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54章 伤的不是地方

第54章 伤的不是地方

    陈冬坐在茅妮的车上,远远地看到屠斗所开的那辆车栽在路盵过滤]駄ing歪倒在地上三四个。

    车在路边停下,陈冬和茅妮赶紧下了车,见那几个民jing都一脸的痛苦状。有两个已经爬了起来,走向jing车,而周围并不见屠斗。

    陈冬拉起地上一位民jing,问道:民jing同志,屠斗呢?

    民jing咧着嘴说:那小子好像会魔法一样,刚才我和几位兄弟一贴近,就中了电击。

    电击?

    是[过滤],他伸手一推,我们就被弹了回来,一时间浑身酥麻,半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知道,我们正在向岳队长求助,希望他回来后能帮助破获此案。

    陈冬和茅妮上了车,急急地朝双龙城奔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陈冬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屠斗开车撞来,像是仇敌一样,看样子,分明是想撞死自己。自己运用异能,眼看他的车撞在电线杆上,难道……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喃喃地说: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   茅妮见他自言自语,扭头看看他,问:冬哥,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[过滤],我在想屠斗,他怎么拥有了电击的能力。陈冬说。

    好了,这件事还是让jing方处理吧。茅妮说:岳队长也从省城回来了。

    陈冬微微一笑:我知道,只是……如果屠斗真的有了电击的能力,我担心jing方哪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怎么会呢,你说的也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茅妮,你难道忘了双龙湖边的异象?

    茅妮一惊,她想起回来时的遭遇。

    车缓缓开进双龙画院。

    两人还未下车,就听到大厅里有个打雷似的声音叫道:姓陈的,陈冬,你回来没有,快给我滚出来。

    茅妮朝里面看了一眼,惊叫:不好,是屠斗。

    陈冬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不是头昏了,明明看到我们去了双龙镇,还来这里闹事。

    冬哥,你赶紧躲一下,别让他发现。

    茅妮刚说到这,突然一声惊叫,原来,屠斗已经看到了她的车,朝大厅外奔来。

    门卫上前拦截,屠斗一扬手,只见一道白光,门卫被弹了出去,啪地摔在地上,半晌没有爬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看到这里,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。看来,屠斗真的拥有了点击的能力。但是,他怎么能得到这种能力呢?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陈冬想起自己运用异能时的情景,猜想定然是自己帮助了他。

    冬哥,快走。茅妮赶紧发动了车,调转车头,又朝外奔去。

    车飞速地冲出了大院,屠斗在后面追了半晌,终于停下了,跳着高地大骂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jing车的声音。茅妮松了口气,将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jing车开进双龙画院,从车上下来几个荷枪实弹的民jing,纷纷朝屠斗开枪。

    当然,民jing使用的是催泪弹。

    屠斗大叫着,满眼是泪,无法看清眼前的景物。他双手乱挥,没有人敢冲上去。

    茅妮拉着陈冬的手悄然来到大门口,朝里面看着。

    冬哥,这可怎么办,屠斗怎么变得如此恐怖?

    我想屠斗已经失去了理智,他一定受了什么刺激,或者被人控制了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[过滤],我了解他,他虽然莽撞些,但还不是凶残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一辆出租车在大门口停下,汪雨从车上奔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冬看到了汪雨,忙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汪雨跑了过来,说:陈大哥,屠斗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陈冬苦笑道:我也不知道,好像失去了理智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是胡蝶给我打的电话,他告诉我屠斗在这里闹事。

    哦,汪雨,你千万别过去,这家伙现在疯了,六亲不认,已经伤了几个民jing了。

    让我劝劝他吧,也许他会听我的。说着,汪雨朝院内跑去。

    陈冬一伸手,想拉住她,却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陈冬和茅妮随后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屠斗双眼不能视物,胳膊乱舞,不住地大骂:姓陈的臭小子,你给我滚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胡蝶等人躲在大厅里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茅妮见陈冬担心汪雨,便快步奔到他的前面,说:冬哥,让我来。

    说着,茅妮几个箭步来到屠斗面荹过滤]?

    此时,催泪弹的影响已经消失了不少。

    屠斗,你冷静一下,你和冬哥只见有什么过节,咱们坐下来慢慢说。

    你是谁?

    我是茅妮,这里的院长。

    那好,你让陈冬滚出来。

    你和冬哥到底有什么过节?

    什么过节?他抢了我心爱的人,我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茅妮转头看看陈冬。陈冬忙说:别听他的,我什么时候抢过他的心上人。说到这,陈冬不由朝汪雨望了一眼。汪雨也含羞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屠斗听到陈冬的声音,大喝一声,双手朝前拍来。

    茅妮反应极快,抬脚yu踢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说:别碰他。

    茅妮心中一动,身子一侧,让过屠斗的双掌,去抓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啪,茅妮的手抓实,低喝一声,想扭住屠斗的胳膊。屠斗大喝一声,双肩一振,居然将茅妮的手弹开,然后朝茅妮一掌拍去。

    白光如电。

    茅妮不敢被他的手掌拍到,赶紧一个纵身,跳在半空,借力在屠斗的胳膊上一踏。屠斗身子一歪,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两个民jing见状,上前扑来。哪知屠斗双手一抡,啪啪,两道白光,将民jing电击而退,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茅妮翻身回到陈冬身盵过滤]涣车闹V刂畇e。

    陈冬握住她的手,摇摇头:别冲动。

    怎么办?茅妮低声问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汪雨。

    这时,汪雨上前劝道:屠斗,你怎么变成这样子?

