悉,居然是自己曾经戴过的。

    咦……陈冬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茅妮转头看看他。陈冬忙说:没什么,我只是感觉这幅画出自大家之手,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妈妈,说:妈,我觉得像这样年份的画在档案室应该也有几幅,难道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

    茅太太轻叹一声:妈妈也说不上,你爸爸临死之前,将它转交给我,并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将它丢失。

    爸爸没有告诉你它的特殊之处吗?

    没有,不过,你爸爸说,当年你爷爷也曾叮嘱他,一定要保存好这幅画,他说,这幅画是一幅神奇的话,但是,你爷爷和你爸爸穷尽一生的时间,也没有研究出它的特殊之处来。

    难道范老板就是要得到这幅画,他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范老板和你爸爸当年也算朋友,你爸爸曾和他透露过这幅画,范老板也看过,我想,范老板是相信了你爸爸的话,认为这幅画有什么神奇的地方,所以才想得到它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画,他虽然看不出哪里神奇来,但是,总觉得这幅画有与众不同的感觉,尤其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妮子,既然今天你知道了这件事,妈就将这幅画传给你了,希望你好好地保存好它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,深深地看了几眼,将画卷好,放在长条匣子里。

    好了,去休息吧,时间也不早了。茅太太摆摆手。

    茅妮带上画,和陈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寝室,陈冬躺在床上,想着洞府中的冰床,和镶嵌在冰床上的戒指,心道:不知道那枚戒指和《双美图》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天se渐亮,陈冬睁开眼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陈冬走出寝室,偏头看看茅妮的寝室,敲敲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茅妮两眼血丝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哥早。

    茅妮早,怎么,没休息好?陈冬问。

    茅妮笑笑:进来吧。

    陈冬走进茅妮的寝室,发现茶糩过滤]险棺拍欠氡孛┠莨凵土艘灰埂?

    茅妮,你……你没睡觉吗?

    我……我想,这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东西,一定有什么神奇的地方,可是,我看了一晚上也没看出什么特殊来,冬哥,你早书画方面造诣非常深,你帮我看看,这幅画和普通的话有什么不同吗?

    陈冬在茶几前坐下,再次端详那幅画。

    粗看和一般的画没什么不同,但是,总觉得画中有一些灵xing的东西,触动着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想,这应该是一幅神奇的画,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它的神奇在什么地方,不过,我相信你爷爷和爸爸的话是对的,茅妮,好好保管它,千万别丢失。

    [过滤]。茅妮将画收了起来,放在柜子里,说:以后慢慢研究吧,冬哥,你等我洗漱一下,咱们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坐在茅妮的床上。就在这时,胡蝶推门进来了,看到陈冬,哇了一声:哥,你怎么在茅妮姐这里?

    陈冬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茅妮洗漱出来,说:胡蝶,你来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来喊你们吃饭[过滤]。胡蝶看看陈冬,又看看茅妮,瞪大了眼睛:喂喂,不会吧,你们……你们住在一起了?

    茅妮的脸腾地红了:胡蝶,你胡说什么?

    对不起,我……我好像不该进来。说着,胡蝶赶紧往外跑。茅妮拉了她一把没拉住。陈冬赶紧跟了出来,叫住胡蝶,说:妹[过滤],你别瞎想好不好?

    胡蝶眼睛一眨,笑道:行[过滤],哥,你还真和时代接轨了,也有情人了。

    瞎说,你哥是这种人吗?

    是[过滤],以前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,可现在……我想,看你现在的样子,什么事做不出[过滤]。

    别胡说,我和你一样,也是想喊茅妮去吃饭的。

    你就别蒙我了,你当我看不出来[过滤],昨天你和茅妮姐外出游玩,晚上又在一起……哥,我嫂子是不是哪里对不住你[过滤],你背叛她?

    陈冬见画院的画师正在往餐厅走去,忙把胡蝶拉到一盵过滤]蜕担好肹过滤],这件事你千万别跟你嫂子说。

    这么说,我的猜测是真的了?

    瞎扯,你爸哥当成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那你心虚什么?

    我是担心你嫂子瞎想。

    哥,茅妮姐虽然好,可是,嫂子对你也很好[过滤],你不能背叛人家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不会背叛你嫂子的。

    正说着,茅妮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蝶看到茅妮,眼睛一眨,迎了过去,咯咯直笑。茅妮见她笑得非常诡异,哼了一声,问:你笑什么?

    胡蝶笑道:我在想,以后我是叫你嫂子你,还是茅妮姐。

    你……茅妮扬手要打,胡蝶晃身闪开。

    茅妮瞥一眼陈冬,满面绯红,说:胡蝶,你再胡扯,看我怎么修理你。

    杀人灭口了。胡蝶大叫着,朝餐厅里跑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