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71章 想家

第71章 想家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不需多言。

    唐莎在大卧室里酣睡,而小卧室里却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肌肤相接之声,间或传出刘小慧那说不出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一晃,天se大亮。

    陈冬忽地坐了起来,他看看卧在身边的刘小慧。

    刘小慧正瞪着大眼,望着屋顶,两眼通红,头侧的枕巾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陈冬突然心生一阵愧疚感,忙说:小慧,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刘小慧看到陈冬醒来,[过滤][过滤]眼角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小慧……陈冬推推她的脊背,看到她双肩耸动,似乎又在啼哭。

    真的对不起,我……我太不理智了。陈冬声音中充满了歉意。

    不,你别说了……刘小慧爬了起来,抱起自己的背心和短裤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冬呆呆地躺在床上,一阵发呆。他清楚刘小慧此时的心情,也知道她为什么会献身自己。虽然,她说她喜欢自己,但陈冬知道,她是想报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恩不是他给予的,是范且。

    她想早一点还清恩情债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摇头,轻叹一声,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太卑鄙了,甚至比范且还卑鄙。自己明明知道刘小慧想使用美人计,拴住自己的心,自己却将计就计,得到了她,难道这不算卑鄙吗?

    虽然刘小慧的目的是《双美图》,可他既然知道了刘小慧的用意,就不该对她这样。

    这和欺骗没什么不同。因为他不会将《双美图》的秘密说出来。

    陈冬觉得头有些昏,他伸手拍了拍,这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,唐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小慧出去时,卧室的门敞着。唐莎一进来,见床上一片混乱,陈冬赤着身子坐着,不由一愕:老公,你[过滤]什么[过滤],把卧室弄成这样,也不关门?

    陈冬忙说:我刚从洗手间回来。

    快起来吧,时间不早了。

    唐莎抓起浴巾扔给陈冬,说:你等一下,我帮你找一套新衣服。

    说着,唐莎回到大卧室,打开衣橱,找了一身青se的运动衫,然后回来,递给陈冬,说:穿上吧,以后早起出去锻炼锻炼,睡懒觉可不好。说着,唐莎拍拍自己的头:我今晚怎么睡的这么死。

    陈冬穿好衣服,来到洗手间里,对着镜子,看看自己的脸,然后运用异能,恢复了自己本来面目,虽然,那是跟了自己二十二年的面孔,但现在看来,几乎有些面生了。

    浓浓的眉毛,充满了英气,乌亮的眼睛,透露着狡黠的光彩,鼻子挺直,齿白唇红。他娘的,老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子这面目虽然不如陈老师帅气,说不上儒雅,可也不讨女孩子烦吧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唐莎的声音:老公,赖在洗手间里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陈冬赶紧吧面孔再次恢复,心说:是不是该回家看看爸妈了。

    出了洗手间,陈冬见唐莎和刘小慧正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陈冬不由得瞥一眼刘小慧,刘小慧将头一扭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唐莎说:走吧,咱们出去吃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楼,陈冬和唐莎并肩走着,身后跟着刘小慧。

    来到车库盵过滤]粕担豪瞎愫托』巯热ゾ频暌迷绮停野殉悼鋈ァ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看看刘小慧。

    刘小慧瞥他一眼,目光匆匆移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朝大门口走来,一路上,居然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,唐莎已经将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下了车,唐莎跑了过来,说:你们怎么走得这么慢,今天可有些晚点了,老公,你就不怕茅妮怪你吗?

    没事,我在画院也没有具体的课程,只是打个替补,我的任务是技术指导,不是专教课的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看了刘小慧一眼,说:对了,小慧要赶时间,她还得上课。

    刘小慧咬了咬嘴唇,说:我不想上课。

    唐莎虽然看到刘小慧今天情绪不太正常,不过,她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伸手拉住刘小慧,唐莎笑道:不上课怎么行,吃了饭咱们赶紧去。

    饭后,唐莎将陈冬和刘小慧送到画院门口,刘小慧下了车,陈冬却还坐在车上。

    唐莎问:怎么,你不去画院吗?

    陈冬说:我想去双龙湾看看。

    哦,你想去看看你徒弟的父母?

    那好吧,我送你去。

    不用了,老婆,你在画院等我,我自己开车去吧。

    也好。唐莎下了车,拉着刘小慧朝画院大楼走去,陈冬来到驾驶位上,看看两人,苦笑一下,开车朝双龙湾而来。

    很快,车进了双龙湾。

    来到胡同口,陈冬将车停下。

    扭头看看包老头。包老头正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陈冬看着后视镜,恢复了原来的面孔,这才下车。

    包老头抬头一看,老眼大亮:陈冬,小朋友,你到哪里去啦。

    包老头哈哈大笑,跑了过来,两只满是油渍的手将陈冬牢牢地抱住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充实的感觉,陈冬眼圈一湿。因为,从这一抱,他能够感受到包老头那颗挂念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哈哈,老包,我没事,就是出去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你小子,也不给你妈妈打电话,她可是问了我好多次了呢。

    我正要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唉,你[过滤],回来的可不是时候,你妈妈两天前刚去省城。

    他们又去打工啦?

    是[过滤],你妈妈本来还想让你爸爸观察一段时间,可你爸爸说自己什么事都没有了,非要出去,对了,他们临走前给我留下话,如果你回来,马上通知他们一声。

    说着,包老头掏出电话,看看陈冬:对了,你小子嗓子怎么了,好像不对劲。

    陈冬明白,自己这段时间模仿陈老师的声音,虽然两人的声音差别不是太大,但包老头还是听了出来。

    [过滤],前一阵感冒,嗓子一直没好。

    喂喂,是陈兄弟嘛,我是老包[过滤]……包老头说话间已经拨通了手机:你儿子回来了,对,对……我把电话给你……

    包老头将手机递给陈冬,陈冬接了过来,听到话筒中传来父亲那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爸……陈冬一阵哽咽。

    儿子,是你吗?真的是你?

