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65章 又画《双美图》

第65章 又画《双美图》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2-08

    陈冬看看茅妮,说:茅妮,休息吧,我走了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没有将刘小慧的事告诉茅妮,她知道,虽然刘小慧是范且指使来的,但她并不是大恶之人,她的目的不外乎《双美图》,既然《双美图》不在画院,刘小慧留在画院就没有什么危险,他也正好利用刘小慧,套出范且所知的《双美图》的秘密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,也许只有这样才有希望把小师娘的身体和汪雨的魂魄从《双美图》中救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新居,这一夜,陈冬和唐莎自然说不尽的欢爱,不需多言。

    第二天,唐莎将陈冬送到画院门口,自己去了电视台。

    汪雨无故失踪,这件事一定会引起电视台的反感。

    看着唐莎的车走后,陈冬走进画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低头沉思《双美图》的事。正想着,一个人跳到他身盵过滤]帕怂惶L房慈ィ醋约阂训搅舜筇校矍罢咀沤棵揽砂牧跣』郏肀呋褂忻┠莺秃?

    姐夫,吃饭了没有?刘小慧抱住陈冬的胳膊,那亲昵的样子,只让胡蝶撇嘴。

    哎呀,不就是认了个[过滤]姐姐吗,比我这个当妹妹的都亲了。胡蝶醋溜溜地说。

    刘小慧咯咯笑道:胡蝶姐,你吃醋了?你和姐夫也不是亲的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哼道:我们虽不是亲姐们,却是一起长大的,和亲兄妹有啥区别,倒是你,刚来了两天,就腻在哥的身上,一个大姑娘,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我喜欢,我偏这样。刘小慧不但身子腻在陈冬的身上,头还只往他的怀里筟过滤]?

    好了,别闹了,怎么都像孩子一样。陈冬慢慢地推开刘小慧,看看茅妮,说:我吃了,你们呢。

    都吃过了。茅妮说:冬哥,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吧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和茅妮朝办公室走来。

    刘小慧也想跟着,被胡蝶拉开了:茅妮姐找我哥,你跟去[过滤]什么。

    来到办公室里,茅妮将门关上,低声说:冬哥,我一早起来检查过,发现我的办公室、三楼档案室都被人搜过。

    是吗?陈冬眉头一皱,问:没丢其他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没有,我想,这个人一定就是昨晚的蒙面女子。

    [过滤],极有可能,只要没丢东西就好。

    看样子,咱们的猜测是对的,她的目标就是《双美图》,其他的贵重物品、字画一概没丢。

    陈冬在椅子上坐下,心想:如此说来,刘小慧已经将画院翻了个遍,不知道她下一步该采取什么行动。

    冬哥,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哦,我在想……这个小偷本事够大的,我看小胡子远远不如她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看过门锁,都安好,可见,她不但身手好,还惯于开启门锁,冬哥,我还是想报警。

    这件事先别让警方知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我想,她的目标既然是《双美图》,也没有做出比如烧砸等举动,可见,她对我们不必形成危害,如果我们报警,相反会打草惊蒣过滤]蝗缭勖蔷痛瞬欢卣一幔程倜希残砟苷业健端劳肌返拿孛堋?

    你的意思是,将计就计?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想再画一幅《双美图》,然后你放在一个她没有去过的地方,或者我们故意引她发现,然后我们悄然跟踪,看范且得到《双美图》后,会不会透露出秘密来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冬哥,你是想得到《双美图》的一些秘密,看能不能救出嫂子的原体?

    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

    茅妮想了想,眼睛一亮:不错,这倒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我上午出去一下,《双美图》决不能在画院里画。

    为什么?难道你怀疑是内部的人?

    也许吧,万一范且将他的人安排在咱们身盵过滤]以谡饫锘端劳肌罚肚揖筒换嵘系绷恕?

    好吧,你去吧,画院有我呢。

    陈冬起身出来,掏出电话给唐莎打了过去,他想让唐莎来接他,但是,唐莎刚到电视台。

    老公,我刚到电视台[过滤],还没和领导反映呢,你要去哪里?

    算了,我自己打车吧。

    陈冬挂了手机,来到路盵过滤]虺道吹搅撕斐镜淖榜训辍?

    红尘和封玲刚开门,抬头看到陈冬,两人都[过滤]了一声。封玲跑了过来,握住陈冬的手,两只眼里都是柔情。

    陈冬低声说:封玲,别这样,让红尘看到不好。

    红尘咯咯笑着,走了上来,伸手一拍陈冬的肩膀:宝贝徒弟,你不用怕我,我早就看出来了,这一天[过滤],封玲妹妹看不到你,一脸的相思,做什么都没神。

    封玲垂下头,脸红红的,赶紧退开几步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:师娘,你又开我的玩笑了。

    红尘转过身去,扭着[过滤]朝里譡过滤]槐咦咭槐咚担核蛋桑凑椅沂裁词拢懿换崾窍敕饬崃税伞?

    封玲听到这里,不由得瞥眼望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师娘,我想你了。

    想我?呵呵,我的宝贝徒弟,你就别甜言蜜语了,你好容易和唐莎在一起,怎会想我们?

    陈冬热不住看看封玲,见她似乎一脸的失落。

    陈冬打个哈哈,说:师娘,是这样的,我想再裱一幅《双美图》。

    [过滤]什么?你卖假画[过滤]。

    不是,我……我就是想画着玩嘛。

    画呢?

    我借一下你的地方,在这里画还不行吗?

