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5章 仿照

第45章 仿照

    封玲看看表,正是半夜。

    糟了,快起来。封玲赶紧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陈冬也换乱地套着衣服:是姓范的吗?

    应该是,我听得出他的脚步声。封玲面se惨变。

    门啪地开了,果然是范且。

    陈冬和封玲慌乱之间,衣服穿得歪歪斜斜,其实即便不歪斜,深更半夜一男一女在卧室中,任谁都能联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范且站在卧室门口,看了看两人。

    好[过滤],你们……陈冬,你小子不是个东西。范且脸上肌肉颤抖着,指着他们,那气愤的样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封玲低着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陈冬也很慌乱,不过,他仍然大着胆子说:姓范的,你趁人之危,和封玲签了那种协议,你老小子也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范且怒道:封玲是我的女人,你敢碰她?

    她只是和你有协议,又不是你的老婆,她要和谁在一起,你管得着吗?

    范且气得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封玲听到这抬起头来,说:陈老师说的对,范老板,咱们的协议上并没有说除了你我不能找其他的男人,我有zi you,你无权[过滤]涉。

    范且大声喝道:给我滚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。封玲忙说:陈老师,你快走吧。

    陈冬瞪了范且一眼,快步朝门口奔来。

    范且风一般从陈冬身边奔过,来到封玲身盵过滤]话殉断滤娜棺雍蚚过滤]。

    封玲猛地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陈冬回头看去,只见范且正扯着封玲的头发,将她往椅子上拽。

    陈冬大怒,叫道:姓范的,你这个畜生,你想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范且气呼呼地说:我要[过滤]什么关你屁事,她和我签了协议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说着,范且用衣服将封玲的胳膊和腿捆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陈冬哪里还看得下去,更不能离开。他冲了过来,一把将范且推开,叫道:不许你虐待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哭着摇头:陈老师,你走吧,不要管我。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抓住范且的衣领,叫道:说,怎么样你才能放过封玲?

    范且脸上肌肉不停地扭曲,但随即,他渐渐地冷綶过滤]讼吕础?

    范且往床边一坐,说:陈冬,你想不想拿回我和封玲的协议?

    屁话,我当然想了。

    那好,我知道你拿不出多少钱,我也不为难你,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。

    说吧,什么事?

    茅家藏着一幅《双美图》,只要你把它拿给我,我和封玲的协议就此作废。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?陈冬想起茅妮手中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不错,你是双龙画院的院长助理,想必应该见过它吧。

    好,我答应你。陈冬想也未想。

    很好。范且站了起来,淡淡地说:那我给你三天的时间,三天后,咱们交易,你交画,我交协议。

    好,不过,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,这三天内我不许你再虐待封玲。

    呵呵,没想到你小子还会怜香惜玉,你就不怕我告诉你老婆?范且怪笑一声。

    你……你要是敢说出我和封玲的事,那也随你,不过,我想《双美图》一定对你很重要吧?你休想得到它。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你放心,我对女人不敢兴趣,好,三天后再见。说着,范且大步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咣地关上了,楼梯上脚步声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陈冬松了口气,他回头看看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眼中含泪,感激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陈老师,《双美图》一定很重要吧?

    没事,不就是一幅画吗,封玲,你放心,我一定能拿到手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茅家肯给你吗?

    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将封玲的四肢松开。封玲一头扑在陈冬的怀里,哭道:陈老师,如果没有你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姓范的。

    这个老东西真变态。陈冬骂了一声,说:放心吧,只要有我在,就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。

    封玲[过滤]了一声,动情地说:陈老师,今晚你别走了,在这里陪我好吗?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见她满眼祈求之se,点点头。

    封玲笑笑,抱住陈冬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封玲偏头问:是谁打来的?

    陈冬看看好吗,嘘了一声,说:是我老婆。

    封玲吓得赶紧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陈冬按下接听键,手机中传来唐莎的声音。

    老公,你在哪里?

    我……我在画院。

    对不起,今天晚上,我本来……本来想……唐莎的声音不但温柔,还充满了歉意。陈冬看看封玲,不知为什么,他突然觉得有些愧对唐莎。虽然唐莎不是他的老婆,可是,他现在是陈老师的身份,就应该为小师娘负责。

    封玲似乎看出陈冬的心思,默默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老婆,这件事是我对不起爸爸,你替我道个歉吧,有机会我再当面向他老人家赔不是。

    [过滤],好了,不说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陈冬转头看看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伸出手来,拥住陈冬,喃喃地说:陈老师,你是不是后悔了?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你觉得对不起嫂子,可是……我没有别的报答你的方式,真的,你帮我画了一幅画,我如果有钱付你酬金,也就不会和范老板签订协议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不怪你,而且……封玲,说实在的,你带给了我快乐。

    真的吗?

