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82章 大姨妈

第82章 大姨妈

    连续几天,刘小慧表现的非常安稳,她白天上班,吃了晚饭后便去卧室睡觉,分明就是个乖孩子。レ&spdes;レ

    不但如此,刘小慧还为茅妮、胡蝶、唐莎、陈冬都买了礼物。

    她的表现让唐莎等人觉得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唐莎甚至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看待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周六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刘小慧对陈冬说:哥,今天是周六,你和姐姐不想四处转转吗?

    陈冬看看刘小慧,心说:来了,终于来了,她潜伏了一周,终于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[过滤],我还要去画院,像天天、莹莹这些孩子,平时上学,也只能周末学习绘画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倒把这事忘了,那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你去,姐姐呢?

    刘小慧望着唐莎。

    唐莎笑笑:我每天没事,这几天太闲了,你说起天天,我想起一事,小慧,上午陪我去天天家,一周没去了,我现在毕竟是身兼双重身份,不能不去看看汪雨的妈妈。

    刘小慧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那我也陪你们一起去。

    你也去?你不是说要去画院吗?唐莎问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天还去不了,我正好从他家譡过滤]纤?

    很快,三人来到原陈冬画馆的外面。

    车停下,唐莎望着画馆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画馆的牌子早已摘了,目前还没有租让出去。她看看陈冬。陈冬假装无线感慨,然后和唐莎、刘小慧上了楼。

    楼上,天天正要下楼,一抬头看到三人,惊喜地叫道:师父,姐姐,你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天天妈听到儿子的喊声,赶紧迎了出来。看到女儿,天天妈松了口气,又看看陈冬,说:陈画师,你来的正好,我这几天看不到汪雨,怪想的,正想给你打电话呢。

    天天说:妈,我不是说了吗,姐姐和师父在一起,你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陈冬说:是[过滤],阿姨,你就放心,汪……汪雨一直和我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就好,那就好。天天妈拉过唐莎,在沙发上坐了。

    天天爸依然是一幅不善言语的样子,朝各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天天妈说:孩子,你这几天住在陈画师家?

    唐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……那你嫂子呢……天天妈怪怪地看看唐莎。

    唐莎笑笑,说:嫂子出差了,妈,你别多想,小慧也住在陈大哥家。

    哦。天天妈抬头看看刘小慧,突然神se一呆,惊[过滤]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小慧看看天天妈,问:阿姨,怎么了?

    是你……你就是刚刚接替汪雨的客串主持人?天天妈问。

    刘小慧点点头。

    唐莎说:妈,怎么了?我不是打电话向你解释了嘛,我要跟陈大哥学绘画,不想当主持人了,是小慧接替了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天天妈拉过刘小慧不住地端详着,喃喃地说:像,真像……

    妈,你觉得她像谁?唐莎问。

    天天妈说:像你姨妈[过滤]。说着,天天妈从床褥下拿出一张照片,说:孩子,你看看。

    唐莎接过照片,说:咦,这张照片……

    照片是一个三人照,中间是个七八岁的小丫头,后面是一对青年男女。唐莎发现,刘小慧的面目像极了那青年女子。

    天天妈说:这是你姨妈、姨夫,还有小慧,以前你不是经常问起姨妈的事来吗,怎么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唐莎苦笑一下,她是唐莎[过滤],又不是汪雨,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刘小慧抓过照片,呆呆地看着。

    那张照片,她自然熟悉的很,因为在她的家里,也曾放着这样一张。

    你……你是大姨妈?刘小慧抬头望着天天妈。

    天天妈说:你就是小慧。

    是,是,我就是这照片上的孩子。

    小慧,可怜的小慧,我听说那年你的家乡发了大水,可是,后来我一直没有联系到你们。

    刘小慧突然间见到了自己的姨妈,悲从心起,一头扎进天天妈的怀里,哇哇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哭,简直似梨花带雨,天见尤怜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刘小慧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在外流浪,无依无靠,心中的苦楚谁能知道。

    天天妈眼泪也是哗哗地淌着,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外甥女,连连叹息:你家乡遭遇大水的那年,我和你姨夫离开了双龙市,外出打工几年,才回来。

    我给你们打过电话,可是,你们的号码都停机了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们一家离开后,座机就停了,后来有了手机,襕过滤]挡簧夏忝橇耍腋霞掖蚬缁埃凳悄惆职致杪瓒加瞿蚜耍阋蚕侣洳幻鳎⒆樱吹侥阏娓咝耍院缶桶颜饫锏背勺约旱募摇淙灰搪杼跫膊惶茫搪杌岷煤谜展四愕摹?

