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53章 撞死他

第53章 撞死他

    众人走进屋内,拉亮了灯。陈冬将情况说了一遍。红尘说:“怪我,怪我,如果我晚来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苦笑道:“好了,师娘,你就别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唐莎拉过红尘的手,说:“这件事先别说了,说说你吧,怎么这么晚了来找陈冬。”

    陈冬看看红尘,心说:她不会是想和我……

    红尘瞥他一眼,笑道:“小子,你别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[过滤]。”陈冬赶紧看看唐莎。唐莎笑道:“红尘,我对自己的老公还是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是来勾引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[过滤],要是勾引他,不早下手了?”

    红尘突然轻叹一声,说:“晚上我睡不着,想出来吃夜宵,在饭店里看到了范且,我见他约了薛鸿,言语中透露出双龙画院的事,就悄悄地偷听。”

    茅妮一惊:“范老板约了薛老板,难道他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。”红尘说:“你猜得不错,我听薛老板说,他明天本来是要和你续约的。”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。

    红尘接着说:“可是,范且说如果薛老板和你续约,是对双龙画院的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茅妮忙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,不过后来我听范且的意思,好像是说如果画院失去了陈冬,就会一落千丈,薛老板就会后悔和茅院长续约的。”

    胡蝶叫道:“他是算定了今晚能暗杀成功,篬过滤]么醵尽!?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“现在我好好地活着,姓范的听了小胡子的汇报后,一定会暴跳如雷。”

    红尘摇摇头:“我临走时看到范老板的目光,他似乎对今晚的行动非常自信,所以,我担心我宝贝徒儿的安危,就深夜赶来了,没想到……”说着,红尘揉揉自己的腹部,说:“幸亏我不是孕妇,否则刚才茅院长这一脚,会伤了我的宝贝儿子的。”

    茅妮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唐莎拉了拉陈冬的手,一脸的担心:“老公,听红尘的话音,范老板好像还有第二首准备。”

    胡蝶和封玲都紧张地看着陈冬。

    茅妮沉吟一下,说:“嫂子,你们别担心,我会保护好冬哥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就像蜗牛,在众人的担心中,慢慢地朝前移动着。

    渐渐地,天亮了。

    唐莎首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一般的暗杀都在晚上,天sè越亮,凶险越小。

    胡蝶站了起来,说:“哥,嫂子,我觉得范且是知道咱们有准备了,不敢派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红尘说:“是[过滤],范且这么狡猾,他一定打听过茅院长,知道茅院长是功夫高手后,他还敢派人前来吗?他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茅妮说:“合同续签之前,危险还在,不过,我们可以缓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看看窗外的天sè,说: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唐莎等人都一夜未睡,但是,她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老公,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茅妮看看表,说:“好了,我们先去吃早餐吧,等饭后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来到餐厅。

    胡蝶jing惕地四下里看看,见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什么异象都没有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餐厅师父接到茅妮的电话后,便早点准备了早点。

    众人围坐一桌,胡蝶刚拿起筷子。茅妮说:“等一下。”她端起盘子,每一盘都放在鼻端嗅了嗅,说:“好了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红尘问:“茅院长,你担心范且的人投毒?那怎么会呢,打击面也太大了,范且就不怕坐牢?”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“我们不得不妨。”

    饭后,茅妮接到了薛鸿的电籟过滤]9伊说缁埃纯粗谌耍担骸把习迦梦液投缫黄鹑ァ!?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陈冬问。

    茅妮说:“薛老板在电话中说,他不来画院里,让我们去双龙镇他的住处签约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陈冬说:“我和你去。”

    唐莎看看陈冬,说:“老公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茅妮和陈冬出了大厅,众人随后送到台阶上。

    上了车,茅妮说:“冬哥,你觉得路上会出事吗?”

    “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在合同续签前,范且决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小车逐渐开出双龙城,朝双龙镇开去。

    突然,前面出现一辆大卡车。

    茅妮的心猛地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瞪大了眼睛朝前看去,他看得出来,开车的居然是屠斗。

    去往乡镇的道本来就不宽,卡车突然左摇右摆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叫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茅妮猛地一刹车。车是刹住了,但是,卡车还在朝这边开来。

    此时,只听屠斗一声大叫,显然,屠斗也慌了。

    “快闪开……”

    屠斗想让茅妮的车闪开。

    旁边无路可譡过滤]┠菽芡睦锷痢?

