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2章 晚上的约定

第42章 晚上的约定

    吃罢早饭,茅妮对陈冬说:“冬哥,我想和你商量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[过滤]。”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餐厅,天天、莹莹正要跟着,被胡蝶一手拉住一个,给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懂事的孩子,你们老是跟在大人[过滤]后面[过滤]什么?”

    天天说:“我要跟师父学绘画去[过滤]。”

    莹莹也说:“是[过滤],胡蝶姐姐,你拉着我们[过滤]什么?”

    胡蝶嘘了一声,低声说:“没看到哥和姐有事要做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两个孩子对视一眼,笑道:“那我们去画室了。”说着,天天拉着莹莹的手跑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陈冬和茅妮身边跑过时,还回头朝他们挤着眼睛。

    陈冬问:“这俩家伙在[过滤]什么?”

    茅妮摇摇头:“谁知道,肯定是胡蝶又瞎说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,胡蝶的声音虽然小,但是,敏感的茅妮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胡蝶随后走出,刚来到大厅,看到唐莎从外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”胡蝶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唐莎拉过胡蝶,轻声问:“你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哥……[过滤],在[过滤],嫂子,是不是想我哥了?”

    唐莎在胡蝶的手背上掐了一下,笑道:“你瞎说什么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嫂子想哥,很正常[过滤],不过……我哥,好像不怎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蝶,他……他是不是很忙?”

    “忙什么[过滤]……[过滤],忙,太忙了,每天忙着……忙着……”说着,胡蝶朝左右看看,见无人注意,低声问:“嫂子,你和哥脑矛盾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[过滤],我和你哥的感情一直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胡蝶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唐莎感觉到胡蝶话中有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哥住在画院,你又不怎么来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[过滤],唉,他的画馆退了,我们又没覽过滤]潭ǖ姆孔樱缓萌盟≡诨豪铮医裉炀褪抢凑宜塘炕厝プ〉模液桶职致杪韫低ê昧耍职忠餐馊盟厝チ恕!?

    “真的?那太好了,我真担心哥和他老丈儿一辈子关系都缓和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件事怪我爸,他是个爱慕虚荣的人,总想得到你哥的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办[过滤],让哥给他画一幅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想得到的可不是一般的画[过滤],是《双龙图》。”

    “哇,他也想得到《双龙图》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我去找你哥。”说着,唐莎朝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胡蝶见唐莎上了二楼,赶紧跑向茅妮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茅妮的办公室在一楼,胡蝶进去的时候,茅妮正和陈冬说着小胡子的事。

    “哥,出大事了。”胡蝶叫道。

    陈冬问: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我嫂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嫂子?”陈冬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茅妮问:“胡蝶,嫂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嫂子没事,好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出大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大事了,嫂子以来,你们就聊不成了,难道这不是大事吗?”胡蝶眸子中闪露着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妮子。”茅妮抬手要打。胡蝶哧溜一下,咯咯笑着跑开了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茅妮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茅妮[过滤]了一声,似乎想起了什么,玉面一阵酡红,像喝醉了酒般,幸好此时陈冬已经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陈冬匆匆出了办公室,来到二楼寝室中。

    陈冬的寝室没锁,推门进来,只见唐莎正默默地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来了?”陈冬问。

    唐莎站了起来,拉过陈冬,在自己身边坐下,然后脉脉地看着他,轻声说:“老公,人家想你了[过滤]。”

    唐莎一句温言细语,携带着柔情蜜意。陈冬心中一荡,忍不住拥住她,低声说:“我也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和爸爸商量好了,他同意你回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[过滤]。以后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陈冬无时不想着和小师娘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次回去,尽量不要提画的事,好不好?”唐莎将头靠在陈冬的肩上,柔声说:“我昨天晚上和妈妈聊了一会儿,她会劝劝爸爸的。”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“要不我画一张吧,给爸爸带上。”

    唐莎一喜:“真的?你真的肯画了?”说完,唐莎又有些奇怪地看着陈冬:“老公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“老婆,为了我和爸爸的事,你中间受了不少委屈,你放心,我想通了,别说一幅画,就是十幅八幅,只要爸爸喜欢,我都给他画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老公,我真高兴。”说着,唐莎抱住陈冬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冬一指自己的嘴巴,笑道: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唐莎含笑望着他,慢慢地凑过嘴唇,在陈冬的唇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冬趁机抱住唐莎,喃喃地说:“老婆,我们好好地做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唐莎忙挣扎着推开他,说:“老公,你急什么,这里是画院,多不方便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冬将唐莎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走廊上传来脚步声。唐莎嘘了一声,指指外面。

