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4章 梅开二度

第44章 梅开二度

    下了楼,陈冬耷拉着脑袋往小区外走去。

    想起这段时间以来,每每他要和小师娘在一起,总是无法得逞愿望。

    陈冬越想越憋气。

    来到大门口,陈冬刚想出去,门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门卫,还是上次的门卫,上上下下看了陈冬几眼,一瞪眼,说:“小子,我认识你,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,却不是个正经玩意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眼睛也是一瞪,骂道:“狗眼看人低,你知道老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,你到小区来撒野就不行。”说着,门卫伸手来抓陈冬的衣领。陈冬骂道:“nǎinǎi的,老子招你惹你了。”说话间,陈冬抬手给了门卫一巴掌。

    门卫头一歪,躲了过去,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[过滤],你还敢闹事。”门卫掉头跑近门卫室,想是要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陈冬正在骂骂咧咧的,突然,一个人拉住他的手。陈冬一扭头,见是封玲。

    “快跟我走。”封玲拉着陈冬朝小区内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封玲家,封玲松了口气,说:“陈老师,你跟门卫闹什么[过滤]?”

    “想想真憋气。”陈冬骂道:“你们小区的门卫好像看我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封玲噗嗤笑了:“陈老师,你长得这么帅,怎么还有人看你不顺眼[过滤]?哦,对了,门卫是男人,男人看到比自己帅的男人,免不了会嫉妒,这和女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陈冬低着头,想起今天在小师娘家挨了一顿臭骂,出来又被门卫骂了一顿,心情不好,坐在沙发上不住地哼哼。

    “好了,陈老师,别生气了,气大伤身,这样吧,我要俩菜,晚上就在我这里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陈冬想起范且,忙说:“万一姓范的来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出差了,今晚回不来。”说着,封玲目光瞟着陈冬,一幅风情万种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冬心头一荡,脱口说:“好,好,那我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封玲笑笑,打了个电话,不多时,外面有人送菜来。

    封玲拿出一瓶酒,打开,给陈冬倒了一杯,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封玲,你少喝,女孩子,喝什么酒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封玲笑笑:“你别以为我酒量小,不信咱们比比看。”说着,封玲一口将杯中酒全喝了下去。陈冬看看酒杯,满满的足有二两。

    好家伙,好酒量。

    “喝[过滤],你要是不喝下去,就不是男子汉了。”封玲坐在陈冬的身盵过滤]焓秩ネ兴谋印?

    陈冬只好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封玲咯咯一笑:“这还差不多,陈老师,再来。”

    封玲又倒满了酒。陈冬忙说:“封玲,别这样喝,会伤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封玲摇摇头,一口将酒灌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。封玲端起他的酒杯,说:“喝,你不喝就不是男人。”陈冬苦笑一下,将酒灌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酒是白酒,辣得很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玉面酡红,双颊生晕。两杯酒下肚后,更增艳丽之sè。

    封玲扭头见陈冬呆呆地望着自己发愣,脸更加红了。她低下头,端起酒杯,却迟迟没有喝下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陈冬目光落处,发现她再扑簌扑簌地落泪,泪水滴在酒中,溅起小小的花朵。

    “封玲,你怎么了?”陈冬忙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封玲强颜笑笑,举杯说:“来,陈老师,我们碰一个。”

    陈冬忙按下她的手:“慢点喝吧,这样会醉的。”

    封玲摇摇头:“醉了好,醉了便一切痛苦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封玲一仰脖子,将酒再次倒入口中。

    陈冬慢慢地端起酒杯,一边喝一边想着旁边的女孩子。他在想:封玲一定心中非常痛苦,要不然,她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陈冬喝了酒,见封玲低着头发呆,忙拿起筷子,说:“封玲,快吃口菜吧。”

    封玲拿着筷子,夹了一些菜,放进嘴中,轻叹一声:“陈老师,我真羡慕你家嫂子。”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我知道你心情不好,你和范老板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陈老师,我……我是个下贱的女孩子,我……我一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,就无脸见人,真想一死了之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封玲,你千万别这样想,你这样做是迫不得已的,你为了妈妈,我很敬重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封玲抬起眼,望着陈冬。陈冬发现此时的她眼中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“[过滤]。”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封玲咬咬嘴唇,苦笑道:“可是……哪个女孩子不向往幸福的生活,我这样子算什么,情人不算,第三者也不算,还经常被姓范的虐待……我真渴望能够嫁一个好男人,知冷知热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低着头,没有说籟过滤]K薹ǹ伤怠K淙凰谌拔糠饬幔邓寺杪瑁档镁粗兀牵暇狗饬岬难≡袷瞧さ摹?

