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66章 画的秘密

第66章 画的秘密

    来到东城小区,唐莎将车放进车库,然后挽着陈冬的手上了楼,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一进屋,陈冬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。不过,看看家中摆设,又没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什么,快步来到卧室,一抬头,顿时大惊,原来,衣橱上放《双美图》的箱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陈冬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唐莎跑了进来,问:老公,怎么了?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不见了。陈冬呆呆地看着衣橱。

    唐莎脸se一变:怎么会这样,知道《双美图》的人不多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低头看看,见地板上,似乎有几点模糊的鞋印,不过,很难辨认。他突然想起什么,说:老婆,你在家哪里也别去,我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快步出来,下了楼,开着车来到画院里。

    画院里,茅妮等人正在餐厅吃饭,见陈冬走了进来,茅妮站了起来,忙说:冬哥,你来的正好,一起吃吧。

    陈冬眉头皱皱,将茅妮拉到一盵过滤]蜕担合挛缬腥顺鋈ヂ穑?

    下午?茅妮问:冬哥,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没什么……陈冬不想将《双美图》失踪的事告诉她,以免她着急。

    下午……我出去了。

    你出去了?

    是[过滤],小慧说不太喜欢寝室的床褥,我出去为她买了一套新的。

    哦。陈冬想了想,问:那你出去了多长时间?

    来回两个多小时吧,我顺便替餐厅买了点菜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,时间是够了。

    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没什么。陈冬朝刘小慧瞥了一眼,发现她正眼睛亮亮地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陈冬朝胡蝶等人摆摆手,匆匆出来了。

    来到车上,陈冬心想:一定是刘小慧去了我的新家,可是,她是怎么知道《双美图》藏在家里的?

    陈冬想不出所以然来,只好开车往回走。突然,他想起封玲的变化,于是将车开到装裱店外。下了车,陈冬推门走了进来,正巧听到红尘在说封玲:我说妹子,你就不能专心点,一晚上魂不守舍的,人家可是有老婆的,你想也白想。

    陈冬咳嗽一声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红尘一抬头,笑道:怎么,乖徒儿,不放心师娘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封玲,走到她面前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问:封玲,你告诉我,是不是下午姓范的找过你了?

    封玲身子一哆嗦,脸se煞白,摇头说:没……没有……

    不是的,封玲,你今天从外面回来,脸se就不正常,我想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,是不是范且又要挟你?

    红尘忙说:陈冬,你大晚上的冲进来,就给封玲妹子来了这一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陈冬淡淡地说:《双美图》被盗了。

    红尘一呆。

    封玲扑通跪在陈冬的面前,抱住他的腿说:陈老师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说出藏《双美图》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是你……陈冬气恼地推开她,叫道:你怎么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能这样,难道你不知道《双美图》对茅家的意义吗,难道你不知道唐莎的原体和汪雨的魂魄在里面吗。

    封玲泪流满面,哭道:都是我一时贪图荣华富贵,陈老师,你骂我吧,打我吧,我……我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红尘拉起封玲,说:你哭有什么用,说,到底范且给了你什么好处?

    封玲哭道:红尘姐,是这样的,范且看到我们在一起,已经怀疑陈老师又要画《双美图》了,所以询问我说出实情,我一开始不答应,可他答应送我一套楼房,只要我说出真的《双美图》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红尘叫道:封玲,你就这样被一套楼房收买了?

    封玲哭道:我……我自幼过这贫苦的ri子,虽然渴望富贵,虽然羡慕陈老师的楼房,可是,陈老师对我有恩,我也不会因为一套楼房出卖他的。

    那他是不是要挟你了?

    封玲点点头,吞吐着说:如果我不说出,他就要把我那些不雅照发在网上……

    陈冬一拳砸在案子上,骂道:卑鄙的东西。

    封玲痛苦地摇头:陈老师,我知道错了,我这就去找范且……

    说着,封玲就要往外闯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案子上的《双美图》,说:封玲,你和师娘在这里,哪里也别去,赶紧把画做旧,听我的,你去了反而会坏事。

    红尘明白了陈冬的意思,马上动手,不到半小时,画做好了。

    陈冬将画卷起,说:我去了,你们休息吧,别胡思乱想了,封玲,这件事我不怪你,你也是迫于无奈。

    红尘说:陈冬,你要去范且那里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封玲说:陈老师,让我跟你去吧,祸是我闯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冬摆摆手:我一个人更容易出入,封玲,现在这时候,范且会在哪里?水产城,还是西城小区?

    封玲说:他一定会将画藏在家里的。

    陈冬匆匆出来,上了车,朝西城小区而来。

    来到西城小区外,陈冬将车停在暗处,然后下了车,看看无人注意,来到墙盵过滤]┱挂炷埽商欤椒肚业拇巴猓房纯矗患肚艺谖菽诙俗拧2杓[过滤]戏抛拍钦潘劳肌?

