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84章 一出一入

第84章 一出一入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2-14

    一辆汽车在他的身边停下,是胡蝶。

    胡蝶下了车,问道:哥,小慧找到没有?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蝶摇晃着陈冬的胳膊,叫道:你怎么搞的,怎么连小慧也保护不好。

    陈冬痛苦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上了车,胡蝶说:哥,嫂子很难过,她说她替代了汪雨的身子,就有责任照顾好小慧,可是你……

    别说了,我心里很难受。陈冬摆摆手。

    来到画院,唐莎正在茅妮的办公室里,她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的画,看着画中的两个女子出神。

    陈冬一进来,茅妮就问:冬哥,怎么样了?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来到唐莎的身边。

    老婆,对不起。

    唐莎慢慢地转过头,满眼雾水,摇摇头:老公,你……你为什么那么鲁莽,小慧当时是要救你[过滤],你还使用什么异能。

    异能?胡蝶和茅妮对视一样。

    陈冬叹息:我……我是下意识的,再说,我看到她时也无法收回了。

    唐莎转头看着《双美图》,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着:小慧,可怜的妹妹,是姐姐没保护好你[过滤]。

    茅妮、胡蝶也是叹息不已。因为这一周以来,小慧和她们结下了身后的友谊。

    眼泪慢慢地落在《双龙图》上,突然,图右侧的女子眼睛一张,一道绿光进入唐莎的身上。

    唐莎大叫一声,身子一直,两眼发呆,接着,慢慢地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陈冬正低头沉思,听到这里,赶紧跑过来。

    茅妮和胡蝶一左一右喊着唐莎,唐莎牙关紧咬,人事不醒。

    不好,嫂子大概是厥过去了。胡蝶说。

    茅妮叫道:快,上医院。

    陈冬抱起唐莎,茅妮卷起《双美图》,揣在怀里,和胡蝶一左一右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茅妮开车,三人将唐莎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医院大夫的会诊,唐莎身体各项指标正常,根本查不出什么病来,就是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在医院待到下午,医生说:像这样的病例,实属罕见,据我猜测,属于偶尔性昏厥,不过心脏、呼吸等又非常平稳,你们还是回家看看吧,也许她能自己醒来。

    三人将唐莎送回家中。

    望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唐莎,陈冬叹息道:没想到,一天中发生这么多事情,先是小慧葬身大海,又是唐莎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胡蝶说:哥,你别着急,我相信嫂子一定能够醒来的,医生也说了,她的生命迹象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茅妮说:冬哥,会不会是《双美图》?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动,点点头:或许吧,看来唐莎和《双美图》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茅妮将图拿了出来,放在唐莎身盵过滤]担憾纾蓟故欠旁谀阏饫锇桑残砟隳苎芯砍鍪裁蠢矗镏┳有牙础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好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茅妮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说:茅妮,你和胡蝶回去时,去天天家里,顺便将小慧发生的事告诉天天的妈妈,我们隐瞒了汪雨的事,小慧的事就别隐瞒了。

    茅妮点点头。

    茅妮和胡蝶走后,陈冬坐在床盵过滤]乜醋盘粕?

    想起刘小慧,想起唐莎,陈冬眼圈一红,泪水缓缓地落了下来,滴在《双美图》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陈冬趴在床上睡去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陈冬突然听到[过滤][过滤]的声音,他一抬头,只见唐莎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冬大喜:老婆,你醒了。

    唐莎呆呆地看看他。

    陈大哥,你叫我什么?

    陈冬一呆:小师娘怎么叫自己陈大哥。

    唐莎惊异地看看居室,慢慢地下了床。

    陈冬将《双美图》卷了起来,想了想,依然藏在墙壁中,然后走出卧室,只见唐莎在客厅里打量着,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。

    老婆,你饿了吧?

    听到老婆二子,汪雨扭过头来,呆呆地说:陈大哥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,你刚才叫我什么?

    陈冬说:老婆[过滤],不对吗?

    唐莎一指自己,说:陈大哥,我是汪雨[过滤],你怎么把我当成了嫂子。

    什么?陈冬一呆,扑通一下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你……你是汪雨?

    [过滤],我是汪雨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喃喃地说:看来,小师娘的魂魄进入了画中,汪雨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大哥,你在说什么,小师娘?

    不,不,我是说,太像了。

    你说我和嫂子长得像吗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,心说:怎么会这样,看来,汪雨恢复了,小师娘完全进入了画中。

    现在,站在陈冬面前的人我们应该称呼她汪雨了,因为她不但身体,魂魄也恢复了自己的,已经彻底和唐莎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汪雨跑到洗手间里,对着镜子看看自己,一切还是熟悉的样子。她慢慢走了出来,再次看看客厅四周,问:陈大哥,我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我解释不清楚,总之,是《双美图》,她曾经将你的魂魄吸进去,现在,你的魂魄出来了。

    哦,怪不得我像做了一场大梦,陈大哥,嫂子呢,怎么不在家?

