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第一版主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师娘的诱惑 > 正文 第92章 赛画

第92章 赛画

    正说着,突然,胡蝶从外面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胡蝶,有什么事吗?”红尘问。

    胡蝶说:“不好了,双龙画院要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红尘忙问。

    陈冬看看胡蝶,笑道:“双龙画院不是茅院长吗,还会怎么易主?”

    胡蝶摇摇头,对红尘说:“薛老板早上给茅妮姐打了电话,说他要搞一个赛画会,主要参加方是茅家和范家。”

    “范家?范家又不是什么书画世家……[过滤],我明白了,有人代替他出战,是冯获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红尘姐,原来你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冯获在范且那里,却不知道爸爸要搞什么赛画会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姓范的主意吗,姓范的一心想得到双龙画院,他这一次用重金请了帮手,唉,我哥不在,看来,画院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红尘看看陈冬,笑道:“胡蝶,你回去吧,放心,老天不会帮助范且的。”

    “红尘姐,你也算薛家的人,茅妮姐希望你能劝劝薛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红尘苦笑一下:“我虽然是薛家的儿媳妇,可是,这几年基本上离开了薛家,我说不上话,再说,我爸这个人,认准的事别人劝不动的,不过你让茅妮放心吧,有我呢,一定想法帮助她。”

    胡蝶走后,红尘对陈冬说:“乖徒弟,看来到了你改出山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让我再回画院,我现在的身份能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你不回去也可以,我们可以算作一方,参加赛画会[过滤]。”

    陈冬笑笑:“你还是想让我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肯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肯,我要是参加,一下子不露了馅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这件事先别急着定住,咱们还是了解一下冯获这个人吧。”说着,红尘打开电脑,搜索了冯获的一些临摹作品。

    陈冬认真地看去,心越来越沉,说道:“这小子果然是个书画天才,他临摹的每种流派的画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,说实在的,就凭我现在的书画技术,很难胜过他。”

    红尘叹息道:“冯获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在国内外的名气相当的大,要不然范且也不会把他请来,我想,范且这一次是动用了血本,因为冯获的画现在据说一平尺已经到了十万元。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是我的十倍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[过滤],国内一线的画家提起冯获来也无不头疼,都说自己的作品一旦问世,担心被冯获临摹,因为,冯获一旦临摹后,和真迹放在一起,几乎连作画者自己都难分辨。”

    陈冬苦笑:“这么说,双龙书院这次一定要姓范了。”

    红尘忙说:“别急,你别忘了,我们还有拥有异能的陈画师。”

    陈冬忙说:“那没用,异能归异能,和书画两码事。”

    红尘笑笑:“但我想,如果不是异能,你小子的书画造诣也不会这么高吧?”

    陈冬心中一动,说:“我倒是会一种梦幻异能,这种异能范且也会,不过我们的效果不同,他是让别人神智大乱,而我是让自己进入梦幻,我可以通过梦幻,进行长时间的学习,一ri如十年,我的书画知识就会牢牢地印刻在脑海里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乖徒儿,我收了你,还没有将薛家的书画秘诀传给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娘,你真想传给我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要不然,我这师娘就是冒牌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娘。”

    红尘来到柜台外,将店门关了,带着陈冬回到寝室,从厨子里拿出一个红布包,打开,里面是一个册子,上写“鹰派画技”。红尘说:“用你的梦幻异能,将里面的知识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陈冬赶紧运用梦幻异能,进入一种如梦如幻的境界,然后打开册子,一页页地看着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陈冬已经掌握了龙派、竹派的画技。

    龙派线条流畅,笔风潇洒。竹派线条纤细,画面骨感。而薛家画技,擅长画鹰,或伏卧岩石,或鹰击长空,线条刚劲,凌厉威风。

    一幅幅鹰图,彰显了鹰派的画风。当然,画鹰只是鹰派的代表,鹰派除了擅长画鹰外,也能画其他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冬将一本册子看完,慢慢地收了异能。

    红尘问:“全记下了?”

    陈冬点点头。

    红尘笑笑,将册子收了起来,说:“只要你能够理解了鹰派的画风以及画法的特点,我想,你会对鹰派书画艺术有一定的了解,当然,最主要的是画的起点,薛家绘画时从不当着外人的面,很少有人知道鹰的始点。”

    陈冬说:“是眼睛,册子中说了。”

    红尘点点头:“是眼睛,为什么要从眼睛开始呢?薛家觉得眼睛是一幅画的灵魂,先将眼睛画中,一幅画便以眼睛为中心展开,画的灵魂就会不知不觉地凝聚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冬说:“我记住了,对了,有没有马派的?”

    “马派?”

    “是[过滤],我想,以我现在的书画造诣,要对付一般的人是可以的,但和冯获这样的超级高手相比,没有五成的把握,如果再得到马派的艺术就好了,我可以将四大流派融会贯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?”红尘想了想,说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红尘带着陈冬回到店中,找出一幅骏马图,说:“这是当年薛家和马家交往时,马老爷子送给薛家的。”

    陈冬仔细地看着,发现画上的几匹马,都肥肥的,线条粗狂,虽然不细腻,却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红尘又打开电话,搜索了一些马老爷子的画。

    陈冬一幅幅看着,慢慢地摸到了马派的风格,那就是:线条粗狂,老成稳重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拜师马家,但是,对于一个熟悉书画知识的人来说,触繹过滤]酝ㄒ彩怯械摹H绶牖瘢倌“偌遥蜕砑姘偌抑ぃ昙颓崆幔霾豢赡馨菔Π偌摇:慰鍪榛帐酰龇侨迥昃涂梢猿晒Φ模芏嗝乙眉甘甑呐Σ拍芄Τ擅汀?

