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73章 再次寻画

第73章 再次寻画

    不多时,众人将陈冬护送回家。レ&spdes;レ

    唐莎扶着陈冬在床上躺好,问:老公,真的不用去医院吗?

    不用。陈冬说:我的骨头没断。

    那就好。唐莎说:我去做饭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陈冬说:嫂子,冬哥没事,我还是回去吧。

    唐莎想留茅妮和胡蝶吃饭,茅妮以画院事务为由,走了。

    临譡过滤]露煤不厝チ恕?

    胡蝶本想留下来照顾他,陈冬告诉她,有唐莎在,还有刘小慧,不用这么多人,再说,他又没什么大碍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茅妮和胡蝶走后,唐莎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刘小慧坐在床盵过滤]恢蹦挥铩?

    陈冬说:小慧,今天多亏了你,要不是你,我就遭到屠斗的毒手了。

    刘小慧哼了一声:我不是救你,是救茅院长,要是你,被屠斗打死了才好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,拉过刘小慧的手,轻声说:你到现在还不肯原谅我吗?

    刘小慧甩开他的手,说:这种事怎能原谅?

    可你……要说第一次怪我,可昨晚,是你主动的[过滤]。陈冬低声说:再说,第一次我喝多了,还以为你是唐莎呢。

    你……刘小慧眼圈顿时红了,她狠狠地掐了一下陈冬,哼道:胡说八道,谁主动了。

    陈冬忍住痛苦,不敢大声喊叫。他咧着嘴巴说:怪我,都怪我好了吧,小慧,别难过了,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我心疼得很。

    假正经,你当时是怎么对我的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……陈冬有些愧疚地说:小慧,我知道,是我不好,我克制不住,可你知道吗,就是神仙,面对你这么娇美可人的女孩,也会动心的,我……我只是普通人,怎能把持得住。

    刘小慧低下头,紧咬着嘴唇,半晌说:我想问你一件事。

    你说,什么事?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。

    《双美图》?你问《双美图》[过滤]什么?陈冬故作惊讶。

    你不用管,只要告诉我《双美图》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,一指自己脑后,说:我把它藏在墙壁间。

    刘小慧爬到床上,上身从陈冬的身上探过,摸着墙壁,喃喃地说着:墙壁间,难道有暗道,怎么会?

    陈冬见她娇美的身体横在自己身上,由于身子前俯,透过脖领,居然可以看到小小的ru沟。

    陈冬伸手握住刘小慧那苹果似的胸。

    你[过滤]什么。刘小慧脸腾地红了,收回身子,瞪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小慧,你知道吗,你越是生气,样子越好看。

    刘小慧扬手要打,说: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点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你的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忙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刘小慧看看墙壁,哼了一声:你撒谎,墙壁上根本就没有机关,难道是盖楼的时候,建筑工人将画砌在了里面不成。

    陈冬依然捂着嘴巴。

    刘小慧拉开他的手,叫道:你说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听她声音放大,赶紧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你说。刘小慧低声问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小慧,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哥的样子,你从早上到现在已声‘哥’也没叫,我心里不好受。

    刘小慧哼了一声:谁让你欺负我。

    我已经给你赔不是了,小慧,你就笑一笑,叫我一声‘哥’呗。

    我才不叫你呢,除非你把《双美图》的藏处告诉我。

    小慧,你为什么想知道《双美图》藏在哪里?陈冬笑盈盈地望着刘小慧。

    刘小慧心中一惊,暗想:是[过滤],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。刘小慧无计可施,只有直截了当地问。但是,她也不便承认自己就是范且指使来的。

    我是特种兵出身嘛,遇到这种捉迷藏的事就觉得好奇心痒。

    既然你是特种兵,就自己找呗,反正《双美图》就在这间屋子里。

    你……刘小慧扬手要打。这时,唐莎的声音传来:小慧,来吃饭了。

    哎,来了。刘小慧瞪了陈冬一眼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莎将饭菜摆放坐下桌面上,说:小慧,快吃吧。

    刘小慧坐了下来,慢慢地吃着。唐莎却端了一晚饭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老公,来,我扶你坐起来,吃饭。

    陈冬坐了起来,接过碗,说:我自己来吧。

    你胳膊没事吗?还是我喂你把。

    不用……陈冬正要拒绝,唐莎已经温柔地靠在他身盵过滤]恢皇秩乒纳碜樱俗⊥耄恢皇帜米诺鞲艘簧鬃臃梗米彀痛盗舜担旁诔露奖[过滤]嵘担豪瞎矗园伞?

    陈冬笑笑:老婆,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唐莎笑道:是[过滤],我真的想要孩子了。

    陈冬突然想到什么,忙说:对[过滤],这几天晚上,我们没有戴……

    唐莎笑道:我知道,我们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,凭你的能力,完全可以养住孩子,我们还戴那东西[过滤]什么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。

    饭后,唐莎让陈冬躺下休息,又对刘小慧说:小慧,你也累了吧,去小卧室休息一会儿吧。

    刘小慧[过滤]了一声,来到小卧室,将门关上,然后上了床,盘膝坐着,面对墙壁。

    她望了半晌,伸手摸摸墙壁,自言自语地说:《双美图》怎么可能再墙壁里面,两边都看不出一丝痕迹,不像有夹层机关[过滤]。

    刘小慧跳下床来,在小卧室里寻找着。

    却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刘小慧将自己扔在床上,仰面朝天,看着屋顶。突然间,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也是这张床,带给了自己异样的感觉和人生最难忘的经历。