    行倒是行,不过你小子今天有点怪怪的,放着画院的环境不用,跑到我这里来,难道你真想师娘了?呵呵。

    红尘笑得前仰后合,胸前那对宝贝上蹿下跳,几乎就要从衣领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陈冬一阵目眩,浑身燥热,赶紧别过头,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红尘笑道:行[过滤],我这里什么都有,随你。

    陈冬来到案子前,铺好纸张,封玲已为他递过笔墨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封玲双颊一红,又转身过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封玲又端了一杯茶水过来,放在陈冬身边的茶糩过滤]希缓笳驹谒砗罂醋拧?

    红尘抓了一把瓜子,坐在门口,盘着腿,一边吃一边瞥着陈冬。

    乖徒儿,是不是范且看出那幅画是赝品来了?

    陈冬一边画,一边点头:什么事都瞒不过师娘,是[过滤],范且发现是赝品了,他派人到画院里搜索,想是寻找真的。

    所以你就想再画一幅,瞒过他?

    是[过滤],如果不这样,我怎能套出他的秘密,我想,范且一定知道《双美图》的秘密。

    红尘苦笑一下:你真是用心良苦[过滤],虽然我认为《双美图》的秘密没人比薛家知道的多,但是,范且既然这么看重《双美图》,说不定他也知道些什么,即便他知道,我想也是从公爹的嘴里得到的。

    你是说薛老板?

    是[过滤]。

    对[过滤],为什么我不能去找薛老板问问呢。

    红尘苦笑: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,从茅家对《双美图》的重视你应该知道,它的价值,公爹能随便告诉你?我记得第一次听说《双美图》后曾问过薛忠,但是,薛忠只和我说了那个故事,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,你想想,薛老板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告薣过滤]芨嫠吣懵穑?

    那范且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范且是个老狐狸,他自然有让人开口的办法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是[过滤],我一直低估了姓范的,现在想想,他的确是个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据我所知,范且和你一样。

    陈冬一愕:和我一样?

    红尘瞥一眼封玲,走到陈冬身盵过滤]ё潘亩渌担何以豆痪洌肚液孟窕嵋恢秩萌瞬位玫囊炷堋?

    陈冬一呆。

    红尘呵呵笑着回到门口,说:小子,以后和姓范的作对,你可要小心了,别太自大了,双龙湖边有那么多的灵异传闻,他都敢在那里修建闯关场地,你想想,他是个简单的人物吗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吐了口气,说:师娘,多谢你的提醒,我会小心谨慎的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看看眼前的画,更加认真地绘起来,不敢放过一丝一毫,生怕被范且看出什么破绽来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知不觉地过去。由于《双美图》是工笔,所以很浪费功夫,幸而陈冬对《双美图》的原图了解太深,加上已经覽过滤]淮畏抡盏木椋虼耍膊晃选?

    陈冬不知地直起身子,因为长时间绘画,他的腰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双手搭在自己的腰上,轻轻地揉着。

    陈冬一回头,见是封玲,正脉脉地望着自己,为自己按摩着酸胀的腰。

    谢谢。陈冬轻声说。

    封玲咬着嘴唇,没说话,但是,眼波流动,情意绵绵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荡:难道封玲爱上了自己?

    这时,红尘溜达了过来,说:乖徒儿,时间不早了,该吃午饭了,休息一会儿吧,这是一项大工程,就是你画完,我也得装裱做旧,耗费功夫呢,也不争这一时。

    已经中午了吗?陈冬看看表,果然将近12点了。他拍拍自己的腰,说:时间过的真快,好吧,先吃饭再说,今天中午我请你们。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,你拜师后,还没给师娘表示过呢,再说,人家封玲妹妹一直给你打下手,也够辛苦的,是不是[过滤]。

    是,是。陈冬笑笑:那就好好地吃一顿,你们想吃什么,就说。

    红尘看看封玲。

    封玲说:我随便吧,陈老师,你也别太破费了。

    红尘说:封玲妹妹,你就别替他节约了,这小子现在有名气了,一幅画怎么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,譡过滤]勖侨ザ悦娴姆构荨?

    三人刚来到饭馆,唐莎便打电话来,询问陈冬现在哪里。

    陈冬将自己的位置告诉唐莎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唐莎开车来了。

    老公,你怎么来这里了?唐莎看看陈冬,又看看红尘和封玲。

    红尘和封玲已经知道了唐莎魂魄借体的事,忙说:唐莎,你可别多想,你男人不是我勾引来的,是他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唐莎看看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将《双美图》的事说了一遍,唐莎这才哦了一声:没想到范老板对《双美图》这么重视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询问唐莎到电视台的事。

    唐莎说:我已经和领导反映了,我没有说出实情,只说最近家里有事,不能上班,让台里另找高人。

    四人吃罢饭,走出饭馆。

    陈冬一瞥眼,看到一辆车从身边过去。

    那辆车上探出一个头来,正是范且。

    范且也看到了陈冬,并朝这边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陈冬低声说:是范且。

    回到装裱店,陈冬继续作画。不多时,封玲接到一个电话,脸色微变,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大约傍晚时,她才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,陈冬已经将画昨晚了,正在自我鉴赏,并让唐莎查看哪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陈冬抬头看看封玲,似乎脸色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红尘说:封玲妹妹回来的正好,乖徒儿,你就放心吧,明天一早我就交工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谢谢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和唐莎告辞出来。陈冬一瞥眼,发现封玲吞吐欲语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到了车上,陈冬对唐莎说:老婆,你看出什么来没有,封玲好像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丫头看你的眼神不太正常。唐莎摇摇头:现在的女孩子[过滤]……

    唐莎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