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48章 帮我揉揉吧

第48章 帮我揉揉吧

    掉了,真的掉了。陈冬要起身躲闪。

    他弓着腰,样子很不雅。

    红尘将手伸进他的裤兜,一把抓住他的小弟弟,咯咯笑道:这是什么?

    陈冬脸腾地红了。

    红尘轻轻一捏,然后收了手,说:那你找吧。

    说着,红尘来到案子前,继续装裱书画。

    陈冬慢慢地站起身,藏在她的身后。虽然此时,他冲动的劲头已经过去,但想想刚才的样子,心还在蓬蓬直跳。

    红尘突然[过滤]扭了扭,腻腻地说:帅哥,帮我揉揉吧。

    揉……揉哪里?

    傻子,你看不出来吗,人家腰酸了。红尘的声音就像一根羽毛从陈冬的嗓子眼里塞了进去,让他浑身痒痒的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这?不想完工了?

    那好,那好……

    陈冬只好站在她的身后,两只手慢慢地搭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红尘俯下身子,似乎在认真地装裱画。

    陈冬轻轻地为她按摩着,感觉到她的臀部也在轻轻地扭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红尘的臀部居然贴在了他的身子,而且不住地摩[过滤]着。

    身体接触的部位不必言明,自然是陈冬最为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陈冬哪里受得了如此挑逗,很快,他的小弟弟便再次冲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陈冬没有躲闪,心说:nini的,既然是你自己主动,可别怪我不客气了。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历来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传说。或许柳下惠遇到的不是红尘这种风so的女子。世上真的有柳下惠那种定力的男人?很难说。

    总之,陈冬缺乏定力。有多少男人能再这种情况下保持定力?

    陈冬身子紧紧地贴着红尘。红尘似乎感到了某种快感,嘴里呜呜地呢喃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皮鞋声。

    咔咔咔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身子后撤,红尘也直起腰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回头,只见封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封玲似乎看到陈冬和红尘刚才贴身而立的样子,一愕,叫道:陈老师,你们……

    陈冬忙说:封玲,你别误会,红尘腰酸了,我帮她揉揉。

    封玲一跺足,叫道:什么[过滤],你以为我没看到,你们……

    红尘咯咯笑道:妹子,你急什么,我和陈画师有什么事,和你覽过滤]芈穑?

    封玲张着嘴巴,却无话反驳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和他是什么关系,我又不是人家的老婆。

    红尘瞥一眼陈冬,淡淡地说:陈画师,看来你和这位姑娘的关系不一般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吓了一跳:红尘,你别乱想,我和她只是……只是一般的朋友。

    是吗,瞧她刚才吃醋的样子……说着,红尘将嘴巴贴在陈冬耳盵过滤]蜕担喝绻医詹懦源椎难痈嫠咛粕悴滤嵩趺聪搿?

    陈冬赶紧说:别,别,千万别。

    这么说,你是承认和她有什么了?

    不,不,我……我担心唐莎会多想,你千万别告诉她。

    呵呵。红尘上上下下看看封玲:昨天我没有好好端详你,现在看来……你果然是个美人,怪不得陈画师能背叛温柔贴切的老婆……

    封玲玉面绯红,低下头。

    陈冬忙将红尘拉到一盵过滤]蜕担壕退阄仪竽懔耍鹚嫡馐铝撕貌缓茫?

    好吧,这件事……我睁一眼闭一眼,不过……你小子要答应我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你不答应?

    你告诉我,是什么事?

    红尘瞥一眼封玲,低声说:这件事我暂时还不想告诉你,当时机到了吧,总之,不会亏了你。

    陈冬虽然不知红尘要他做什么事,但想想,他总不能让小师娘知道今天的事,因此点点头。

    红尘呵呵一笑:好了,装裱到此结束,我会连夜将书画做旧,你们可以回去了,明天一早来取吧。

    陈冬还想说什么,封玲赶紧将他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玲,你急什么,我们再等一会儿不行吗?上了车,陈冬问。

    封玲说:我讨厌这种女人,要不是来装裱画,我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对了,封玲,刚才我和红尘真的没什么……

    封玲摇摇头:算了,你别说了,你和她有没有事,我管不着。

    陈冬发现封玲脸se不太好看,似乎在生自己的气,他又不知道如何劝她。

    车开到了画院门口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冬偏头看看封玲。封玲望着前方,没有看他。陈冬叹息一声,说:那好吧,明天见。

    一夜无籟过滤]?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封玲开车来接陈冬。两人前往红尘的装裱店。谁知,等两人来到装裱店外,发现店门紧闭,而且上了锁。

    两人询问了周围的邻居。没有人知道红尘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陈冬想起红尘曾给自己打过电话,于是掏出手机,拨了红尘的号码。

    手机关着。

    陈冬朝封玲摇摇头。封玲眉头一皱,问道:陈老师,红尘会不会出什么事?

    应该不会吧?陈冬说:也许她去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附近的早餐店,红尘不在里面。

    吃了早餐,两人回到装裱店外,发现门还是紧紧地闭着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说:封玲,咱们去书画交易市场看看。

    怎么,你担心红尘将咱们的书画卖了?