    冯获才多大,三十左右。

    陈冬心想:虽然冯获是书画中的奇才,但是,自己有异能在身,自己不会输给他。想到这,陈冬用了一整天的时间,揣摩这四大流派书画艺术。

    除了四大+激情小说 http://www.jiejie.org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流派的各自风格,他将它们按照人的xing格分为四类,龙派的狂傲,竹派的清竅过滤]ヅ傻母找悖砼傻钠邮怠?

    四种风格和四种xing格如何才能融为一体,它们本身就像四个人一样,难道四个人可以成为一个人吗?

    陈冬突然想起自己。自己一身二人,多ri来,始终无法形成自己的风格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眼前走马灯似地浮现着四种流派的画卷,寻找着他们只见的血脉相连之处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早上,陈冬头昏沉沉的,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红尘走了进来,问:“怎么样,乖徒儿,有感悟吗?”

    “对四种流派的画风我是掌握了,特点也知道,可是,我想将它们融为一体,却找不到贯穿点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这可不是一件小工程,如果你能融会贯通,岂不是超过了四大流派,自成一家了?你才多大[过滤],一般来说,要创出一宗一派,没有几十年,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我急[过滤]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我知道你在为茅院长着急,但是,着急是没用的,慢慢消化,我相信就凭你现在的水平,完全可以和冯获匹敌。”

    陈冬知道,以他现在的画技,最大也只有五成把握。

    冯获的长处是,悟xing好,画技杂。

    陈冬知道,自己的长处是,灵xing好,画技专。

    周六上午,双龙画院大厅中,摆放着几排桌椅。

    鹰派的薛老板、马派的马老爷子坐在评委席上,另外还有一位老誟过滤]撬榛岬难钪飨?

    下面,则坐着茅妮、胡蝶、肖大肚等画师,以及范且、屠斗、冯获还有红尘、封玲、陈冬等人。

    薛老板看看对面众人,站了起来,手拿话筒,说:“各位,今天组织的这场赛画会,是经过现双龙画院院长茅妮小姐和水产商范且老板的认可举办的,虽然,这次画会没有对社会全部开放,但也来了一些书画界的朋友,首先,我们热烈欢迎书画协会的杨主席。”

    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结下来,薛老板说:“此时赛画会,目的是为了我名下的画院,针对这处画院,社会上有不少传说,也有不少人想租下它,虽然茅老院长去世几年了,但是,我一直还是看好茅家,也许,我薛鸿从书画界进入商界,是没有丢失书画这份情缘吧,但是,大家也知道,这几年,书画界越来越不景气,双龙画院惨淡经营,一直不太理想,所以,我也动了心思,想将画院租给更有经营能力的范老板,只是,前不久画院的陈画师让我看到了希望,所以,我才没有下定决心,据说,陈画师离开了双龙市,我想,茅院长一个女孩子,要想经营好画院,实在有不小的难度,在这时,范老板再次和我提出要租赁画院,所以,我要举办这场书画会,希望双方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,既然范老板也答应继续保留画院的名头,那么,今天你们就以书画作为交流,做一场比赛,谁的画更能博得评为的认可,谁就是双龙画院的新主人。”

    胡蝶站了起来,叫道:“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说:“胡蝶姑娘,为什么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哥离开了双龙市,范老板也知道,你们在这种时候提出赛画,是趁人之危。”

    薛老板说:“我的画院最后签约期限是十月份,现在距离签约时间还有一周,我不能再等了,再说,范老板并非书画界中人,他能答应和你们赛画,应该说,你们占了很大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胡蝶还想说什么,茅妮摆摆手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薛老板看看茅妮,又看看范且:“二位有异议吗?”

    两人均摇摇头。

    薛老板点点头:“今天我们就以画会友,在场的无论是谁,都可以出场,但是,咱们只能以一幅画决胜负,至于书画的流派,没有限制,不过,最好别用工笔,即便是工笔,也不要画太大的作品,评委都是专家,观一斑见全豹,限时一个小时,下面开始。”

    范且朝冯获示意,冯获来到前面的画上,挥毫泼墨,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薛老板、马老爷子以及杨主席都听说过他的名声,因此,大家都专注着他。

    这盵过滤]ご蠖前诎谑郑先ト龌Γ部甲骰O匀唬┠菥醯妹挥惺に悖颓肓巳ι咸ā?

    一个小时到,四人收手。

    三位画师分别将书画递上,三评委看后,微微点头,打分8.5.

    接下来,范且亲自将冯获的画呈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位评委都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原来,冯获画的是三匹马。这三匹马意指三位评委,但是,风格似乎不同,一位昂首,前蹄抬起,薛老板隐隐想起自己。另一匹身上套着鞍子,似乎是杨主席,勤奋一生,最后一匹盘卧草丛中,肚大腰圆,应该是马老爷子,老成持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来,一幅画应该是一种风格,但这三种风格的马匹却看不出什么不协调来。

    三位评委频频点头,打出10分来。

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,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!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