    范且双手对准双美图,如同发功般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陈冬听不清他说些什么,心中一动,用开合异能,打开墙壁,溜了进来,趁范且不注意,躲在沙发后面。

    只听范且自言自语:什么冰床,魔戒的,总之声音非常小,陈冬无法听出。

    陈冬想了想,决定先将画弄到手再说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,从墙角拿起一个空饮料盒,顺手往门口一扔。

    谁?范且闻声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起身,将手中的画放在茶糩过滤]希杓[过滤]系幕×讼吕矗缓蠖自谏撤⒑蟆?

    只听门一开,一个熟悉的声音说:老大,是我。

    陈冬一探头,只见刘小慧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范且松了口气,说:小慧,你深更半夜的还来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老大,我对《双美图》很好奇,到底这东西有什么神奇之处[过滤],我想来看看。

    它有什么神奇的,没有的事。

    老大,你不能连我也骗[过滤],你不是说,封玲都告诉你了吗,唐莎的原体和汪雨的魂魄都在里面,这还不神奇吗?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在茅家传了三代,可惜,茅家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幅画的秘密。

    老大,你肯定这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不过我也是听薛老板说的。

    薛老板?

    、是[过滤],这幅画和薛家也有一些渊源,薛家知道画的故事,我是和他喝酒的时候,无意中听他露出的。

    薛老板会将画的秘密告诉你吗?

    他当然不肯,不过,我有一种可以让人产生梦幻的异能,当时我用手一展,他的眼前便出现了祖上的影子,他还以为是祖上显灵呢,虽然,我的异能梦幻影像只能维持片刻,但也套出了他口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秘密[过滤]?刘小慧问。

    陈冬也在沙发后伸直了耳朵。

    这个嘛……范且拍拍刘小慧的肩膀:关于画的秘密,你现在还小,我不能告诉你。

    刘小慧哼了一声:老大,你不是说我就像你的女儿一样吗,可你还瞒我。

    老大不是瞒你,是你太小了,社会这么复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,一旦你被骗,走漏了秘密,《双美图》就不太平了。

    唉。刘小慧显然很遗憾:算了,既然你不想告诉我,我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慧,我看你也别回去画院了,改天我给你找个地方工作吧,要不来老大的水产城也行[过滤]。

    那不行,老大,你想过没有,陈冬发现丢失了画,我要是溜走的画,他第一个想到的嫌疑人会不会是我?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所以,我还要留下来。

    [过滤],随你吧,你很聪明,我信得过,一定不要露出破绽,回去休息吧。说着,范且回头看看那幅画。

    刘小慧说:那我走了。刘小慧来到门口,故意做出开门而去的样子,却又悄然溜回来,站在范且的身后,倾听着。

    范且喃喃地说着冰床、魔戒等关键词,半晌,他眼睛一瞪,突然附身看着那张画,又用手摸摸,看看手指肚上的颜料,一张拍在茶糩过滤]希畹溃杭俚模馐羌俚摹?

    刘小慧转到茶几前,叫道:老大,你说画是假的?

    范且看看她,说:你还没譡过滤]?

    我……我觉得里面有事吗,所以没走。

    范且喃喃地说:你瞧,这幅画虽然做旧了,但是,墨迹还未完全[过滤],显然是新作的,从纸张看,也缺乏陈旧的皱褶。

    刘小慧看了看画,说:果然是这样,老大,为什么陈冬将一幅新画藏在家里[过滤]。

    这就是狡兔三窟吧。

    可是画院我搜遍了,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这件事一定和陈冬覽过滤]亍K档秸猓肚易房醋帕跣』邸?

    老大,你别直盯盯地看我[过滤],我也不知道画是假的,是封玲骗了你。

    范且点点头,但又摇摇头:我想,这件事连封玲也未必知道,她当时的样子,显然没有说谎,再说,她有把柄在我手里,怎会说谎,小慧……

    说吧,老大,我听着呢。

    小慧,我想,为了《双美图》,你要改变一下策略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想偷是不行了,可用什么策略,画被藏到哪里我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你不知道,难道就不能让陈冬开口吗?

    让陈冬告诉我?

    是的,你很聪明,而且,我想凭你娇美可爱的样子,一定可以让陈冬说出一切,我看得出来,那小子虽然长得人模人样,但骨子里是个好se的男人。

    什么?刘小慧听明白了:老大,你想让我……

    你很聪明,我一点就懂。范且拍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不,不,怎能这样呢。刘小慧摇头说:我不[过滤]。

    范且冷冷地看着她,说:小慧,你别忘了当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,如果没有我,你哪有今天。

    刘小慧低下头,半晌说:可是,陈冬是有老婆的人,他怎会被我吸引。

    这个我想过,这小子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君子,再说,他现在的老婆也不是真正意义的老婆,只要你用点手段,想得到他也不难。

    好吧,我会试试的。刘小慧嘴角泛着一丝苦笑,慢慢地转过头,朝外走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