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55章 起不来了

第55章 起不来了

    陈冬坐在椅子上,唐莎为他冲洗着[过滤]。

    凉[过滤]的感觉让陈冬觉得非常舒服。唐莎看看他,问: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“好像好些了。”

    唐莎说:“怎么偏偏伤到这地方?”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“我想……是屠斗误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人家误会吗?还是你和汪雨真的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老婆,昨晚你不也在画院吗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要不是我在画院,我还不信呢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唐莎的手机响了。唐莎皱皱眉,说:“一定有急事,急诊总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忙。”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那你回去吧,别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唐莎接了电话,果然有紧急的病号。她歉意地看看陈冬。陈冬笑笑:“没事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等一会儿你做一下冷敷,然后敷上药膏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去吧,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莎走了出来,见外面只坐着汪雨一人,便问:“胡蝶呢?”

    “胡蝶去找岳关了,岳队长好像从省城回来了,胡蝶说要和岳关反映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……那我先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去吧,我会照顾陈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唐莎眉头皱皱,没有说话,转身匆匆地去了。

    汪雨来到洗手间外,敲敲门,轻声问:“陈大哥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,要不要我帮忙,我在门诊[过滤]过,多少也懂一些护理的常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陈冬心中一阵慌乱,脚下一滑,居然从椅子上摔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[过滤]呀。”陈冬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汪雨听到这,冲了进来,抬头看到陈冬[过滤]地坐在地上,忙一回头。

    陈冬见汪雨进来,也是满面通红,忙说:“汪雨,你出去吧,我没事,只是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汪雨犹豫半晌,慢慢地转过头,说:“陈大哥,你是为了我才负伤的,何况你还救了我,让我来吧。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说着,汪雨拿起地上的水管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摆手:“这……这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汪雨脸红着,将水管对准他的小弟弟,说:“我也当过门诊的护士,陈大哥,你想信我,我会照顾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冬双手捂在自己的裆部,他固然对汪雨动过歪心思,但是,真到了这种时候,他还是难以为情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医生说了,冷水冲的越早,越容易治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让我自己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汪雨一只手拉开了陈冬的手。

    陈冬只好任她为自己冲洗着。

    本来,唐莎为自己冲洗,陈冬心中就一阵阵胡思乱想。此时,汪雨再来,那感觉更加不同。

    毕竟唐莎是陈冬某种意义上的老婆,可汪雨呢,两人连情人也不是,只是互相间有些好感。但越是这种关系,越让人敏感。

    陈冬感觉到小弟弟有些不老实起来。尽管在冷水的冲洗下,它还是有冲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冬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试图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看到汪雨那一双美眸紧盯在自己[过滤]上时,哪里还能平静下来,只觉得小弟弟开始变化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它开始昂首挺胸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汪雨看到了陈冬的变化。因为她一直注视着他的[过滤]。

    汪雨的脸也随着陈冬[过滤]的变化而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突然,陈冬闷哼一声,身子倚在墙上。

    原来,当[过滤]冲动到一定程度时,他感到了一股灼热的疼痛。

    汪雨赶紧问:“陈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……我……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陈冬背心靠在墙上,由于墙体被冷水冲击,也变得冰凉。陈冬满脑子的绮念也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汪雨找了块毛巾,在冷水里侵泡了一会儿,然后替陈冬裹上,说:“陈大哥,差不多了,你先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陈冬来到寝室里,上床躺好,然后盖了一层单子。

    汪雨拖净了洗手间的地,这才出来。

    接连几次冷敷,汪雨这才松了口气,又拿起烫伤膏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一把抓过,说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汪雨张张嘴,陈冬摆摆手,说:“还是我自己来吧,要是你来,我……我可能又受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汪雨联想到什么,脸腾地红了,忙点点头,退在一边。

    陈冬涂抹完药膏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汪雨看看陈冬,低声说:“陈大哥,对不起,这件事要不是我,你也伤不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“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汪雨摇摇头:“我没想到屠斗会变得这样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我也觉得奇怪,屠斗虽然恨我,但绝对不会让他失去理智,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想这件事……大概和范且覽过滤]兀裉毂纠从Ω檬腔汉脱习迩┒┬榈膔i子,为了阻止协议的续签,我想,范且一定穷尽其力,我不知道他怎么cāo纵了屠斗,总之,屠斗一早在半路上用车撞我们,这件事定然和范且有着脱不开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汪雨,你说了三百六十遍了,哪有这么多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要不是我,屠斗也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能怪屠斗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现在的屠斗已经不是以前的屠斗了,他失去了理智,显然大脑被人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被人下了药?”

