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90章 本来面目

第90章 本来面目

    陈冬非常烦恼,他在想如何才能应付这些“狗子队”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陈冬悄然来到画院里。

    掏出钥匙,打开自己寝室的门。听胡蝶说,茅妮已经回到了她的寝室。

    陈冬来到寝室里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他想不到,那些“狗子队”嗅觉太灵敏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了假,“狗子队”就追到了画院里,把陈冬堵在了寝室中。

    “请问陈画师,你真的有异能吗?”一位记者拦住门口,将话筒对准陈冬的嘴巴。

    陈冬苦笑一下:“你们……你们真是的,什么异能[过滤],那都是影视小说中描写的,现实中哪会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不少人在现场看到你施展异能,陈画师,你是‘超人’,难道真的拥有超人的能力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和哪[过滤],我就是我,普剖通通的一名画师,别把我捧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现场那些选手和观众都看错了吗,有人还给我们提供了手机视频,我想,如果图片可以ps,但视频不好作假吧。”

    “视频也能作假,你们[过滤],还是找点有用的爆料去采访吧,对不起,我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冬将“狗子队”推了出去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太不安生了。陈冬虽然好热闹,但是,他我行我素,zi you自在,可不想受到什么束缚。怎么办呢?

    突然,陈冬心中一动:我何不恢复自己的本来面貌,这样一来,他们就找不到“陈画师”了。想到这,陈冬来到洗手间,对着镜子,运用异能,移动面骨,渐渐地,自己浓眉大眼的本来面目出现了。

    陈冬拍拍自己的脸蛋,虽然这张脸蛋看上去不如陈老师的帅气,但是,他也颇有些讨人喜欢的味道。

    还是自己的脸蛋有感觉[过滤]。

    陈冬走了出来,换了一身休闲装,鹅黄sè的外套内,是一件青sè的秋衣,下渗是一条黑sè的条绒裤。

    然后,陈冬打开门,溜达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冬刚出门,胡蝶从对面出来。

    走廊上围着不少人,有人堵在陈冬的门口,有人堵在胡蝶的门口。

    那些人,都知道胡蝶是陈冬的妹妹,因此,很多人在向她了解着陈冬的情况。

    胡蝶不厌其烦地说着陈冬的经历,从小时候被爸爸收养开始,一直到和唐莎结婚,开了那家画馆,直到近期进入双龙画院为止。胡蝶和陈冬的xing格不同,虽然,两人都喜欢热闹,但是,陈冬是zi you散漫,决不希望有人sāo扰自己,而胡蝶,那是求之不得,她见陈冬拥有一身的异能,现在突然就像一个热气球上了天,名声已经传遍了双龙城的大街小巷,哪里不高兴。

    陈冬一出来,不少记者围了过来,但是一看他的脸sè,都愣了。

    这面孔,生得很。

    胡蝶听到门响,推开众记誟过滤]芰斯矗惶罚等晃剩骸斑祝闶撬阍趺丛谖腋绲姆考洌俊?

    陈冬呵呵一笑:“你是胡蝶吧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陈冬笑笑,分开众人,就想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胡蝶一把抓住他,哼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是不是小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我像小偷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以为自己长得像好人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我不像好人?哼。”陈冬一肚子的气,胡蝶[过滤]胡蝶,你以貌取人,我毕竟是你的亲哥哥[过滤],再说我的本来面目也很男人嘛。

    “你哼什么,快说,你怎么在我哥的房间里,我哥呢?不说我就报jing。”胡蝶扯着陈冬叫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说还不行吗?你哥[过滤],嫌这些记者惹人烦,就施展异能从窗户里溜了。”陈冬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记者一听,呼啦一下,跑出去一大半,看样子,是想去院子中拦截。

    胡蝶见陈冬一脸的诡异,不太相信:“你小子鬼鬼祟祟的,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,譡过滤]胰ゼ┠萁恪!?

    说着,胡蝶拉着陈冬来见茅妮。

    茅妮和胡蝶一样,也被一群人围住。

    从走廊到办公室,足足有三四十口子。这些人,不单单是记誟过滤]褂惺榛绲耐校恍┠矫吹纳缁崛耸俊?

    茅妮在耐心地向大家叙说着陈冬和双龙画院结缘的事。

    一抬头,看到胡蝶拉着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青年非常陌生,浓眉大眼,身材倾长,覽过滤]捎袷髁俜绲木ⅲ褪茄壑樽拥瘟锪镏弊移ばα车模瓷先ビ行┝髌?

    “胡蝶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胡蝶说:“姐,这小子出现在我哥的房间,我觉得他来路不明,肯定是个小偷,要不……”说着,胡蝶凑在茅妮的耳盵过滤]蜕担骸耙痪褪欠独习迮衫吹摹!?

    茅妮哦了一声,对其他人说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我还有事,请见谅,见谅。”

    众人渐渐离去。胡蝶将陈冬拉到茅妮的面前,哼道:“快说,你是不是范且派来的?”

