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86章 合在一起

第86章 合在一起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2-15

    吃了晚饭,陈冬悄然来到原陈冬画馆下。抬头看看楼上,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依稀,窗口坐着一个纤细的人影,正俯首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冬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,落到窗外,探头看去,这一次看清了,只见汪雨正坐在床盵过滤]醋攀种械恼掌?

    照片上,刘小慧甜甜地笑着,腮边的小酒窝非常喜人。

    小慧,我们多年不见了,没想到你就在这座城市里,更没想到的是,我清醒了,你却不见了……汪雨喃喃地说着,泪水充满了眼眶。

    陈冬收回头来,不敢继续看去,他担心被汪雨发现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心中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唉。小慧[过滤]小慧,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决不会让你去死。

    突然,屋内传来一声:谁?

    原来,陈冬不知不觉,叹息出声。

    他赶紧贴身墙上。

    汪雨探头望了望,并没有看到他。

    唉。汪雨自言自语地说:看来是我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接着,灯光一暗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想是汪雨睡去了。

    陈冬飞身跳到楼下,慢慢地顺着街道走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居然走出了城外。

    一阵凉风吹来。

    城外相对于城内,四周空旷,凉风逼人。

    陈冬低着头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路灯拉长了他的身影,又远远地目送着他。

    偶尔,有车辆穿梭而过。

    突然,陈冬一抬头,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双龙湖畔。

    闯关跑道就在眼前,几盏灯光像哨兵一样,每隔几十米站着一个,湖水中倒影着灯影,幽幽暗暗的,仿佛虚幻的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周围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陈冬在湖边坐下,望着跑道,眼前的平台上似乎出现了刘小慧的影子。

    陈冬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想刘小慧的多一些,而想小师娘的少一些。但过了一会儿,他自己有了答案。或许,小师娘的离开只是暂时,他心中没有丢失希望,总是相信,早晚有一天,他可以救出小师娘的。但是,他认为,刘小慧已经永远离开了他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觉得自己对刘小慧有着太深的歉意。当然,这不但和他误会了刘小慧覽过滤]兀惨蛭跣』凼俏约憾赖摹W畲蟮脑蚴牵纳硎捞闪恕K昵崃耍哦甑娜耍改咐胧涝纾骼私滞罚钜坏愣鏊涝诮滞贰?

    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陈冬眼前仿佛出现了刘小慧那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刘小慧仿佛在主持着闯关节目的年度总决赛。

    赛场上,陈冬、申吉、房[过滤]等人,如上阵的战士,整装待发。刘小慧手拿话筒,冲着镜头,甜甜地笑着。

    突然,一辆汽车由远而近,两道光柱朝赛道[过滤]来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谁到这里来?陈冬觉得好奇,一滚身,藏在架子后。

    车在湖边停下,从车上跳下两个人来。一个是屠斗,另一个居然是范且。

    只见屠斗的手中还拿着一套潜水衣。范且低声说:屠斗,我的嘱托记住了吗?

    屠斗点点头:范老板,我记住了,你说要把汪雨赏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是说过,但是,你必须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瞧好吧,我去了。说着,屠斗一个纵身,朝湖中跳去。

    喂,浑小子,你慢点下……

    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,声响远远传了出去。范且警惕地看看四周,低声骂道:真是个浑人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陈冬暗想:看来,范且怀疑湖中有什么秘密,只是,自从自己将戒指放在冰床上后,似乎归位般,双龙湖异象就再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陈冬藏身架子后,不动声色。过了一会儿,水花一冒,屠斗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范老板,没什么东西[过滤]。屠斗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范且忙问:没发现什么入口吗,在湖心左右。

    没有。屠斗说。

    范且低头沉吟。屠斗说:范老板,这一天你又是去龙岛,又是来这里,白天晚上不闲着,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范且瞪了他一眼:不能知道的事就别乱问。

    是。屠斗低下头,但不会儿又抬了起来:范老板,你说汪雨失去了记忆?在湖底有一枚戒指,可以治疗她的病?

    是[过滤],只要你找到戒指,就能够让汪雨恢复记忆,到时,她就是你的了。

    我说嘛,为什么汪雨会甘愿当陈小子的老婆,原来,她失去了记忆,篬过滤]粘碌某萌酥#胰牟涣怂?

    陈冬这小子的确不是个好鸟,别说你想修理他,我也饶不了他,不过现在咱们最主要的是找到戒指,让汪雨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对,对,范老板,我听你的。

    好了,回去吧,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说着,范且带着屠斗上了车,走了。

    陈冬从架子后转出来,看看双龙湖,心说:原来范且要找到冰床上的戒指,屠斗真是个浑小子,他只要再聪明一点,也应该能够看出,范且在利用他。

    陈冬坐在湖畔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才顺着道路,陈冬慢慢地朝城内走来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城内,天色渐亮。

    前面便是双龙中学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一,中学外面的小摊上,坐着不少学生,正在吃早餐。

    突然,陈冬一抬头,看到对面画馆下站着一个人,正是屠斗。

    屠斗昂头望着汪雨的窗口,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画馆门一开,汪雨和天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屠斗忽地一下跑了过去,叫道:汪雨,汪雨……

    汪雨叫道:站住,你要[过滤]什么?

    屠斗忽地一下再汪雨身边站住,嘿嘿笑道:汪雨,我是屠斗[过滤]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是屠斗。

    你知道?你的记忆恢复啦?