    眼看卡车离小车只有十几米了。

    陈冬左手朝前一伸,默念“开”字。只见卡车突然从中间分开,居然贴着茅妮的小车,从两边过去。

    茅妮顿时看呆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异象。

    陈冬一回,默念“合”字,卡车合在一起。但是,卡车显然事先被人做了手脚,歪歪扭扭,一头扎向路盵过滤]苍谝患艿缦吒松希缦呗湓诔瞪希琜过滤]出一阵阵的火花。

    茅妮转过身来,望着远处的一幕,神sè连变。

    陈冬说:“茅妮,快报jing吧,我担心屠斗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报jing。”茅妮赶紧掏出手机报jing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民jing赶来,看到栽在路边的卡车,又看看电蟍过滤]档缫倒镜娜嗽薄?

    这边茅妮和陈冬向民jing说了刚才目击的景象后,这才去往双龙镇。

    来到双龙镇薛老板的公寓。双方见了面。

    茅妮说:“薛老板,可以续约了吗?”

    薛老板眉头皱了皱,说:“茅院长,你来的路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故?”

    茅妮将刚才遇到的事说了一遍:“还好,有惊无险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说:“茅院长,不是我不想和你续约,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相信命运,昨天晚上有人跟我说过,签约需要找一个黄道吉ri,我本来还觉得今天不错,可今天……既然你们在路上出了事,我想,如果再和你续约,就不吉利了。”

    茅妮一呆:“薛老板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茅院长,画院暂时还是你管理着,只是哪天续约,我还要找高人算算。”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薛老板,您这样做事不是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些什么?陈画师,你是不是想说我言而无信?”

    陈冬淡淡一笑:“薛老板自己心里明白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摇头说:“我现在已经是个生意人,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不吉利,茅院长,你的画院也算一个行当,如果今天我们续签,之后说不定会出现什么不吉利的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茅妮知道,薛老板无意今天续签,只好说:“薛老板,既然您这样说了,我尊重您的意思,您觉得哪天续约有利,就提前知会一声,那……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茅妮,说:“茅妮,就这样走了?”

    茅妮一拉陈冬,低声说:“走吧,薛老板虽然温言细语,但是,我听得出来,今天是无法续签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跟随茅妮朝外面走来,气愤地说:“我想一定是范且,这个老东西昨天晚上和薛老板说了不少话,他早就安排好,让屠斗在路上撞咱们,即便撞不死咱们,他也已不吉利的话语提前给薛老板打了一针。”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:“我想是这样吧,没想到姓范的这么卑鄙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薛老板的公寓,一抬头,看到范且开着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陈冬朝范且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范且呵呵一笑:“陈画师,茅院长,是来和薛老板签合同的吧,祝贺祝贺,想必你一定达成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茅妮淡淡地说:“范老板,你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陈冬冷冷地说:“姓范的,你一手策划的yin谋,我想等jing方拿到证据,你就等着接受惩罚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范且大笑:“范某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哦,对了,陈画师,你刚才说什么,jing方,是路上那起车祸吧,我刚才也看到了,屠斗那小子疯了,开了我拉海鲜的车跑出来,你们回去时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茅妮和陈冬懒得理他,上了车,朝来路返回。

    车窗打开,风轻轻地吹拂起茅妮的秀发,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飘逸洒脱,秀美绝伦。陈冬一侧头,忍不住看呆了,心说:我他娘的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,怎么自从在双龙山出事了,身边就一个个全是美女[过滤]。

    美女在一旁,由不得陈冬不动心。手慢慢地从一侧探出,似乎有意,又似无意。总之,陈冬用手指去触动茅妮的大腿,如同那天去碰小师娘一般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茅妮没有低头,但感觉到陈冬碰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缩回手,假装询问开车的技巧:“这是手刹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你靠的是手刹,也是制动的一种,不遇到紧急情况,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陈冬哦了一声,心说:不动,不动老子心里急[过滤]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陈冬的手又靠在茅妮的膝盖边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乡镇的路上行驶。因此,陈冬在等待着机会。乡镇路窄,而且有的地方不太平。当车一颠簸时,陈冬的手故意在茅妮的腿上一抓,嘴里[过滤]呀一声,身子还往她的肩上靠。

    茅妮哪知道他的鬼心思,还不住地关切呢:“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陈冬应着,心中乐开了花。太好了,茅妮[过滤]茅妮,以后没事咱俩就出来兜风吧,说不定兜着兜着,我就把你兜进怀里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突然,茅妮说了声:“前面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车速明显地减了下来,茅妮目光专注着前方,不敢大意。车也往一边靠去。

    陈冬故意歪着脑袋,往茅妮的身上蹭:“什么情况,哪里,在哪里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冬的脸几乎贴在茅妮的脸上。茅妮有些不自在,赶紧往胖挪挪头,说:“就在前面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