    你嫂子她……她被《双美图》吸进去了。

    [过滤]。汪雨惊叫一声: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我不知道,我现在心里很乱。陈冬抓着自己的头发,低头看着地板,心中真的乱极了。

    汪雨来到窗口,朝外面看看,又看看表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左右。

    汪雨在沙发上坐下,两个人都默默地低着头。

    很快,天亮了。汪雨站了起来,说:陈大哥,我……我得回家了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好吧。

    汪雨转头看看客厅,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冬仰面倒在沙发上,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了想,陈冬也下了楼。

    随后,陈冬来到了天天家,一进门,见汪雨正抱着妈妈呜呜地哭,胡蝶和茅妮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看天天爸、天天妈的眼神,陈冬知道,他们已经知道了一切。

    汪雨扭头过来,叫道:你为什么骗我的父母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我不想让他们二老难过,再说,这件事说起来也太过离奇。

    好,这事我不怪你,可你……可你害了小慧,小慧是我姨妈的孩子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低下头,摇摇头:我也不想害她。

    汪雨眼圈通红,瞥了他一眼,说: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你。

    陈冬一呆:汪雨,我……我希望你能原谅我。

    你伤害了我,伤害了我的家庭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汪雨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胡蝶忙说:汪雨姐,别这样,我哥……我哥也不想伤害你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我不是嫂子,为什么还……还……

    不,不……陈冬说:当时你的魂魄在画中,你嫂子的魂魄在你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身子是我的。汪雨叫了一声,扑在妈妈怀里,委屈地呜呜直哭。

    陈冬低下头,是[过滤],虽然魂魄是小师娘的,可身子是汪雨的。

    唉。这件事,的确太难解释了。

    你走吧。汪雨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汪雨,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。

    你不用解释了,胡蝶和茅院长都说的非常清楚了,总便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事,可是,我也不能忘记小慧的死,小慧流浪在外,这些年吃了多少苦?可你……你居然让她落入大海,你说,是不是你害了她?

    是,是我。陈冬一阵心疼。的确,刘小慧是为他而死的。

    你走吧。汪雨摆摆手。

    茅妮说:天天,和你师父去画院吧。

    天天拉着陈冬的手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天天不时地看着陈冬,却不问一句籟过滤]?

    天天虽然小,虽然不懂大人的世界。但是,他知道,姐姐、师父现在心情都不好。

    来到画院,陈冬就像一个雕塑人一样,坐在画室里。

    莹莹跑了进来,刚想张嘴,天天嘘了一声,将莹莹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冬默默地想着,一时,刘小慧那娇美可爱的影子出现在她的眼荹过滤]?

    哥……刘小慧仿佛在喊着他。

    陈冬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,眼泪夺眶而出。为什么当时反应这么慢,如果自己能够想到小慧的安危,就不会忽略她。可当时,虽然小慧将画扔给自己,自己对她还是有成见的。自己总以为她和范且合谋要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小慧,我错了,其实你在决定改过的时候,就已经和范且脱离了关系,你是在欺骗范且,可我却以为你们在密谋什么,如果不是我心灵阴暗,不相信,你也不会屈死。

    陈冬喃喃地说着。他慢慢地拿起画笔,在画板上画着。

    渐渐地,刘小慧拿娇美可爱的容颜出现在画板上。

    陈冬默默地望着画板,苦笑摇头:唉,小慧,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向你道歉,哪怕给你磕头。

    中午,茅妮和胡蝶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们走进画室,见陈冬一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本来,胡蝶还有一肚子的气,这时也不想多说了。

    哥,我本来想回来好好地骂你几句,看你的样子,算了。

    茅妮看看刘小慧那张画,轻叹一声:胡蝶,你这样就对了,其实,我可以感觉得出来,冬哥比我们更难受。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:是[过滤],我现在恨不得用我的命来换回小慧的命,只要可以,哪怕我死一万次,小慧是个好孩子,她比我们苦多了,刚刚脱离了苦海,没想到年轻的生命就夭折了,老天,不公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哼道:与老天有什么关,哥,是你害了她。

    是,是我。陈冬低着头,苦笑一声:胡蝶,你说的对,是哥害了她,你告诉哥,怎么才能让她活过来?

    胡蝶一呆。

    陈冬闭着眼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茅妮说:好了,人死不能复生,冬哥,先去吃饭吧。

    说着,茅妮朝胡蝶示意。

    胡蝶嘟着嘴走了过来,说:好了,哥,我知道你也很懊悔,我不骂你了,可是,以后你怎么面对汪雨姐姐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胡蝶说:如果汪雨姐姐不复生倒也罢了,可是,她回来了,而且知道你和她做了这段时间的夫妻,你[过滤],当初我本来就想劝你的。

    茅妮说:胡蝶,这事不能全怪冬哥,因为当时嫂子的魂魄在汪雨身上,嫂子总不能和冬哥分开吧。

    胡蝶说:算了,不说了,越说越乱,越乱越烦,去吃饭。说着,胡蝶将陈冬拉了起来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