    大姨妈,我……我真的没想到还能找到你。

    天天妈抬起头来,左手拉过唐莎,右手拉过汪雨,说:以后你们要像亲姐妹一样,互相疼爱,互相照顾。

    唐莎和刘小慧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冬轻叹一声,他怎么也想不到,刘小慧居然是汪雨的表妹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为刘小慧高兴,因为,这个命运多戕的女孩子,总算找到了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虽然,范且抚养到她这么大,但是,范且不算她的亲人,那是个商人,唯利是图的商人,他抚养刘小慧,就是想让她成为自己的棋子。

    陈冬在寻思着,如果让刘小慧彻底脱离范且。

    天天妈又拉过天天,说:天天,快见过你姨妈家的姐姐。

    姐姐。天天高兴帝笑着,说:我有两个姐姐了。

    唐莎看看陈冬:你和天天去,我们陪……陪妈妈说说籟过滤]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,拉着天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天天说:师父,妈妈这几天老是问我,你和姐姐的关系怎么样,他还让我多留意,妈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陈冬摸摸天天的脑袋,笑道:那都是大人们的想法,你就别多问了。

    哦。天天虽然不太懂,但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下了出租车,陈冬突然看到一辆黑se的小轿车从外面走过。

    陈冬瞥眼看到,范且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范且正狠狠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陈冬呸了一声,拉着天天走进楼内。

    上午,陈冬安排天天和莹莹等人临摹,然后来到外面,望着天空出身。

    自从看到范且从身边走过,陈冬的心就很乱,什么都做不下去。

    茅妮从写真馆过来,看到陈冬,询问他是不是有心事。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茅妮走后,陈冬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陈画师,你好[过滤]。

    你是……你是范且?

    不错,难得你能听到我的声音,陈画师,我现在就让小慧去找你,希望你能够乖乖地将《双美图》交出来。

    哈哈,姓范的,你是不是在做梦[过滤],想得到《双美图》,你休想。

    是吗,一会儿你就知道怎么做了,我在海边等你。

    电话挂了,陈冬心头一阵阵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街边停下一辆车,是唐莎的微型轿车。

    陈冬快步跑了过去:老婆……

    他刚叫了一声,车窗落了下来,只见驾驶室里坐着刘小慧。

    是你,你姐呢?

    上来。刘小慧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你怎么开车来了,你姐呢?陈冬感觉到唐莎出了事。

    哥,老大刚才不是给你打电话来了吗,难道你没听清,非要我重复几句?

    小慧,你告诉我,你姐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陈冬一把抓住刘小慧的胳膊。

    刘小慧轻声说:你别激动好不好?

    你说。

    好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姐落到了老大的手里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:你……你。他满脸肌肉紧绷,突然一巴掌打在刘小慧的脸上。

    刘小慧抹抹嘴角,淡然一笑:哥……

    别叫我哥。陈冬大喝。

    刘小慧眼圈通红,淡淡地说:你什么也别说了,去把《双美图》拿来,姐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陈冬大喝道:你想要挟我,办不到。

    刘小慧转头看着他说:不是我要挟你,是老大,我已经改过了。

    哈哈,你以为我不知道,一前的晚上,你和姓范的在他的办公室里商议,是他送你回来的。

    你听到了?

    不错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那天我就在他的办公室后面。

    刘小慧默然半晌,说:我不想解释什么,哥,《双美图》再重要,也不如姐的xing命重要[过滤],告诉我,图在哪里。

    不行。陈冬喝道。

    难道你不想要姐的命了?刘小慧也是大喝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。

    是[过滤],如果不交出《双美图》,姓范的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但是,如果交出去,他如何向茅家交代。

    刘小慧苦笑说:哥,到了这时候你还犹豫,老大只给了我们两个小时的时间,如果两个时间内我们赶不到海盵过滤]恪憔鸵嵘泶蠛A恕?

    陈冬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他痛苦地捶打着自己的胸。他没有想到,范且会来这一手。其实,他早该想到的,姓范的卑鄙无耻,而且阴险狡猾,什么事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刘小慧说:姐的生命高于一切,哥,先把《双美图》给他,其他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,你知道《双美图》对茅家的意义吗?

    我知道,但我更知道姐的生命高于一切,我不能没有她,虽然她现在是双重身份,但无论哪种身份,唐莎也好,汪雨也好,都是我的亲人,哥,我求你了,把《双美图》交给我好不好?

    陈冬如在噩梦中一般,呆呆地望着车前玻璃,喃喃地说:去水产城。

    刘小慧一愣,但随即想起什么,赶紧开车去了水产城。

    此时,范且并不在水产城。刘小慧带着陈冬来到他的办公室外。刘小慧将门锁打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目光落在保险柜后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是保险柜吗?刘小慧快步奔了过来,不出几分钟,将保险柜打开,迅速地寻找着。

    但是,里面并没有《双美图》。刘小慧却找出几张照片,上面居然是封玲的,上面的景象让人羞于观赏。

    刘小慧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冬淡淡地说:毁了它们。刘小慧从桌子上拿起打火机,将照片烧毁,扭头问:哥,难道你不是带我来找《双美图》的?

    陈冬没有说话,走到保险柜后,左手一探,运用异能,将墙壁打开一道缝,将《双美图》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小慧惊讶地看着他:哥,原来你真的会异能?

    你早已经想到了,因为上次你从我家的墙壁上拿走《双美图》,而《双美图》是怎么进入墙壁的,难道你没有去想?

    刘小慧没有说话,抓起画往外跑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