    “很难说,总之差不多。”陈冬想了想说:“汪雨,你去一下jing局,将你了解的情况向岳关说一下,岳关是个非常了得的jing官,他一定能够查出屠斗行凶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去吧,别让屠斗受了冤屈,屠斗不是个坏人,咱们不能让真正的坏人在背后安然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汪雨关切地看看陈冬,起身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吐了口气,心说:自己伤得太不是地方了,唉,真为难汪雨了,她居然肯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虽然这件事因她而起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汪雨和小师娘一样,都懂得护理知识,如果不是她们,自己毛手毛脚的,说不定还真对不起自己的小弟弟了。

    想起汪雨刚才害羞的样子,陈冬忍不住笑了。虽然他有些难以为情,但是,内心里并非不享受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陈冬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小师娘、茅妮、汪雨、红尘的影子。

    四个美女在陈冬眼前走马灯似地轮换着。每个人都是花容月貌,美若天仙。

    门一开,胡蝶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咦,人你,都走了?”胡蝶问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样[过滤],嫂子和汪雨都走了,谁照顾你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大的人了,还用照顾吗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不过嫂子也不该走[过滤],这种伤她放心得下吗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有急病号,你嫂子不得不去,再说,她走的时候汪雨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汪雨姐,她在[过滤],那她……她有没有帮你[过滤]。”胡蝶眨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陈冬脸微微一红,说:“瞎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胡蝶笑笑:“我看出来了,哥,汪雨对你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看这事也不怪人家屠斗,谁让你勾引人家的女朋友,你[过滤],活该,换了我,我给你割下来都不解气。”

    陈冬苦笑:“妹[过滤],你胡说什么,哥是那种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[过滤],我是不信,可最近你的变化,我看屠斗没有冤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说说岳关的调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什么,岳关刚回来,情况还没了解清楚呢,他这个人的xing格我清楚的很,在没有完全了解情况的时候,绝不会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汪雨去找他汇报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汪雨姐去说说也对,她应该了解屠斗。”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,你的伤好些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多亏汪雨……”说到这,陈冬忙闭住嘴巴。

    “哇,汪雨姐真的……”胡蝶瞪大了眼睛:“她怎么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雨当过门诊医护人员,再说,她知道,这种伤要及时处理,处理得越及时,恢复的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理是这个理,可你伤的部位她应该避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是避嫌,那我这辈子就废了。”陈冬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蝶嘻嘻一笑:“哥,你别生气,我不是想让你废了,只是替嫂子难过……[过滤],不,嫂子要是知道汪雨姐这么勇敢,她也会感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。

    中午,唐莎开车过来,将陈冬接回了家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莎的爸爸没有生气,想是唐莎的劝说起了作用,再加上陈冬受了伤,老爷子的怨气也就小了。

    唐莎扶着陈冬躺好,亲自下厨,为他做了一碗红枣莲子羹。

    唐莎的温柔体贴,让陈冬万分感动。

    “老婆,汪雨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别说了,我能够想得到,我不怪她,相反,我应该感激她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通情达理。”陈冬由衷地说。

    唐莎一笑:“人家是为了我好[过滤],我又不是傻子,你要是成了废人,我岂不守活寡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伤了这种地方,如果表皮组织不能恢复,以后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陈冬隐隐感觉到是什么苦头,忙说: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譡过滤]恳皆旱墓ぷ髟倜Γ阋膊桓枚挛襕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你[过滤],真以为我肯走[过滤],其实我也很犹豫的,我当时看到汪雨关心你的样子,再想到她曾当过门诊医护工作誟过滤]途醯盟欢ú换岵徽展四悖页鋈ズ笤诿趴谡玖艘换岫人讼词旨湮也抛叩摹!?

    陈冬脸腾地红了:“老婆,我和她什么也没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要是能做我就不着急了,你都伤成这样了,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是[过滤],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唐莎伸手在他的大腿上轻轻一掐,低声说:“难道我平时对你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我老婆是谁,可是天下最通情达理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唐莎噗嗤一笑,抱住陈冬的肩,说:“俗话说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你这回受伤,其实也不是件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坏事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要不是你受伤,爸爸也不会这么痛快地答应你回来,从这件事上看,其实爸爸是心疼你的,只是他要面子,平时不肯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[过滤]。”陈冬哦了一声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