    恢复了。汪雨轻声说:屠斗,你没事的话,我要去送天天上学了。

    天天?[过滤],对,他要上学,可是,学校就在对面,让他自己去不行吗,我们……我们聊会儿。

    说着,屠斗拉过天天,说:乖,自己去上学。

    天天说:屠斗大哥,我和姐姐要去吃早餐。

    你们还没吃饭[过滤]?好,我请。

    说着,屠斗一把抱起天天,快步跨过街道,来到小吃摊荹过滤]?

    陈冬背向屠斗,也在小吃摊前坐好,瞥眼一看,汪雨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屠斗大声吆喝:老板娘,来三碗米饭,再来三碗馄饨。

    汪雨说:喝米饭就不吃馄饨了。

    那就来三碗馄饨。

    屠斗和天天都背向陈冬,不过,汪雨是可以看到陈冬的。一开始,她并没看出陈冬来,因为她看到的只是陈冬的脊背。

    可是,一会儿,汪雨就觉得他的背影非常熟,不由得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屠斗还以为他对自己反感呢,一拍桌子:我知道了,汪雨,你一定在恨陈冬那小子,他趁人之危,欺负了你,我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桌子一响,碗中的馄饨都差点蹦出来。

    汪雨叫道:你吵什么[过滤],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汪雨自然不想让自己的事被更多人知道。

    是,是,我不吵,不吵。屠斗语气低了下来,但很快,就大骂:可是我受不了这个气,陈小子是有老婆的,为什么要欺负你。

    汪雨脸腾地红了:屠斗,你有完没完?汪雨是个女孩子,自然不希望自己的事被外人知道。她看得出来,此时,周围的食客都在注意她和屠斗的对籟过滤]?

    屠斗转头看看,瞪着众人说:看什么看,吃你们的饭。

    不少人低下头去,有几个好事誟过滤]故遣皇钡爻獗咄拧?

    汪雨对天天说:天天,快吃,吃饱了去上学。

    天天[过滤]了一声,将碗中的馄饨吃上,站了起来,说:姐,我走了。

    屠斗从兜里掏出十块钱,说:天天,拿着,饿了买东西吃。

    天天一回头,突然看到陈冬。

    师父。天天笑嘻嘻地跑了过来:师父,你也在[过滤]。

    屠斗忽地转过身,看到了陈冬,一脚将桌子都踢了。

    他娘的,你胆子不小,居然敢在这里坐着。

    陈冬见他发现了自己,淡然一笑:屠斗,你耍什么牛脾气。

    姓陈的,今天我饶不了你。说着,屠斗就要扑过来。陈冬一摆手,说:慢,屠斗,要打架可以,你忘了以前是怎么吃亏的?

    屠斗一呆,但随后说:我现在不怕你了,范老板说了,你是纸糊的,我有电击术,谁也不怕。

    说着,屠斗似乎在运用意识,然后手一拍。

    一道绿光幻现。

    陈冬赶紧避开。

    他身后一位食客正回头看来,绿光击中他的胸口,食客顿时身子一阵剧烈颤抖,嘭地一下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点击只是瞬间的高压,那人也几乎昏厥,脸色煞白,嘴角颤抖。

    陈冬见他居然已经将电击术收发自如了,显然一定是范且帮了他,让他可以运用意识[过滤]纵身上的异能。

    好[过滤],屠斗,真有你的,长本事了。

    少废话,看掌……

    慢。陈冬阻止他,说:你想和我打架不要紧,咱总不能让人家老板娘倒霉,赔了人家的碗钱,然后我好好地跟你打一架。

    屠斗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,扔给老板娘,一挽袖子:姓陈的,来,我们动手。

    陈冬拍拍天天的头:去上学吧,这里没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天天有些担心:师父,你还是快走吧,屠斗的电击术好厉害[过滤]。

    没事,不用为我担心,去吧。

    天天去后,陈冬看看汪雨。

    汪雨扭过头去,懒得看他。

    陈冬一笑:汪雨,难道你也希望我被屠斗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那感情好,正好为我出口气。汪雨说。

    唉,汪雨,我向你道过歉的,你就消消气吧。

    难道你对我的伤害是一句道歉的话就可以结束的吗?汪雨眼圈一红:我……我的事要是被外人传出去,还怎么做人。

    陈冬低声说:汪雨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

    汪雨神色微呆:你对我负责,你…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陈冬轻叹一声。其实,他只是随后说说,至于怎么负责,他也没有主意。

    屠斗大叫一声:好小子,都这时候了,还敢和汪雨眉来眼去的,看掌。

    屠斗正要攻击,陈冬笑道:屠斗,你当真不怕我了?

    怕你个鸟。屠斗骂道。

    陈冬说:那好,看来我只能让你的双手废了。说着,陈冬默念一声合。

    屠斗两只手掌之间突然产生巨大的吸力,啪地一声,合在一起,无论屠斗再想怎么分开,也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屠斗不停地大骂:臭小子,你搞的什么魔法,快放开我。

    我看你还是这样的好,省得你老拿电击术伤人。

    气死我了。屠斗来到老板娘身盵过滤]械溃嚎欤玫丁?

    老板娘将刀抓了起来,颤声问:你要[过滤]什么?、

    砍,把我的手砍开。屠斗说。

    老板娘倒退几步,扑通坐在凳子上。这种事他是不可能做的。

    屠斗对汪雨说:汪雨,快,帮我把手砍开。

    汪雨摇摇头,她惊奇地看着陈冬。

    陈冬哈哈一笑:屠斗,要不要我帮忙[过滤]。

    屠斗大叫一声,双脚乱踢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你再乱来,我可将你的双脚也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屠斗脸色大变,扭头跑了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