    是[过滤],爸,你们现在还好吧。

    好,好,我们刚回到工地,对了,你妈也在这,来,你们通通话吧。

    很快,妈妈那欣喜的声音从对面传来:儿子,儿子,你在哪里?你没事吧,怎么这么久没联系,你是不是病了……

    妈妈不容陈冬说话,便是机关枪似地一句句闻讯。

    陈冬胸口一热,鼻头一酸,眼泪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父母在外打工,多不容易[过滤]。

    妈,我没事,都是我不好,让你们co心了。

    傻孩子,爸爸妈妈趁着年轻在外打工挣点钱,有什么大不了的,对了,你现在怎么样?

    我……还行吧。

    那你有空来看我们吗。

    我看时间吧,如果去省城,我就去看你们。

    好儿子,一定要常给妈妈打电话,对了,你原来的号码呢。

    原来的丢了,妈,我就在双龙城,会经常看到包大叔的,有什么事我会和他联系。

    也好,儿子,妈妈真想回去看看你,只是刚回来,妈妈现在也在工地上了,跟你爸爸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冬一听急了:妈,你怎么能[过滤]工地的粗活呢。

    没事,妈妈没那么娇贵,再说,你爸爸[过滤]活毛躁,妈妈在他身盵过滤]材苷展俗潘悖昧耍杪枵獗吖ぷ魍γΦ模膊荒苊煌昝涣说亓模裙伊耍惺奔湟欢ㄒ词〕恰?

    哎。陈冬挂了手机,还给包老头,说:包大叔,我爸妈走的时候还好吧。

    好是好,就是当时很挂着你,这下好了,你回来了,你爸妈也就没什么牵挂了。

    陈冬顺着胡同来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看看无人注意,运用异能进入了院内,望着院子里熟悉的一草一木,看看眼前的门窗,陈冬一阵感慨。虽然他一直在双龙城,但是,每次回来,都如隔三世一般。

    来到屋内,走进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床褥整整齐齐的,似乎妈妈想到自己会回家,临走前把这里打扫的[过滤][过滤]净净。

    来到另一件卧室,墙上悬挂着爸爸妈妈和自己的合覽过滤]D鞘侨嗽谟嗡迸牡摹?

    陈冬正在看着,突然接到了唐莎的电话,说岳关正在画院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岳关找我[过滤]什么?陈冬运动异能,来到胡同口,回头看看院子,轻叹一声,快步来到街头,和包老头打了声招呼,上了车,朝双龙城而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陈冬开车回到了双龙画院,一进大院,就看到一辆jing务车停在大楼下。

    陈冬下了车,快步走上台阶,来到茅妮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此时,岳关、茅妮、唐莎、胡蝶、刘小慧都在办公室里坐着。

    岳关见陈冬进来,便起身迎上,一伸手,握住了陈冬。

    陈画师,我是来调查屠斗的案子的,希望你能协助调查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原来是关于屠斗的事。陈冬点点头,说:请坐吧。

    岳关重新坐下,陈冬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岳关看看茅妮等人,说:陈画师,你如果觉得不方便,我们……

    陈冬笑笑,摇头说:没什么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胡蝶哼了一声:岳关,你什么意思,陈冬是我哥,你今天的样子看上去好生分[过滤]。

    岳关正se说:胡蝶,我是来调查案子的,不是来联络感情的,所以……我不想让咱们只见的关系影响工作。

    胡蝶呸了一声:张口闭口工作,都多少天了,你连屠斗的案子都没破了。

    岳关扭头望着陈冬,慢慢地说:我想,如果像破获屠斗的案子,jing方应该得到陈画师的帮助吧。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动,暗道:难道岳关察觉了什么不成?

    岳队长,听你这话的意思,好像我知道车祸的内幕?

    陈画师,屠斗虽然看上去神智不清,但是,我一提起你来,他便一脸的恐惧样,我想知道,他为什么这么怕你。

    他怕我?陈冬笑了:岳队长,他要是怕我,还会开车撞我吗?

    关于他开车撞你的事,咱们先搁在一盵过滤]抑幌胫滥忝侵涫遣皇谴蚬坏溃?

    我和他不是一路的人,怎么会打交道。

    陈画师不想说?岳关偏头看看唐莎,叹道:可惜,另一个知道实情的人魂魄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陈冬看得出,岳关已经知道了汪雨的遭遇。

    岳队长,请相信我,我真的和屠斗没什么瓜葛。

    但我感觉得出,屠斗对你是非常憎恨的。

    他憎恨我?

    不错,我想,男人对男人的这种恨应该起源于女人吧,也就是说,你们是不是因为汪雨覽过滤]裁闯逋唬课蚁胫朗登椤?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:对不起,我无可奉告。

    陈冬一拍案子,忽地站了起来,说:姓陈的,你知情不报。

    陈冬怒道:报不报是我的事,我爱说就说,不想说你能怎么样?

    茅妮等人一看,忙上前劝解:你们这是怎么了,有话不能好好说吗?

    岳关叹息道:我不知道范且施了什么手段,总之,今天是最后一天,如果我再调查不出屠斗的事,屠斗就会被担保出去,你们应该都知道,屠斗现在失去了神智,而且有异能在身,这样的人是对社会安定不利的。

    说着,岳关坐了下来,显然很沮丧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