    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屠斗听到汪雨的声音,大喜:汪雨,是你吗,真的是你?

    是我,可是……你怎么这样了?

    我……是陈冬那小子,他抢了你,我要为你报仇。

    你胡说什么[过滤],他什么时候抢了我?

    我看到的,昨晚我亲眼看到,你和他搂抱在一起,我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汪雨满脸通红,陈冬张大了嘴巴,心说:哪有的事,他倒是想过,可从没发生这种事[过滤]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,心说:昨晚我们一直在画院,屠斗显然在撒谎,但见他的样子,又好像所说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茅妮,低声说:我想,这小子一定是做了什么梦,现在还没醒。

    屠斗揉揉眼,看到了汪雨,双手朝她抱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把将汪雨拉了过来,说:小心,他的手上带电。

    屠斗看到陈冬,大怒一声:小子,我要杀了你。

    屠斗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,朝陈冬扑来。

    茅妮和汪雨一见,双双扑了过去,挡在陈冬面荹过滤]?

    茅妮伸手去抓住屠斗的左手腕,抬腿踢在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哪知屠斗像没有感觉一样,右手一探,正好打在汪雨的肩上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幻出,汪雨惊叫一声,身子凌空倒飞。

    陈冬双手一抄,将汪雨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汪雨回头看看陈冬,面se绯红:陈大哥,谢谢你。

    陈冬慢慢地将汪雨放下,轻声说:小心些,这小子拥有了电击的能力。

    屠斗看到陈冬抱住汪雨,更加恼火,暴喝一声,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冬担心他伤到汪雨,赶紧抱住汪雨,身子一转,送给屠斗一个脊背。

    屠斗双手几乎触及陈冬的后背,但是后腰被茅妮抓住了。

    茅妮抬腿下落,踢在屠斗的肩上。屠斗扑通一下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冬一回头,哪知屠斗左手支地,右手朝前一探。

    陈冬一声闷篬过滤]刹勘煌蓝飞ㄖ小?

    急切间,陈冬运用异能,默念一声合,只见屠斗双掌合拢,再难分开。

    陈冬松了口气,只觉得[过滤]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茅妮扑了过来,问道:冬哥,你……你没事吧。

    没……没事。陈冬不便开口。汪雨转身拉住陈冬的手,倒退了几步,看着屠斗。

    屠斗哇哇大叫,但双手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他跳了起来,再次扑上,被茅妮一脚踢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时,民jing大着胆子上前,将屠斗铐了起来,带走了。

    胡蝶等人这才从大厅跑了出来,陈冬慢慢地蹲了下去,只觉得[过滤]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哥,你怎么啦?胡蝶问。

    陈冬摆摆手:没什么。

    茅妮眉头皱了皱,拉过胡蝶,低声说:冬哥刚才好像被屠斗的手掌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还了得,哥,你伤到哪里了?

    陈冬勉强站起来,往里面譡过滤]罕鹞柿耍艺娴拿皇隆?

    汪雨赶紧跟了上来,关切地说:陈大哥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

    没事,我被屠斗电击了一下,不要紧的。

    来到寝室,陈冬躺在床上,这才觉得舒服了些,不过,[过滤]火辣辣的感觉一直不见缓解。

    茅妮等人围坐在他的床盵过滤]蛔〉匮剩露睦锟昧丝凇?

    过了一阵,唐莎街道胡蝶的电话,从医院赶来了。听了茅妮的叙述后,唐莎解开陈冬的裤子,看了看,见他的小弟弟一片红肿,不由得皱皱眉,说:老公,怎么不去医院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胡蝶忙问:嫂子,哥伤到哪里了?

    唐莎看看胡蝶,苦笑一下:那地方被电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莎一说,茅妮等人顿时明白陈冬为什么不便开口了。

    走吧,去医院。说着,唐莎将陈冬扶下床。

    茅妮、胡蝶、汪雨等人要跟着,陈冬忙说:茅妮,你就别去了,画院还有好多事务。

    茅妮想了想,点点头:那好吧,胡蝶,照顾好你哥。

    胡蝶说:我知道。

    唐莎、胡蝶、汪雨三人陪同陈冬来到医院,挂了外科。医生查看了伤处,发现没有创口,询问了原由后,让唐莎为陈冬赶紧进行冷水冲洗,再冷敷后,然后涂抹烫伤膏就可了。

    唐莎想了想,又将陈冬带回了画院。

    因为寝室中有洗手间,要比医院里方便些。

    唐莎扶着陈冬去了洗手间,胡蝶和汪雨坐在外面等候着。

    胡蝶看看汪雨,说:汪雨姐,你和屠斗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我们……只是邻居关系,而且还是老邻居,现在已经什么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不会吧,那他怎么说我哥抢了他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汪雨脸一红:我想,这只是他一厢情愿吧,我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    唉,这次他可把我哥害苦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,这件事都怪我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要是我哥那地方……哼……他以后怎么办,我嫂子怎么办?

    汪雨低下头,脸红如布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