    陈冬只好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脚步声从门口穿过,接着,隔壁的门响了。

    陈冬低声说:“是茅妮,没事,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唐莎摇摇头,低声说:“那怎么行,会有动静的,你不怕茅妮听到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怕的,我们是夫妻,又不是偷情。”

    唐莎伸手捂在他的嘴上,轻声说:“老公,晚上好不好?咱们一起回家,我们再好好地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陈冬有些心痒难耐,苦笑道:“还要等到晚上[过滤]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公,听我的,等我下了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班来接你,一起回家。”说着,唐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只好叹一口气,目望着唐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咔咔咔,皮鞋声在走廊上逐渐去远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皮鞋生咔咔咔,响在门边。

    陈冬一喜,以为小师娘又回来了,忽地站起,来到门盵过滤]趴郏鸵ケА?

    门一开,陈冬张开的双臂僵在半空,原来,门外站的是茅妮。

    茅妮看到陈冬的样子,一愕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退后几步,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以为是老婆呢。”

    茅妮走了进来,看看寝室,问:“嫂子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[过滤],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来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今晚她要带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茅妮点点头,看看陈冬,说:“也是,这几天冬哥一直住在画院,也应该和嫂子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莎……唐莎是要处理我和岳父的矛盾,我们之间有个小过节。”陈冬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[过滤],我听胡蝶说过,是因为画的事吧。”茅妮在床边坐下,继续说:“听说你岳父是老年文化中心的副主任,他为了增添老年文化中心的艺术氛围,想让你画一幅画,可是你不肯。”

    陈冬心说:不是我不肯,是陈老师不肯,我怎么能得罪老丈儿呢。

    “冬哥,你为什么不肯?”茅妮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担心画不好,让岳父丢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书画的造诣这么好,还这么谦虚,真是难得。”茅妮摇摇头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“我太年轻了,双龙有四大流派,马派的老爷子尚健在,鹰派的薛老板虽然改弦易辙,可是,水平还在,我不敢献丑。”

    “唉,说起四大流派,冬哥,我真的很惭愧,作为四大流派之一的竹派后人,我却一点书画基础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茅妮,你别灰心,你现在这么年轻,我想不用多久,你就可以掌握起竹派的艺术。”

    “冬哥,我有件事想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咱们之间还用客气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冬一愣。

    茅妮正sè地望着陈冬,轻声说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拜我为师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学习绘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有必要吗,其实你已经拥有高cháo的摄影技术了,学不学绘画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茅妮摇摇头:“如果我不是茅家人,或者我不是双龙画院的院长,我自然可以不懂书画艺术,可是,偏偏我就是茅家的长女,而且还接任了院长一职,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我都需要有一定的书画基础,否则,我实在愧对现在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陈冬低下头,半晌才说:“书画不是一朝之功[过滤],即使你现在开始学,没个十年二十年的功夫,也不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茅妮神sè黯然,叹道:“我知道,书画和摄影不同,摄影只要懂得用光,再了解一些摄影知识就行了,书画要的是基本功,可是……冬哥,如果我没有点书画根底,如何服众?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[过滤],我才不这么看呢,茅妮,你是不是想多了,我觉得你就是个称职的院长。”

    茅妮摇摇头:“你这样认为,可别人未必,我看得出来,一些画师看我的眼神……那里面,显然有蔑视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谁蔑视你,就开了他,画院还不是你说了算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妥,作为一个管理人,必须要让下面的人佩服才行,可我现在,根本就没有被人佩服的本钱,所以,我思来想去,还是拜你为师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冬想了想说:“这件事让我想想好吗,改天我再答复你。”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“好了,冬哥,我不打搅你了。”

    茅妮出去后,陈冬躺在床上,默默地出神。他怎么也想不到茅妮要拜自己为师。

    陈冬不是不想收下茅妮,问题是,他喜欢现在茅妮对自己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冬哥”,每次茅妮这样喊他时,他的心里就莫名地有些冲动,浑身麻酥酥的,心里甜丝丝的。他非常留恋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要是收了她为徒,那么,称呼必然会改,“师父”有什么感觉吗?陈冬摇摇头,如果茅妮喊自己师父,总不如“冬哥”听来愉悦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