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89章 双龙湖异象

第89章 双龙湖异象

    下午,陈冬来到了双龙画院。レ&spdes;レ

    茅妮见陈冬脸se不太好,便知道他还没有放心刘小慧,便示意胡蝶,让她陪陈冬四处走走。

    胡蝶挎着陈冬的胳膊来到街上,上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司机问:这不是‘超人’陈画师吗,二位要去哪里?

    胡蝶说:随便吧,散散心。

    司机说:那我拉二位去双龙湖吧,下午有闯关选手训练,你们可以看看[过滤]。

    胡蝶点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来到闯关现场。

    今天,虽然没有节目录播,但是,一些闯关选手正在跑道上训练着。

    胡蝶拉着陈冬来到看台上坐下。

    哥,你瞧他们练得多带劲[过滤],不过,我觉得他们要想和你比,还是差了些。

    陈冬没有说话,嘴巴里喃喃地说:小慧还活着。

    你说什么?哥,我知道你很自责,可是,人死不能复生,你就别再想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不,我感觉得到,小慧还活着。

    胡蝶看看陈冬,摇摇头,不再说籟过滤]K晕露哪宰邮芰舜碳ぃ枰乩渚蚕吕础?

    这时,有两个人坐在看台上。那是一对青年男女。

    青年正是肖其,而女子则是刘小慧。不过,刘小慧头上戴着一幅变se镜,脖子里围着一条纱巾,无法看清她的面目。

    胡蝶只是朝她看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。她做梦都想不到刘小慧会活着。

    刘小慧朝陈冬这边看一眼,也是慢慢收回目光,对肖其说:不要往那边看。

    肖其点点头。

    胡蝶做过主持,也亲自试探过跑道,她低声地给肖其讲解每一关应注意的事项,然后鼓励他上场训练。

    肖其上场了。他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赛道,不过,他的掌控能力好,身子灵活,虽然也免不了落几次水,但是,很快,他便掌握了赛道的技巧,闯起关来,各关逐渐衔接,速度也逐渐提升。

    申吉等人见来了一位新手,而且身手不凡,纷纷议论。

    陈冬虽然坐在看台上,但是,他的目光却一直望着空中,脑子里一会儿想着范且的条件,一会儿想起刘小慧。

    小师娘[过滤],小师娘,你放心,我会救你出来的。陈冬不觉间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胡蝶扭头问:哥,你说什么小师娘[过滤]?

    [过滤],我……我是说红尘。

    什么救不救的。胡蝶说:我看你现在就像那些落水誟过滤]枰司饶亍?

    陈冬低头朝赛道上看去,突然看到了肖其。

    陈冬忽地站了起来,说: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谁[过滤]?胡蝶问。

    陈冬一指:那青年叫肖其,是个渔民。

    渔民就不能参加闯关节目吗?哥,这是老百姓的舞台,无论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参加的,这又不是官员选举。

    不是,我是说,他怎么知道闯关节目。

    你这叫什么话,‘勇者无敌’节目虽然播出时间短,可是影响非常大,口碑好,老百姓喜欢,双龙人还有几个不知道?

    陈冬扭头四顾:不,我觉得,一定是小慧带他来的。

    说着,陈冬落在了刘小慧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刘小慧戴着变se眼镜,围着纱巾,但是,陈冬还是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小慧,是小慧。陈冬想朝刘小慧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申吉等人看到了陈冬,纷纷涌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咱们的‘超人’吗。

    如果陈冬一直坐着,倒不易被人发觉,但是,他一站起来,目标就大了。周围有人一喊,顿时,大家蜂拥而至,一些前来围观的观众还让陈冬签名。

    陈冬朝看台上看去,只见刘小慧已经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陈冬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胡蝶好容易将他拉到一盵过滤]担焊纾闳洗砣死材侨瞬还巧聿南裥』郏删霾皇撬腋冶Vぁ?

    一定是她。陈冬说着,朝赛道而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来。

    赛道上,肖其正练得带劲,突然胳膊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肖其回头一看,笑道:陈大哥,是你。

    陈冬问:小慧呢?

    肖其下意识地朝看台上行望一眼,说:小慧,什么小慧[过滤]?

    你是一个人来的吗?

    是……是玲花,我的邻居玲花陪着来的,对了,玲花呢,刚才还在看台上坐着呢。

    陈冬紧抓着他的手,叫道:你别骗我了,她叫刘小慧,是你从大海中救下的女孩,她根本不是你的邻居,对不对?

    肖其假装胳膊被攥得生疼,叫道:哎呀,疼死我了。

    陈冬一松手。

    肖其挥挥手:陈大哥,我训练去了。说着,肖其飞身上了跑道。

    陈冬一把没有抓住肖其,转眼间肖其已连过三关,朝终点跑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双龙中幻出一圈绿影,接着一条鲨鱼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这条鲨鱼看上去还很小,但是,已足以震撼所有的观众。

    肖其刚到第四关,受到惊吓,顿时落入水中。看台上众人惊呼。

    陈冬抬头看去,哪里还敢犹豫,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,如同一条银龙,冲在空中,然后头下脚上,朝水中扑去。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冬身子如箭一般,落入水中,阻在小鲨鱼和肖其中间。

    快上去。陈冬说。

    肖其虽然露水,但他是渔民出身,水xing极佳,只是刚才一慌,才乱了手脚。此时见陈冬站在自己面前,忙说:陈大哥,我来帮你。

    陈冬说:不用,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鲨鱼,我想它已经被人施展了异能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小鲨鱼已朝陈冬扑来。

    陈冬施展异能,在身前幻出异能光圈。小鲨鱼撞在光圈上,无法近荹过滤]?