    [过滤]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没什么不可能的,一切皆有可能,走吧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来到了双龙文化交易市场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家书画店外,两人看到了红尘。红尘正抱着一个画轴出来。

    陈冬和封玲跳下车,迎了过去。红尘看到两人,一愣:咦,你们怎么过来了?

    陈冬说:我们去了你的店里,见门关着,所以就找来了。

    陈画师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?好了,先上车吧。红尘说着,抱着画轴上了封玲的车。

    来到车上,陈冬问道:红尘,你到这里来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红尘眼眸一闪,笑道:书画已做旧,不过我没有信心,所以到这里转转,让那些专家们评一评。

    陈冬哦了一声:我明白了,你是担心达不到做旧的效果?

    是[过滤]。红尘一笑:就是这样嘛?怎么,你们是不是担心我拿着画跑了?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两人脸上都有愧se,因为他们的确这样想过。

    呵呵。红尘笑了:怎么会呢,这毕竟不是真画,我绝不会傻到拿一幅做旧的画逃跑的地步,何况,我如果需要,陈画师也会帮我画的。说着,红尘往陈冬的身上一依,腻腻地说:帅哥,你说是不是呢?

    封玲从后视镜里看到红尘的样子,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红尘咯咯大笑:有人吃醋了。

    陈冬脸一红,忙说:红尘,别这样。

    红尘噗嗤一笑,在他耳边吐气如兰,低声说:小子,别装君子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陈冬本来没有胡思乱想,但听了红尘这句话后,心蓬蓬乱跳,就有些胡思乱想了。

    车开到了装裱店外,封玲淡淡地说:老板娘,到了,你可以下车了。

    红尘拿着画想下去。封玲忙说:画就留在车上吧。

    那不行,我的店里有个规矩,必须客户签了字才能取走书画作品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红尘,你还不相信我们吗?

    红尘看看陈冬,笑道:你我当然信得过了,这样吧,画我留下,你朋友可以先譡过滤]还愕酶业降昀锴└鲎帧?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沉吟一下,说:好吧,陈老师,范老板回来了,我先去他那里,有什么事我们再打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[过滤]。陈冬跟着红尘下了车,来到装裱店里。

    红尘,签字本呢,在哪里?陈冬问。

    红尘四处乱找着,说:别急,我不是在找吗……对了,可能再我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说着,红尘转身走向寝室。

    陈冬坐在沙发上,静静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半晌,不见红尘出来。陈冬站了起来,忍不住走进寝室。一抬头,陈冬看到红尘正趴在床上,轻轻地呻吟着。

    红尘,你怎么了?陈冬问。

    红尘偏偏头,朝陈冬看了一眼,说:我忙了一晚上,实在劳累了,帅哥,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?

    陈冬忙说:谢谢你,为了我朋友加班加点。

    这还算句人话,不过……你就不想为我做点什么?

    我能帮你什么吗?

    废话,帮我揉揉[过滤]。说着,红尘反手一指自己的腰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,还不过来?

    红尘腻腻的声音,似乎有某种吸引力,让陈冬无法拒绝。陈冬慢慢地走到床盵过滤]痔Я似鹄础?

    揉吧,轻一点。红尘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陈冬将手贴在她的腰上,慢慢地揉着。

    哦……好舒服……红尘不住地轻叫着。那声音,分明就像女子被男人爱抚时发出的呻吟声,听的陈冬心中痒痒的,血脉贲张,一时脑子里满是他和封玲在一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突然,陈冬裆部一紧,只觉得小弟弟被红尘抓住了。

    陈冬惊呼一声。红尘咯咯大笑:帅哥,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没……没什么?

    没什么?那它怎么冲动了?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陈冬被红尘挑逗的嗓子里咕哝着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红尘瞥了他一眼,咯咯笑道:瞧你的样子,是不是很想得到姑nini[过滤]。

    红尘……你……你别闹了,你是唐莎的好朋友[过滤]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和唐莎是非常好的同学关系,陈画师,既然你知道,那你想过没有,如果我把你和那个女孩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不,不,我们什么事都没有。陈冬吓了一跳,他知道,像红尘这样的女子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红尘咯咯大笑:你怕了?

    陈冬真的怕了,他满头汗水,浑身也在颤抖,心跳得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陈画师,告诉我,你是谁?

    陈冬大吃一惊,倒退一步,呆呆地望着红尘。

    红尘忽地坐了起来,目光紧盯着他:说。

    陈冬极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,苦笑一下:红尘,你开什么玩笑,我是陈冬[过滤],你同学的老公。

    红尘站了起来,围着他,转了一圈,伸手搭在他的肩上,朱唇一启,在他的脖子里轻哈了一口气,低声说:帅哥,难道你忘了一件事?

    什么事?

    你从来不叫我红尘的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以前是不这么叫你,可人总是会变的嘛。

    你以前叫我什么?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红尘,别闹了,我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寝室门口,身后传来红尘的声音:那你走吧,我一会儿就将你的事告诉唐莎。

    陈冬那两条腿,顿时像木桩一样定在了地上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