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60章 二女同体

第60章 二女同体

    电话打过去不久,汪雨就急急地来了。

    汪雨虽然不善表达,但是她内心对陈冬也是有几分好感的,何况陈冬多次帮过她。

    陈大哥,怎么会出这种事?汪雨握住陈冬的手,关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摇头:我也不知道,总之,是这幅画的缘故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指指《双美图》。

    汪雨走到画前看了一眼,发现画中右侧的女子似乎在望着自己,不由心弦一颤,倒退几步。

    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这……这幅画好像不太对劲。汪雨说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这是一幅充满灵异的画,要不然,唐莎也不会进入画中。

    汪雨大着胆子走上来,再次看看画,发现画中右侧的女子眼中仿佛有一股无穷的吸引力。她心中慌乱,赶紧退后,但不知为什么,那画中有一股魔力,让她无法控制,慢慢地又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汪雨,你怎么了?陈冬看出汪雨神se的变化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汪雨一脸迷茫地说着,两只手慢慢地落在画上。突然之间,她就觉得自己的双手和画中女子的双手握住了一般,身子猛地一震,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传来,自己的魂魄突然间离窍而出,进入画中。

    汪雨的身子成了一具空壳,咚地一声倒在地板上。而在此时,唐莎游荡的魂魄忽地一下进入了汪雨的体内。

    汪雨,你怎么了?陈冬赶紧托起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汪雨慢慢地睁开眼,看到陈冬,一喜:老公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,双手一松,汪雨顿时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公,你摔疼我了。汪雨眉眼和言语之间完全是唐莎的样子。不但陈冬呆了,胡蝶、红尘都呆了。

    胡蝶叫道:你……你怎么叫我哥老公?

    陈冬吞吐着说:是[过滤],我……我是陈冬[过滤]。

    汪雨看看陈冬,又看看胡蝶,问道:是[过滤],我知道你是陈冬,我是唐莎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又是一呆。

    红尘一拍手,叫道:我明白了,乖徒儿,唐莎的魂魄出来了,汪雨的魂魄进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趴在画前一看,果然,左侧画中美女的眼波似乎不再流动,而右侧美女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冬倒退几步,呆呆地望着汪雨。

    汪雨站了起来,拉过陈冬的手,说:老公,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,说: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吧。

    汪雨奇异地看看陈冬,走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很快,洗手间里传来汪雨的惊呼声,接着,她快步跑了出来,一脸迷茫地说:我……我怎么会成了汪雨?

    红尘握住汪雨的手说:唐莎,不,还是叫你汪雨吧,唉,说你是汪雨吧,你又是唐莎,我到底叫你什么好。

    汪雨说:我当然是唐莎……我……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[过滤],我明白了……你们还是叫我唐莎吧。

    人以灵魂为主,不过是躯壳,因此,我们从现在开始,也应该称呼汪雨为唐莎。

    胡蝶拉住唐莎的另一只手,说:嫂子,你出来就好,虽然……虽然现在你和汪雨混为一体,不过,这样总比见不到你的好。

    唐莎看看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老婆,我刚才……

    唐莎走了过来,抱住陈冬,微微一笑,说:老公,我知道你在为我难过,我也离不开你。

    好了,虽然结局不算完美,但总算是喜剧。红尘说:世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事,乖徒儿,你和……和唐莎以后就好好地过ri子吧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唐莎。唐莎一时没有想到红尘话中的意思,含笑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封玲默默地看着陈冬和唐莎,吞吐yu语。

    红尘拉了封玲一把,说:好了,咱们别再这里碍事了,走吧。

    陈冬和唐莎送走红尘和封玲。唐莎说:老公,咱们去外面吃早餐吧,刚才我可吓坏了,以为再也无法和你在一起了,咱们出去透透气。

    [过滤]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,秋高气[过滤],天空晴朗。

    唐莎伸手向天,长出了一口气:太好了,老公,我真有重生为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冬想起自己,心说:是[过滤],我当ri何尝不像小师娘现在这样呢。

    唐莎拉着陈冬的手,快步朝小区外走着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唐莎低头看看自己的裙子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怎么了?陈冬问。

    唐莎说:我……我穿不惯这种衣服的。

    老婆,别在乎了,已经到了秋天,该穿长衣服了。

    [过滤],我听你的。唐莎笑笑,突然想起什么,说:老公,我现在的样子,你看得惯吗?

    当然看得筟过滤]抑滥慊故俏依掀啪托辛恕?

    唐莎笑笑:是[过滤],你可别把我当成汪雨。

    想起汪雨,陈冬突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唐莎瞥一眼陈冬,知道他的心思,轻声说:老公,你也不用替她难过,也许这就是一种命[过滤],我知道汪雨也喜欢你……

    陈冬赶紧摆手。

    唐莎握住他的手,笑笑: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陈冬苦笑道:老婆,我真的从没对汪雨覽过滤]欠值哪钔贰?

    撒谎,你们男人……男人都是好se的,对不对?