    陈冬整整衣服,笑道:“范且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[过滤],你还装糊涂。”胡蝶一脚踹在陈冬的[过滤]上。

    陈冬[过滤]呀一声,借机朝茅妮身上一扑。茅妮身子多灵活,一转身避开。陈冬顺势坐在茅妮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位子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胡蝶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把我推上来的,又赶我下去,太折腾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胡蝶一瞪眼:“我茅妮姐可是会功夫的,你要是赶胡来,就是自找苦吃。”

    陈冬笑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胡蝶对茅妮说:“姐,修理他。”

    茅妮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陈冬忙摆手说:“别,别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茅妮问:“这位兄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冬以陈画师的面目出现时,看上去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,而本身的面目,看上去,也就是二十一二岁,和茅妮差不多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“这位姐姐好漂亮,英气勃发,就像古时候的穆桂英。”

    茅妮眉头再是一皱。

    胡蝶叫道:“别胡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冬眼睛一眨,笑道:“我叫杨宗保。”

    茅妮面sè顿时红了,因为陈冬将她比作穆桂英,自己又称为杨宗保,显然,他在赚自己的便宜。

    茅妮虽然年轻,但毕竟是一院之长,因此,有着极高的素养。胡蝶却生气了,一下子冲上来,抓着陈冬的衣领说:“你小子是不是[过滤]痒痒了,找打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我就是想找个美女给我挠挠,不过,胡蝶妹妹,我说的美女可不是你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胡蝶扬手要打。茅妮将她喊住,朝陈冬问:“你怎么知道她叫胡蝶?”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陈画师在双龙市,现在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[过滤],谁都知道她有一个不着人喜欢妹妹,叫胡蝶,一看她的样子,傻瓜也能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。”胡蝶瞪着眼就想动手。

    茅妮将她拉在一盵过滤]蜕担骸氨鸪宥!彼底牛┠菘纯闯露担骸罢馕恍值埽愕降资鞘裁慈耍椿篬过滤]什么?”

    胡蝶说:“还有,你怎么从我哥的房间里冒出来?”

    陈冬笑笑:“我叫杨宗保[过滤],不是告诉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胡蝶正要发怒,这时,走廊上传来脚步声,接着,人影一晃,只见薛老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茅妮赶紧上千握手。

    “薛老板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薛鸿笑道:“茅院长,难道你就不想把画院的合同签了?”

    茅妮一喜:“太好了,薛老板,我……我真想不到,太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谢我,我听说了陈画师的事,没想到,陈画师还是一位异能高人,有他在画院里,我还有什么顾虑的,所以,决定今天就和你签约,对了,陈画师呢。”

    茅妮看看胡蝶,胡蝶忙说:“我马上去找。”

    胡蝶跑出去后,薛鸿看看陈冬,问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茅妮说话,陈冬笑着抱抱拳:“在下杨宗保?”

    “杨宗保?”薛鸿一愕。

    陈冬笑道:“难道薛老板不觉得茅院长就是穆桂英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薛鸿眉头一挑,看看茅妮,说:“我明白了,这位一定是茅院长的男朋友了,哈哈,没想到他说话如此风趣,不错,不错,在我的心中,茅院长真的像极了古代的一些女英雄,巾帼不让须眉[过滤]。”

    茅妮脸sè微红,忙说:“薛老板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不等她说完,接过话头: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“其实我们还没有结婚。”

    茅妮眉头一皱,鼻子里哼一声,当着薛鸿的面,她不便动怒,显得没有涵养。

    薛鸿笑道:“那等二位结婚时,一定要通知薛某,我要喝你们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薛老板,我们……”茅妮忙说。

    陈冬上前一步,笑道:“那事,那事,我们一定请您老光临的。”

    茅妮瞪了陈冬一眼,低声说:“你别胡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胡来?”薛老板听到了,一愕。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是这样的,我还有个绰号,叫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薛老板拍拍陈冬的肩膀:“小兄弟,好风趣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茅妮摇摇头,请薛鸿坐下,为他倒了杯茶。薛鸿将合约从腋下的文件夹里拿出来,递给茅妮。

    茅妮认真地看着,条款没什么,时间是从十月份开始,三年条约,租金延续原来的标准。

    茅妮大喜:“薛老板,太感谢了,我知道,您是照顾我茅家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笑笑:“其实我也要感谢你,我也不想看着画院改弦易辙,因为我毕竟是四大流派之一,怎希望双龙书画退出历史的舞台呢,难得有人将弘扬书画艺术的担子挑起来[过滤]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胡蝶匆匆跑了进来,摇摇头:“姐,找不到我哥。”

    陈冬笑道:“我说过嘛,你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哪里了?”茅妮问。

    陈冬说:“天涯海角,也许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茅妮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这个人,不喜欢被盛名所累。”

    胡蝶跺足说:“哥怎么能说走就走呢,他这是逃避现实,成名有什么不好[过滤]。”

    薛鸿一愣:“这位兄弟,你说陈画师离开了双龙画院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双龙画院,他离开了双龙市?”

    “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许一辈子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鸿一呆,他抓起合约,放在文件夹下,说:“茅院长,签约的事时间还不到,我看再等十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薛老板,您别急,咱们再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等陈画师回来吧,如果他回来,我们就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茅妮说:“我们不知道陈画师去了哪里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还有十几天才到十月份,我们的合约是从十月份生效,不急着签。”说着,薛老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茅妮失望地坐在椅子上。胡蝶气急,一脚踹在陈冬的[过滤]上。

    陈冬顺势蹿了出来,差点撞在薛老板的身上。

    薛老板转头看看他。

    陈冬笑笑:“您先走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摇摇头,朝大厅口走去。陈冬还想进屋,胡蝶却抓起了拖把,他赶紧溜了出来,心说:我还是以现在的本来面目生存好,这毕竟是我自己,既然小师娘被困在画中,救不出她,我就不必用陈老师的面目,对了,薛老板应该知道一些《双美图》的故事,不如我跟上去问问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