    渐渐地,陈冬的面目出现在自己面前,刘小慧伸手挥了挥,他的面目文雅,但举止言语却不文雅,有时候甚至很下流。

    刘小慧忽地坐了起来,她觉得很憋气。自己为了得到《双美图》失去了宝贵的一切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刘小慧跳下床,想去那边将陈冬拽起来,问个究竟,又想:不行,姐姐在那边呢,再说,我这样过去,他会怎么想?看他的样子,显然已经怀疑我了,如果自己再不理智些,他一定会想到我是范且指使来的。但是,我还怎么样理智[过滤],我已经失去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,却没换来《双美图》的下落。

    气死我了。

    刘小慧咬着嘴唇,真想一拳砸透墙壁。她慢慢地趴在床上,理智,一定要理智,要想想如何才能找到《双美图》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刘小慧睡去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她突然感到身边像多了一个人,接着,有什么东西盖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刘小慧睁开眼,一翻身,伸手抓去,抓住一条胳膊。仔细一看,居然是陈冬。

    你想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小慧,你别误会,我……我给你盖条单子,怕你着了凉。

    刘小慧低头看看,果然,自己身上多了一条单子。

    刘小慧看看他,说:你没事了?姐姐呢?

    你姐姐出去了,说给我买点活血化瘀的药。

    哦。刘小慧坐了起来,一抬头,见陈冬目光亮亮地望着自己,忙退了几步,说:你别se迷迷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这话说的,我怎么成了se迷迷的。

    瞧你这一双眼睛,直勾勾的,肯定没想好事。

    呵呵,小慧,那要怪你长得美[过滤],美人如画,我在欣赏你呢。

    刘小慧圆月似的脸上顿时多了一层红晕。她一低头,说:你为什么骗我。

    冤枉[过滤]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

    可你说《双美图》在墙壁里,你说说,会有这种事吗?

    这个嘛,唉,小慧,你应该听说《双美图》是一幅灵异的画,是画自己进入墙壁的。

    你是说它自己?怎么会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,打死我也不信的,可这偏偏就是真的,你想[过滤],唐莎的身体和汪雨的魂魄都能进入画中,这幅画有多神奇?它自己就不能进入墙壁吗?

    刘小慧哦了一声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陈冬拉起她的手。刘小慧jing觉到什么,赶紧甩开他,说:你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陈冬忙说:小慧,我在关心你,难道你看不出吗?

    我不用你关心。刘小慧跳下床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小慧,你去哪里?

    我去哪里,用得这和你说嘛,腿长在我自己身上。说着,刘小慧甩门而去。

    陈冬知道,刘小慧恨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陈冬走了出来,回到大卧室中躺下,目光望着屋顶,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唐莎回来了。

    唐莎倒了水,让陈冬吃了一些药,这才说:好了,老公,应该没事了,你深吸一口气,然后感觉一下,肋条什么的不疼吧。

    陈冬深吸一口气,感觉了一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唐莎和陈冬下了床,来到客厅。唐莎打开门,陈冬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个头矮小的老者出现在外面。老者带着瓜皮帽,架着墨镜,腰有些弯,一手拿着个罗盘,一手捋着山羊胡子,瞥一眼两人,目光朝客厅四下张望着。

    喂,您是?唐莎问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摇头晃脑地说:本人路过东城小区,发现里面有一团绿气,哦对了,本人是一位风水先生,走南闯北,看过无数的阴阳宅。

    哦,是风水先生[过滤],可是,先生,我们没请你[过滤]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你们没请,我是不请自来,这样说吧,你家最近三天内是不是覽过滤]黄匠5脑庥觯?

    对[过滤]。唐莎忙说:先生,您怎么知道?

    这个很好说,因为你这栋房子……我觉得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房子?唐莎忙说:先生,你要给我们看阳宅[过滤],那好,你帮着看看吧。

    风水先生捋着山羊胡走过陈冬身盵过滤]亲永锼坪鹾吡撕摺?

    陈冬本来就听他声音细细的,有些奇怪,此时又听他哼出声来,顿时心中触及一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。陈冬侧着头去看风水先生。风水先生已经走到了大卧室中。他将手中的罗盘平放着,慢慢地移动。突然,风水先生爬到床上,指着墙壁说:不好,我觉得这墙壁之中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陈冬脱口而出: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风水先生瞥眼看看他,哼道:我当然知道,我是风水先生嘛。

    唐莎看看陈冬,说:老公,你的意思是,墙壁真的有问题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说:那天咱那幅画突然钻进了墙壁中。

    [过滤]。唐莎一愣。

    风水先生说:这应该是一幅具有灵异的画,它做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,家里有没有锤头什么的。

    [过滤]嘛,你要砸墙?唐莎一惊。

    不错,要不把画取出来,你们家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。

    唐莎脸se一变,抓住陈冬的手,连连摇头:老公,这不行,好好的墙怎么能砸了呢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老婆,你就听风水先生的吧。

    唐莎摇头说:不行,不能砸。

    风水先生瞥眼看看她:你就不怕霉运当头吗?

    唐莎忙说:可家里没锤子。

    没事,我带的有。说着,风水先生一伸手,从腰间拔出一把锤头来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