    谁说的?陈冬忙说:起码我不是。

    唐莎噗嗤笑了:你[过滤],我随便说说的,你认什么真[过滤],老公,我相信,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。说着,唐莎一脸幸福地将头靠在陈冬的肩上。

    陈冬吐了口气,心中暗道惭愧,以为他不但对汪雨覽过滤]欠值哪钔罚购头饬嵊辛思复渭》糁住3禄σ丫懒耍约杭热幻傲怂纳矸荩透梦∈δ锔涸稹?墒牵约浩薹ǹ刂谱约篬过滤]的念头,无法抵抗来自美女们的诱惑。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先去吃饭再说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东城小区外。

    东城小区的门口就有一家大酒店,牌子是东城大酒店,也就是昨晚陈冬订菜的那家。东城大酒店推出有十元早餐券,凡是东城小区的居民,都可以享受待遇。陈冬和唐莎走了进来,各自挑选了自己爱吃的早点,一边吃着,一边聊着。

    老公,饭后我陪你去画院吧。

    去画院?难道你不去医院吗?

    你看我这样子还能去医院吗?我去了还不把同事们吓死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你现在是汪雨的身子,那么,你该去电视台[过滤]。

    不,不,我可不喜欢主持这个行业。

    说的也是,那你以后?

    以后我就跟随你绘画[过滤],怎么,我给你当个经纪人还不行吗,秘书也可以。

    哈哈。陈冬笑了:说的是,我应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你要是成立工作室,我想,茅院长可能会不开心。

    那我怎么绘画?

    你下了班回家[过滤],只要有了灵感,闲暇时就画一幅,就够咱们吃一年的了。

    [过滤],说的是,以后[过滤],你就别上班了,还是把家照管好。

    我听你的。唐莎朝陈冬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饭后,陈冬带着唐莎来到了双龙画院。

    胡蝶正和茅妮在走廊里和装修的师傅说着什么,一扭头看到陈冬和唐莎。胡蝶和茅妮都还不知道唐莎的遭遇,见唐莎挎着陈冬的胳膊走来,二女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喂,喂……胡蝶跑了过来,叫道:不会吧,哥,嫂子刚刚出事,你就……唐莎噗嗤一笑:胡蝶,你瞎说什么,我什么时候出事了。

    胡蝶摸摸脑袋,说:汪雨,你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

    茅妮走了过来,拉了拉胡蝶,低声说:我觉得汪雨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唐莎笑道:胡蝶,茅院长,其实我是唐莎。

    唐莎?嫂子,怎么会呢,哥,这是咋回事[过滤]?

    陈冬将胡蝶和茅妮拉到一盵过滤]蜕担菏钦庋模粲耆タ次遥恍液湍闵┳右谎辛恕端劳肌返牧橐欤还皇腔昶潜换杖チ耍恢醯模闵┳拥幕昶峭牙肓嘶胪粲甑奶迥冢运担衷诘耐粲昶涫稻褪悄闵┳印?

    是这样[过滤]。胡蝶围着唐莎转了一圈,叫道:如果不是昨晚嫂子发生的事,我可不信哥瞎说。

    唐莎笑道:你哥没有瞎说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茅妮慨叹一声:真是一张神奇的画[过滤]。

    是灵异,不是神奇。胡蝶说。

    还不一样吗?茅妮一愕。

    胡蝶嘻嘻笑道:要是神奇,我嫂子和汪雨都该完美才对,可现在,她们都是残缺的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了维纳斯,也许世上本没有完美无缺的事物吧。

    陈冬说:茅妮,怎么样了?

    我一早请了装修人员,寝室已经打扫完毕了,正在装修,走廊也是,估计今天就可以竣工,过几天,等装修漆没了气味后,寝室就可以用了,对了,冬哥,你要是和嫂子在家住,我这几天就住在你的寝室吧。

    行[过滤],这你还跟我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要说了,这是你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胡蝶忙说:哥,茅妮姐是怕我在二楼住害怕,虽然不肯去三楼,希望跟我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[过滤],我明白。

    对了,冬哥,你今天不忙的话,就上几节课吧,有两名画师有事没来。

    行,没问题。

    胡蝶拉过唐莎,笑道:嫂子,走吧,我陪你到处逛逛,让哥去上课。

    唐莎笑着和胡蝶去了。陈冬跟随茅妮走向教室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教室外,突然眼前一亮,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喊:是茅院长吗?

    两人扭头看去,只见眼前出现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一米六出头的样子,个头虽然不竅过滤]牵顺さ迷苍铝常寄咳缁恍ζ鹄矗奖吒饔幸桓鎏鹛鸬木莆眩砂恕?

    我是茅妮,你是?

    我……我叫刘小慧,叫我小慧也行,茅院长,我是来学习绘画的,听说‘超人’陈画师在这里是吗?

    唐莎一指陈冬,说:这位就是陈画师。

    刘小慧目光落在陈冬的脸上,眼睛一亮,笑道:原来是个帅哥,怪不得……呵呵,不说了,帅哥老师,以后我就是您的学生了。说着,刘小慧伸出嫩白的小手。

    陈冬在她的手上轻轻一握,只觉得那只手柔弱无骨,软软的,腻腻的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刘小慧咯咯一笑,跑进教室,声音如银铃般甩来:茅院长,我先上课,等下了课再补手续吧。

    听着那动人的声音,陈冬心底不由得一荡。刘小慧已经跑进教室,但是,他的眼前还在荡漾着那娇小可爱的影子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