    [过滤]。

    陈老师,我怎么觉得你和嫂子……好像不怎么和谐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也许是老天故意作弄我们,让我们无法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老师,嫂子是个好人,她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,她很关心你。

    陈冬叹息一声,没有说籟过滤]?

    封玲将头靠在陈冬的胸上,慢慢地闭上眼睛,她好想一生和陈冬在一起,只是,她也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陈冬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封玲的泪又下来了,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之路会走向哪里,总之,她有一种苦楚感,寂寞感,虽然此时,她和带给自己幸福的男人躺在一起,可是她也知道,这一切都是短暂的。

    天se渐亮,陈冬坐了起来,他揉揉眼,扭头看看身边的封玲。

    此时,封玲正侧身睡着,睡梦中,封玲嘴角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陈冬悄悄地下了床,来到洗手间里,洗了把脸,看看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完全将这副帅气的面孔当成了自己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陈冬,你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,封玲是个可怜的女孩子,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她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冬开门出来,噔噔噔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冬回到了双龙画院。

    陈冬刚到走廊上,正巧茅妮和胡蝶走过来。

    哥,你回来了,昨晚怎么样?

    什么怎么样?陈冬说。

    你和嫂子[过滤]。胡蝶眨着眼睛说:你岳父原谅你了吧?

    陈冬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怎么,你们的过节还没完[过滤]?

    算了,别问了。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茅妮说:胡蝶,既然冬哥不想说,你就别问了,一起去餐厅吧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陈冬跟在茅妮身后,朝她的办公室走来。

    茅妮转过身,看看陈冬,问:冬哥,你好像有话要跟我说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茅妮说:那就进来吧。

    来到办公室,茅妮替陈冬沏了一杯茶,然后问:有什么话你就说吧。

    陈冬沉吟一下,说:能和我讲讲《双美图》的事吗?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……《双美图》的传说我也是听妈妈说的,以前并不知道,不过,我了解妈妈,她既然一直隐瞒着我,直到最近才将这幅画给我,我想,它对于茅家来说,一定非常重要,冬哥,你怎么想起问它来?

    我随便问问……

    冬哥好像有什么心事?茅妮看出陈冬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茅妮,我可以看看这幅画吗?

    当然可以。茅妮说着,从保险柜里将《双美图》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冬默默地看着,然后闭上眼睛,运用异能,将这幅画的轮廓全部印在脑海中。过了一会儿,陈冬点点头:好了,收起来吧。

    说完,陈冬站了起来,出了办公室,快步跑了出来,打的来到西城小区,跑到封玲的门荹过滤]?

    叮咚。陈冬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封玲打开门,见是陈冬,一喜:陈老师,你没走[过滤]?

    我……我去了趟画院,封玲,快,准备纸张笔墨。

    封玲点点头,和陈冬来到自己的简易画室。

    陈冬展开宣纸,拿起笔,想了想,在纸上慢慢地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条条线条,一点点墨迹,浮在纸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一幅《双美图》呈现在眼荹过滤]?

    陈冬长吐了口气,抬起头来,这才发现,灯光已亮,原来,一天的功夫过去了。

    封玲也吐了口气,目光中泛着奇异的光,她望着《双美图》不住地赞叹:太美了,陈老师,这就是《双美图》吧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是的,不过,这是我仿照的,决不是范且想要的那幅,不过,我想,凭我的记忆,它和原画没什么不同了。

    封玲大喜,动情地抱住陈冬:陈老师,谢谢你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表,揉揉发麻的胳膊,又扭了扭腰,说:没想到我画了一天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中午的时候,我本来做好了饭,喊你吃,可是,看你认真的样子,又不忍打搅你,陈老师,快坐下,我帮你揉揉腰。

    陈冬趴在椅子背上,封玲一边为他揉着腰,一边说:陈老师,范老板能满意吗?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:我想,如果只是现在的样子好不行。

    还不行吗?封玲脸se一变。

    [过滤]。因为那是一幅旧画,不但颜se、纸张都能和新画不同,所以,我们要找人将画做旧。

    咦,我知道一个人善于装裱画,我们不如去找她吧。

    现在吗?

    瞧我……陈老师,对不起,你太累了,需要休息,那就明天吧。

    没事,我只是有些饿。

    哦,饭我已经热了几遍了,陈老师,来。说着,封玲拉着陈冬来到餐厅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