    “唉。”封玲摇摇头:“我现在走在小区里,就能感觉到身后有无数的目光在鄙视我,我……我真不想活了。”封玲想到痛苦处,捂着脸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拍拍她的肩,以示安慰:“封玲,别这样,等你和范老板签订的协议到了期,你就zi you了。”

    封玲摇摇头:“范老板骗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签订的是一年协议,他居然将一年改成了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个卑鄙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[过滤],等我zi you了,青chun也不再了,陈老师,我……我现在越想越活不下去了。”封玲突然扑在陈冬的怀里,紧紧地抱住他,哇哇地哭着。

    陈冬慌忙拍着她的脊背,劝道:“封玲,别难过,我想会有办法的,一定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封玲抬起泪眼,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见她泪眼婆娑,让人又怜又爱,那粉嫩的小嘴说不出的动人,忍不住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轻声说:“你放心,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封玲嘤咛一声,依偎在陈冬的怀里,抱得他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,谢谢你……你帮的我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被封玲紧紧地拥着,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,加上酒jing的作用,他忍不住再次俯首去亲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回吻着他。

    陈冬对于接吻,已经有了几次的经验。

    封玲虽然和范老板在一起多ri,却从未和范老板接过吻。范老板失去了男人的能力,心理变态,自然不会吻她。

    陈冬的吻虽然带了些浑厚粗野的味道,但正是这种浑厚和粗野,像波浪一般,冲撞着封玲的内心。

    封玲被压抑了情感爆发了,如果说上一次,她主动和陈冬亲昵,是想报恩,那么,这一次,她则属于空虚的心灵急需要慰藉。

    陈冬和封玲的呼吸逐渐急促,封玲伸手撕扯着陈冬的衣服,陈冬的手也探入了封玲的t恤内,紧握着封玲的胸。

    一个是内心空虚,急需要慰藉。

    一个是情感压抑,急需要发[过滤]。

    如同,一点就燃。

    封玲和陈冬浑身都像火炭一样,四双眼里散发的全是yu火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……抱我……抱我去卧室……”封玲娇喘地说。

    陈冬拦腰将封玲抱了起来,几步便来到卧室里,将她放在床上。封玲伸手解开陈冬的腰带,将他的裤子褪了下去,然后看看他那昂首挺胸的小弟弟,一脸的火红,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t恤,露出了里面一条黑sè的蕾丝文胸。

    接着,封玲又脱下了自己的短裙,里面也是一条黑sè的[过滤]。

    修长匀称的双腿往床上一搭,双手缓缓解开文胸的带子,娇躯扭动,目光中满是风情。

    陈冬就像一头狮子,两眼通红,他伸手扯去封玲的文胸,露出那对滚圆的胸。

    白皙,丰满,充满了肉感。

    陈冬喉咙里咕咚一声,俯首拱在封玲的胸上,一阵狂吻。

    那阵阵吮吸带给封玲的感觉简直无法描述。

    封玲忍不住[过滤]呀一声,发着快感的喊声。她双手抱住陈冬的头颅,紧紧地抱住,陈冬两只手抚摸着封玲,用力地捏着她的胸。尽管动作不够温柔,却也有一种极大的冲击力,让封玲几乎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封玲分开双腿,勾住陈冬的腰,[过滤]不住地向上扭动,那一刻,她无法离开陈冬,几乎要和陈冬混为一体。

    陈冬一只手握在封玲的胸上,另一只手顺着她光滑的娇躯渐渐向下,来到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轻轻一触,封玲便是一阵痉挛似的颤抖。

    桃源入口,一片cháo湿。

    封玲双手揽住陈冬的[过滤],用力地往怀里带着,梦呓般地叫着:“陈老师,我要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身子猛地往前一挺,小弟弟顿时进入了桃园深处。

    封玲大叫一声,声音无比的愉悦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情节不言而喻,两个人颠鸾倒凤,说不尽的恩爱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们才疲惫地歪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封玲抚摸着陈冬那光滑的身体,幸福地笔着眼睛,嘴角绽放着笑意。她在想,如果自己能有这样的丈夫该多好,只是想起范老板,封玲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陈冬将封玲抱在怀里。小师娘没有带给他的,封玲已经给予了他。他虽然不知道和小师娘在一起能否如此愉悦,但是,现在他总算有了些满足感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无时不想着得到小师娘,可是,老天偏偏和他作对,多少次了,他的愿望总是无法得逞,却偏偏和封玲两番亲昵。

    封玲从身材上,穿着上,像极了小师娘,难道这是老天有意在安排他们俩吗?

    “陈老师,在想什么?”封玲慢慢地睁开眼,伸手轻轻地划着他胸前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在想,我们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陈老师,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的不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。”封玲抬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陈老师,你和嫂子不恩爱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挺好[过滤],关系一直很好。”

    封玲摇摇头:“可我觉得你这方面的经验好像不多,不像是一个结过婚的男人。”说着,封玲噗嗤一笑:“还要让人家引导你,完全是个雏鸟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陈冬说:“我和唐莎虽然结婚几个月了,可是不怎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来,你刚才把对老婆的气都撒在了我的身上,你看看人家的胸……”说着,封玲抓过陈冬的手,放在自己的胸上,喃喃地说:“都被你抓红了,你用这么大的劲[过滤]什么?”

    陈冬羞愧地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……刚才是不是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太急了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就像牛一样,只知道用蛮力,不懂得温存。”

    陈冬不好意思笑笑:“我以后会改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”封玲喃喃地说着,似乎想到了什么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陈冬也想到了范老板,一阵轻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,楼道里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