    陈冬趁机说:快上去。

    肖其知道陈冬也有异能在身,于是爬了上去。不过他胆子大得很,没有逃譡过滤]钦驹谌郎希贾展刈⒆藕斜浠?

    陈冬看看小鲨鱼,突然施展异能,左手一拍,喝道:合。

    只见小鲨鱼的嘴巴顿时合在了一起,再也无法张开。

    陈冬跳上上赛道,对肖其说:好了,没事了。

    肖其看看小鲨鱼,呵呵一笑:陈大哥,你封了他的嘴?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肖其跳在鲨鱼的被上,一拳砸在它的头上,骂道:不老老实实在海里待着,到这里来吓人,我打死你。

    陈冬摆摆手。肖其跳上赛道,说:陈大哥,我真服了你,你的异能太厉害了,对了,鲨鱼一般不是在深海吗,怎么会来到双龙湖的?

    陈冬低声说:很简单,是有人将它弄到了这里,而且,被人施了异能。

    是吗?会有这事?

    是[过滤],我没想到,异能也可以用在鲨鱼的身上,所以,我刚才试探着用异能封住它的嘴巴,果然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时,胡蝶等不少人跳上平台,一些胆小的则还在远处看着。

    陈冬和肖其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抬头,陈冬发现看台的远处站着一个人,正是刘小慧。

    陈冬快步奔去。

    人群却围了上来,一个个闪烁着钦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陈画师,你太厉害了,你真是‘超人’[过滤]。

    是[过滤]陈画师,我们不是在做梦吧。

    陈画师,你怎么做到的,老天,我还以为在拍电视剧呢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涌上,将陈冬围住。等他分开人群,刘小慧和肖其的背影已在远处。

    陈冬跺跺足。

    胡蝶欣喜地拉着陈冬的手,那份高兴劲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哥,你太了不起了,原来你还这么厉害[过滤]。

    这是异能。陈冬笑笑:胡蝶,快走吧。

    急什么[过滤],你没看到大家都想跟你合影吗?

    我看到小慧了,譡过滤]勖侨プ匪?

    真的是小慧[过滤]?在哪里?

    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哥,你一定是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陈冬摇摇头,一拉胡蝶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一辆jing务车开了过来,在身边停下。岳关跳下车,说:胡蝶,陈画师,你们从双龙湖边来吗?

    胡蝶说:是[过滤],岳关,你接到报jing了?

    [过滤]。岳关说:听说双龙湖又出现了异象?是小鲨鱼?

    是[过滤],而且还是我哥……

    陈冬拉了胡蝶一把。

    岳关上了车,急急地去了。

    胡蝶问:哥,为什么不让我说?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我现在不想让人打搅,这件事一出,我想,我是难以平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陈冬说的不错,由于这件事是在大庭广众下发生的,很多人目睹了陈冬的异能,因此,很快,陈冬的传说充满了双龙市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不但jing方要找陈冬调查情况,双龙市报社的记誟过滤]缡犹ǖ募钦[过滤]追椎敲拧?

    一个字,那就是累。

    陈冬疲于应付,只好躲在家中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记者水平都不简单,很快就调查出陈冬的住处,又登门采访。

    岳关更是不甘落后,在胡蝶的带领下,来到陈冬家里,询问小鲨鱼的情况。

    陈画师,不要躲避了,既然大家都知道你会异能,那你还是自然一些吧,当然,我最想知道的还是小鲨鱼的事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不去问范且?

    你说范老板?

    对,我觉得小鲨鱼的事一定和范且覽过滤]亍?

    陈画师亲眼目睹吗?

    那倒不是,是我的猜测。

    岳关摇摇头:猜测不行,jing方办案需要的是证据,即便逻辑推理,最后也要落到真凭实据上。

    如果你这样说,我也没什么可告诉你的,因为小鲨鱼为什么会出现在双龙湖,我也不知为什么。陈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蝶说:哥,双龙湖屡次出现这样的事,已经严重扰乱到市民的正常生活,jing局对岳关下达了死命令,一定要尽快破获这起案子,到底是不是人为的,你可要帮助他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岳关,淡淡地说:岳队长,我现在没有心情,胡蝶应该跟你说了我老婆的事,还有刘小慧,希望你能谅解。

    岳关想了想说:那好吧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

    说着,岳关起身告别。

    等岳关走后,胡蝶说:哥,我觉得你对岳关太冷漠了。

    冷漠什么?我真的没心情管他的事。

    难道你就不管妹妹了?

    是[过滤],岳关如果办不好这件案子,我也没脸。

    唉。陈冬叹息一声:胡蝶,你别难为哥了,哥真的是没心情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胡蝶嘟着嘴巴说:好了,我不烦你了。胡蝶哼了一声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